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博客

以陈宝成案为例谈留置和扭送

  近日,记者陈宝成涉嫌非法拘禁被采取强制措施。本案具有典型性,以本案为例讨论“留置权”和“扭送权”很有意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人身自由是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之一。

  有人辩解说陈宝成在行使留置权。一般而言,留置权是一种物权,其适用对象是物不是人。例如,《物权法》规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留置已经合法占有的债务人的动产,并有权就该动产优先受偿。”只有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留置权适用于人。《人民警察法》第九条规定,警察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对违法犯罪嫌疑人进行留置盘问。毫无疑问,普通公民无权留置人。

  公民可以行使扭送权,对特定个人采取强制措施。西方也有类似的制度,大致可叫为“无证逮捕”。《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二条规定:“对于有下列情形的人,任何公民都可以立即扭送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处理:(一)正在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二)通缉在案的;(三)越狱逃跑的;(四)正在被追捕的。”

  从扭送的时间限度上,刑诉法的规定是“立即”,应理解为没有不合理的延误。至于电话报警后暂时看管扭送对象是否可以,法律没有规定,建议立法予以明确。同样,将扭送对象移交公安派出所或者执勤中的警察,也应立法允许。2007年,河南白朝阳对犯罪嫌疑人刘进学行使扭送权,造成被扭送人死亡。随后,白朝阳被判非法拘禁罪成立(11年有期徒刑)。扭送的方式、强度是一个要特别注意的问题。

  对于陈宝成案而言,如果司机在进行合法拆迁,陈宝成等人暴力阻拦是违法的;如果是非法拆拆,要进一步考量、分析。陈宝成称限制司机人身自由后报警,公安机关不出警,或者出警人员不着警服,不能确认为警察。假设此言属实,警察违法违纪。由于我国刑诉法没有规定电话报警且公安机关没有指示后可以扣押公民的规定,陈宝成应立即将司机扭送公安机关。

  有人提出异议,举了一个例子:持刀入室盗窃被反锁室内的人无法扭送。这个例子与陈宝成案的关键区别在于:陈宝成对司机进行了有效控制,司机已经停止了侵害而且没有预期侵害的能力。那个例子的盗贼则有可能造成伤害,没有被有效控制。有人认为当地政府在设局。这是动机论。只要严格依法办事,别人设局你也进不去。我认为陈宝成的合法做法是:1、报警,如果警察不来,可采取如下办法之一;2、直接扭送公安机关;3、了解情况后将司机释放,留置铲车。

  不排除司机自愿留下来的可能,如果是这样,陈宝成不应也没必要长时间与司机近距离接触,免得有威胁之嫌,稍远距离监控即可。陈宝成限制司机人身自由的三种答辩理由都有问题:正当防卫、紧急避险不成立是因为不法侵害已经停止,留置的对象应当是物而不是人。

  本案基本事实不明朗,真相最重要。我这些疑问是针对某些为陈宝成一味辩解的人而发出的。我没有说这是合法拆迁,也没有说警察做得对,我只是想说,别人违法不是你违法的理由。我知道的钉子户中,多数属于漫天要价、胡搅蛮缠型,少数属于依法维权型。私权与公共利益都要兼顾,忽视任何一面都是偏激的。打个比方,拔一毛有利于天下,那些主张私权不可侵犯的人,都不会去做。唐慧的争议在于为维权不择手段,陈宝成有木有?

阅读(403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