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大兴的个人空间

博客

撞了南墙请回头,矫正国企改革的十大错误——一些国企改革纲领方向的“夺命问”

  中国国企改革进入关键期,市场上弥漫着一种“平等竞争”“国企死亡”的声音,仿佛国企改革的未来就是“消灭国企”。如果不对国企改革的政策进行根本性调整,这样的声音最终真的会“消灭国企”。本人坚信,在中央的强力支持下,国企在中国有强力的存在基础,但与国企相关的政策与法律应当做根本性改进,以下对这些改进提出纲领性建议。
 
  一、应当明确国企的含义和边界
 
  什么是国有企业?现行立法是不清晰的。应当明确定义国企的含义与边界。最理想的方式是用“公共企业”取代国企的概念,凸显其“公共性”的一面,目前将国企区分为公益类国企和商业类国企的政策,很容易让人误解商业类国企并非公共企业。商业类国企因也系公共财产投资形成,也具有公共企业的本质。因此,应当用公共企业概念取代国企的概念,同时,明确界定公共企业的内涵和外延,使其于法有据。
 
  二、应当更改国资委名不副实的名称
 
  目前国企改革已经从管资产转向管资本,因此,“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的名称已经过时。应当将其修正为“国务院公共企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或者“国务院公共资本监督管理委员会”,或者最次,应当修改为“国务院国有资本监督管理委员会”。由此,方能名副其实。
 
  三、应当废除《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
 
  《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自其诞生,已经随着国企公司化改制完毕而完成了其历史使命,该法基本上属于没有意义的“废法”,应当立即予以废除。同时,制定中国的《公共企业法》或《公共投资法》或《公共资本法》,一体调整各类公司化的国企,让国有企业完全撤出《公司法》的调整。当然,退求其次,如果不制定《公共企业法》,至少也应当在《公司法》内设立公共企业专章,废除目前《公司法》仅调整“国有独资公司”的偏狭的制度安排。
 
  四、应当废除或修订《企业国有资产法》
 
  《企业国有资产法》强调“管人”“管事”“管资产”,在国资改革走向“管资本”之后,《企业国有资产法》从名字到内容都不再适应国企改革的需要。因此,应当立即废除《企业国有资产法》,另行制定《公共企业法》或者《公共资本法》,或者退求其次将《企业国有资产法》的名称修订为《国有资本法》,删除其中不适应现行国资管理体制的内容,补充相应的管资本的内容。而且,还应扩张该法的适用范围与国资委的职能范围,国资委不仅应监督管理国企的公共资本,还应监督管理高校等事业单位的公共资本,解决目前国有资产由国资委、财政部、教育部等多头管理,政出多门,九龙不能治水的问题。
 
  五、应当严控国企的对外投资
 
  国企乱投资是国有资产损失的重要原因,在某种意义上,控制了国企投资也就控制了国企的风险。
 
  首先,应当控制国企的海外投资——公共企业究其本质,应当主要进行国内投资,解决国内经济发展需求及国内民众的公共需求,而且,鉴于国企海外投资所产生的巨大损失,以及中外贸易摩所潜藏的巨大风险,应当严控国企海外投资,避免以海外投资方式损害国有资产。除非基于特定全球战略资源储备及一带一路战略输出需要,不应再提倡国企进行无节制的海外投资,而且,应当全面清理“无效的海外投资”,特别关注打击海外投资的资源浪费及腐败现象。
 
  其次,对国企的国内投资病也应予以严格限制,转变国企通过投资扩大规模的粗放经营模式,实现国企改革从“重投资”的粗放管理阶段向“重经营”的精细管理阶段转型。
 
  六、应当调整国企的存在范围
 
  基于现代社会的变化,国企应成为“国家科技攻关”“全球科技竞争”的主战场,目前关于国企的“主业控制”政策基本是失败的,应改变央企和地方国企经营范围“无处不在”的现状,进一步进行关键主业的控制,国企应将主要经营范围和力量集中于国家重大科技需求和民生方面,例如,在人工智能、关键军事与科技领域、关键民生领域存在。
 
