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股东授权的收付款行为属于履职行为
挪用资金罪被免于刑事处罚
2020/5/24 10:05:10  点击率[40]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分则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关键字】挪用资金 免于刑事处罚
    【全文】

      经股东授权的收付款行为属于履职行为

      作者:李松奎

      【案情简介】

      1998年罗某在洛阳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成立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洛阳xx衬里公司(简称“衬里公司”),公司以生产加工黄金冶炼设备为主。

      2004年8月罗某、郭某女、胡某(已故)三人在洛阳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成立洛阳xx实验公司(简称“实验公司”),其中罗某占36%股权、郭某女占22%股权、胡某占42%股权,公司同样以生产加工黄金冶炼设备为主。实验公司成立之初,为了扩大市场份额一直以衬里公司名义进行生产和销售,实验公司和衬里公司在同一层楼办公,实验公司成立后,衬里公司不再进行实际生产经营活动。

      实验公司成立后,罗某和郭某女一直没有参与公司运营,仅接受公司分红,随后2010年罗某在新安县开办混凝土公司。

      2010年华某受聘为实验公司技术部总经理,原衬里公司出纳唐某兼任实验公司和罗某混凝土公司出纳,胡某妻子杨某女在公司担任财务部负责人。

      2014年12月胡某在四川出差期间死亡,罗某和郭某女、杨某女在就胡某工亡赔偿金达成协议后,要求杨某女作为公司财务人员将公司的财务账册和公章交由第三方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以便查明公司盈亏情况,杨某女不予配合,罗某和郭某女代表实验公司将杨某女起诉至高新区人民法院,同时向公安机关以职务侵占罪向高新区公安局报案,再此期间双方不断发生纠纷,互相起诉,实验公司账户也被冻结,大量货款无法接收。

      2014年12月至2016年7月在罗某、郭某女和杨某女争议期间,杨某女通过公证方式成为胡某财产唯一继承人。

      2014年12月、2015年1月杨某女、罗某、郭某女三方在各自律师见证下进行谈判,三方一致同意由华某担任公司总经理负责实验公司全面工作(包括财务),唐某在2015年4月之前也一直由杨某女代发兼职工资。

      在罗某和郭某女同意情况下:2015年2月至3月10华某收取货款24.49万元转入自己银行卡内;2015年3月11日华某收取货款现金1万元和承兑20万元。华某在2015年5月支付完实验公司拖欠的工人工资后,将剩余的18.9万元和20万承兑汇票交给唐某,唐某将18.9万元存入自己的银行账号(该银行账号在2010年即设置理财程序,所有转入款项自动理财),20万元承兑交付罗某。

      2015年5月因罗某、郭某女和杨某女不断发生争吵导致高新厂区无法经营,华某、唐某在罗某、郭某女带领下搬入罗某在新安县生产混凝土的厂区,继续用实验公司,名义生产黄金冶炼设备,期间华某和唐某将剩余的18.9万元和承兑用于支付到新安县厂区工作的工人工资和租赁费用。2015年5月初所有费用花完。

      2016年7月7日为了不被追究责任,杨某女和罗某、郭某女达成和解协议,约定:杨某女支付罗某和郭某女合计350万元,罗某和郭某女谅解杨某女且撤回民事起诉和刑事立案申请,同时将股权过户杨某女指定人员,双方所有纠纷互不追究。

      2016年8月12日罗某和郭某女在收到杨某女的350万元后,按照协议约定将各自股权过户给杨某女指定的杨某男(杨某女之弟)。

      2018年1月2日洛阳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将华某刑事拘留、2018年1月3日以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将唐某刑事拘留。同年1月17日二人被刑事拘留。

      2018年1月3日华某妻子委托本所孙律师作为华某辩护人参与一审辩护;唐某妻子委托本人作为唐某辩护人参与一审辩护。

      2018年3月16日该案移送洛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院两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退侦,辩护人和二被告人家属也积极向检察院提交杨某女、罗某和郭某女授权华某负责财务的会议记录、电话录音;提交实验公司2015年3月至5日账本,证明唐某将收到的货款全部支付实验设备公司工资和日常开销。

      2018年8月30日洛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以挪用资金罪对二被告人提起公诉,华某和唐某一直拒绝认罪。

      2019年1月13日洛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作出(2018)豫0391刑初171号判决书,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判处华某一年零三个月有期徒刑;以涉嫌挪用资金罪判处唐某一年零一个月有期徒刑。

      判决后二被告人不服,继续委托本人和孙律师作为各自辩护人上诉,2019年5月30日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原判决认定说故事不清、证据不足作出(2019)豫03刑终251号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2018)豫0391刑初171号判决书,将本案发回重审。

      2019年洛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后作出(2019)豫0391刑初104号刑事判决书,判决:对二被告人免于刑事处罚。

      【辩护意见】

      (一)华某收到货款有正当理由

      华某在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去世之前是技术部负责人,指控的犯罪期间的身份是实验公司的总经理负责财务。罗某是实验公司的股东和监事,郭某女是洛阳特耐实验设备有限公司的股东。两个股东及胡某唯一继承人杨某,一致同意由华某接受实验公司的应收货款。

