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平的个人空间

博客

北大法学院论文研讨会(4)

郑胜利:
          我的论文题目是《数据库保护问题》。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于1996年制定了《版权公约》、《表演权公约》和《保护数据库公约》,并于1996年12月通过了前面两部,后者则因争议太大而流产。
          数据库本自是计算机专业术语,原先的定义是指“在计算机的存储设备中,按一定组织方式存储在一起,互相关联,并为用户共同关心的全部数据的集合”。这一定义争议较突出的是,应不应去掉“在计算机存储设备中”这一限定语,即不储存在这一设备中的数据是否应该列入保护范围?比如一气预报,各BP机信息台发布这些数据信息时,要不要先付使用费?这牵涉到利益问题。
          文章主要谈到两个思想,即知识产权确认的两个原则:第一,利益平衡是基本原则;第二,当利益平衡时出现“熊掌与鱼”的情况时,公共利益优先。我对前一个原则的把握比较大,对后者则需与大家讨论。
          就第一个原则而言,知识产权与物权的区别是存在的。比如我的这副老花镜是一个“物”,在它上面可能集中了几十个专利,诸如制做镜片凹凸度的技术、连接技术、折叠技术、镜架材料的选择,因此,一副眼镜的价金中包括了使用这些专利技术的代价。可是,我们不可能一直支付代价,否则,它的成本就太高了。所以,法律规定,专利保护期为20年,期满后,专利技术能被全社会无偿使用,即进入“公共领域”。这一原则就是知识产权的特殊之处,一夜之间,专利权人可能就会失去他的权利,大家承认你发明的技术,但是“用你没商量”。那么,这20年的期限是否足够保护专利权人的利益呢?美国某些制药公司认为应改为25年,并通过其利益团体进行诉求,但未获通过。立法机关应该平衡好各方利益,“砍谁一刀,砍在什么地方”,这是知识产权领域中很重要的问题。
          斯坦福一位有名的知识产权教授讲过一般很著名的话:“为了鼓励开发者积极从事这一使社会整体受益的工作,我们应该建立一种保护机制,让全社会,尤其是开发者的竞争对于尊重他的投资成果,保证开发者能回收他对数据库研究的投资并有所盈利。”也有学者提出,现代社会中也有与数据库开发者的利益相对应的利益,其中最突出的是社会对所需信息的自由知情权和竞争者的自由竞争权。
          知识产权的立法现状。1996年3月,欧盟发布指令,要求15个成员国必须在1998年1月1日之前完善其国内立法,达到指定的要求。这一指令采取“双重保护”原则,即对数据库采取版权保护,如果汇编达到“原创性”要求,就可作为汇编作品享受版权保护;如果达不到这一要求,如电话薄中的姓名排列,只是一种事实的反映,就不能享受版权保护,但有(数据库)特殊权,即对数据库的全部或实质部分不能做抽取(如把软盘A的内容拷到软盘B)或再利用(以任何形式向公众提供,如租赁、销售)。在美国,1991年的一个案例否定了“额头出汗”原则——即有了辛勤的采集汇编就能获得保护的原则——的适用。两个电话公司的服务地域有所交叉,甲先采集了该地域的电话号码,乙公司便未付酬地利用了这一成果。甲诉称,它花了大笔投资才采集到这些信息,故应享有版权保护。但联邦最高法院认为,版权保护的目的在于保护创作,甲只是采集了一些事实,并没有原创性,不能享受版权。数据库最有价值的部分不是编排数据,而是采集数据。1996年,美国提出了《3536法案》,基本上按“额头出汗”原则保护数据库,但遭到学术界的反对。1997年10月,哈勃指出了“2652法案”,立法原则为“反盗用理论”,这样一来,又牵扯到数据库本身是不是财产的问题,由于,保护所要求的水准又太高,1999年、哈勃提出了“354法案”,降低保护水平,承认了许多例外,其中的一个例外我认为很好,即政府的数据库没有数据库特殊的权利,但教育机构不属于这个例外。我赞成这一法案所采取的限制竞争者的立场:首先,限制竞争者的竞争行为;其次,必要时给予数据库一种财产权,否则,将它入股就没有了法律基础。
