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博客

如何反抗西方的打压?

  1995年签订的《代顿协议》是波黑的“基本法”。它结束了残酷的战争,确立了波黑的国家治理体系——一个国家,两个实体,三个民族。一个国家指波黑,两个实体指波黑联邦(简称联邦)、斯普斯卡共和国(俗称塞族共和国,简称斯国),三个民族指波斯尼亚克族(波族)、塞尔维亚族(塞族)、克罗地亚族(克族)。
 
  三大民族同床异梦:波族想建立权力集中的中央政府;塞族的长期目标是独立,现实目标是保持已有的格局和权力;克族的长期目标是建立第三实体,现实目标是不沦为少数民族。波黑国家治理中的所有冲突,最终都可归于上述分歧。(《波黑的国防和警察改革》)
 
  以美国、英国、德国为首的西方对塞族人怀有深深的敌意,对他们采取各种手段进行打压。1996年,刚刚实现和平的波黑开始重建过程,西方和塞族人互不知底,在冲突中不断试探。
 
  1997—1998年塞族大分裂,以斯国总统普拉夫希奇为首的温和派与以波黑主席团成员克拉伊什尼克为首的强硬派争权夺利,爆发了激烈的冲突。西方公开支持普拉夫希奇,不惜动用军队干预。这次事件重创了塞族人的最大政党民主党,再也没有恢复原先的影响力。塞族人分为温和、强硬两派。
 
  西方把温和派称为民主派,把强硬派称为民族主义者。前者的代表是普拉夫希奇,后来是独立社会民主人士联盟(简称独社民盟)主席多迪克。1998—2001年,多迪克担任斯国总理。温和派掌握国家大权,但是强硬派不可小觑,波普拉申、沙罗维奇先后担任总统。西方在此阶段的策略是拉一派、打一派。对温和派给予各种各样的好处,包括经济援助;对强硬派无情打压。波普拉申被高级代表威斯顿多普解除总统职务。
 
  2001—2006年是温和派和强硬派的共治时期。民主进步党异军突起,其主席伊瓦尼奇成为温和派的另一个代表人物。民主进步党和民主党联合执政。这段时间大致与野心勃勃的高级代表、英国前自由民主党领袖阿什当任职时间吻合。阿什当采取高压手段,将国防等权力从实体转移到国家层面。
 
  2004年,阿什当以未能与前南刑事法庭充分合作为借口,一次性解除斯国国民议会主席卡利尼奇等59人的职务,包括民主党1名主席、5名副主席和15名中央委员。斯国总统查维奇称:“这是现代民主社会中粗暴的、史无前例的、闻所未闻的行为。”(《波黑高级代表制的政治和法律考察》)
 
  2006年,民主进步党与民主党的合作破裂,查维奇提名多迪克出任总理。在同年举行的大选中,独社民盟成为塞族的最大政党。从警察改革开始,多迪克转而坚持强硬的民族主义路线,这是独社民盟迅速崛起的主要原因之一。多迪克至今是塞族最有权力的政治人物。
 
  西方对多迪克从一个温和的亲西方人士转变为强硬的民族主义者非常吃惊,难以理解。作为一个长期研究波黑问题的学者,我表示很正常。这是西方对塞族人的歧视、打压一点一点积累的结果。
 
  西方在波黑有驻军,有拥有至高权力的高级代表。高级代表号称波黑的“太上皇”,可以罢免一切官员和立法。这些权力不受波黑国内法院和国际法院的管辖。但是,他们始终无法压服塞族人。
 
  塞族人反抗西方的打压有两大法宝。第一是民心,高级代表罢免一些强硬派官员,人民选举另一批强硬派官员。强硬派生生不息,西方消灭不了。第二是团结,亲西方的温和派最终认识到西方的本来面目,弃暗投明,与强硬派合流。
 
  多迪克经常发表出格言论,例如波黑迟早要解体,斯普斯卡共和国将独立。他一会儿要搞独立公投,一会儿不承认宪法法院的判决,永远不消停。这种塞独、叛国的人却屡屡被塞族人选上当领导人。波族人、西方国家对他非常厌恶,却无可奈何。
 
  毛泽东说,帝国主义者是纸老虎。说得太对了,西方太软弱,不敢与塞族人民放手一搏。他们完全可以制订一个“爱国者”标准——不爱波黑、不宣誓效忠波黑的人都不是爱国者,都不能担任任何公职。这样,多迪克之流们就没办法在政治舞台上混了。

阅读(18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