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锡锌的个人空间

博客

要开展“读者友好型”法学写作

  2020年9月29日,北京大学法学院《法学研究与论文写作》课程2020学年第一讲由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锡锌教授主讲,北京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彭錞老师担任主持。
 
  王锡锌教授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第六届“全国十大杰出中青年法学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主任,《中外法学》主编。王老师作为法学研究亲历亲为的实践者,与法学研究议题设定、方法推动的组织者,在此次讲座中不仅是从期刊主编的角度,更多是从学者、导师的角度,向同学们传授法学研究和论文写作的心得与经验,并着重提倡推动“读者友好型”法学写作。
 
  课程伊始,王老师并不急于进入主题,而是首先就《法学研究与论文写作》的课程设置提出建议,期盼该课程能够更好地达成为博士生开辟学术研究门径、增进学术研究的规范思维与表达能力的初衷。
 
  王老师指出,基本的法学研究方法,作为学术研究的工具,是在讨论法学研究与论文写作之前最为基础性的问题,但同时也是目前法学教育中一个严重的短板。《法学研究与论文写作》系列课程的开设,对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培养而言,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改革措施,在广为邀请期刊主编,讲授论文投稿导向的具体写作技巧和技术问题的同时,法学研究还应注重邀请研究方法方面的专家学者,以培养学生们掌握研究方法的能力。
 
  王老师坦言,目前论文发表的生态还有许多瑕疵和不太理想的地方,但好的作品一定会让编辑、读者有所触动,就像大家在读期刊论文时,对文章内容、逻辑、优劣都会有自己的感悟与评价,这种感觉,就是与作者的一次对话。在中国“压力型写作”的现实背景下,投其所好或许是文章发表的窍门,但真正重要的是完成自己认为重要的问题,作出具有生命力的作品,而作品的生命力,最终是要交由读者来决定。
 
  阅读,是读者和作者进行的一场隐匿的对话;写作,亦是如此。在写作时,应当做的逆向工程,是设定读者的存在,始终想象读者对笔下每一句话的反映,思考读者能否理解、接受自己的思维、逻辑与观点。此时,写作也就变成了一场对话,而不是作者一个人的自白。这就是王老师在阐述对论文写作的理解与感受时,所提出的“读者友好型”概念,是一种提倡从读者视角进行的思考和写作。
 
  在本次讲座中,王老师以研究和写作的关系为导语,从为什么、是什么、怎么做三个层面,层层深入地向同学们传授了其所倡导的“读者友好型”法学写作:写作是主体性和主体间性的交汇,其目的不仅在于呈现研究,更在于和读者间的交流;作品是作者与读者的共同创作,法学写作应注重公共性、规范性、专业性和可读性四性,将读者意识贯穿始终;读者意识是阅读和实践的共同作用,应多读书、会读书,成为一个好的读者,并将“读者友好型”写作付诸实践,以逐步提升换位思考和自我对话的能力。鼓励同学们学以致用,掌握“读者友好型”法学写作的精髓,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一、背景:如何看待研究和写作的关系?
 
  没有研究,就没有写作。王老师指出,研究是一项更加基础性的工作,没有研究的支撑,就没有办法写作,有时候一个问题写不好,根本原因在于没有研究透。
 
  所谓研究透,首先要找到一个真的问题。对于问题的选择,可以从很多层面来理解,王老师风趣地从“陈寅恪的姓名的读音研究”引入,以陈寅恪、钱钟书为例,力证很小的选题也未必就是不好的选题,关键在于是否使用了很好的研究方法和角度去破解。是以,在选择研究领域时,最主要的考虑因素是自己的能力和兴趣,兴趣才是写作的驱动力。从兴趣出发,进入到field,从field进入到topic,最终提出一个非常具体的question,这个question就是所要研究的问题。
 
  找到问题后,需要明确研究的方法和工具,这就是方法论。方法论的引入是非常重要且必要的:一方面,工具的使用体现了作者的研究态度,要想研究透一个问题,必然需要借助方法与工具;另一方面,只有使用普遍被认同的工具,形成一套化约的对话工具,把文章的内容变成一个能够被验证的东西,才能更有力量地说服读者,否则论文只是一堆符号的堆砌,只是有组织的乱码,是没有意义的。而方法短板,在当前法学教育与老一辈的法学教授中,仍然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写作,是研究的一种呈现形式,是要告诉读者自己的发现,或者没有发现本身也是一个发现。
 