          对此的理论探讨主要集中于以下三点:首先是版权的“原则性”的要求。其次,数据本身不能被保护,版权保护只能保护到思想的表达,而不能保护到事实和idea,如果将这种保护引入,版权制度就背离了立法初衷,可能使一部份人可以对事实或idea等享有垄断的地位。其三是竟合理论,如果事实和表达的方式是有限的,唯一的,比如“此地海拔351米”这一信息,由于它是唯一的,测不出这个结果就是错误的,所以,它不享有版权保护。以上三个问题是目前很难越过的关键问题,所以,确立特殊权保护是必需的,否则这一领域就成为法律保护的空白。
          对数据库进行保护的总的思想是,以反不正当竞争为立法基础,兼授予数据库某种财产权,还要设置许多例外,才有利于公众的思想交流。公众正常的思想交流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赖以存续的基础,知识产权牵扯到价值取向问题,是否设置权利?设置什么权利?这些都要由立法机关来作价值判断,而不是司法机关的司法解释。
  
         
          吴志攀:非常感谢郑胜利教授的精彩发言,因为时间较紧,因为以钟为准,所以实际时间已超12点,这钟慢了点,这样我们会感到心理很好,那么,接下来各位教授进行评议。
          张平:刚才我们前半部分的老师讨论的问题,都是一些很客观的问题,刚才郑老师也提到几个新潮的问题,恰恰这个问题也是一个较新潮的问题,新的问题还必须要面对,它牵涉到立法的问题,郑老师在他的文章及其发言中均提及到,国际公约已开始起草,且欧盟已制订了一个专门的法律。美国正在做,国内也有人呼吁是否要制订一专门的数据库的保护法。尽管是新的具体问题但与我们前头的一系列立法问题,形势问题有密切关系,因为时间关系,所以不重复郑老师观点,只是,把自己观点说一下:我反对单独立法,在不同场合下均讲到反对,理由:
          ①立法:立法应源于社会需要,是普遍的大多数人的国情的需要。中国现在的国情在数据库保护上,远远落后于国外,在这种情况下,以国外的保护水平谈中国是不公平的,我们应面对这种现实。刚才很多教授均谈到国情,现在的问题是--我个人也有一种危机感,因为数据库问题是在保护一种投资,不是在保护一种投智--我们讲知道产权是在保护智力劳动,现在保护数据库,其中的智力劳动非常小,刚才讲“额头出汗”,辛勤收集均不是智力劳动,所以将之视为知识产权来保护,有点违背原来知识产权的宗旨,它大量的是一种投资,因为国外的人他们很有钱,无论民间或政府,他们看到中国的信息资源,数据市场,他们有钱就可来中国作数据库,我们现在没钱,数据库产业不是很发达,那么他们作数据库到什么程序,如中国的基因,到中国采血样,而老百姓或基层工作人员并不知道国家的政策、民族力,不去考虑,那么宏观的问题,他觉得外国人说一人抽一次血给5元,10元,就同意,所以有的医院给外国人作组织工作,给你钱采你的血样后作DNA分析后作成一个很大的数据库,它是针对这一种人群如这一民族、这一血统、这一人种作的统计。数据库作成了,反过来中国要用,就要受限,我们的资源是否允许它用,允许作数据库,是否保护我们自己的数据是一个问题。所以他们有钱,他们作,作完了就立法,说数据库受法律保护,是专门权利而中国不能用。若国内无此种法,我们仍可用。或在订国际公约时考虑中国的利益,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就可以争取我们尽到的权利,另一种数据库是什么?图书、文学类,中国有几千年文明史,所以有很多文化瑰宝,但已经无著作权。如三国、红楼梦,若有钱的人将其收集起来,做成数据库保护,仍是一种有权利的东西。在信息、网络社会,人人可能均离不开虚拟社会,实践中现实是一种生活方式。另外还有一种生活方式,所以今后要在网络空间中利用这种信息,你就要受限。当然你还可去图书馆从架上拿书看,这里无权利的问题,因为已进入共有领域,但若你要在网上看,就要交钱。数据库是有钱的人作的,他要保护。现在加拿大已把几十部、几百部无著作权的书,期刊会作成数据库,我们就要考虑他是否会限制我们,若不限,他是作为人类共同财富才要中国使用,这无问题;但若一致强烈要求保护数据库,就有可能限制,中国的使用,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另一问题是美国硅谷有富人采中国要版权局、新闻出版署能否发行政命令,将中国出版的所有书授权给耸,由他作中最大的图书数据库,那么中国的官员第一反映是有人投钱,我很高兴为中国作事,但细想若他们出钱将中国所有的图书都作成数据库,是由我们行政发文完成的就很危险。