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生效至今尚无成功案例,申请人格权禁令变难了吗?
2021/3/12 13:38:07  点击率[13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侵权法
    【出处】微信公众号:周公观娱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民法典;人格权;名誉权
    【全文】

      在以侵犯名誉权为代表的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中,如何在判决结果做出前及时制止被告的诽谤、侮辱行为,是原告方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
     
      《民法典》生效前,法院对原告在名誉权案件中提出此类诉求,一般只能基于《民事诉讼法》第100条的规定,并参照知识产权诉讼禁令相关规定进行类推适用。而《民法典》生效后,其997条中明确规定了人格权诉前禁令制度,该条款对于原告方无疑是重大利好。
     
      但经过笔者的观察,自《民法典》生效至今,不仅实践中援用该条申请行为禁令的案件寥寥无几,而且无一例外均被法院驳回。《民法典》生效后,申请人格权禁令反而变难了吗?又该如何申请人格权禁令?
     
      一、《民法典》生效前,名誉权案件的行为禁令
     
      在《民法典》生效前,司法实践中也有在名誉权案件中提出行为禁令并获得法院支持的案例,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上海长宁法院审理的“拼多多案”和北京海淀法院审理的“网易考拉案”。
     
      “拼多多案”是上海市作出的首例名誉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该案的原告是知名电商平台“拼多多”,被告是厦门某文创公司。该案中,厦门某文创公司在多个自媒体账号分别发布题为《幕后的315:一个月卖400亿假货,差评率行业第一的电商如何成为独角兽的?》的文章,并在新浪微博上发布针对拼多多的不实内容。
     
      本案中,长宁法院举行了庭前会议,了解案件情况,听取原被、告双方意见。根据在案证据和初步查明的事实,合议庭认为原告的行为保全申请符合民诉法的相关规定,遂作出裁定,要求被申请人厦门文创公司应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删除发布在相关媒体上的涉案文章及内容。
     
      “网易考拉案”亦是北京市首例名誉权行为保全案——网易诉中经报社、新浪互联公司名誉权纠纷案。该案中,《中国经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跨境电商命门凸显网易考拉现自营危机》的报道。文章开篇即称“网易考拉又陷入售假漩涡”,随即以一位周先生的“假货爆料”为新闻由头,称其为“考拉假货的当事人”,再铺陈开来,指称“网易考拉海购”销售假货,并称“网易考拉现自营危机”。新浪网财经频道和科技频道全文转载了上述文章,并将更改了标题,使读者更易产生误解。
     
      网易公司提出行为保全申请并提供了担保金,要求责令中经报社停止在《中国经营报》电子报和网站发布涉案报道文章,责令新浪互联公司停止在新浪网上更名转载的两篇涉案报道。
     
      法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行为保全听证后,支持了原告提出的保全请求。法院认为:第一,涉案新闻报道从题目、开篇、由头及主线勾勒了一起“网易考拉又陷入售假漩涡”的新闻事件。但是通观全文,却并未报道得出“考拉假货”这一定性的明确依据。第二,中国经营报未向本院提交相应证明是假货的充分证据。在此情况下,涉案文章所报道的前述事实可能构成失实,如继续传播可能对网易雷火公司造成社会评价降低的严重损害后果。
     
      为避免网易雷火公司可能受到的难以弥补的商誉损害,中国经营报应暂时停止传播涉案文章,直至本案法律文书生效之日。如生效法律文书认定中经报社未构成侵权,中国经营报就其因暂时停止上述行为而造成的损害向网易雷火公司要求承担法律责任。
     
      在上述两个案例中,法院支持原告行为保全是基于《民事诉讼法》第100条的规定。该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裁定对其财产进行保全、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
     
      这一条款确立了民事行为保全制度,但在司法实践中,该条通常适用于知识产权保护领域及婚姻家庭纠纷中的人身安全保护领域,在人格权保护领域尤其是名誉权案件中采用行为保全制度较少,也没有在我国人格权相关立法中作出明确的规定。
     
      由于没有法律的明确规定,在审理名誉权案件司法实践中,通常只能参照知识产权诉讼禁令相关司法解释的司法审查和操作方法,对名誉权案件中的禁令进行类推适用。这也是《民法典》生效前,名誉权案件中行为保全成功案件如此稀少的原因之一。
     
      二、《民法典》生效至今,人格权禁令申请无一成功
     
      《民法典》生效后,第997条赋予了人格权禁令明确的法律依据。第997条规定:
     
      民事主体有证据证明行为人正在实施或者即将实施侵害其人格权的违法行为,不及时制止将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有权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责令行为人停止有关行为的措施。
     
      但是,经笔者检索裁判文书网、威科先行等数据库,发现《民法典》生效后,援用997条申请诉前禁令的已公开案件仅有3件,且三案申请均被驳回。这其中,又以广州互联网法院审理的“首例人格权侵害禁令案”最具典型性。
     
