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坚明的个人空间

博客

从实证视角系统分析司机涉毒型毒品犯罪案件无罪辩护技巧

  涉案疑犯为何涉毒?为性而涉毒,还是为财而涉毒呢?对此,我们只能说,非三言两语能陈述清楚。被追诉人因性而涉毒者有之,为财而涉毒者有之,因不明因素而涉毒者也有之。但是,可以明确的是,被追诉人涉毒了,但被追诉人主观上并非是基于谋取暴利而涉毒,并非为了有偿交易毒品而涉毒,从中并没有谋取任何收益,甚至为此大亏、特亏,有时则恰好成为被追诉人涉案行为不构成犯罪的核心理由之一。具体分析如下:
 
  一、涉毒命案疑犯分文未获,不足以证明其系无辜者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为暴利,一般人轻易不会牵涉毒品命案;反之,被追诉人分钱未获,能否证明其系无辜者呢?对此,我们的观点的是:涉毒命案疑犯,假定其从中获取暴利,则其系无辜者机率极微;反之,假定其从中分文未获,也不足以证明其一定是无辜者,但系无辜者的可能性比较大。具体分析如下:
 
  其一,从实证案例反思,我们亲办的诸多涉毒大要案被追诉人为何能获取不捕释放,其中关键理由之一是被追诉人尽管牵涉涉毒命案,但其从中并没有获利。此反常现象,恰好证明相关案件无法排除被追诉人主观上知情,客观上被蒙骗、被利用的合理怀疑,为此办案机关最后决定其将不捕、不诉释放,或者是宣告其无罪。
 
  其二,因涉案毒品交易行为尚未开始交易,或尚未交易完毕,或购毒者尚未支付购毒款,为此被追诉人从中未获利,不足以证明其系无辜者、案外人,原因是涉毒案交付情形很特殊。
 
  其三,被追诉人系受雇涉毒的情形下,基于特殊的信赖关系,不排除雇请他人接收毒品、交付者,以高额报酬许诺的方式,利诱他人涉毒,进而导致被追诉人在毒品交易现场被抓时,其尚未收取任何收益。
 
  其四,基于毒品的高风险性,被追诉人所述的不获利事实有可能并非事实,仅仅是办案机关尚未查找到其获利的证据吧。但从犯罪构成要件视角分析,是否获利,并非是被追诉人涉案行为罪与非罪的关键所在。不获利而被判刑者又有人在。
 
  因此,被追诉人牵涉涉毒命案,是否获利,是影响办案人员断案的重要因素之一,但有时确实会直接关系到被追诉人有罪与否。
 
  二、查获在案的现金款项,有可能是毒资,也有可能不是毒资
 
  就我们经办的涉毒命案而言,有两起案件都涉及现场查获数十万元款项或数万元款项的问题。此案争议焦点之一就是涉案款项是否是毒资。案例一:办案人员在涉案房间内查获数十万元款项,也在该房屋内查获毒品,为此办案人员认定涉案款项是毒资。但一审判决认定涉案款项系被追诉人同居女友所有的合法财产,判决返回上述款项给被追诉人同居女友,但事实上该款项至今也没有返还。
 
  案例二:办案人员在被追诉人住处查获毒品数公斤,同时还查获数万元款项,为此办案人员认定上述款项是毒资。为此,涉案被追诉人一审、二审均被判死立刑。但是,在死刑复核阶段,我们对此提出异议。我们坚持涉案款项不排除系被追诉人同居女友贩毒所得,也不排除系被追诉人收取的合法房屋租金,且一、二审判决认定被追诉人涉嫌贩卖的毒品数量,与上述的所谓毒租款项金额严重不符。为此,我们始终坚持,涉案款项是否是毒资存疑,起码无法排除诸多合理怀疑。
 
  因此,在案发现场查获的款项,是否是毒资,仍有待用证据予以查明;同时,办案人员应听取被追诉人能否对此作出合理解释。
 
  三、所谓的大额毒资,有时恰好证明被追诉人系无辜者
 
  毒案据以发生的前提之一是毒资到位,但毒资流转与正常资金来往在外观上未必有显然区别,为此因被追诉人与涉毒人员之间存在大额资金往来,或者是案发时恰好随身携带大额现金,特别是涉案人员无法解释清楚涉案款项合法来源、合理去向的前提下,诸多涉案人员,甚至是部分无辜者、案外人也为此而被卷入毒品案件当中,为此被错误羁押的情形也很常见。对此,拿我们正在办理的涉毒命案为例,张三与其朋友李四相熟十多年,因李四炒房需要资金(有证人王五的证言及张三口供佐证,但实情有待核实),为此李四多次向张三借款,借款总额累计达150万元左右,且有银行转账记录为证。恰因李四涉毒被抓,归案后也指证张三是其下线,为此办案人员综合在案证据,便认定张三是涉案毒品的终端买家,为此张三便被抓归案了。
 
  对此,我们能否认定张三一定是大毒枭吗?一定不是大毒枭吗?答案是否定的。核心理由是我们经反复论证和严密数学计算之后发现,在案的银行转账记录及微信转账记录,恰好证明所谓的大额毒资,实质上就是借款,且与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吻合,恰好证明被追诉人系无辜者、案外人,起码无法排除这样的合理怀疑。
 
  四、经手涉案款项,不等于被追诉人涉毒,诸多实证案例已证明这一点
 
  我们暂且抛开此案罪与非罪的问题,从实证角度分析,因被追诉人与涉案毒贩子、大毒枭存在资金往来而被认定涉毒,但最后不诉释放的案例也很多。这恰好证明,被追诉人不直接碰触涉案毒品,不直接实施具有刑法意义的走私、贩卖、制造、运输、持有毒品等涉案核心毒品犯罪行为,而其涉案行为仅仅限于经手涉案款项本身,且涉案款项可能是毒资,也可能不是毒资,但结果最终证明被追诉人不涉毒的可能性也不低。类似的实证案例包括:鹿检公诉刑不诉〔2019〕10号、鹿检公诉刑不诉〔2019〕140号、双检公诉刑不诉〔2018〕63号、衡检公诉刑不诉〔2017〕23号、昭检公诉刑不诉〔2015〕1号等。
 
  因此,我们始终坚持:钱是流通物,我们不应基于或主要基于被追诉人与涉毒人员之间存在款项往来而推定所有涉案人员均是大毒枭、毒贩子,起码部分涉案款项属于正常借款或合法经济往来。

阅读(22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