他的条件是要建国以后的图书,为什么不要建国前?--因为超50年,建国后有版权,不可能与出版社一一合作,收钱,所以要行政部门发命令,幸好我们意识到这一问题,不给权利,其实外国人不知道中有版本库的收藏机构--在新闻署下有版本书库,所有出版社出的书都会备份两套,若外国人知道,直接与之谈,没准就行了。博库网络的人有知识产权意识,大家均知作数据库上网肯定不行《著作权法》,但他买断了中国200多作家的权利,如王溯全部作品的权利,这意味另的ISP、ICP不能再作这种数据库,这也是数据库垄断的倾向若都这样作,是否会对我民族产业、民族数据库有影响?所以从国情出发,在我国此产业不发达时,不能专门立法去保护自己作数据库的人的利益,要到我们发展到一定阶段,并不是说不给数据库以保护,再去考虑这问题,但现在也不是无法可依,一点也不保护,因为我们系也在作数据库,若不给保护、就意味英华公司恐怕也有问题--谁保护我们的成果,在国内想保护也可以,要达到一定的高度--以版权法保护,达不到;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视之为一种投资,但你对抗的是竞争者,不是普通消费者、个人用户,在版权高度范围就扩大。
          ②数据库不同著作权、知识产权是投资,所以以《合同法》我、郑老师的论文均提及,所以fac的案出现后,不给版权,因为美的电话公司、通讯录,认为既然法律的要求高--至少的创作高度才以版权法保护,就直接约定在光盘上打上合同,川裁缝合网络合,一点击视为接受,以合同来保护可高于普遍法律的一般规定,如版权法不给权利,不够版权,我就不要,但你须得遵守合同,不能复制、使用--高于版权法规定,所以也有问题--合同条款效力,但在目前较可行。我也认为在数据库发展到一个相当时间后,也可将合同法视为一规范,后结合到另一个专门立法、版权立法。另一个问题:新技术、新事物的出现,须面对规范,但并不需要完整、超前预见性的法律的出现和规范,我个人认为法律是滞后的,不可能事情还未发生就预见,虽可预见但有限,现在还不知网络今后的发展方向,不宜过早的对它限制。
          ③这权利模糊、不确定。什么是数据库的专有权或特殊权,如欧盟的指令提到不给它保护期,不能像版作品那么高--如15年,但从何时起算?依版权法应为作品完成之日起,何时完成?完成后50年数据库不是文学作品,完成后基本不变,它是动态、应用的,今天可为100条,明天200条,后天300条,不断有新数据库出现,不断改变作品,改变数据更新之,那么今天往后算15年,明天往后算15年,所以本来不给50年反而变为无限期的保护。再有如何给数据库的专有权,有人说不能给,因为无创作高度,所以不应给其独占权,如复制权、发行权等类似作品的权利,但经给一点独占权,一是载取的权利,是载取、再利用的权利,那么载多少合理,我们的数据库如法律法规大全,若专门抽出知识产权,部分载取,这是不允许的,因为是专门权;若是载知识产权中与专利有关,只占数据库很小一部分,就较麻烦,或只载一段,是否可以认定侵犯共有权很难确定。另一问题:数据库是一个编排,法律法规大全是以法律颁布的先后作的,我以同样的数据重新编排成为新数据库,所以给数据库一个专门的独占权,其权利范围、内涵,外延均不确定。所以以现行反不正当竞争法规范,若对竞争者构成威胁,有充足证据,举证、诉讼;无充足证据,就以合同;无合同,只能这样。若法律一下定义、框位,不利于其发展,网络时代对中而言是面临生存选择时代,若没跟上,不是拉下1、2年或10的问题,可能是很多年或是在虚拟空间无空间。可能在现实空间有形空间中人口众多,但在虚拟空间中可能为0,所以应在此时快速发展信息产业,而不是单独立法。
          吴志攀:Thank    for张教授,时间关系,尤其是为各教授的身心健康考虑,上午四位教授主题发言均很不错,会议形式不足,尽管发言人多,但仍不能展示各边思想充分交流,所以在午饭时会考虑如何变化形式,我受会议组织者委托临时主持上午会议,确实执法不公,Thank    for大家支持,包涵
