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博客

瞻仰超人 ——读《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之十八

  《不愿意放弃完全的因果性》
 
  ——1920年1月27日给M·玻恩的信
 
  “泡利所反对的不仅是魏耳的理论,而且也反对其他任何人的连续区理论。甚至还反对把电子当作奇点来处理的理论。”
 
  一口气、一连串出现了三次“反对”:既有特定的个人,也有“其他任何人”,还有不同的理论。
 
  也许,这才是、这就是科学态度,而且是纯粹的科学态度。
 
  如果没有反对的话,那一定不是科学态度。而不论反对的观点是否能够成立。
 
  “我必须承认,在这里,我对自己的信仰缺乏勇气。但是,要放弃完全的因果性,我会是很难过的。我不理解斯特恩的解释,因为我搞不懂他所说的自然界是‘易领悟的’这句话的真实意义。”
 
  从事科学工作的人,需要有信仰吗?
 
  人,当然可以有信仰,甚至是五花八门的信仰。但是,信仰与科学无关、无缘、无涉。各种各样有信仰的人从事科学工作,不一定会因其信仰而产生反科学或者不利于科学的结果,说不定还会产生促进科学发展的结果。
 
  坚定的相信什么,这也许就是信仰。
 
  我也相当坚定的相信因果关系,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能够根本动摇我的这一坚信。除非在面对科学的否定结论的时候。
 
  一种表达之所以会使人不理解或者搞不懂,既有可能是因为表达的内容过于深奥,也有可能是因为表达的方式模糊不清。后者所占的比例要远远大于前者。
 
  能够及时且充分的交流,可以大大减少因表达的方式模糊不清而产生的不理解或者搞不懂。
 
  “严格的因果性是否存在的问题是有确定意义的,即使对这问题可能永远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也如此。”
 
  一个问题是否有确定的意义与其是否有明确的答案,并不具有因果关系。
 
  愚以为:因果关系的存在与严格的因果关系的存在,并不相同。似乎不应该把因果关系简单化或者绝对化。当然,更多的情况则是:还有太多的因果关系并未发现。
 
  “索末菲的书是好的,可是我必须坦率地说,由于只有天晓得的那种下意识的理由,这个人所说的,在我听起来不象是真实的。”
 
  坦率,只能算是君子之间的美德。对于小人而言,坦率,很可能是一种极其滑稽、相当费解的蠢行。
 
  请千万不要轻视、小觑——下意识。下意识,很可能就是自觉、本能的反应,最真、最实、最有效。
 
  爱因斯坦一方面确实是足够坦率——袒露心声,但是,另一方面又不失世故、圆滑,非要碍于情面说——“书是好的”。实在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呀!
 
  2020.07.24.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阅读(16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