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开文的个人空间

博客

浅谈留置送达中的难点及对策

  在基层法院的审判、执行工作中,送达工作占去了一半以上的工作量,送达难问题直接影响了审判执行工作的实际效率。以某法庭为例,2005年中,送达法律文书1465件,其中当事人拒收的有168件,占11.5%;在邮件快递送达193件,其中因拒收退回的有33件,占了17.1%。法律文书,尤其是应诉通知和开庭传票等未能如期及时送达,直接影响了案件的审理期限,也给排期和流程管理带来了许多的不利,还增加了人力、物力的负担,已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审判工作的正常有序开展。
 
  出现上述情况的原因,一方面,既是当事人或其共同居住的成年家属法律意识不强。他们普遍存有抵赖心理,认为在送达回证上签字就意味着要负法律责任,而拒收则可能减轻或逃脱责任,只要不收就不会有事,或者以拒收来表示对案件的不满,于是自动放弃了受告知的权利。与当事人共同居住的成年家属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力求避免自己及家属成员到时承担法律责任。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现行民诉法的相关规定已与审判实践相脱节,无法满足当前送达的实际形势。
 
  当前留置送达工作中存在的难点主要有:
 
  1、成年家属是否同住无法及时确定。在司法实践中,由于送达工作的时间特殊性和受送达人从业时间的特殊性,送达人员即便在受送达人的住所地或者从业地找到同住人员,但因非同住成年家属或者无法判断是否为同住成年家属,而使送达行为受到阻却。
 
  2、留置场所问题。法律做了较严格的限制,民诉法规定为受送达人的住所。但是,这一规定目前已脱离实际,目前法院约占90%以上的案件的送达完成于工作时间、送达到当事人的住所地。除农村人口及无职业者外,案件当事人及同住成年家属在上班时间均从业于其就职场所,并未在其住所地,故工作时间在住所地送达往往无人接受。
 
  3、留置送达时邀请见证人难,对不配合法院留置送达见证的人员缺乏相应激励或制裁措施。《民事诉讼法》第79条规定,当事人拒收法律文书的,送达人员可以邀请有关见证人见证,并将法律文书留在被送达人的住所,即视为送达。但在实践中,遇到的困难和阻力不小,首先是寻找、邀请居委会、社区工作人员到场见证困难,其他人一般更不愿充当见证人的角色,这种情况在农村更为明显,以“不愿得罪人”为由推辞见证,致使留置送达发生困难。虽然民诉法规定了留置送达须有见证人,但对没有见证人或见证人不愿在送达回证上签字证明情况的补救措施未予明确,对不协助甚至阻挠等消极抵抗送达情形,也未明确规定应承担的责任。
 
  4、当前的邮递员对留置送达的权力不清及责任心不强。在邮寄送达中,如果当事人或其同住的成年家属拒收的,邮递人员往往不对其采取留置送达的措施,而是将有关材料退回法院处理。此外,也有部分邮递员责任心不强,不能通过耐心细致地思想疏导,力求送达,导致工作方法过于简单、机械。 法律文书的及时、有效送达,对于提高审判效率,降低诉讼成本意义重大。笔者认为应采取有效措施,解决当事人拒收和留置送达难的问题,建议:
 
  1、要加大法制宣传力度,提高公民的法律意识。使人民群众明白接受法律文书送达对于当事人来讲首先是一项权利而不是纯粹的法律义务。
 
  2、要进一步明确送达人员的法律地位和送达效力。当遇到拒收且无见证人或见证人不愿签名证明的情况时,只要是有两名法院工作人员在场并签名,注明拒收事由和日期的,可以视为送达。投递法律文书邮件特快专递的邮递员在明确受送达地点和人员无误而遭拒收的,也可适用留置视为送达。
 
  3、适当缩小留置送达的限制,辅之有效方法保存留置证据。送达地址的多变性决定着留置送达地点的多变性,故应取消对现行诉讼法关于留置送达场所的限制,增加留置送达的灵活性,只要在送达地点遇见受送达人而其无理拒绝接收时,就可以留置送达,送达人员在送达回证上记明被告拒收情况、留置地点即可。这种随地留置送达,因难于及时寻找基层组织见证,故必须严格完善留置过程的记录工作。在无法寻找基层组织或其他见证人的情况下,法院应当利用现代科学技术,如照相、摄像方式对留置过程进行摄像录像,客观真实地记录下送达的全过程,以备核查,保证程序合法。
 
  4、适当增加法定签收人范围,辅之其他措施保证受送达人实际接受。立法应当适当扩大法定签收人的范围。对自然人的送达,应将现行法律规定的两类法定签收人增加为五种,即受送达人本人、受送达人的同住成年家属、受送达人不同住的成年近亲属、与受送达人同住的受雇佣人、与受送达人同住的出租房屋给受送达人的出租人。如果在应送达地不能遇见受送达人的,可以交给上述人员签收,但必须制作送达通知粘贴在受送达人的送达地点,告知受送达人文书已经送交的情况、文书的性质、文书所交之人的有关情况,送达的法律效果等等,并作相应书面工作记录。
 
  5、积极贯彻最高院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案件的若干规定:一是因起诉书所列被告地址不正确,经原告重新提供被告地址后仍无法向被告送达,且被告身份无法确认的,可裁定驳回原告起诉;二是审判人员可要求双方当事人确认法律文书有效送达的方式和地点,并告知按该方式与地点不能送达的,或须变更,但未及时通知法院致使不能及时送达法律文书的,由当事人自行承担不利后果。

阅读(9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