  郑胜利:
          我的论文题目是《数据库保护问题》。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于1996年制定了《版权公约》、《表演权公约》和《保护数据库公约》,并于1996年12月通过了前面两部,后者则因争议太大而流产。
          数据库本自是计算机专业术语,原先的定义是指“在计算机的存储设备中,按一定组织方式存储在一起,互相关联,并为用户共同关心的全部数据的集合”。这一定义争议较突出的是,应不应去掉“在计算机存储设备中”这一限定语,即不储存在这一设备中的数据是否应该列入保护范围?比如一气预报,各BP机信息台发布这些数据信息时,要不要先付使用费?这牵涉到利益问题。
          文章主要谈到两个思想,即知识产权确认的两个原则:第一,利益平衡是基本原则;第二,当利益平衡时出现“熊掌与鱼”的情况时,公共利益优先。我对前一个原则的把握比较大,对后者则需与大家讨论。
          就第一个原则而言,知识产权与物权的区别是存在的。比如我的这副老花镜是一个“物”,在它上面可能集中了几十个专利,诸如制做镜片凹凸度的技术、连接技术、折叠技术、镜架材料的选择,因此,一副眼镜的价金中包括了使用这些专利技术的代价。可是,我们不可能一直支付代价,否则,它的成本就太高了。所以,法律规定,专利保护期为20年,期满后,专利技术能被全社会无偿使用,即进入“公共领域”。这一原则就是知识产权的特殊之处,一夜之间,专利权人可能就会失去他的权利,大家承认你发明的技术,但是“用你没商量”。那么,这20年的期限是否足够保护专利权人的利益呢?美国某些制药公司认为应改为25年,并通过其利益团体进行诉求,但未获通过。立法机关应该平衡好各方利益,“砍谁一刀,砍在什么地方”,这是知识产权领域中很重要的问题。
          斯坦福一位有名的知识产权教授讲过一般很著名的话:“为了鼓励开发者积极从事这一使社会整体受益的工作,我们应该建立一种保护机制,让全社会,尤其是开发者的竞争对于尊重他的投资成果,保证开发者能回收他对数据库研究的投资并有所盈利。”也有学者提出,现代社会中也有与数据库开发者的利益相对应的利益,其中最突出的是社会对所需信息的自由知情权和竞争者的自由竞争权。
          知识产权的立法现状。1996年3月,欧盟发布指令,要求15个成员国必须在1998年1月1日之前完善其国内立法,达到指定的要求。这一指令采取“双重保护”原则,即对数据库采取版权保护,如果汇编达到“原创性”要求,就可作为汇编作品享受版权保护;如果达不到这一要求,如电话薄中的姓名排列,只是一种事实的反映,就不能享受版权保护,但有(数据库)特殊权,即对数据库的全部或实质部分不能做抽取(如把软盘A的内容拷到软盘B)或再利用(以任何形式向公众提供,如租赁、销售)。在美国,1991年的一个案例否定了“额头出汗”原则——即有了辛勤的采集汇编就能获得保护的原则——的适用。两个电话公司的服务地域有所交叉,甲先采集了该地域的电话号码,乙公司便未付酬地利用了这一成果。甲诉称,它花了大笔投资才采集到这些信息,故应享有版权保护。但联邦最高法院认为,版权保护的目的在于保护创作,甲只是采集了一些事实,并没有原创性,不能享受版权。数据库最有价值的部分不是编排数据,而是采集数据。1996年,美国提出了《3536法案》,基本上按“额头出汗”原则保护数据库,但遭到学术界的反对。1997年10月,哈勃指出了“2652法案”,立法原则为“反盗用理论”,这样一来,又牵扯到数据库本身是不是财产的问题,由于,保护所要求的水准又太高,1999年、哈勃提出了“354法案”,降低保护水平,承认了许多例外,其中的一个例外我认为很好,即政府的数据库没有数据库特殊的权利,但教育机构不属于这个例外。我赞成这一法案所采取的限制竞争者的立场:首先,限制竞争者的竞争行为;其次,必要时给予数据库一种财产权,否则,将它入股就没有了法律基础。
