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博客

再见了,律师执照

  再见了,律师执照
 
  左  明
 
  就在2020年的春夏之交,我决定主动放弃自己的执业律师身份(兼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嗨!说来话长……
 
  我到北京市司法局去领取《律师资格证书》,那还是1994年的春夏之交的事情。
 
  我是在1988年的秋季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法学专业(本科——1988年至1992年)开始学习法学的,从此便开启了自己的法学和法律生涯。
 
  在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才听说、也才知道:要想成为律师,还需要通过律师资格考试。
 
  还清楚的记得:我们的班主任老师(非常年轻,也不知道他的职称——不敢也不好意思去询问,后来还给我们授课,比我们大不了几岁,我们入学之际,他也就刚刚硕士研究生毕业——他自称是“研究生班”毕业)就是在我们就读期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的。律师资格考试起始于1986年(与《民法通则》“同龄”),起初是每两年一次。他应该是在1990年(即第三次律师资格考试)通过的。在我的当面求证追问之下,就在他很平淡的给出了肯定回答之际,顿使我产生了钦敬之情,顿感他的形象格外高大、光辉!
 
  那时,在校本科生是不允许报考律师资格考试的。在1992年毕业之际(已经过了报考当年律师资格考试的时间),我就打算在1994年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后来听说:我们班居然有一位同学在1992年秋就在某民族自治地区参加并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那一定是走的非正常渠道)。很快政策有变,从1992年开始,每年都设置律师资格考试。也就是说,我在1993年就可以参加考试了。
 
  刚刚参加工作(工作单位是北京市一个区级政府所属行政机关)不久,我就开始着手复习备考(之前则是毫无有针对性的准备)。斥“巨资”(不过就是区区数元)购买了官方指定的法规汇编和复习指南(只是两本十六开的各有数百页的书籍),之后便是埋头苦读。除了工作之余学习之外,就是在上班的时候,如果工作不忙的话,我也会利用空余时间(其他同事会用来聊天、看报、干私活)进行学习。有一次让科长看到了,还被狠狠批评了一通(扯淡可以、学习不行。这种领导的素质,由此可见一斑;这种机关的环境,由此可见一斑;这种社会的氛围,由此可见一斑)。
 
  实话实说:我的备考远远没有达到倾情付出、竭尽全力的程度。因为在校学习期间,法学理论的基础尚可,所以我的几乎全部备考时间(其实也是时断时续、稀稀落落)都用来去熟悉法条(这在上学期间几乎就是空白)。我的做法就是反复多次阅读,不求背诵记忆,但求有所印象。
 
  1993年的金秋,我以极其放松的心态,轻易通过考试(超过分数线几十分。不是我的能力很强大,而是那年的试题太容易,要么就是通过率太高)。以至于我实在是无法为此而兴奋、欣喜。
 
  我是在1992年(我也曾参加了年初的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因准备过于仓促,毫无悬念、顺理成章的便名落孙山了)本科毕业之后就参加工作了。从上班的第一天开始,我那颗躁动的心就没有停止过漫无方向的飘荡。
 
  实话实说:我的工作单位实在是不能令我心满意足。至少我自认为:在1992年,中国人民大学的本科毕业生到一家基层机关(正处级)工作,明显是明珠暗投、大材小用。不吹、不黑:我的同事的学历和水平与我相差的又何止是十万八千里。
 
  可能就是在1992年,我偷偷跑到一家距离单位很近的法律事务所(请看清楚:不是律师事务所)去求职(当然是兼职,那个时候我还不可能放弃公务员的差事)。该所负责人一看我是一位——“工商干部”(因为我常年身穿制服。请千万不要误会!绝对不是为了便于敲诈勒索,而是因为生活过于节俭),便很爽快的接纳了我。然后很快为我办理了“法律工作者”执业证书(请看清楚:不是律师执业证书。公务员应该是不允许兼任这一岗位的,但是,要想蒙混过关,还是不难办到的)。
 