  未来在以下领域应充分发挥国企资金实力雄厚、科技力量突出的优势,集中国企科研力量进行重点攻关:(一)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主要包括半导体和集成电路、电子信息、下一代信息网络、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软件、互联网、物联网和智能硬件等;(二)高端装备领域,主要包括智能制造、航空航天、先进轨道交通、海洋工程装备及相关服务等;(三)新材料领域,主要包括先进钢铁材料、先进有色金属材料、先进石化化工新材料、先进无机非金属材料、高性能复合材料、前沿新材料及相关服务等;(四)新能源领域,主要包括先进核电、大型风电、高效光电光热、高效储能及相关服务等;(五)节能环保领域,主要包括高效节能产品及设备、先进环保技术装备、先进环保产品、资源循环利用、新能源汽车整车、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动力电池及相关服务等;(六)生物医药领域,主要包括生物制品、高端化学药、高端医疗设备与器械及相关服务等;(七)关键民生领域,主要包括满足民众日常基本生存需要,对安全度要求高的食品、住房(主要是保障房)等领域。
 
  七、应当进一步下放国企的关键权力
 
  在董事及高管任免、员工及管理层持股激励、工资总额控制(管理层工资)决定权、政策支持的并购领域决定权等方面,应进一步下放对国企的权力控制,使国企能尽快适应市场发展的需求,及时应对市场竞争的需要。
 
  尤其是,应当改变目前国资委不对央企等国企董事发任命状的窘况。国企包括央企的人事任免权应回归法律的安排——由国资监管机构具体行使,应当改变目前由组织部门直接任命央企领导的惯常做法。党管干部主要应体现为对干部进行任前考察、任中监督和任后检查,但央企领导人的任免仍应依法由国资委直接进行,由此方能彰显国资委的人事权威,有助于国资委完成国有资本的具体监管工作。一旦国资委在重要人事任免方面成为傀儡甚至完全不颁发任命状,则国资委对央企的各项工作的监管就缺乏权威,国资委如果只能成为人事工具,难以正常履行出资人职责。
 
  同时,鉴于国企作为公共性的特殊存在,应废除普遍认同的“竞争中性”原则,应当对国企实行“竞争优位”原则。
 
  八、应当扁平化国企的治理机制
 
  国企内部治理层级过多,决策环节重复,导致决策效率极度低下,多层治理最初存在的动因是试图进行决策监督以确保决策科学,但追求多层次决策的科学性转已在实践中异化为追求“决策留痕免责”,国企内部决策看起来规范,实际上重复决策严重,决策科学性极低。例如,投资可研报告形式化、投资盈利预测虚化、投资效果后评价有名无实、董事会决策一言堂、决策形式化现象严重、市场化明显不足,等等。应当重新定位董事会的职责,将其聚焦于战略和监督,经营事项完全下移到经理层,并由其进行决策担责,同时,强化董事会对经理层的考核。以此结构性改变,扁平国企的决策环节,提升决策效率。
 
  尤其是,党组织嵌入国企治理的方式可以多元化,我党讲究“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党组织参与公司治理以来,实务界积累了很多经验。每个企业状况不同,党组织参与内部治理决策的方式也要一企一策,允许实现多元化。要改变目前害怕承担政治风险、一律采取事前决策的方式,极大增加了企业运行成本,形成重复决策、效率低下、保密责任增大、责任风险增加等问题。如此统一嵌入公司治理,未来可能会发生针对党组织决策不当的诉讼,或者将其视为实际控制人追责的诉讼,这将极大影响党组织的政治形象。鉴于此,党组织参与公司治理决策,应当根据企业情况,可以采取事前参与、事中异议、事后追责等多种方式进行。其中,必须进行事前参与的,应在党组织决议中以“董事会建议”的方式提出,最终由董事会负责决策,以避免“刚性决议”,导致其承担实际控制人责任的风险发生。
 
  九、应当建立公共的国企信息披露平台
 
  全部国企应当建立统一的网络信息披露平台,便于国企披露公共信息,便于公众进行公开监督。除非有特别保密需求的企业以外,国企应当在该公开平台上进行财务及重大投资信息披露。
 
  十、应当建立公共企业争端解决局
 
  鉴于国企合规风险日益严重,应当在国资委内部司局建设中,建立公共企业争端解决局或者诉讼局,或者在法规局内部专门建立该种机构,负责国企争端解决及诉讼指导。同时,应当仿造股东代表诉讼制度,建立公民代表诉讼制度,或者公民集团代表诉讼制度,落实全民所有制的救济机制,方便公民对国企董事、高管滥权现象进行诉讼监督。
 
  国企改革任重道远,期间很多政策安排均是前无古人的探索性试验,但试验结果出来了,就应该及时调整相应规范和政策,不能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阅读(30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