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胜的个人空间

博客

刑事程序逻辑与犯罪逻辑的冲突

    刑诉法逻辑是一种司法思维模式和一种法语表达方式,从辩护律师介入开始可划分为侦查逻辑、起诉逻辑和审判逻辑三种,侦查逻辑的实质是准确及时查明犯罪事实,表现形式是证据,起诉和审判逻辑的实质是正确应用法律,表现形式为证据的效力和法律的适用。整个刑诉程序的逻辑主线围绕惩罚犯罪服务,这与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法追究的刑法逻辑在本质上极不协调,在司法实务活动中很难做到取舍自如,很少有人做到逻辑运用的完美无瑕。实体和程序存在逻辑矛盾不足为奇,二者产生之初存在明显界线,刑事立案之后的嫌疑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程序的推进,逐步变成被告人,此阶段两个逻辑的指引功能减弱开始交轨,惯性起了突出作用,量单定做的犯罪分子帽子已悄悄批量生产,防范冤假错案的逻辑功能丧失殆尽,就连追诉本体无罪的逻辑主柱开始倾斜并最终倾倒,辩护律师的逻辑立场迅速扭转,黑白颠倒成为必然,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局面下,无罪无望、不敢想不敢做,认罪求轻往往是未决犯的不二选择。

    河南省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濮中刑二终字第24号刑事判决书改判河南省濮阳市华龙区人民法院(2011)华区刑初字第482号刑事判决书,原判挪用公款罪的有期徒刑减少一年。该判决书在《中国冤假错案网》全文刊载,部分内容的文字因涉及逻辑判断故分别加涂了不同颜色,对于法律运用特别是法律适用错误的判决书,逻辑手段是识别冤假错案的“照妖镜”,只要使用得当一般可以让其现出原形。虽然该案当事人正在申请再审并要求改判无罪,由于这个案例极富特色,通过锤击公诉机关的逻辑错误,查摆法院判决思维中的不贯点滴。也是为了剖解案例证据和分析证据之间的逻辑关系的操作方法,从全局高度论证同诉两罪间的不兼容关系。

    为保护个人隐私,将下面案例中的名字隐去。

    第一处逻辑错误,漏判

    起诉贪污和挪用公款两罪,法院只判决挪用公款一罪成立,贪污无罪没有成为判决内容,自然没有相应的判决说理内容,在查明部分有一句认定贪污的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的表述,但从全案指控贪污的直接证据内容分析,只有第一被告人的陈述存在其他说法,也就是一百多万用于单位没有票据的灰色支出,至于支出细节没有下语。全案证据链指向第一被告的不利面,设立小金库、支出百万、现金会计证明和本人承认百万钱款的过手事实一致,未举证哪怕是很小金额的灰色支出事实的证据真实存在,用于证明指控部分虚假,否则,贪污罪仍然可以认定;如把这种说法当成一种没有物证的辩护,法院应当以程序无罪判决,侦查机关应当重新立案再一次查明第一被告人陈述壹佰万元用于灰色支出的真实性,排除证据合理性怀疑后再诉;还有一个方案,一审法院可以动员公诉机关对贪污罪申请撤诉,问题是指控的第二起犯罪所挪用的公款也是小金库的钱,因贪污犯罪没有定性,势必造成挪用的公款到底是贪污的赃款还是公款事实待定,贪污的赃款属于私人所有的不法之财,不再是公款性质,是私是公只有贪污犯罪有了定性才能指控挪用犯罪是否成立。法院漏罪造成定案事实的不确定,同样道理,依法应当与贪污罪一样按程序无罪判决。

    第二处逻辑错误,刻舟求剑式判决

    挪用公款罪的三个被告人在指控犯罪发生时间点前的身份属于公职人员,企业改制成有限公司之后身份发生了变化。单位财务账外的涉案钱款也不是公款性质,依据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关于对挪用资金罪有关问题请示的答复》规定,暂收或预收及暂存货款或接收款项等情形都视为该单位资产。认定被告人公职身份和私企资金为公款与刻舟求剑同样荒谬。

    第三处逻辑错误,借公款与挪公款差别明显

    第二被告人向单位经理提出借款买房,第一被告人可以不答复。第一被告人安排第三被告人与之签了借款合同并约定了归期和利率,合同成就后第二被告人依约还了部分利息,案发时存在没有还清本金的违约事实。起诉把借公款与挪公款彻底混淆了,把提出借款当成参与挪用公款的预谋,借款还利息认定成具体实施挪用公款的犯罪行为。第一被告人作为公司总经理无需“合法批准”就有权安排第三被告人在其个人账户上借给第二被告人使用,不符合“擅自使公款脱离单位”的挪用行为特征。第二被告人无挪用公款行为,借款买房是目的,在提出借款申请之前,第一被告人也不可能有挪用公款的动机,共犯同谋缺少犯罪起因和动机要素。第一、三被告人以任何理由随时随刻可以挪用公款,协商借款合同条款与合谋挪用在主观内容上没有交集,认定共犯没有现实说服力,违反基本逻辑判断规律。

    第四处逻辑错误,挪用公款和挪用资金大不相同

    挪用公款罪和挪用资金罪在客观行为上有一个显著差别,挪用资金罪明确规定挪用本单位资金借贷给他人的这一犯罪类型,挪用公款罪在最高法《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上有所解释,规定“经单位集体研究决定将公款给个人使用,单位负责人为了单位的利益决定将公款给个人使用,不以挪用公款罪处罚”,作为公司唯一负责人的第一被告人的决定可以视为企业决定,在没有任何风险也不可能造成重大损失的情况下,本案所有被告人均不构成挪用公款犯罪。

阅读(428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