  王老师认为,当研究一个问题到一定领域时,必然会有所发现,此时无论从个人意义还是社会意义来说,都应当把这些发现呈现给别人,而这就是写作。写作的第一要义,是尊敬文字。法学写作也是如此,其作为公共写作,是为了向读者传递自己的思想,必须问题明确、层次分明、逻辑通畅、文字干净并达义,让读者能够理解并从中获得愉悦,以实现呈现研究、获取读者、保持读者的写作目的。
 
  当前,法律界在文字表述方面存在比较大的问题,特别是年轻人的文字表达能力太差。以标点符号的使用为例,标点符号作为文字的一部分,许多人不能严格区分逗号、分号、句号的使用规则。还比如句法问题,也是当前写作的重灾区。对此,王老师提出,在阅读文章时,常存文字意识,琢磨别人的文字,学习借鉴可取之处,并尝试修正错误,通过不断训练,能够有效提升文字方面的能力。
 
  二、为何写作?
 
  1.主体性
 
  王老师认为,法学写作是一个主体性存在的阵,如果没有主体性的存在,就不可能真正的界定问题,就不可能把作者的激情作用到文字当中,这样的文字呈现出来就没有灵动感。
 
  2.主体间性
 
  王老师以哲学概念作为“读者友好型”的上位基础。哲学上讲主体间性,不仅仅是意识到自我和主体的存在,更是强调一种关系,和世界的关系、和人的关系。首先,写作的时候,要有主体意识,才能提出批判性的思考,才能提出新的问题、发现新的角度、产生新的想法,然后为之进行文字化的表达而努力,实现写作的意义。其次,写作的目的,在于和读者进行交流,而法学写作天然具有的公共性,使得主体间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3.存在与时空
 
  文字所具有的持久性和能量、信息永不消失的物理特性,某种意义上赋予了写作超越时间和空间维度的崇高存在。必须敬畏写作,可以多写,但要认真对待每一次写作。当前,压力型写作的存在是一个既定的事实,教授、教师为了完成考核指标,同学们为了发表、毕业等等的写作都是典型的压力型写作,但切忌因为压力型写作忘记写作本身的意义。
 
  三、何谓法学写作?
 
  王老师认为法学写作要注意公共性、规范性、专业性和可读性等四性。
 
  1.公共性
 
  法学写作作为公共写作,始终要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具有公共性的,是为了和同行、或其他实务部门进行讨论。但需要提醒大家,在写作时,应当注意公共性的边界,即文章的预设读者是谁,面对不同的读者,选择差异化的分析表达方式。这就是公共写作的双重含义:问题是公共的,读者是有区分的。
 
  2.规范性
 
  为了让大家都能够很好地交流,法学写作应当遵循学术规范,包括引注规范,例如引用文献资料时不能断章取义,分析数据时不能只选取对自己有利的而忽略甚至隐瞒不利的。对公共写作来说,违背规范的制裁是很严厉的,以抄袭为例,抄袭作为非常严重的违背学术规范和学术道德的行为,根据现在的《学位条例》以及北大学术管理规范,实行一票否决且无期限追诉,一经发现即撤销学位。特别说明一点,一稿多发的本质也是抄袭。
 
  规范性是大家一定要守住的底线。
 
  3.专业性
 
  法学写作必须具备专业性,使用专业的、高效的、普遍被认同的概念进行对话、交流,以便在专业领域内,实现更为有效的对话。当然,这并不表示必须使用通说,而是要求在使用一个小众的界定时,需要阐述个中缘由,否则对话就无法继续进行。
 
  4.可读性
 
  公共写作完成以后要争夺受众,如果不能持久、大范围地获得受众,那么这个写作就是失败的。
 
  四、为谁写作?
 
  在王老师所提倡的“读者友好型”写作中,读者始终是在场的,写作是读者和作者共同完成的。
 
  1.设定读者
 
  在写作时,一定要设定读者,假设读者是谁,有哪些。如此,就能在写作过程中,思考假定读者的反映,与读者不断地发生对话、交流,以此反复完善自己的作品。例如,在设定问题时,读者的存在,会使作者反思研究的必要性,并基于此对研究的理由做出必要的阐述。
 
  2.换位思考
 
  在设定读者的场景下,分析、论证、阐述,最后试图证成命题和观点时,读者都是一直存在并步步紧逼的,他是作者的同行,是跟作者拥有同样知识、掌握同样分析工具的那些人,在整个论文写作的过程中不断地追问、拷问那些作者没想通的地方。此时,为了更好地解开这些问题,作者又变成一个读者,读更多的文献资料,并从中了解到更多读者可能提出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写作是读者和作者共同完成的。
 