          对此的理论探讨主要集中于以下三点:首先是版权的“原则性”的要求。其次,数据本身不能被保护,版权保护只能保护到思想的表达,而不能保护到事实和idea,如果将这种保护引入,版权制度就背离了立法初衷,可能使一部份人可以对事实或idea等享有垄断的地位。其三是竟合理论,如果事实和表达的方式是有限的,唯一的,比如“此地海拔351米”这一信息,由于它是唯一的,测不出这个结果就是错误的,所以,它不享有版权保护。以上三个问题是目前很难越过的关键问题,所以,确立特殊权保护是必需的,否则这一领域就成为法律保护的空白。
          对数据库进行保护的总的思想是,以反不正当竞争为立法基础,兼授予数据库某种财产权,还要设置许多例外,才有利于公众的思想交流。公众正常的思想交流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赖以存续的基础,知识产权牵扯到价值取向问,是否设置权利?设置什么权利?这些都要由立法机关来作价值判断,而不是司法机关的司法解释。
  
         
          吴志攀:非常感谢郑胜利教授的精彩发言,因为时间较紧,因为以钟为准,所以实际时间已超12点,这钟慢了点,这样我们会感到心理很好,那么,接下来各位教授进行评议。
          张平:刚才我们前半部分的老师讨论的问题,都是一些很客观的问题,刚才郑老师也提到几个新潮的问题,恰恰这个问题也是一个较新潮的问题,新的问题还必须要面对,它牵涉到立法的问题,郑老师在他的文章及其发言中均提及到,国际公约已开始起草,且欧盟已制订了一个专门的法律。美国正在做,国内也有人呼吁是否要制订一专门的数据库的保护法。尽管是新的具体问题但与我们前头的一系列立法问题,形势问题有密切关系,因为时间关系,所以不重复郑老师观点,只是,把自己观点说一下:我反对单独立法,在不同场合下均讲到反对,理由:
          ①立法:立法应源于社会需要,是普遍的大多数人的国情的需要。中国现在的国情在数据库保护上,远远落后于国外,在这种情况下,以国外的保护水平谈中国是不公平的,我们应面对这种现实。刚才很多教授均谈到国情,现在的问题是--我个人也有一种危机感,因为数据库问题是在保护一种投资,不是在保护一种投智--我们讲知道产权是在保护智力劳动,现在保护数据库,其中的智力劳动非常小,刚才讲“额头出汗”,辛勤收集均不是智力劳动,所以将之视为知识产权来保护,有点违背原来知识产权的宗旨,它大量的是一种投资,因为国外的人他们很有钱,无论民间或政府,他们看到中国的信息资源,数据市场,他们有钱就可来中国作数据库,我们现在没钱,数据库产业不是很发达,那么他们作数据库到什么程序,如中国的基因,到中国采血样,而老百姓或基层工作人员并不知道国家的政策、民族力,不去考虑,那么宏观的问题,他觉得外国人说一人抽一次血给5元,10元,就同意,所以有的医院给外国人作组织工作,给你钱采你的血样后作DNA分析后作成一个很大的数据库,它是针对这一种人群如这一民族、这一血统、这一人种作的统计。数据库作成了,反过来中国要用,就要受限,我们的资源是否允许它用,允许作数据库,是否保护我们自己的数据是一个问题。所以他们有钱,他们作,作完了就立法,说数据库受法律保护,是专门权利而中国不能用。若国内无此种法,我们仍可用。或在订国际公约时考虑中国的利益,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就可以争取我们尽到的权利,另一种数据库是什么?图书、文学类,中国有几千年文明史,所以有很多文化瑰宝,但已经无著作权。如三国、红楼梦,若有钱的人将其收集起来,做成数据库保护,仍是一种有权利的东西。在信息、网络社会,人人可能均离不开虚拟社会,实践中现实是一种生活方式。另外还有一种生活方式,所以今后要在网络空间中利用这种信息,你就要受限。当然你还可去图书馆从架上拿书看,这里无权利的问题,因为已进入共有领域,但若你要在网上看,就要交钱。数据库是有钱的人作的,他要保护。现在加拿大已把几十部、几百部无著作权的书,期刊会作成数据库,我们就要考虑他是否会限制我们,若不限,他是作为人类共同财富才要中国使用,这无问题;但若一致强烈要求保护数据库,就有可能限制,中国的使用,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另一问题是美国硅谷有富人采中国要版权局、新闻出版署能否发行政命令,将中国出版的所有书授权给耸,由他作中最大的图书数据库,那么中国的官员第一反映是有人投钱,我很高兴为中国作事,但细想若他们出钱将中国所有的图书都作成数据库,是由我们行政发文完成的就很危险。