工程项目部对外签订合同,是否有效?
2021/5/4 18:21:44  点击率[80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基本建设法
    【出处】不动产法律与实务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项目部;印章;有权代理;无权代理
    【全文】

      [问题提出]:建设工程施工过程中,项目部的印章在实践中被大量使用,对外签订工程合同、分包合同、材料采购合同、设备租赁合同等。问题是,工程项目部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工程项目部对外签订合同,是否有效?
     
      一、工程项目部地位与性质
     
      工程项目部是建筑施工企业对一个具体项目的施工进行施工管理的临时机构,负责该工程项目任务的运作,随着工程项目的产生而成立,随建设工程施工完成后解散或者撤销,是施工单位的职能部门。
     
      工程项目部具有的性质:1、工程指向性,项目部根据具体的施工工程而设立;2、临时性,项目部的存续有一定期限,是承包人设立的临时机构;3、没有独立性,项目部不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没有相应的民事法律行为能力和民事诉讼主体资格。
     
      工程项目的负责人一般是项目经理。根据建设部《建筑施工企业项目经理资质管理办法》第2条的规定,建筑施工企业项目经理是指受企业法定代表人委托对工程项目施工过程全面负责的项目管理者,是建筑施工企业法定代表人在工程项目上的代表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1.1.2.8 规定:项目经理:是指由承包人任命并派驻施工现场,在承包人授权范围内负责合同履行,且按照法律规定具有相应资格的项目负责人。
     
      那么,无论是工程项目部还是项目经理,其权利均来源于承包人即建筑施工企业的授权。
     
      二、项目部对外签订协议,签约人是否具有代理权。
     
      由于项目部权力来源于施工企业,项目部是承包人内设机构,项目部印章用途受限、对外公示力不强,项目部公章不等于当然代表承包人,工程项目部对外签订协议,需要进一步查明签约人是否具有代理权等因素进行判断,也就是“看人不看章”,判断签约人是有权代理还是无权代理。
     
      1、有权代理,协议就有法律效力,视为施工企业的行为;
     
      2、如果是无权代理,协议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如构成表见代理,工程项目部的行为应认定为建筑企业的行为。如果未构成表见代理,则属于合同效力待定。
     
      三、盖章行为的效力——“看人不看章”裁判规则
     
      关于盖章行为的法律效力,目前主要建立了“看人不看章”的司法裁判规则。
     
      1、对于非备案公章或假公章而引发的合同效力纠纷,《九民纪要》41.规定:司法实践中,有些公司有意刻制两套甚至多套公章,有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代理人甚至私刻公章,订立合同时恶意加盖非备案的公章或者假公章,发生纠纷后法人以加盖的是假公章为由否定合同效力的情形并不鲜见。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应当主要审查签约人于盖章之时有无代表权或者代理权,从而根据代表或者代理的相关规则来确定合同的效力。
     
      2、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第18次法官会议纪要认为:有代表权或代理权的人盖章确认的合同,自然对公司具有约束力。……可见,公章之于合同的效力,关键不在公章的真假,而在盖章之人有无代表权或代理权。
     
      3、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刘贵祥2019年7月3日在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第四部分。
     
      而在无权代理行为中,行为人是以被代理人的名义从事行为。实践中,法定代表人或者代理人在从事了某一行为后,公司经常以其加盖的是假章、所盖之章与备案公章不一致、法定代表人没有代表权或者代理人没有代理权等为由否定合同效力,此时关键要看盖章的人在盖章时是否有代表权或者代理权,从而根据代表或代理的相关规则来确定合同的效力,而不能将重点放在公章的真伪问题上,迷失裁判方向。
     
      综上,根据“看人不看章”规则,当项目部名义对外签订合同时,并不是简单地以公章真假作为合同效力的判断。即使签订了真实印章,也需要考察签约人是否有授权,是有权代理还是无权代理,再进一步分析合同效力。合同的履行情况可以印证签约人取得授权,相对人主观上是否属于善意,尽到了合理注意义务。
     
      四、司法案例:项目部对外签订合同构成有权代理
     
      认定项目部有权代理的考量因素:1、签订合同,承包人的工程项目部与实际施工人签订合同;2、有效授权,项目部就涉案工程的施工、管理等工作获得了承包人的全权授权;3、实际履行,实际施工人对案涉工程进行了实际施工。4、效力后果:项目部签订协议对施工企业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索引:(2021)最高法民申1840号辽宁城建、庄河中心医院、弘丰建设、江苏一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来源于第二巡回法庭
     
      裁判要旨:总承包人虽与第三人签订合同,约定将案涉工程整体转包给第三人,但总承包人下设的工程项目部又与实际施工人签订合同,约定由实际施工人整体承包案涉工程。因项目部为公司的内部机构,不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在总承包人已为项目部就案涉工程的施工、管理等工作出具了全权授权手续且实际施工人对案涉工程进行了实际施工的情况下,公司项目部对外签订协议的行为属于有权代理,项目部对外就案涉工程签订的协议对总承包人发生法律效力,应认定总承包人与实际施工人之间形成了工程转包合同关系。
     
      二审法院认为:工程项目部是经辽宁城建授权成立,该工程项目部有权代表辽宁城建全权处理有关案涉工程的全面工作,且辽宁城建已知晓工程项目部的负责人是汪某某,该工程项目部已启用项目经理部公章等事实。因工程项目部是由辽宁城建设立的,汪某某系工程项目部负责人,工程项目部与其负责人汪某某代表辽宁城建与弘丰公司签订内部承包协议书的行为属于有权代理,且该行为已得到辽宁城建的追认,至于工程项目部是否属于江苏一建掌控,江苏一建是否持有工程项目部印章,均不影响本案辽宁城建与弘丰公司签订的建筑工程内部转包协议的效力。弘丰公司是本案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其有权就其施工的工程向辽宁城建请求支付工程款,庄河中心医院作为发包人应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据此,二审法院判决:撤销原审判决,辽宁城建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给付弘丰公司欠付工程价款及相应利息、中心医院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给付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工程项目部虽为辽宁城建应江苏一建设立,但江苏一建并不负责案涉工程的具体施工及管理等工作,江苏一建并非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因弘丰公司与项目部签订了《内部承包协议》,且对案涉工程进行了实际施工,弘丰公司为案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因此,虽形式上江苏一建与辽宁城建签订有转包协议,而项目部为辽宁城建的有权代理人,故项目部与弘丰公司签订的《内部承包协议》对辽宁城建具有法律约束力,辽宁城建与弘丰公司之间依据《内部承包协议》形成了直接的合同关系。因辽宁城建承建案涉工程后,即将其承包的全部工程转包给弘丰公司,辽宁城建为非法转包人,弘丰公司为实际施工人,双方之间构成非法转包关系。在庄河中心医院未全部支付工程价款的情况下,辽宁城建应向弘丰公司支付欠付工程价款。庄河中心医院作为发包人明知案涉工程由弘丰公司实际施工,应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弘丰公司承担连带给付责任。据此,最高院裁定:驳回辽宁城建、庄河中心医院的再审申请。

    【作者简介】

    李玮,律师,上海法学会会员,上海律协银行业研究委员会委员。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