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冲的个人空间

博客

承认自然债务的存在,不等于放弃时效利益

  1998年6月,南部县棉麻公司(以下称棉麻公司)与阆中市棉纺厂(以下称棉纺厂)签订售棉协议,双方发生业务往来至2000年4月。1999年棉麻公司与棉纺厂曾通过《对帐单》核对过帐目,棉纺厂尚欠棉麻公司一定数量的货款,直到棉纺厂改制时棉麻公司也没有主张过清偿。2003年,因棉纺厂停产歇业,阆中市政府成立企业改制组对棉纺厂进行改制。2003年7月,棉麻公司向棉纺厂改制组负责人送一份双方原发生业务往来的《对帐单》,《对帐单》显示棉纺厂尚有58.0156万元货款未与棉麻公司结算,棉纺厂改制组负责人在《对帐单》上签了“南部县棉麻公司于1999年与阆中市棉纺厂核对过往来”,同时签有自己的名字与日期。后阆中市政府将棉纺厂的有效资产剥离,出售给四川华兰纺织有限公司,棉纺厂于2004年向南部县法院起诉,要求棉纺厂、四川华兰纺织有限公司、阆中市政府偿还货款。
 
  本案对棉纺厂改制组负责人在《对帐单》上签的“南部县棉麻公司于1999年与阆中市棉纺厂核对过往来”,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认为,是认可《对帐单》记载的数额,是对货款的新结算,应重新计算时效;另一种认为,只能说明双方核对过往来帐,没有其他意思,时效不中断。笔者赞同后一种观点。
 
  首先,所谓的往来《对帐单》,就是记载双方业务往来的流水帐单,上面记载何时发多少货,何时收了多少货款,还有多少款没有收。《对帐单》是一方的记载,是否真实还要用原始资料加以证明。所谓的诉讼时效,就是大陆法上的消灭时效,指债权经过法定期间后,请求权消灭的制度。债权经过消灭时效后,债权仍然在在,消灭的仅仅是请求权而不是债权,经过消灭时效后,债务人仍然可以偿还债务,债权人也可受领清偿而不构成不当得利。消灭时效与除斥期间不同,除斥期间的经过,消灭的是权利本身而不是请求权。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借款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盖章的法律效力问题的批复》肯定了借款人在超过了时效期间的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盖章,视为对原债务的重新确认,时效应重新计算。债权人催告债务人偿还过了消灭时效的债务,意思表示非常明确,债务人在催告书上签字同意,是明示放弃时效利益。本案双方发生最后业务的时间是2000年4月,棉纺厂改制组负责人在《对帐单》上签字的时间是2003年7月,已过了2年的诉讼时效期间成为自然债务,《对帐单》没有催款的意思表示,不能适用该司法解释。
 
  第三,前已述及,消灭时效经过,消灭的仅仅是请求权,债权仍然在在,债务人不能也没有必要否定债务,不能因为债务人承认债务的存在而认定债务人放弃时效利益,如果按这个逻辑,消灭时效就失去了任何意义。
 
  第四,棉纺厂的签字并没有明示放弃时效利益的意思表示,不能认定棉纺厂放弃时效利益。时效利益对诉讼双方影响甚大,放弃时效利益必须明示,没有债务人的明示放弃,应认定债务人没有放弃。
 
  第五,棉纺厂在《对帐单》上写的“1999年核对过往来”字样,只能证明1999年双方核对过帐目,根本没有承认新对帐单的意思,还不能据此推断《对帐单》上记载金额的真实性,应结合1999年双方核对过的帐单进行认定,时效也应从双方发生最后业务往来的2000年4月开始计算。

阅读(374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