      (二)唐某有权利收取和支出收到款

      华某作为总经理有权收取款项;唐某作为实验公司和衬里公司出纳有权利和义务收取华某交付的款项。同时作为公司出纳,在罗某和郭某女二股东签字下,有义务支付实验公司员工工资、租赁费用。退一步讲,基于唐某系罗某混凝土公司和衬里公司出纳,无论唐某如何支出收到的华某款项,其仅仅只需要自己的老板罗某授权即可,作为出纳按照老板要求支付款项是其本职义务,这是其与华某在职责上的区别。

      (三)实验公司搬入新安县混凝土公司仅仅系搬家

      公诉机关认定2015年5月实验公司搬入新安县厂区后的支出不应当继续认定为实验公司支出,本人认为搬入新安县厂区是二股东和胡某在世前就商议的,2014年9月至11月胡某还派遣华某设计厂房,华某家属也提交了2014年9月至11月的设计图纸,2015年5月至今仍然放在新安县厂区的实验公司加工单等。那么唐某和华某在搬入新安县厂区后的支出应当认定是支付实验公司,更何况2015年5月3日前涉案的48.9万元已经花费完毕。

      (四)唐某和华某不构成共同犯罪

      《刑法》第25条第1款得规定,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我们从主观方面来进行分析:必须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

      主观上华某是为了实验公司收取货款,支付款项也是为了实验公司运转;唐某主观上是出于出纳的义务,在罗某授权、郭某女知情下付款,更何况唐某也是罗某单独所有的混凝土公司出纳,作为出纳按照老板要求付款是义务。二人一个是出于实验公司运营需要,一个是出于老板要求,根本不存在共同犯罪故意。

      客观上华某是罗某、郭某女、杨某女授权收取款项;唐某是老板罗某要求付款,履行出纳义务。

      华某收货款和唐某从华某手中接受款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行为,不存在任何的合谋,只是职务行为,是服从于公司股东决策的行为,更为根本的是,二人没有任何挪用的合谋,不成立共同犯罪。

      (五)唐某和华某不构成挪用资金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挪用资金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数额较大、超过3个月未还的,或者虽未超过3个月,但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进行非法活动的行为。

      对照刑法对挪用资金罪犯罪构成的规定,结合相关司法解释和现实案例,首先华某所谓的“挪”系两位股东和胡某继承人杨某女的授权。

      客观方面的“用”:所有钱全部支付实验公司花费,唐某没有任何获利活动。

      不论是从“挪”还是“用”来讲,华某“挪”系公司所有股东授权,“用”是用在实验公司,根本构不成犯罪。

      (六)司法机关不得插手经济纠纷

      辩护人提出,本案本末倒置,原来的犯罪嫌疑人摇身一变成为受害人。2014年12月胡某死后,罗某和郭某女一直以杨某女私自侵占公司千万资金为由报案,最终在双方朋友调解下,杨某女赔偿二人350万元,且达成了郭某女和罗某和杨某女纠纷全部解决完毕的协议。罗某和郭某女达成协议后又各自带人生产黄金冶炼设备,华某更是洛阳地区该行业技术权威,杨某男一直利用报案手段逼迫罗某和郭某女退出市场。

      【案件结果】

      被告人最终被判处免于刑事处罚

      【司法文书】

      (2019)豫0391刑初104号刑事判决书

      【案件评析】

      一、挪用资金罪的法律分析

      挪用资金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数额较大、超过3个月未还的,或者虽未超过3个月,但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进行非法活动的行为。

      对照刑法对挪用资金罪犯罪构成的规定,结合相关司法解释和现实案例,应当将该罪名分为两个部分,即“挪”和用。

      挪用资金中,行为人必须必须有利用职权非法“挪”和非法“用”的行为。本案中:“挪”的方面,华某是实验公司总经理,经过授权收款;唐某是三个公司出纳,收款是基本义务。因此不存在“挪”。关于“用”,全部款项是用在实验公司拖欠的2015年3月份至4月份工资、房租和其他支出,2015年5月初已经花费完毕,因此用是用在实验公司。不存在挪用行为。本罪名指向职务犯罪,具体到案件中,要充分考虑被告的职务、职责,结合犯罪构成要件逐项梳理,核对证据,找到突破口。

      二、关于共同犯罪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于共同犯罪。华某收取和支出款项是基于实验公司总经理身份;唐某收取款项更多的是基于罗某公司出纳,作为出纳收款是职责,不需要必须是实验公司出纳。华某主观上是出于实验公司运营;唐某是出于对罗某负责。二人事先也没有共谋,因此不构成共同犯罪的故意。

      【结语及建议】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利用公权力将经济纠纷上升为刑事案件,本质上还是由于罗某和郭某女2016年逼迫杨某女支付350万元,杨某女之弟杨某男利用各种原因立案,隐瞒对自己不利案件事实。在辩护过程中委托人家属提交的无罪证据均被刻意忽略,甚至于不在卷宗中显示。考虑到二被告人已经羁押一年多,发回重审后法院均衡各方利益,作出够罪免罚的判决,二被告人考虑现实情况也不再继续上诉。

      律师在刑事辩护期间一定要注意保护自身,对于委托人和当事人提交的证据材料一般由当事人或者当事人家属交给办案机关为好,同时要求收取人出具接收证明。同时刑事案件的辩护在考虑法律层面之外注意其他社会因素的影响。本案中,判决书显示没有采纳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但却在实体上判处免于刑事处罚,作为辩护人,只要被告的利益最大化得到实现,就是我们追求公平正义的结果。

    【作者简介】
    李松奎,河南致义律师事务所律师。
    【注释】

    【参考文献】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隐私政策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