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目的为导向的司法和讲究自洽性的理论
2021/3/31 13:55:15  点击率[5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司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言志说法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目的;司法;自洽性;理论
    【全文】

      笔者观察和注意到司法官员和学者在对具体案件进行分析和研究时,分析研究的逻辑进路存在着有趣的差异。
     
      司法官员喜欢从实践效果以及司法目的来考虑客观行为是否入罪以及该适用何种罪名。这当然不是说司法官员在处理具体案件时,不考虑他们到对法条的解释以及对客观行为的评价能否在法理上讲得通以及是否有相关理论的支持,只是认为他们在出发点和心态上更多的是“理论为我所用。
     
      在出入罪以及适用何种罪名的逻辑进路上,一般是从实践效果以及司法目的先得出结论,然后对法条的解释以及相关理论的运用更多的是用来论证结论的正当性和合理性。在一些有争议的案件中,明显会感受到他们对法条的解释以及相关理论的运用只是为自己“这样处理案件而不是那样处理案件”找说得过去的理由,甚至可以用说是一种说辞。
     
      相比较而言,学者在对具体案件进行分析研究时,更多是从自己所持的学术观点出发,依据自身所持学术观点秉承的理论体系,按照理论自身的逻辑推演对相关法条进行解释和对行为人的客观行为进行评价。
     
      具体结论的实践和社会效果虽然也会成为学者考虑的因素,但如果实践和社会效果和理论自身逻辑体系发生冲突,会以理论为本,不太会因为实践和社会效果的需要而放弃对理论的坚守。他们对具体案件的分析,更为重视的是理论自洽,并站在理论自洽的角度看案件的处理在理论上是否讲得通,站得住脚。
     
      客观地说,这两种不同的逻辑进路在绝大多数案件中,结论不会有差异,但在少数案件中会出现不同的结论,并且从不同的结论中,可以清晰地看出不同的分析研究角度。笔者的观察,这样的差异会出现在以下三种情形:
     
      一是在此罪和彼罪存在争议并可以做出两可选择时,是以社会效果和司法目的,还是严格按照构成要件选择适用的罪名。
     
      二是当某种行为具有相当的社会危险性,但严格按照文义解释又无法找到适当罪名时,可不可以带有目的性的对刑法条文进行扩大性解释,以涵括行为人客观行为方式。
     
      三是对于某些需要从行为人主观目的性或主观恶性对行为人客观行为进行评价时,该不该考虑现实利益的需要以及受现实利益影响的大小。
     
      笔者在参加某次司法机关组织的疑难案件研讨会上,就发现了这种的差异。对该被告人行为是否构成犯罪这一点上,与会者意见高度一致,争议的焦点是该用何种罪名对被告人定罪处罚。该被告人的行为在刑法上可以适用的罪名有四个,每一个可以适用的罪名都有一定的理由,但也都存在争议。与会的司法官员更多是从实践效果和司法目的为出发点来考虑适用的罪名,并且直言只有这样处理才能达到他们处理案件想要达到的社会效果。而从事理论研究的学者在理解和接受司法官员坦诚的实践效果和目的时,更多的还是站在理论上能否解释得过去,是否说得通。
     
      笔者由于长期从事司法实践工作,对司法官员这种以目的为导向,对法条进行解释和对相关理论进行运用是习以为常和非常理解。毕竟司法者遇到的是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案件,需要他们作出裁判并且他们裁判的结果会直接对社会现实生活产生影响。他们不可能不顾及到实践效果并且会以某种社会目的作为做出裁判的出发点,故而在如何对法条进行解释以及选择何种理论为依据时必然会受到事前已经确定目的的影响。
     
      而学者在研究具体案件时,虽然也会考虑到对法条的解释以及相关理论是否能够满足现实社会生活的需要,但毕竟不是自己在处理案件,未身处争议的中心,不会像司法者一样深受同感,也未担负处理结果可能承担的责任。学者们自然会更多的从理论自洽的角度分析研究,对具体案件的处理结果的评判侧重于在理论上看能否有依据,讲得通。这或许就是我们常说的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差距。
     
      在承认理论和实践之间存在差异,并理解和接受司法官员以目的为导向对法条进行解释和对相关理论进行选择和运用时,对这样的差距以及实践的做法,笔者从个人的角度,有如下两点认识:
     
      一是在司法实践中,以目的为导向对法条进行解释以及对相关理论进行选择和运用时,必须坚持底线原则。
     
      即不能因为实践效果的需要或者为满足某种社会目的突破罪刑法定原则,对相关理论进行选择和运用时要尊重基本法理和解释法律的基本方法,不能为了满足现实生活的需要或为了实现某种司法目的选择性的解释和运用。
     
      诚然,司法官员在处理具体案件时,是要面临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乃至政治效果相统一的问题,但三个效果中,应坚持法律效果为“纲”来实现纲举目张。否则,虽一时满足了社会现实的某种需要或实现了某种司法目的,但极可能会让法治遭到破坏。实践中,“运动式执法”就很容易出现这样的问题。
     
      二是就笔者个人感受而言,现在的不少理论是离现实生活越来越远。
     
      一是在理论上出现了不少远离普通生活常识,一个个难以被理解的专业俗语和说法;二是学理上的有一些观点完全沉溺于自身的逻辑推演,热衷于就理论谈理论、从一个又一个的理论中去找到依据和支持,而少考虑在实践中是否具有可行性和妥当性。
     
      任何一门科学,理论研究不可或缺,而且成熟的理论研究能够起到引领和指导实践的作用,但法学毕竟是一门实践性科学,我们在进行理论研究时,应当考虑到实践中的可行性和妥当性,也应当认识到每一种理论都会有自身的不足和缺陷。在很多时候,道理大家都懂,但问题就在于该如何做,该如何找到理论和实践的最佳契合点。
     
      总之,理论和实践两个江湖,一个不能因为是江湖,就得有行(黑)话,以显得高大上;一个不能因要服务现实,就只强调实用,而忘却根本。

    【作者简介】
    袁志,法学博士,北京炜衡(成都)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