  王老师认为,写作是研究的最好方法。在写作过程中,为了解答假定读者的质疑而读书,就已经带上了自身的思考和目的,就像有很多人与作者一起读书,在这种状态的阅读中,作者会发现自己没想到的读者可能提出的问题,也会发现原有的、更好的研究成果作为引用资料。
 
  3.沟通理性
 
  作品完成以后,能不能得到传播,能不能有生命力,这绝对取决于读者。若作者在写作阶段和读者交流得越多,沟通说服工作做得越多,沟通理性程度就越高,这个作品的后续生命周期肯定更长。
 
  五、“读者友好型”法学写作之提倡
 
  讲座过半,王老师就之前谈论的内容进行了简要的总结:倡导“读者友好型”法学写作,主张作品是作者与读者的共同创作,写作是主体性与主体间性的一种交汇。
 
  具体来说,在写作过程中,作者设定读者,并不断从读者的视角进行反思,由此获取读者可能的批评与提问,并对此进行解答,通过不断地跟读者沟通,丰富自己文章内容的同时,继续查找资料文献,解答没想清楚的地方。是以,写作过程就是阅读过程,写作是最好的研究方法:为了系统的阐述一个问题,势必需要阅读大量的文献作为支撑与基础,即使不以发表为目的,在这个问题上也有了比别人更深入的研究。这也是王老师日常指导博士生、研究生学习的方式之一。
 
  六、什么是“读者友好型”写作?
 
  针对这个问题,王老师从问题、方法、结构、逻辑、文字、规范六个方面具体展开。
 
  1.问题
 
  作者在选择问题时,首先应当反问自己:这个问题会有读者吗?具体来说,选题要考虑是否具体而赋有新意,能否快速被读者抓取。
 
  王老师同时指出,标题作为作者对问题或观点的核心提炼,体现了作者对于问题和角度的把握是否准确,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作品能否被编辑、读者所抓取。
 
  2.方法
 
  王老师再次强调,研究方法之于做研究、写文章,特别是写博士论文的重要性。当前,论文评审越来越强调研究方法,但总体来说学生在方法上的训练非常差,若同学们能够下功夫提升这方面的意识,就能够获得相当的优势。
 
  3.结构
 
  “读者友好型”写作同样强调对文章结构的安排,一是追求文章自身的美感,一是便于读者正确理解作者的思维和逻辑。
 
  4.逻辑
 
  法学写作,应当遵循分析论证的逻辑性,遵循理性说服的要求,否则无法说服读者。
 
  5.文字
 
  文字,应当干净、达义。
 
  6.规范
 
  王老师再次谈及写作规范,主要指出两个方面:一是学术规范,一是引注规范。引注需要遵循规范,符合必要性和适度性,过度引注,同样会加重读者的负担,违背“读者友好型”概念,无法虏获读者,这样的作品只能是失败的。而对引注规范,包括适度性的把握,大家可以参考清华大学何海波老师牵头,多家法学期刊、法律图书出版单位共同起草制定的《法学引注手册》。
 
  七、如何强化读者友好意识?
 
  “读者友好型”法学写作的核心,在于读者的存在贯穿始终,作者需要常存读者意识,不断与读者进行对话,以最终达到说服读者的写作目的。对此,如何强化作者的读者意识?
 
  1.当好读者
 
  王老师认为,一个好的作者一定是一个绝对优秀的读者。随着阅读数量的增加,不仅能获得更多的读者视角,提出各种各样的观点,而且能提升自身的思维、水准,甄别作品的好坏。因此,期望同学们多读书、读好书、特别是国内外的好书,做好了读者才能出好的作品。
 
  2.想象读者
 
  鼓励同学们体验“读者友好型”写作,将读者意识引入写作并贯穿始终。
 
  3.说服读者、俘获读者
 
  写作的目的就在于说服读者、俘获读者,能够做到这些的作品就是成功的。
 
  与谈环节,彭錞老师对课程内容进行了回顾总结,就“读者友好型”写作分享了心得体会,感谢王老师的精彩讲座,并鼓励同学们在成为一个好的作者之前,先成为一个好的读者,学会换位思考和自我对话。
 
  随后,针对同学提出的“如何学习法学研究方法”的问题,彭老师首先明确“问题先于方法”,至于方法的学习,推荐《法律实证方法》与《行政法案例研习》两门课程,欢迎想了解研究方法的同学们参加、旁听。王老师则补充道,找到研究方法的方法非常多且简单,但不推荐学生大量使用定量化研究,因为需要的资源很多,周期很长,前期投入的成本很高,相较于其他法学研究方法,定量化研究具有比较高的门槛。
 
  至此,《法学研究与论文写作》课程2020学年第一讲圆满落幕。

阅读(19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