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集体行动机制与破产程序表决规则的衔接
2021/3/31 13:14:41  点击率[78]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破产法
    【出处】法治日报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债券;破产程序
    【全文】

      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取得了长足发展,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债券作为一种标准化的融资工具,具有持有人众多、持有份额分散的特点,容易出现“搭便车效应”和集体行动困境,因此,为了充分有效保护债券投资者合法权益,确有必要建立、健全以持有人会议和受托管理人制度为核心的债券持有人集体行动机制。
     
      一、债券持有人对破产表决事项如何形成表决意见
     
      除全体债券持有人均自行申报债权的情形外,对于破产表决事项,在债权人会议表决之前,受托管理人应召开持有人会议,就是否同意破产表决事项作出决议。对一般议案,同意的表决权数超过该只债券总表决权数的一半以上,即形成有效决议。对于破产程序中涉及发行人重整计划草案、和解协议等可能减损、让渡持有人利益的表决事项,应当作为持有人会议的“特别议案”,按“特别议案”的表决规则进行表决。例如,《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持有人会议规程》规定“特别议案”需由超过总表决权数90%同意方可生效。
     
      无论是“一般议案”还是“特别议案”,如议案获得持有人会议通过,对全体持有人均有约束力。自行申报或集中申报的持有人的表决意见均应直接按持有人会议决议统计确定,对自行申报的分别统计债权人人数,对集中申报的作为一个债权人人数,债权额为自行申报加集中申报的总债权额。
     
      如议案未获得持有人会议通过,对于集中申报的,无论“同意”对应的债权额所占比例是否超过一半,均由受托管理人征求并登记各持有人的意见及债权额,将登记结果交给破产管理人,破产管理人根据有利于破产拯救的原则,汇总统计“同意”对应的债权额,并作为一个债权人,计入“同意”的债权额和债权人人数。对于自行申报的,由各持有人在破产程序中自行表决,分别计算债权人人数及债权额。
     
      二、受托管理人集中申报债权在表决时应作为一个债权人
     
      受托管理人以自己名义代部分或全体持有人集中申报债权,其表决时统计债权人人数是作为一个,还是按其所代表的债券持有人数量统计?对此,法无明文规定,实务中两种做法都有,笔者认为应作为一个债权人。理由如下:
     
      (一)债券集体行动机制的自身要求
     
      证券法第92条第3款“债券发行人未能按期兑付债券本息的,债券受托管理人可以接受全部或者部分债券持有人的委托,以自己名义代表债券持有人提起、参加民事诉讼或者清算程序”的规定,明确赋予受托管理人以自己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的权利。
     
      《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第16条规定持有人对受托管理人作出可能减损、让渡其利益的行为等重大事项保留决定权,但该纪要同时规定在“获得债券持有人会议特别授权”的情形下,受托管理人仍可以自己的名义作出决定。
     
      (二)有利于违约债券的持续交易,分散并缓释风险
     
      债券发行人进入破产程序后,在债券持续交易的情况下,客观上就要求由受托管理人以自己名义集中申报债权,并在表决时按一个债权人计。破产程序中,债权人人数、各债权人的债权额需要相对确定,不能总处于变动之中,破产法中诸如“自破产申请受理时起停止计息”等规定,“确定性”就是重要的考量因素。对于受托管理人集中申报的债权,如果对每个债券持有人单独计算债权人人数,由于债券一直处于可交易状态,债权人人数及每位债权人在特定时点的持有份额可能会一直变动,这无疑会增加破产程序的不确定性。为了顺利推进破产程序,只能在破产申请受理时起中止债券交易,但这将导致债券交易受阻,与现行鼓励交易的政策相悖。如果对受托管理人集中申报作为一个债权人,则不存在此问题。
     
      (三)有利于破产程序顺利推进
     
      破产法要求平衡保护债权人与债务人、债权人与债权人之间的利益。保护债务人利益,实质上也是避免和减少债权人损失。破产法规定债权人会议表决需要同时符合债权人人数和债权额两项标准,本身就是一种平衡。实务中,应防止人为利用规则漏洞造成权利失衡。
     
      如对受托管理人集中申报债权在表决时按实际持有人计算债权人人数,就容易出现这样的规则漏洞。比如,发行人出现债券违约,在其进入破产程序之前或之后,债券持有人可以将其部分债券转让给更多投资者,人为增加持有人数量,以致达到或超过全部债权人数量的一半,由于破产法规定债权人会议的决议需由参会的债权人过半数同意,受托管理人即可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对表决事项的否决权。再如,债券如果设置了抵押、质押等担保增信措施,在重整程序中会被列入担保债权组,由于银行等担保债权人的人数有限,受托管理人很容易通过其人为制造的多数债权人的优势地位获得该组的否决权。
     
      这些否决权如果被滥用,则不利于通过破产程序对债务人进行拯救、对债权人的公平清偿利益予以维护,进而对破产制度本身造成实质性伤害。
     
      三、对债券类债权人是否需要单独设置表决组
     
      破产表决权属于当事人的基本程序权利,表决分组法律已有明确规定,不能突破法律规定再自行创设新的表决组类型。破产法第82条明确规定了4类债权人表决组:担保债权组、职工债权组、税款债权组、普通债权组。因此,根据是否以重整企业特定财产设置担保进行区分,债券类债权人要么属于担保债权组,要么属于普通债权组,如果单独设置债券持有人表决组,相当于赋予了债券持有人组以否决权,这对其他债权人可能是不公平的。因此,在没有明确法律依据的情形下,不应单独设组。

    【作者简介】
    尹正友,全国律师协会破产与重组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