刍议刑事案件被害人的精神损害赔偿
2020/2/21 14:55:49  点击率[3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刑法学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20年
    【中文摘要】我国审判实务中排除了被害人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民事诉讼获得精神损害赔偿的权利,这种观点并不合理。受害人与被害人属于平等主体,且因刑事案件所产生的精神损害赔偿具有一定的物质属性,无论从法律调整的范畴、还是法律位阶的角度论,都应当受《侵权责任法》调整。被害人要求被告人承担精神损害赔偿符合法律逻辑,也应是审判实务的大趋势。
    【中文关键字】刑事案件;精神损害赔偿;物质属性
    【全文】

      刑事案件被害人能否得到精神损害赔偿,我国的审判实务中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立足于《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第二种观点,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受赔偿的范围仅限于物质损失,精神损害不应获得赔偿。笔者同意第一种观点,理由如下:
     
      一、因刑法、民法调整的法律关系不同决定
     
      民法是规范平等主体之间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的所有法律规范的总称。刑法是规定犯罪、刑事责任和刑罚的法律。刑事案件中,被告人的行为受刑法、刑事诉讼法规范,是因为侵权行为危害了社会公共利益,行为的危害性远高于一般民事侵权行为。但就损失赔偿问题而言,即使在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或者涉及刑事案件的民事案件中,精神损害的赔偿主体和被害人仍系平等主体,相应民事赔偿也应当受民法调整。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等,都明确规定了民事侵权案件中的受害人有权利获得精神损害赔偿。
     
      二、法律的位阶使然
     
      反对赔偿的意见主要立足刑事立法的相关规定,《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据此,一些观点认为,该规定意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仅限于物质损失,而非精神损失。笔者认为,该规定并未明确排除精神损害的受偿权利,对于主张权利的个人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另外,涉及人身侵害的刑事案件,客观上给被害人造成了精神损害,精神损害作为对被害人人身的侵害,严重的甚至需要通过一定的医疗手段来进行治疗,精神损害除了具有“精神属性”外,同样具有“物质属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对于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是否受理刑事案件被害人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问题的批复》规定:对于刑事案件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精神损害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或者在该刑事案件审结以后,被害人另行提起精神损害赔偿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上述规定排除了被害人通过诉讼获得精神损害赔偿的途径。
     
      现行涉及精神损害赔偿的法律中,《侵权责任法》第四条规定,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和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侵权人的财产不足以支付的,先承担侵权责任;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侵权责任法明确规定不同性质的法律责任发生竞合时,以经济赔偿为主要表现形式的民事侵权责任不会被公法性质的刑事和行政责任吸收,应该独立承担。 该部分规定为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提供了明确的法律支撑,而《侵权责任法》的位阶均高于上述规定、批复,故在适用法律的过程中,应当适用位阶高的《侵权责任法》。
     
      三。举轻以明重的法律逻辑使然
     
      唐律规定了入罪举轻以明重、出罪举重以明轻的司法原则。这一司法原则,对于本文亦有法律逻辑上的参考价值。民事案件的受害人,能够得到相应的赔偿。刑事案件,侵害人的主观恶意、社会危害性以及客观实施的侵权行为的恶性程度均远远严重于民事侵权行为,刑事侵权给被害人造成的精神损害更是远甚于民事侵权行为。在民事案件受害人因为遭受精神损害可以获得损失赔偿的情况下,按照举轻以明重的法律逻辑,在较轻的违法行为造成损害能够获得赔偿的情形下,较重的犯罪行为造成的精神损害更应获得赔偿,这也符合我国老百姓朴素的法律价值观。
     
      四、审判实务中被害人获得补偿的可行性使然
     
      认为精神损害不应赔偿的观点之一是,精神损害是无法判断无法衡量的, 在现实生活中具有不可实施性。 且侵权人因自由受限、经济能力受限使赔偿最终得不到落实。笔者认为,法律处理的是侵权人应不应当赔偿、赔偿数额多少的应然状态,而非能否得到赔偿的实际状态。且现行审判实务中,尽管被害人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得不到支持,但在大多数刑事案件中,特别是在交通事故、故意伤害等案件中,侵害人会积极赔偿被害人,以期获得被害人的谅解,赔偿行为亦可作为刑事案件法官量刑过程中的考虑因素。这类赔偿往往超出法定的物质赔偿范围,本质上仍是通过货币赔偿弥补当事人的精神损失、获得当事人的谅解,说明精神损害的赔偿已在实务中以其他形式存在,在客观上具有可实施性。
     
      综上,刑事案件被害人的精神损失不受法律保护有一定的社会经济背景,但现在排除被害人获得精神损害赔偿的规定已经不符合当下社会经济发展、法律发展的形势,亦不符合现行民事法律的规定,更不符合人民群众最朴素的法律价值观。在司法实务中,被害人主张精神损害赔偿应当得到支持。

    【作者简介】
    沈月榕,扬州市江都区人民法院。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