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案件辩护中,为什么需要质疑受案登记表与立案决定书
2021/4/30 11:36:14  点击率[36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分则
    【出处】知乎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贩卖毒品罪;制造毒品罪;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程序违法’
    【全文】

      比较少接触刑事案件的朋友可能对“受案登记表”与“立案决定书”这两份文书不甚了解,其实,这两份文书是每个刑事案件中的常规文书,受案登记表记录的是办案民警受理案件的过程与案件的线索来源,立案决定书则记录案件已正式进入诉讼程序。
     
      尽管当我们拿到案卷时,首先进入我们视线的就是这两份文书,但很少人愿意把目光聚焦于此。我们总误以为受案登记表与立案决定书是刑事案件中最常见不过的诉讼文书,因此,其并无值得留意与注目的地方,更未曾想到要挖掘出其中的有效辩护要点,故在阅卷时总是一瞥而过。殊不知,辩点往往藏于是那些让人极容易忽略的角落,而辩护成功往往取决于在细节上是否能够做到绝对专业。
     
      毒品案件中的受案登记表常常载明案件的线索来源于群众举报,但事实往往并非如此。侦查人员使用线人或直接由其化妆侦查是办案人员办理毒品案件的常见手法,基于对相关人员个人信息保护的需要,受案登记表上通常出现虚假的报案信息,尤其擅长用“群众举报”把所有的举报人“囊括”入内,因此辩护律师根本无法通过受案登记表来审阅案件的确切来源,稍有经验的律师可能会通过案件的人物地位、作用以及其出现的时间及地点,或根据会见时当事人所描述的情况,察觉案件背后系线人举报或卧底举报。假定案件线索来源于警方线人、特情、卧底,辩护人则应多关注线人在毒品犯罪环节中的地位作用,在犯罪链条上的出现时机,判断案件是否存在诱惑侦查、数量引诱,乃至双套引诱的情况。
     
      技术侦查与控制下交付在其他案件类型中较为罕见,但对于毒品案件而言,却是最常规不过的侦查方法。值得注意的是,其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后方可使用,并且在时间节点上应建立在刑事立案之后,否则所取得的证据因程序重大违法而导致不能被采信作为定罪之依据。在我们办理在湖南办理的某涉毒案件中,周某在一审被认定涉嫌贩卖冰毒10公斤,我们在二审介入后,敏锐察觉到“前手”律师包括本案其余辩护律师均未发现的重大侦查程序违法的辩点,本案明显存在侦查人员未经立案而采用了技术侦查措施,为此对本案的关键证据的合法性提出了有效的质疑,该案已被二审法院发回重审。
     
      辩护人对受案登记表与立案决定书提出质疑是无罪辩护的刚需。无罪辩护的潜台词即对起诉书所指控的事实彻底推翻,即要从根本上辩解该案为彻头彻尾的冤假错案,辩护人需要对在案所有证据提出全面质疑,首当其冲的应是代表案件起源的受案登记表与立案决定书,受案登记表异常与否,报案人、举报人或控告人的陈述虚假与否,报案或举报的信息达到立案标准与否,案件是否系他人蓄意诬告陷害,举报人的身份信息是否属实,是否存在侦查人员为了达到立案之目的,而滥用职权伪造并不存在的报案人的情形等等,所有的疑问都依赖于对受案登记表与立案绝决定书进行正确解读。
     
      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常常存在事后补签的情形,比如我们在本省所办理的某起涉毒命案中,侦查人员将黄某抓获后,为了逼迫黄某承认走私数百公斤毒品而对其刑讯逼供,倘若黄某认罪便对其立案,倘若黄某守口如瓶、一字不吐,则将其释放,在法庭上黄某明确表示立案决定书是事后补签,并指出其遭受了殴打而被迫在立案决定书上签字,后办案检察官撤回起诉,黄某最终不诉释放。
     
      有些受案登记表的举报人纯属子虚乌有,实则系侦查人员伪造虚假身份,比如在我们办理的某起涉毒案中,受案登记表中记载的报案时间在案发当日早上10点,举报内容明确载明在案发当日下午14时许在某公寓人行道上能够将人抓获,在早上10点是如何确定下午具体时间所发生的具体事情,未卜先知有违常理。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是,受案登记表中的处理时间存在明显的涂改情形,上述违背常理的情形均在证实该受案登记表为事后补签形成。为什么需要事后补签?我们猜测背后的原因是侦查人员为了保护真实的举报人王某,故选择隐匿王某的身份信息,在抓获被追诉人黄某后,找一个案外人陈某冒充举报人。
     
      实质上,陈某所陈述的具体内容也能证实我们的推测是成立的,陈某的举报证言中并未说明具体的线索来源,陈某只陈述案件线索系某位朋友告诉他的,但对于该朋友的身份信息及长相外貌却只字未提,通过对陈某的证言进行质疑,证实陈某的证言明显是案发后虚构,从而说服法院对陈某的证言不予采纳。其次,通过证实受案登记表与立案决定书为事后补签,进一步说明涉案侦查人员在未立案便采用控制下交付措施,进一步证实办案人员侦查行为存在重大程序违法,不能排除王某设局陷害他人的合理怀疑。
     
      在专业辩护律师眼里,毒案与命案,除了实体辩护外,还有程序辩护,只要有一线生机,我们就不应过早放弃,而是应设法挖掘出其他人从未想过的不死辩点。哪怕他曾经是一名“毒贩子”或“大毒枭”,不等于他就是该杀之人,要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作者简介】

    何国铭,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毒品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核心律师,系金牙毒辩律师团核心律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