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博客

反“政治正确”的特朗普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特朗普击败希拉里,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其中,美国最高法院法官金斯伯格是一个典型。年高体弱的她本可以在奥巴马任内退休,却因为相信希拉里能获胜,给自己留下了最大的遗憾。
 
  四年前的民意调查普遍预言希拉里获胜,结果却错了。有人找了两个理由辩解。第一,希拉里在民调中领先的幅度不大,普选票确实赢了,但是因为美国特殊的选举人制度才落选。第二,一部分希拉里的支持者因为轻信她可以获胜而没有投票。
 
  “今年各种模型预测都是拜登胜率90%左右(2016年希拉里胜率70%左右)。”(来自方舟子推特。)选前3天的全国民意调查表明,拜登领先7.8%。上届同期,希拉里仅领先2.1%。(资料来源为Real Clear Politics。)结果却是特朗普和拜登陷入胶着战。不仅全国得票率与民调差别较大,有些州的得票率更是差得离谱。
 
  民意调查不准确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抽样不均衡,另一个是特朗普的一些支持者不愿公开表达真实观点。无论哪种情况,民调机构和媒体都应反思,在科学问题面前不可盲目自信。
 
  特朗普最成功的地方在经济,四年任期美国的经济不错。但是,在今年的选举年出现了两件大事:新冠疫情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前者造成大量美国人死亡并严重影响了经济,后者加深了美国的民族裂痕。这两件事对特朗普的竞选极其不利。然而,特朗普仍能与拜登势均力敌,得票7千多万,创造了另一个奇迹。
 
  华人世界的民主人士对特朗普的看法两极化。一部分人对他破坏普世价值痛心疾首,另一部分人因为他反共拍手称快。我认为特朗普最重要的意义在于他反“政治正确”。特朗普在选举中取得不错的成绩,除了经济因素外,最主要的就是这点。
 
  所谓的“政治正确”,指因为历史上对少数民族歧视,为了弥补而给他们一些优惠政策,或者为了人权等价值观接纳难民等。如果对弱势群体照顾适度,本无可厚非,但是过度会引发副作用。这已经使西方处于病态。
 
  我长期同情民主党,支持同性恋、安乐死、堕胎等进步措施,支持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但是我认为西方的“政治正确”过度了。特朗普上台与其说是民粹主义的兴起,不如说是反“政治正确”的必然。
 
  欧美的政治正确主要问题在少数民族、伊斯兰教和难民。德国总理默克尔是欧洲“政治正确”的代表。法国总统马克龙最近对伊斯兰教发表言论引起世界范围内穆斯林的批评和攻击。他认识到“政治正确”的弊病。
 
  我在文章《建立难民宣誓制度》中提出一个可行的方案,凡是进入欧盟的难民必须宣誓:一、承认所有宗教的信徒以及无神论者都是平等的;二、所有人都有信教和不信教的自由,包括退教的自由;三、宗教教义不能代替法律。宣誓应摄像存档,并可以公开。凡是不宣誓的难民,一概不得入内;凡是宣誓后违反的,一律驱逐出境。
 
  对极端宗教主义者来说,信仰比生命重要,要善于抓住他们的弱点。上述宣誓的内容,本身符合公认的普世价值,也不歧视任何人和任何宗教。难民宣誓是解决人权理想和社会现实矛盾的很好的办法。美国对难民、移民和签证,可以借鉴这个制度,不必担心被法院驳回,中国也可以考虑。
 
  在美国总统选举前,我撰文《特朗普与西巴尔干》,指出:“特朗普上台后经常‘退群’,退出一些国际组织,破坏了国际合作。这是他的错误。但是,他在一些重大国际问题上别具匠心,开创了一些新局面。西巴尔干、中东都是一些典型的例子。单就西巴尔干政策而言,我支持特朗普当选总统。如果他落选,将是该地区和平的损失。”
 
  特朗普当选有利有弊,拜登当选也有利有弊。美国国内分裂的根源在于歧视和“政治正确”。二者是一体的。特朗普有很多支持者,说明“政治正确”有很多问题。认识不到这点,无法让美国人民团结。

阅读(21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