他的条件是要建国以后的图书,为什么不要建国前?--因为超50年,建国后有版权,不可能与出版社一一合作,收钱,所以要行政部门发命令,幸好我们意识到这一问题,不给权利,其实外国人不知道中有版本库的收藏机构--在新闻署下有版本书库,所有出版社出的书都会备份两套,若外国人知道,直接与之谈,没准就行了。博库网络的人有知识产权意识,大家均知作数据库上网肯定不行《著作权法》,但他买断了中国200多作家的权利,如王溯全部作品的权利,这意味另的ISP、ICP不能再作这种数据库,这也是数据库垄断的倾向若都这样作,是否会对我民族产业、民族数据库有影响?所以从国情出发,在我国此产业不发达时,不能专门立法去保护自己作数据库的人的利益,要到我们发展到一定阶段,并不是说不给数据库以保护,再去考虑这问题,但现在也不是无法可依,一点也不保护,因为我们系也在作数据库,若不给保护、就意味英华公司恐怕也有问题--谁保护我们的成果,在国内想保护也可以,要达到一定的高度--以版权法保护,达不到;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视之为一种投资,但你对抗的是竞争者,不是普通消费者、个人用户,在版权高度范围就扩大。
          ②数据库不同著作权、知识产权是投资,以以《合同法》我、郑老师的论文均提及,所以fac的案出现后,不给版权,因为美的电话公司、通讯录,认为既然法律的要求高--至少的创作高度才以版权法保护,就直接约定在光盘上打上合同,川裁缝合网络合,一点击视为接受,以合同来保护可高于普遍法律的一般规定,如版权法不给权利,不够版权,我就不要,但你须得遵守合同,不能复制、使用--高于版权法规定,所以也有问题--合同条款效力,但在目前较可行。我也认为在数据库发展到一个相当时间后,也可将合同法视为一规范,后结合到另一个专门立法、版权立法。另一个问题:新技术、新事物的出现,须面对规范,但并不需要完整、超前预见性的法律的出现和规范,我个人认为法律是滞后的,不可能事情还未发生就预见,虽可预见但有限,现在还不知网络今后的发展方向,不宜过早的对它限制。
          ③这权利模糊、不确定。什么是数据库的专有权或特殊权,如欧盟的指令提到不给它保护期,不能像版作品那么高--如15年,但从何时起算?依版权法应为作品完成之日起,何时完成?完成后50年数据库不是文学作品,完成后基本不变,它是动态、应用的,今天可为100条,明天200条,后天300条,不断有新数据库出现,不断改变作品,改变数据更新之,那么今天往后算15年,明天往后算15年,所以本来不给50年反而变为无限期的保护。再有如何给数据库的专有权,有人说不能给,因为无创作高度,所以不应给其独占权,如复制权、发行权等类似作品的权利,但经给一点独占权,一是载取的权利,是载取、再利用的权利,那么载多少合理,我们的数据库如法律法规大全,若专门抽出知识产权,部分载取,这是不允许的,因为是专门权;若是载知识产权中与专利有关,只占数据库很小一部分,就较麻烦,或只载一段,是否可以认定侵犯共有权很难确定。另一问题:数据库是一个编排,法律法规大全是以法律颁布的先后作的,我以同样的数据重新编排成为新数据库,所以给数据库一个专门的独占权,其权利范围、内涵,外延均不确定。所以以现行反不正当竞争法规范,若对竞争者构成威胁,有充足证据,举证、诉讼;无充足证据,就以合同;无合同,只能这样。若法律一下定义、框位,不利于其发展,网络时代对中而言是面临生存选择时代,若没跟上,不是拉下1、2年或10的问题,可能是很多年或是在虚拟空间无空间。可能在现实空间有形空间中人口众多,但在虚拟空间中可能为0,所以应在此时快速发展信息产业,而不是单独立法。
          吴志攀:Thank    for张教授,时间关系,尤其是为各教授的身心健康考虑,上午四位教授主题发言均很不错,会议形式不足,尽管发言人多,但仍不能展示各边思想充分交流,所以在午饭时会考虑如何变化形式,我受会议组织者委托临时主持上午会议,确实执法不公,Thank    for大家支持,包涵
  

阅读(3178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