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顺的个人空间

博客

父母晚退休,不如子女早上岗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人社部”)曾多次明确,今年将拿出延迟退休政策方案。方案将尽可能地汇集民智,凝聚共识。在公开方案的基础上,增加广泛听取意见的程序安排,这种做法值得肯定。或许是作为对这种政策安排的先期解读吧,上周,人社部官网连续3天转载了12篇文章,文章主题均聚焦延迟退休,认为“提高法定退休年龄是必然趋势”,是“社会发展新形势下的正确选择”,提出了“先女后男”和“兼顾特殊”的政策建议,并强调“延迟退休对青年就业影响有限”,还建议提高延迟退休者的养老金待遇。

    密集转载发布解读文章,可能意在增信释疑,为其政策的制定和实施进行铺垫。然而,一边倒的“权威专家谈延退必要性”,反而可能损信增疑。比如说,为强调对青年就业影响有限,相关专家给出的解释是,在劳动力市场上并不是绝对的一对一关系。实际情况是,儿子可能看不上老子干的活儿,青年的就业机会主要还是决定于经济发展和转型升级,年轻人更愿意去的岗位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兴产业、新型服务业。这种解释就很难服众。

    有些道理,在主管部门及专家们看来似乎是明摆着的,但是,要让广大公民理解,得到其支持,就需要掰开了、揉碎了,耐心作说明,切实承担起说明理由的责任。退休的问题毕竟是人生中屈指可数的几件大事之一,也难怪人们对这个问题表现出持续的、超乎寻常的关心。更何况,为什么要延迟退休?因为平均退休年龄较低,进入了少子老龄化社会,可以为养老金卸下重担,等等,这些都可以成为延迟退休政策的必要性支持。问题的关键在于,要真正让人们了解、理解、信服。

    其实,让父母晚退休,不如让子女早上岗。这个道理是不应当被政策制定者所忽略的。无论子女是否看得上父母的岗位,从全国范围来看,传统产业也好,新兴产业也罢,都是需要正常新陈代谢的。延迟退休不仅会影响就业,而且还会影响人们的生活。如果既有岗位上的人员延退,则会导致如下困境:其一,原定上岗人员无岗可上,结果是闲置待岗,或者与既有在岗人员重叠上岗;其二,预期晋升的人员无职位可升,士气难免受到影响;其三,原本可退的人延退,体力脑力大不如前,可能影响工作效率和品质;其四,延退甚至将会严重影响公民展开丰富多彩、魅力无限的老年生活。如果说前三点都可能形成人浮于事、成本增加、效率低下等对局部工作影响的话,那么,第四点则是对公民个人、家庭乃至整个社会幸福生活的影响。不要仅盯着为养老金卸下重担,而要拓宽视野,以发展的眼光进行利益衡量。要充分认识到,如果每个公民在退休后都能够尽享退下工作岗位后的成就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或者以前由于工作缠身想做而未能做的事情,让生活真正富裕、充实和悠闲,而年轻人获得更多展示自己、实现理想的机会和空间,对于公民个人来说是幸福的,对于国家和社会来说亦是莫大收益。

    要使“对青年就业影响有限”的命题成立,应当以扎实的数据分析作为支撑,并且从正反两个方面展开分析。事情都是一分为二的。任何一种政策也不能例外,既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所以,论证一种政策的必要性,亦应当论证其不必要性;论证政策的可行性,还要论证其不可行性。只有在充分论证和利益衡量的基础上,得出必要性大于不必要性,可行性大于不可行性的结论时,该政策才应当被付诸实施,并且,实施后评估制度也不能落下。

阅读(285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