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国内家族信托被强制执行第一案评析”之评论的回应
2021/4/15 10:43:26  点击率[535]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信托、信贷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InlawweTrust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家族信托;强制执行;第一案;评析
    【全文】

      昨天9点多在本博发出《国内家族信托被强制执行第一案评析》一文(下称“前文“,点击前面连接开始阅读),一个晚上点击过万。今天上午有多个业内专家和我交流,前文评论区以及个人的朋友圈也有诸多评论。有谬赞,也有批评。博主对一切从技术方面提出的真诚批评和商榷表示欢迎和感谢。这里对几个代表性的评论做个简单的回应。
     
      1. 关于标题。
     
      有批评者认为,本案中法院只是对受益权采取一些限制性措施,不构成对信托财产的强制执行。而且,如此起标题有“标题党”之嫌,会影响对国内的家族信托的信心。
     
      1.1 从广义上看,保全属于强制执行措施之一,禁止信托财产分配的保全措施也对信托财产的管理构成了实质的干预,也应受信托法第17条规范(之前研究九民会议纪要第95条的时候我请教过民诉法专家,今天我又一次电话确认)。而且,九民会议纪要中已经把不得采取保全措施作为不得对信托财产采取的强制执行措施的一部分。法院解释说“该冻结措施不涉及实体财产权益的处分,不影响信托期间内WM信托有限公司对张XL的信托财产进行管理、运用或处分等信托业务活动,只是不得擅自将张XL的本金作返还处理,不属于对信托财产的强制执行”,这是对信托法第17条有误解的。信托法第17条的射程应当包括保全行为。
     
      从前文所引裁定可以看出,法院驳回了异议申请。这还不能说信托财产已经被“强制执行”。不是信托财产被执行走了才叫被强制执行了。
     
      1.2 法院对信托法有误解,对信托财产的独立性原理有误解,我们就需要把这些问题摆到桌面上来,让大家讨论,逐渐深入了解信托法,澄清误解,才是合适的做法。只有民众信任法律、信任司法者,才会信任信托公司,信任受托人。我把这个问题的盖头揭开不仅不会影响委托人设立信托的信心,反而会强化。有了问题捂着,谁都不说,任由问题发展到不可收拾,这样才是害了行业的发展。
     
      2.法院能不能强制执行本案中的信托财产?
     
      笔者只看到前文中部分引用的裁定书,对于当事人之间存在的其他所谓真实关系,我也没有兴趣了解。前文中我已经解释过,这里再解释一遍:在没有否认信托效力、认定信托用于逃债或者认定委托人实际控制信托的前提下,除非构成信托法第17条第一款规定的四种例外,原则上没有人可以对信托财产提出任何诉求。很浅显的道理是:信托财产和委托人无关。
     
      本案中,委托人是不当利得之债的债务人,委托人设立家族信托之后,信托财产就不是委托人的个人责任财产,委托人的债权人没有任何法律根据可以主张对信托财产采取措施,包括保全措施。从法律意义上看,保全案涉信托的信托财产和保全我一个完全无关的人的财产一样荒唐。除非债权人有证据证明信托无效,或者信托仍然在委托人的控制之下。
     
      本案中可以看出申请人并没有提出信托无效或其他主张,这样,法院支持申请人对信托财产的任何主张都是没有法律上的联系点的。
     
      3. 不要屁股决定脑袋
     
      说话以手头文本为依据,以法条为依据,不捕风捉影,不乱发议论,这是我写时评时候的自我要求。
     
      好了,打住。

    【作者简介】
    赵廉慧,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