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礼仁的个人空间

博客

共同盗窃中间接实行犯的认定

共同盗窃中间接实行犯的认定
  
  王 礼 仁
  
  【主要案情】
  黄某,男,31岁,有前科。1998年2月16日晚9时许,黄见本村商店亮着灯,锁着门,室内无人。即到邻村荣某家中,黄将正在看电视的荣某(13岁),王某(14岁)叫到门外说:“某商店中无人,你们去看看有无头绪(指有无钱物可偷),动作要快,我在这里等你们。”荣、王又叫来余某(15岁)前去,撬门入店,窃得现金2284元及香烟等物品,总计价值人民币2500余元。在返回途中,荣、王、余各分得现金655元,没有告知黄某。黄某分得现金及实物价值150余元。因店主及时报案被查获。
  【法院认定】
  检察机关以黄某犯教唆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审理后以教唆罪对黄某判处刑罚。
  【疑难问题】
  黄某是否构成犯罪?黄某是间接实行犯,还是教唆盗窃犯?
  【分歧意见】
  此案在审理时,有三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黄某有教唆行为,但不构成教唆犯罪,其理由是:黄某教唆对象均系未成年人,根据刑法规定的责任年龄,被教唆人不构成犯罪,况且又瞒着黄某私分了窃得大部分现金,从概念上讲被教唆人构成犯罪的,教唆人才构成教唆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黄某的行为构成教唆盗窃罪,关键在于被教唆人均系未成年,是刑法规定教唆人的从重处罚情节。刑法理论上,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本案黄某教唆盗窃罪,关键在于被教唆人均系未成年,是刑法规定教唆人的从重处罚情节。刑法理论上,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本案黄某教唆未成年人盗窃,应当是主犯,对教唆的危害结果负全责,因此黄某的行为构成教唆盗窃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一般来说,共同犯罪主体是质与量的统一。所谓量,必须是两个以上的人。所谓质,要求这两个以上的人中每一个,必须符合犯罪主体条件。对于犯罪的每一个人必须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但此案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一个符合犯罪主体条件的人,唆使已满14岁不满16岁和不满14岁的人去盗窃。黄某教唆未成年人盗窃目的明确,坐地分赃,在共同行为中起主要作用,对所发生的危害结果负责。纵观全案,黄某的行为符合教唆犯构成要件,应当从重追究黄某教唆盗窃罪的刑事责任。
  【评析意见】
  本案主要涉及两个问题:一是黄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二是如果黄某构成犯罪,应如何定性即罪名应当如何认定?
  上述第二,三种观点都认为黄某应定教唆盗窃罪,所不同的是两者主张的理由不同,第二种观点认为黄是共同犯罪的主犯,第三种观点认为黄某是共同行为中起主要作用者。从两者认定的理由来看,第二种观点似乎认为未成年人也构成了共犯,而第三种则认为未成年人不构成犯罪。
  首先,应当指出的是,案例中的荣某,王某和余某均不构成盗窃罪,根据修订后的刑法规定,盗窃犯罪的主体必须是年满16周岁。而案件中的荣某,王某和余某分别只有13岁,14岁和15岁,未有达到盗窃罪的刑事责任年龄,不应承担刑事责任。因而,本案中不存共同犯罪或主犯,从犯之说。因而,上述第二种观点是不能成立的。
  第三种观点虽然认为黄某案与未成年之间不构成盗窃罪的共犯,但从其确定的罪名来看,则又是与之相矛盾的,在司法实践中,普遍存在的这样一种观点:认为被教唆者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不具备犯罪主体资格而不能认为是教唆犯共同犯,应当对教唆犯单犯按其所教唆的罪定罪,并按照刑法第29条的规定从重处罚,即按教唆犯从重处罚。我们认为,这种观点值得商榷。
