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鹏的个人空间

博客

泰国民主运动和法国斩首事件

  泰国长期以来存在精英阶层与平民阶层的矛盾。前者的代表政党是民主党,后者的代表人物是他信。平民阶层人数众多,凭借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占有议会多数,多次执政。精英阶层选举选不过对方,就搞街头运动。街头运动不合法,却得到军队的支持。他们趁乱发动政变,取得了政权。巴育威胁只有通过新宪法,才能结束军事管制。结果,泰国人民被迫接受了不合理的新宪法。新宪法给予精英阶层很多特权,平民阶层很难通过选举执政。
 
  今年,在新冠疫情依然持续的时候,泰国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政府游行,一波又一波。这场运动跟前几年的有很大不同。前几年的运动基本是支持他信和反对他信。现在的运动是民主与独裁的冲突。人民把矛头指向了巴育政府,甚至国王。
 
  2014年,我撰文《政变引起恶性循环——以埃及、泰国和乌克兰为例》,指出:“泰国不是不民主,而是民主过度了,缺乏法治观念。”“泰国和埃及已经说明,政变(包括兵变和街头革命)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破坏了规则。矛盾或者被激化,或者被暂时隐藏起来,孕育着更大的危机。”注意,当时英拉担任总理,对抗议者无可奈何。现在是独裁,正好相反。
 
  2015年,我的文章《制度与国情》发表在《联合早报》(1月19日言论版),编辑删除了如下一段文字:“有人说,泰国人民都很崇敬国王,或者严谨一点,绝大多数泰国人都很崇敬国王。在民主国家,任何人都可以崇敬国王(或者其他领导人),也可以不崇敬国王;任何人都可以对国王进行理性的批评。比较英国和泰国可以看出,泰国人批评国王非常容易被认为冒犯国王,甚至被定为不敬的罪名。在这种环境下,能否认为崇敬国王是泰国人民真实的普遍意愿呢?未必。”投稿时我预料到了,毕竟新加坡和泰国是近邻。
 
  如今,形势变了。泰国人民把矛头指向了国王,要求对王室进行改革。在泰国人民眼中,国王从神回归人。有两个原因:第一,国王支持军队等保守势力,没有顺从广大人民群众的意志;第二,现在的国王哇集拉隆功远远没有他的父亲普密蓬国王的威望。
 
  2015年,法国《沙尔利周刊》编辑部遭穆斯林极端分子袭击,12人死亡。我发表文章《伊斯兰教与恐怖主义》。今年,法国再次发生宗教恐怖事件,一名历史老师在街头被当众斩首。我很愤怒,也很悲哀。5年前我写的文字依然是现在想说的话:
 
  说到言论自由,有人说《沙尔利周刊》的漫画不是言论自由,而是攻击和侮辱。有的网友质问我:“我们也应该对自家老婆被调戏、被侮辱保持一颗宽容的心?”我回答:“如果你的女人被恶霸强奸,官府却不管,你杀了那个恶霸,那叫复仇,你是值得赞颂的英雄。如果有人骂你的老婆是破鞋,你二话没说就砍下了人家的脑袋,那不叫正义,叫残忍。”
 
  没有自由的民主是假民主,不能被批评的宗教是邪教。国王和人民一样不能被侮辱、诽谤,但是这绝不意味着他不能被批评。是时候改革泰国王室、废除一些不合理的特权了!改革伊斯兰教意义更重大。暴力的种子必须被铲除,人们有不信它和批评它的权利。

阅读(19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