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博客

关于社会主义的解释与中国住房问题

关于社会主义的解释及其时代性问题,现在北京的左派和右派争论得很激烈,但“民主社会主义”似乎是现有政治容量下可能更多考虑的——原旨的社会主义和以新自由主义为内核的资本主义其时都难以占居主导。但左派最害怕“民主社会主义”,害怕那样会使党丧失鲜明的阶级性和先进性,会造成“全民党”的现实,重蹈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的覆辙。但是,在经济领域市场化不可逆转的历史条件下,如果不借助一点民主社会主义的集体福利观念,不致力于基本的社会供给贺社会公平,则不仅社会主义将荡然无存,而且由不成熟的市场化与私有化带来的严重后果也会不公平的算到社会主义体制身上——君不见,今人思维简单者尤重,功劳都是市场经济的,缺陷或不足都是传统体制的——而化之,不着边际。在现代社会条件下,任何国家的体制都是复杂构成的。我觉得社会主义就其时代性而言,不能丢失社会福利这一维度——否则再中国,社会主义将毫无魅力,而此结果对于中国经由革命过程复杂积累的公共观念和福利精神将同时付之东流。现代的内地房价过高以及公民住宅权的严重不足已经是一个苗头了。
  
  由香港的“公房体系”不由得想起内地,为何会有“最牛钉子户”?为何政府“经营”城市和土地,以至于成为第一层次的地产商?概由房地产领域单纯的市场化思维导致,市场只能提供一部分人的住房需求,而市场外之政府安排,如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则对于中下层民众更为实际和重要。贫困小民住不起豪宅,亿万富翁不会去住经济适用房,政府要做的就是为房地产领域提供一个结构化制度框架,从公共利益出发正确评估房地产的市场发展规模和市场外住房供给规模,进行有效的宏观调控。在贫富分化日益结构化和定型化的条件下,政府的“善”不是简单的“革命式”的杀富济贫,而是提供各阶层适合自身实际条件的住房,做到“劳者有房住”!
  
  中国的房地产问题是结构不合理,过分偏重市场的问题(政府从自身利益而非公共利益出发也会受到市场化的激励,也去抢一桶金),因此,如何保证政府在房地产调控中的公共利益立场,如何鼓励政府积极开发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以促进公民住宅权的最大实现——所谓“有住房者有恒心”,这些都是很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
  
  政府积极提供“公房”还有利于为当前居高不下的房价降温。通过政府力量维持一个商品房市场和市场外的公房体系的合理结构,显然符合社会公共利益,也有利于房地产市场真正的健康发展和促进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另外,关于民主社会主义的讨论问题,参加谢韬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炎黄春秋》2007年第2期)和张勤德的《民主社会主义九宗罪》(乌有之乡内部发行)。
  

阅读(1398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