  刑法第29条规定的教唆不满18岁的人犯罪的,应当从重处罚。 其中不满18岁的人,应当是指已满16周岁的人以及犯刑法所规定的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上述以外不满14周岁的人由于不符合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不存在犯罪问题。因而,也就不存在教唆其犯罪问题。很显然,教唆未成年人犯罪中的未成年人,只能是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不包括未达到刑事责任的未成年人。由此可见,本案中的三个未成年人不属于刑法第29条规定的被教唆犯罪的对象。
  既然刑法第29条所规定的未成年人不包括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那么,教唆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的,当然只能认定教唆者本人实施犯罪,而不是被教唆的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由于被教唆的未成年人不构成犯罪,对教唆者的犯罪行为当然不能认定为教唆犯。因而,从我国的刑法规定和有关共同犯罪的刑法理论来看,教唆犯属于共同犯罪人中分类较为特殊的一种共犯,属于共同犯罪人的范畴,而被教唆的未成年人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不承担刑事责任,教唆者当然也就不能成为共同犯罪的教唆犯。因而,上述第三种观点既认为被教唆的三个未成年人不构成犯罪,又对黄某定教唆盗窃罪,两者之间是相互矛盾的。
  上述第一种观点认为,只有被教唆者构成犯罪,教唆罪才构成犯罪,被教唆者不构成犯罪,教唆者也不构成犯罪,其观点也是错误的。
  从我国刑法规定和有关刑法理论来看,被教唆者在下列两种情况下,不构成犯罪,但教唆者则构成犯罪。
  一是被教唆者没有犯被教唆之罪的,即教唆未遂。在这种情况下,被教唆者不构成犯罪。但教唆者则构成犯罪。根据刑法29条第二款的规定,如果被教唆的人没有犯被教唆的罪,对于教唆犯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可见,认为被教唆者不构成犯罪,教唆者即不构成犯罪的观点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二是被教唆者没有达到刑事责任年龄或者没有刑事责任能力。被教唆者不构成犯罪,但教唆者则构成犯罪。在这种情况下,教唆者属于间接实行犯,即利用被教唆者为犯罪工具,来达到实现自己的犯罪目的。在间接实行犯的情况下,利用者主观上具有利用犯罪的故意,这是一种实行的故意,客观上具有利用他人犯罪的行为,这是一种实行行为。从主观和客观的统一上说,间接实行犯具实行犯的构成。间接实行犯与直接实行犯相比,只存在形态上的差别性,而具有质的同一性,因而,尽管刑法上没有关于间接实行犯的明文规定,但在刑法理论上,普遍主张对间接实行犯应按照刑法规定的有关犯罪定罪处罚。可见,认为被教唆者不构成犯罪,教唆者也不构成犯罪的观点,在刑法理论上也是站不住脚的,而且在司法实践中,也是行不通的。
  间接实行犯的犯罪表现形式很多,当其表现为教唆未达到责任年龄的人犯罪时,与教唆犯十分相似。但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被教唆者不构成犯罪,教唆者与被教唆者之间不发生共同犯罪关系。因而,教唆犯是间接实行犯。从法律特征上说,间接实行犯根本不同于教唆犯,教唆犯没有自己独立的罪名和刑罚,教唆他人盗窃就定为教唆盗窃罪,教唆他人杀人就定为教唆杀人罪,按其各自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处罚。而间接实行犯,由于其承担刑事责任的直接性,以其教唆的犯罪定罪,教唆他人盗窃,就定为盗窃罪,教唆他人抢劫就定为抢劫罪,如同其自己盗窃与抢劫,并按刑法规定的盗窃罪和抢劫罪的量刑幅度予以惩罚。同时,接实行犯也不同于教唆犯的未遂犯。两者共同之处在于都是单独犯罪,不同之处在于教唆未遂仍以教唆定罪,并按照刑法第29条的规定从轻或减轻处罚。而间接实行犯则根据其承担刑事责任的直接性原则,并考虑间接实行陷入以罪,逃避制裁的特点,一般应从重处罚。
  综上所述,本案中的黄某已构成犯罪,属于盗窃罪的间接实行犯,其罪名应定盗窃罪。认为黄某不构成犯罪的观点,实际上是忽视了间接实行犯刑事责任直接性原则。认为对黄某应定教唆盗窃的观点,实际上是混淆了教唆犯与间接实行犯的界限。
  

阅读(1887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