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大兴的个人空间

博客

“茅台股东大会售酒”:涉嫌违反股东平等原则?

  一、茅台股东大会售酒惹争议
 
  在茅台酒一瓶难求、大量假酒充斥市场、经销商/直营店对普通客户基本“无酒可卖”的情况下,通过购买少量茅台股票、参加股东大会、购买平价茅台酒,成为一些“没有渠道”的茅台爱好者的最佳选择。
 
  据说往年茅台股份对现场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允许平价购买一箱普通飞天茅台、两瓶生肖茅台,这为茅台股份股东积极出席股东大会营造了极大的诱惑。以平价方式向股东售酒,使出席会议的股东可以获得差额利益(平价与市场价格之间的价差),这实质上相当于茅台股份向这部分股东给付了特别利益,此种仅针对个别股东进行利益给付的行为违反了“股东平等原则”,对因各种原因未能出席现场会议从而未能有机会获得该平价茅台的股东构成了伤害。
 
  茅台股份2019年股东大会售酒由原来的现场售酒改为非现场售酒,将可购买的酒品改为礼盒装。一盒礼盒有8瓶酒:即53度飞天茅台、鼠年生肖茅台酒、茅台王子酒(酱香经典)、汉酱酒、茅台迎宾酒(中国红)、贵州大曲酒(70年代)、仁酒、赖茅酒(传承·蓝)(2.0)等八个品种各一瓶。虽然,茅台股份将购酒资格扩大至非现场参会的股东,扩大了可行权的股东范围,但还是引来了股东“差评”,被部分股东称为“1瓶茅台搭售7瓶系列酒”,并直言“打包销售的策略太差了”。坊间批评主要集中在搭售行为上[1],但本人关注的主要不是茅台股份采取搭售行为对股东利益有何损害,而是茅台股东大会售酒是否涉嫌违反股东平等原则的问题。
 
  二、茅台股东大会售酒违反电商搭售规则
 
  《电子商务法》第九条规定:“本法所称电子商务经营者,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茅台股东大会售酒要求采取网络方式预约售酒,其本身属于电子商务经营者。《电子商务法》第十九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搭售商品或者服务,应当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不得将搭售商品或者服务作为默认同意的选项。”茅台股东大会礼盒酒虽然在其商品包装上明确标示了搭售的产品内容,但却未能给股东消费者提供“不选择该搭售”的机会,消费者只能选择买或者不买,不能选择只买茅台飞天,这实质上损害了消费者的选择权。因此,按照《电子商务法》第七十七条的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十九条规定搭售商品、服务的,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五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并处二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可以对茅台股份进行处罚。
 
  三、茅台股东大会售酒还涉嫌违反股东平等原则
 
  与此同时,茅台股东大会售酒还涉嫌违反《公司法》与《证券法》。虽然本次股东大会售酒进一步开放了购酒人资格,相较于此前仅限制“现场开会者购酒”而言,茅台股东大会售酒策略在股东权益保护方面有所进步,但因其限制礼盒出售总量,一旦礼盒需求超出限制,则可能对茅台股份的拟购酒股东构成不公平对待。
 
  首先,茅台股东大会售酒涉嫌违反股东平等原则。在茅台酒供不应求之时,以优惠价格向股东售酒,实质上属于给予股东特别利益。据有关媒体反映,茅台股份表示,受产能影响,本次为股东大会准备的礼盒限量供应5000盒,每人限购一盒。具体安排是,6月10日下午17点30分到6月12日24点,股权登记日(6月1日)在册的股东可通过扫描股东大会现场的“二维码”等在线方式完成认购支付,售完为止。根据茅台股份一季度的数据,截止2020年3月31日,贵州茅台的股东户数为100851户,5000盒礼盒酒,只有不到5%的股东可以买到[2]。由于该特别利益之给付并非惠及全体股东,因此,有违反股东平等原则之嫌。若申请购买礼盒者超过5000人,茅台股份若不增加供应,则违反股权平等原则。此外,据悉本次茅台股东大会出现现场会议的股东人数限定为300人[3],则茅台股份如何确定该300人的名额?若其确定方法违反机会公平原则,也可能涉及股东平等原则的损害。按照茅台股份股东大会会议通知,其只是表明“根据防疫要求,股东大会现场会议召开地点将对参会人员进行防疫管控,参会人员个人行程及健康状况等相关信息须符合防疫的有关规定方能进入会议现场。”[4]上述通知并未言明,若符合现场会议条件的人数超过预定的300人,茅台股份将根据何种原则确定现场参会人员?
 
  股东平等原则在《公司法》、《证券法》及《上市公司治理准则》中均有所体现。例如,《公司法》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股份的发行,实行公平、公正的原则,同种类的每一股份应当具有同等权利。同次发行的同种类股票,每股的发行条件和价格应当相同;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所认购的股份,每股应当支付相同价额。”上述规范虽似乎局限于股份的发行平等原则,但在理论上大多解释为扩张到股权的行使平等。再如,《证券法》第三条规定:“证券的发行、交易活动,必须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第四条规定:“证券发行、交易活动的当事人具有平等的法律地位,应当遵守自愿、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第二十六条第二款更是明确规定:“董事会应当依法履行职责,确保上市公司遵守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公平对待所有股东,并关注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合法权益。”
 
  其次,茅台股东大会售酒还可能涉嫌违规利润分配。茅台股东大会向股东优惠售酒,可能涉嫌构成向部分股东进行股利分配。按照6月1日贵州茅台经销商一批价,原箱飞天2380元/瓶,散装飞天2070元/瓶[5],茅台股份以1499元/瓶平价向股东优惠售价,茅每售一瓶,股东至少获利571-881元。可见,茅台股份向部分股东优惠售酒,实质上压缩了公司的可分配利润空间,若在财务上茅台股份亦如此处理,则可能构成实质上的股利分配。若该行为构成股利分配,则还涉及违反股利分配法则的问题——例如,未以股东大会进行决议。当然,对此需要考察茅台股份如何进行财务处理才能做出最终判断。
 
  再次,茅台股东大会向股东优待售酒还可能涉嫌违反关联交易规范。股东大会向股东售酒不是普通的客户交易,因该交易系在茅台股份与股东之间进行,可能构成法定的关联交易,应遵守关于关联交易的程序与规则。按照《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实施指引》,若购买该礼盒的主体构成关联法人或关联自然人,且茅台股份以零售方式销售给该关联股东的礼盒酒,与其以零售方式销售给其他消费者的同样组合产品的价格更为优惠,则茅台股份还涉及以不公平关联交易损害公司利益的问题,同时,也构成对其他消费者的歧视。当然,关联股东和关联自然人通常可能会有特别渠道直接购买平价飞天茅台,估计其通过此种网络方式取得搭售礼盒酒的可能性不大。
 
  四、结论:建立中国的股东优待制度?
 
  茅台股东大会售酒本身属于给予股东特别优待的一种方式,但因中国公司法本身并未对股东优待做出特别规定,相反,在此之前的《股东大会议事规则》还特别限制上市公司在召开股东大会时给予股东特别利益,现行《股东大会议事规则》虽然不再明确禁止上市公司在召开股东大会时给予股东特别利益,但从《公司法》、《证券法》及《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等相关规定来看,现行立法及有关规范要求公司必须公平对待所有股东,因此,茅台股东大会售酒政策存在优待部分股东从而可能有违股东平等原则的嫌疑。从长期来看,是否有必要在立法上建立中国的股东优待制度,以及如何厘清股东优待与股利分配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值得进一步讨论的话题。

阅读(23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