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观舒的个人空间

博客

从不起诉决定书看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无罪辩点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是《刑法修正案(七)》增设的罪名,规定于《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是指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行为。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但也并不是所有参与到传销活动组织当中的人都会以本罪论处,仅限于传销活动组织当中的组织者、领导者,具体而言,是指在传销活动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的发起人、决策人、操纵人,以及在传销活动中担负策划、指挥、布置、协调等重要职责,或者在传销活动实施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人员。因此,对于传销活动当中的一般参与者,或者未起到关键作用的人员,不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论处。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八条的规定,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对组织者、领导者立案追诉。对于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公通字〔2013〕37号)第四条规定,“情节严重”的标准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一)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一百二十人以上的;(二)直接或者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三)曾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一年以内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行政处罚,又直接或者间接发展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六十人以上的;(四)造成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五)造成其他严重后果或者恶劣社会影响的。
 
  笔者通过12309中国检察网进行检索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不起诉案例,通过分析和整理,从法定不起诉、酌定不起诉、存疑不起诉三个方面归纳和提炼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无罪辩点,以供参考。不当之处,望请指正。
 
  一、法定不起诉
 
  1.1.无罪辩点:行为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银行卡提供给他人用于传销活动,多次帮助转账,该行为未对传销活动的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等未起到关键作用,不宜认定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的组织、领导者,不构成犯罪
 
  1.2.案号:南平市建阳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潭检二部刑不诉〔2020〕4号)
 
  1.3.不起诉理由:被不起诉人张某甲在不明知刘某某等人将银行卡用于传销活动的情况下,提供给刘某某使用,被用于接受杨某某(已判决)等 “十大常委”转入的会员资金共计3092.774161万元。同时张某甲多次帮助刘某某等人转账。被不起诉人张某甲的行为对传销活动的实施、传销组织的建立、扩大等未起到关键作用,不宜认定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的组织、领导者。
 
  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张某甲的上述行为,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构成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六条第(一)项和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张某甲不起诉。
 
  二、酌定不起诉
 
  2.1.无罪辩点:从犯、认罪认罚
 
  2.2.案号:定西市临洮县人民检察院 不起诉决定书(临检一部刑不诉〔2020〕18号)
 
  2.3.不起诉理由:本院认为, 被不起诉人窦某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之一规定的行为,系从犯,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且认罪认罚,根据《中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可以从宽处理、免予刑事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二款,决定对窦某某不起诉。
 
  3.1.无罪辩点:从犯、自首、认罪认罚
 
  3.2.案号: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检察院 不起诉决定书(珠香检公诉刑不诉〔2020〕Z313号)
 
  3.3.不起诉理由: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何某某无视国家法律,伙同他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鉴于被不起诉人何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犯罪情节轻微,且具有自首情节,认罪认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何某某不起诉。
 
  4.1.无罪辩点:坦白、认罪认罚、系初犯、偶犯,犯罪主观恶性不大
 
  4.2.案号:银川市西夏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银西检一部刑不诉〔2020〕21号)
 
  4.3.不起诉理由: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冯某甲在明知“云某惠”以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为名,要求参加者注册会员后以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积分返利,并按照一定顺序组织层级,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65人,促成“云某惠”传销组织的壮大,造成广泛的社会影响,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行为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基于冯某甲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自愿认罪认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之规定,可以从宽处理;此前无违法犯罪记录,系初犯,偶犯;犯罪主观恶性不大,并非将“云某惠”作为主要获利手段或事业经营,本着教育为主、惩罚为辅、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其从轻处理法律效果、社会效果更好。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对冯某甲相对不起诉。
 
  5.1.无罪辩点:自首、退赃、认罪认罚
 
  5.2.案号:湖北省罗田县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罗检二部刑不诉〔2020〕12号)
 
  5.3.不起诉理由:本院认为,被不起诉人徐某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的行为,鉴于其具有自首、退赃、认罪认罚等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可以免除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徐某某不起诉。
 
  6.1.无罪辩点:立功、认罪认罚
 
  6.2.案号: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成龙检刑检刑不诉〔2020〕17号)
 
  6.3.不起诉理由:本院认为,张某甲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自愿认罪认罚,张某甲规劝同案犯张某乙到案,系立功,且同案犯张某乙为其亲哥哥,二人有患病母亲需要照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张某甲不起诉。
 
  三、存疑不起诉
 
  7.1.无罪辩点: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行为人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下线达到三级三十人,并在传销组织中担任组织者、领导者
 
  7.2.案号: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长开检公诉刑不诉〔2020〕84号)
 
  7.3.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及自行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主要体现在无法证明被不起诉人阮某某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达到了三级三十人,并在传销组织中担任组织者、领导者,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阮某某不起诉。
 
  8.1.无罪辩点: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行为人系传销组织活动的组织者或者领导者
 
  8.2.案号: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甬鄞检刑不诉〔2020〕17号)
 