      该案中,原告某房地产公司发现购房者李某通过其自媒体公众号陆续发布了10篇涉及公司的文章,文章中出现了针对某房地产公司的过激性不文明用语,遂将李某诉至广州互联网法院。诉讼中,上述10篇文章被自媒体平台删除,之后李某又通过该公众号发布多篇文章,内容主要是对其购房遭遇的描述和对房产质量的主观感受,其中包含一些情绪化用语。原告地产公司遂向广州互联网法院申请人格权侵害禁令,请求禁止李某在自媒体平台发布/重复发布侵害该公司名誉权的文章、言论。
     
      该案中,法院最终驳回了原告的申请,并从四个方面做了详细分析:
     
      1. 申请人的请求权基础
     
      原告地产公司作为法人依法享有名誉权。网络不实言论或信息容易对法人商业信用、股价、产品或服务声誉、营业活动等带来不利影响,造成社会评价降低,故申请人有权申请人格权禁令。
     
      2. 被申请人的侵权可能性
     
      法院认为,判断李某行为是否具有侵害房地产公司名誉权的较大可能性,应当综合考虑双方的法律关系、行为的性质、目的、方式等因素进行判断。双方分别系开发商与购房者,因房屋交付问题发生争议。虽然李某此前的10篇文章中有不文明用语,但上述文章已被删除。而从李某新发布的文章内容来看,其言论主要针对的是房屋质量及某房地产公司是否已履行承诺等问题,其中含有“骗”“忽悠”“坑业主”等情绪化用语,反映出李某对楼盘质量的负面评价及不满情绪。尽管双方对文章描述的有关事实是否属实存在争议,但上述言论仍属购房者对购房体验和感受的主观描述,出于维权目的而发布的可能性较大,不同于故意捏造事实、恶意诽谤,某房地产公司作为房地产开发商对此应当予以必要的容忍。
     
      因此,对于李某自文章被删除至某房地产公司提出禁令申请期间新发布的文章或此后可能发布的文章,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具有侵害某房地产公司名誉权的较大可能性。
     
      3. 如不及时制止相关行为,是否将使申请人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
     
      在论述这一要件时,法院指出,企业法人名誉权遭受侵害的后果,主要体现为该企业的财产损失。某房地产公司未举证证明其房产价值、楼盘销售业绩、企业信用等因李某的行为正在或即将遭受损失,也没有说明不及时制止李某的行为,企业会遭受哪些难以弥补的损害。涉案文章主要通过李某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从阅读量来看涉案言论影响范围有限,即使存在部分针对某房地产公司的负面评价,对某房地产公司也难以产生通过事后救济不能弥补的财产损失。故涉案情势不具有作出禁令的现实紧迫性。
     
      4. 作出禁令是否会使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利益失衡或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法院同时还认为,如本案作出禁令将导致双方利益失衡,且有损公共利益。
     
      一方面,房地产公司除请求禁止发布某特定文章外,还包括其他侵害某房地产公司名誉权的文章和言论。但哪些文章和言论涉嫌侵害其名誉权,仍需要对具体文章或言论进行分析和认定。如果作出禁令,李某发布的每一篇涉某房地产公司的文章,都可能被纳入审查范围,将对李某通过网络发表对房地产开发商的评论,造成很大的限制和影响。因此,在李某不具有侵害某房地产公司名誉权较大可能性的情况下,作出禁令将严重限制李某作为购房者评论房地产开发商的权利,从而导致双方之间的利益失衡。
     
      另一方面,住房是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民生问题,当禁令内容可能涉及购房者基于维权目的发布的言论时,法院应当慎重并从严审查,充分考虑禁令的社会影响。结合本案情形,若本院作出禁令,可能会产生房地产开发商可以利用人格权侵害禁令阻止购房者发布相关言论的不良示范效应。故作出禁令可能会有损社会公共利益。
     
      综上,法院最终驳回了原告的行为禁令申请。
     
      三、申请人格权禁令变难了吗?
     
      尽管实践中尚无成功先例,但笔者以为,现在说“申请人格权禁令变难了”还为时尚早。横向比较“首例人格权侵害禁令案”与“拼多多案”“网易考拉案”,三案之间存在以下明显差异。
     
      一方面,三案申请的内容不同。“拼多多案”和“网易考拉案”中,原告均只主张法院删除被告已发布的侵权文章。而在“首例人格权侵害禁令案”中,原告还要求禁止李某发布针对原告的后续侵权言论。法院的论理过程也说明,对于原告利用行为禁令限制被告后续评论的行为,司法审查的过程相当慎重。
     
      另一方面,案件被告主体身份不同。“拼多多案”和“网易考拉案”中,被告均是自媒体或媒体,本身即具有营利目的,或者负有公正报道的义务,故对其言论是否构成侵权的司法审查尺度较为严格;而在“首例人格权侵害禁令案”中,被告系购买房产的个人消费者,相对于房产公司而言处于弱势,如禁止其发表意见,可能导致双方权利的失衡。
     
      当然,成功申请诉前禁令本身就十分困难。在名誉权案件中,涉案言论往往涉及社会公共利益,或者言及社会公众人物或公民个人隐私,法院需要在社会公共利益与原告名誉、舆论监督权与公民个人隐私等不同法益之间进行平衡,作出适当的裁判。因此,当前未出现成功案例,并不代表申请人格权诉前禁令的难度提高了。

    【作者简介】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律师,主要从事知识产权、争议解决及文娱产业投融资法律业务。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