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证债务具有或然性,债权人应在保证期间主张权利
2021/2/1 22:53:15  点击率[144]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民商法学
    【出处】不动产法律与实务
    【写作时间】2021年
    【中文关键字】保证期间;或然性;法定方式
    【全文】

      前言:保证合同是为保障债权的实现,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情形时,保证人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合同。保证期间是保证法律关系中的特有制度,是当事人约定的或者法律规定的,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限。保证期间很重要,债权人未在期间内行使权利,对于保证人可成为免责的抗辩理由。因此保证债务具有或然性,保证责任是否真正产生,基于债权人是否在保证期间内以法定方式主张权利。
     
      一、保证期间的涵义及性质
     
      关于保证期间,根据《民法典》第六百九十二条规定:“保证期间是确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间,不发生中止、中断和延长。”保证期间不属于诉讼时效,但是否属于除斥期间性质存有争议。保证期间有其自身特点,既非诉讼时效,也不是除斥期间, 而是一种具有自己的独立地位和价值的,能够产生消灭债权效力的特殊期间。[1]
     
      二、债权人应在保证期间主张权利,及主张方式。
     
      保证责任不是一种确定的义务,债权人应在保证期间内主张权利,如果过了保证期间,债权人就失去了向保证人主张债权的权利。(当然在保证期间内,主债务人履行了主债务,则保证人免除了保证责任。)
     
      债权人主张权利的方式具有法定性:
     
      1、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应在保证期间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
     
      2、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
     
      《民法典》第六百九十三条规定:一般保证的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不再承担保证责任。
     
      三、保证期间的约定及法定
     
      1、关于保证期间,根据民法典规定:
     
      (1)约定期间:债权人与保证人约定保证期间;
     
      (2)法定期间,约定的保证期间早于主债务履行期限或者与主债务履行期限同时届满的,视为没有约定,从约定转为法定期间,即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
     
      《民法典》第六百九十二条规定:保证期间是确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间,不发生中止、中断和延长。
     
      债权人与保证人可以约定保证期间,但是约定的保证期间早于主债务履行期限或者与主债务履行期限同时届满的,视为没有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
     
      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债务履行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保证期间自债权人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
     
      2、约定不明,保证期间统一为六个月。
     
      针对原《担保法司法解释》“保证合同约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等类似内容的,视为约定不明”该情形,最高院出台《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的(以下简称《民法典担保制度解释》)第三十二条专门规定:“保证合同约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等类似内容的,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但是改变了原《担保法司法解释》规定的保证期间为两年,而是与民法典同步,保证期间统一为六个月。
     
      四、实务总结及提示:
     
      1、保证期间是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限,债权人应在保证期间内主张权利。逾期未主张保证人将“脱保”,成为保证人免责的抗辩理由。一般保证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请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在保证合同中对于保证期间的约定尽量清晰明确。
     
      2、保证期间分为约定与法定。债权人与保证人签订的保证合同可以约定保证期间,如果未约定保证期间或者视为约定不明的,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之前担保法司法解释规定的“保证合同约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等类似内容的”为二年保证期间已成为过去式。
     
      3、保证期间不发生中止、中断和延长,因此作为债权人应关注保证期间,因为与自身权益相关。作为保证人在保证期间如有还款等行为,则可能会被认定为债权人主张权利的证明。
     
      五、司法案例
     
      1、案例:陈昭海、陈骏民间借贷纠纷一案,(2017)最高法民再178号。
     
      最高院认为,保证合同是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在主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承担代为履行或连带责任的协议。由保证人系为他人负责这一特点所决定,保证合同依法成立并不意味着在债权人和保证人之间建立了真实的保证债权债务关系,保证合同的成立仅为债权人设立了要求保证人承担代偿责任的期待权。保证责任是否真正产生,一方面取决于主债务人是否依约清偿债务,同时还取决于债权人是否在保证期间内依法定方式向保证人主张了权利,这也是学说上公认保证债务为或然债务的理由所在。从法律制度发生史的角度,保证期间系为维护保证人利益而设,其正当化的基础在于诚信原则和公平理念,所追求的目的是避免保证人无止境地处于承担责任的不利状态或长期处于随时可能承担责任的不确定状态。因此,在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后,如果主债务人不履行债务,保证期间是债权人能够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最长期限,如果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内依法主张权利,保证期间的经过将产生消灭保证责任的法律效果。因债权人是否在保证期间内依法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直接决定了债权人和保证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能否真正建立,对双方当事人的基本民事权利存在重大影响,必须严格遵守法律文本可能的文义射程,对这一问题加以评判。关于保证期间内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方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和第二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在一般保证,债权人必须以对主债务人提起诉讼或申请仲裁的方式要求主债务人承担责任;在连带责任保证,债权人必须“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就债权人应当以何种方式“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这一问题,学说上一般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中“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表述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诉讼时效中断情形所使用的“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的意义相若,可以相互参照。在既往的司法实践中,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于2002年11月22日在《对的答复》(〔2002〕民二他字第32号)中就这一问题统一过司法尺度。该答复函明确,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方式包括“提起诉讼”和“送达清收通知书”等,其中“送达”既可由债权人本人送达,也可以委托公证机关送达或公告送达(在全国或省级有影响的报纸上刊发清收债权公告)。根据上述学说和我院一贯的司法尺度,在连带责任保证中,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方式,可以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关于“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之规定,认定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以提起诉讼、申请仲裁、采用直接、委托或公告送达清收通知书等方式向保证人主张权利,或者保证人自行认诺愿意承担保证责任的,都可以产生解除保证期间、开始计算诉讼时效的法律效果。就公告送达方式的适用条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8〕11号)第十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当事人一方下落不明,对方当事人在国家级或者下落不明的当事人一方住所地的省,但法律和司法解释另有特别规定的,适用其规定”。据此,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以公告方式向保证人主张权利应当符合以下三个条件:第一,保证人下落不明,债权人无法采用其他直接送达的方式向其主张权利。这一前提要件表明,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责任的意思表示,原则上必须由保证人实际受领或能够实际受领方能发生法律效力,只有在因保证人下落不明的原因导致无法受领的情况下,才能以公告送达这一拟制受领的方式主张权利。第二,公告的内容需有主张权利的意思表示。第三,公告的媒体应当是国家级或者保证人住所地省。
     
      2、案例:三明市瑞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高山、董文新等民间借贷纠纷一案,(2016)最高法民申621号。
     
      最高院认为,余华铨在2012年3月5日《还款承诺书》上签字承诺还款的行为属职务行为。本案《还款承诺书》直接确认了承诺人的还款义务,且并未区分主债务人和保证人的责任,应当认定各“承诺人”共同与债权人形成了新的债务履行协议,从而在各保证人原本所承担的连带保证责任的基础上,再次确认了保证人的还款责任。
     
      结合上述对余华铨行为性质的认定,余华铨在借款后至2013年2月5日持续从自己的账户向债权人高山、董文新支付利息的行为,应当认定为瑞城公司在自动履行保证义务。瑞城公司的自动履行行为业已为债权人高山、董文新所接受,实际上已经达到了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法律效果。在此情况下,债务持续履行行为本身就足以表明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债权人有无口头或书面表示形式,并非所问。

    【作者简介】

    李玮,律师,上海法学会会员,上海律协银行业研究委员会委员。

    【注释】
    [1]参考薛子裔:《本体论视野下的保证期间法律性质研究》,载于审判研究公微。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