  8.3.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经二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宁波市公安局鄞州分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意见书认定的被不起诉人朱某某系传销组织活动的组织者或者领导者的指控事实,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朱某某不起诉。
 
  9.1.无罪辩点:主犯在逃,未能充分证实行为人有共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犯罪行为
 
  9.2.案号:钦州市钦北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钦北检刑不诉〔2020〕26号)
 
  9.3.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钦州市公安局钦北分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本案主犯张某某、林某某在逃,未能充分证实到陈某某有共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犯罪行为,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陈在高不起诉。
 
  10.1.无罪辩点: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行为人的行为达到本罪所要求的组织、领导作用地位
 
  10.2.案号:包头市东河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内包东检公诉刑不诉〔2020〕1号)
 
  10.3.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两次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包头市公安局东河区分局认定郎某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郎某某的行为达到本罪所要求的组织、领导作用地位,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郎某某不起诉。
 
  11.1.无罪辩点:行为人存在已退出传销活动组织,且未收取部分传销参与人款项的可能,不符合起诉条件
 
  11.2.案号:呼和浩特市新城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新城院二部刑不诉〔2020〕4号)
 
  11.3.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认为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认定的证据不足,楚某某存在已退出且未收取部分传销参与人款项的可能,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楚某某不起诉。
 
  12.1.无罪辩点:现在证据不足以认定涉案项目是传销组织,且行为人系组织者、领导者
 
  12.2.案号: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常武检刑事刑不诉〔2020〕73号)
 
  12.3.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洋某秘”是传销组织且龙某某系其组织者、领导者,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及《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三百六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龙某某不起诉。
 
  13.1.无罪辩点:未对行为人所处的层级,下线层级及会员人数,发展人数及基本情况,非法获利及资金去向进行司法鉴定,不符合起诉条件
 
  13.2.案号:重庆市綦江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渝綦检刑不诉〔2020〕Z154号)
 
  13.3.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重庆市綦江区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目前未对胡某某所处的层级,其下线层级,其下线会员人数,其直接发展人数,直接发展人员的基本情况,非法获利及资金去向等情况进行司法鉴定,也没有证据证实胡某某对善心汇进行了积极宣传,并积极发展了会员。故本案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认定被不起诉人胡某某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案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胡某某不起诉。
 
  14.1.无罪辩点:行为人是否具有组织、领导作用不清,发展会员的真实数量不清,不符合起诉条件
 
  14.2.案号: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临兰检二部刑不诉〔2020〕214号)
 
  14.3.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仍认为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认定的被不起诉人付某某涉嫌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被不起诉人付某某在传销组织中是否有具有组织、领导作用不清,其发展会员的真实数量不清,现有证据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之规定,决定对付某某不起诉。
 
  15.1.无罪辩点: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行为人承担管理职责时,其所在家庭人数达到立案追诉
 
  15.2.案号: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长开检公诉刑不诉〔2020〕85号)
 
  15.3.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长沙市公安局开福分局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实张某某承担管理职责时,其所在家庭人数达到立案追诉标准,其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张某某不起诉。
 
  16.1.无罪辩点:行为人在组织中的作用、角色不清,无法落实其组织者、领导者身份,不符合起诉条件
 
  16.2.案号:勉县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勉检公诉刑不诉〔2020〕14号)
 
  16.3.不起诉理由:经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单某某在该组织中的作用、角色不清,无法落实其组织者、领导者身份,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单某某不起诉。
 
  17.1.无罪辩点:未查明行为人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达到30人且层级在3级以上,不符合起诉条件
 
  17.2.案号:邵东市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邵东市院刑不诉〔2020〕110号)
 
  17.3.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后认为,本案经二次退回补充侦查,仍未查明张某某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是否达到30人且层级在3级以上,张某某的行为涉嫌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五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对张某某不起诉。
 
  18.1.无罪辩点:行为人虽然系涉案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其仅系挂名股东,未参与公司的运营和管理,亦没有相关证据证明行为人参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
 
  18.2.案号: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长雨检刑检刑不诉〔2019〕135号)
 
  18.3.不起诉理由:经本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本院仍然认为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认定被不起诉人缪某甲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第一,现有证据证实被不起诉人缪某甲虽系缪某甲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但实际控制人是缪某乙,且缪某甲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本身是一个空壳公司,缪某甲对缪某甲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设立过程不知情,对公司的人员、账号、资金不控制,目前在逃的涉案嫌疑人缪某乙需另案处理;
 
  第二,缪某甲虽按照缪某乙的安排工商登记成为得一容易公司的股东之一,但实际控制人仍然是缪某乙,缪某甲并没有参与J公司的运营和管理,仅是挂名股东;
 
  第三,缪某甲不是A系统成员,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其参与A系统的传销活动;
 
  第四,缪某甲也没有参与D农业公司收取创客认证费的行为;
 
  故认定缪某甲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尚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缪某甲不起诉。

阅读(10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