  从此,我便以非常规的方式踏上了法律实践工作之路。
 
  虽然只是占用了很少、甚至极少的时间和精力,我还是对中国的法律实践有了点点滴滴的接触和感悟。
 
  最先(很可能就是在1992年)上手的是一起债务纠纷案件。委托人的要求很明确:讨回为数不多的一笔借款(具体数额实在是记不清了,可能也就是几千元,应该不会是几万元)。他似乎并不想直接进入司法程序,只是想请专业人士(例如像我这样的法律工作者)从中调停、斡旋,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即可。因为我没有任何法律实务工作经验,在接受这个领导指派的业务的时候,居然就连报酬几何的事情都没敢提出(我在注册成为法律工作者的过程中的所有费用,也分文未出)。
 
  债务纠纷的债权人(即我的委托人)与债务人,不仅认识,而且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我的工作内容就是陪着委托人与对方进行苦口婆心、不厌其烦的多次“谈判”。而且,几乎每一次“谈判”居然都是在附近一家小饭馆儿里通过宾主友好、气氛融洽的推杯换盏的方式进行的。我们三个人,除了吃吃喝喝,就是胡乱扯淡。从来也没有将讨债这一工作实质性的推向前进。皇上(我的委托人)不急,肯定也轮不到太监(可以近似的认为就是我这个被委托人)急。重要的是:我的委托人竟然没有对我施加任何压力。历时约有半年,饭倒是没少吃,可是事儿却丝毫也没有进展。直到后来我从该事务中撤身出来,双方依旧没有了结债务纠纷。
 
  在1993年年底,由于我所在的工作单位搬家,也就不再继续在那家法律实务所兼职了。历时约一年,这就是我以法律工作者的身份首度介入法律实务的一段经历。虽然几乎颗粒无收,但却确实令我另有收益——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在此期间(具体时间实在是记不清楚了),还曾经短暂接手过一起校办企业内部的承包纠纷案件,结果也是不了了之。此外,我还曾经一往情深、一厢情愿来到高高在上的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其下属的商标和专利事务所)去求职,不自量力、不修边幅——骑着自行车跑到颇有几分档次的中伦律师事务所去应聘,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担任“工商干部”期间(自1992年至2000年),我在没有法律职业身份的情况下,出于某些原因(例如:为了捞取好处、碍于朋友情面等等)还接手过几次法律事务(例如:充当法律顾问、撰写法律文书、协助购买房屋等等),均多多少少挣了一些不清不楚、不干不净的“外快”。
 
  自从2000年到北京农学院任教开始,我以为终于离开了法律江湖,可以置身世外了。没想到,几年之后,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莫名其妙的原因又把我给拉进了是非之地——首次正式注册成为执业律师(当然只是兼职,供职于一家与我所在学校、所在专业有合作关系的涉外律师事务所,几年之后,又转会至一家由同事操持的律师事务所)。
 
  高校教师兼任执业律师,美其名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其结果肯定是因人而异的。于我而言,这几乎就是一个“荣誉称号”,迄今为止,一共也没有蹚过几次“浑水”:从来也没有出庭应诉,也就是做过企业法律顾问,主要工作内容无非就是起草法律文书、进行法律谈判等。
 
  许多年份都是颗粒无收,实在是对不起所里为我每年缴纳的“份儿钱”。
 
  时至今日,一提起律师职业,一想到各种各样的委托人,我就反胃、我就恶心。
 
  仅仅适用于我的结论:除了别无选择、没有退路,除了赚钱是最高、最终的目标,我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律师职业。原因相当简单:这个职业本身,实在是无法让我喜欢。
 
  适用于所有人的结论:没有强大的心脏,请远离律师职业。
 
  金钱,确实是好个东西。但是,获取金钱的方式最好不要太过痛苦。
 
  医生,接触的是人的生理和心理的阴暗一面。律师,接触的是人类社会的丑恶一面。
 
  但凡是有更好的出路,还有谁会去选择以阴暗和丑恶为背景的职业呢?尽管治病(个人之病和社会之病)之人,确实有可能是崇高和伟大的。其前提条件是:热爱这个职业,而非贪恋钱财。对于这样的热爱,我肯定不能理解,但却一定表示尊重。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在精神世界里的“洁癖”。
 
  从现在开始,我终于与中国的律师职业彻底划清了界限。
 
  我敬佩那些成功的律师,如果他们的业绩是上天可鉴、收入是问心无愧的话。
 
  2020-08-16于幸福艺居寓所

阅读(164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