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博客

个人与历史 ——读《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九之九)

  本文结语
 
  在大约两年前,鄙人曾经撰写一文——《平庸与卓绝——读〈群众、领袖与历史〉》(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该文与本文的主题近似、思想也是一脉相承,可以认为它们是“姊妹篇”。
 
  本文应该算是在该书面世一百二十年后的老调重弹、旧梦重温。如果没有能够完成突破、实现超越的话,那么也只能说明本人无能,而不能证明历史停滞。
 
  在精读该书之后,鄙人再次面对译者对其“思想之精辟,史料之丰富,论述之透彻,语言之洗练,以及风格之卓异”之评价,愚以为:似可商榷。我的个人感受是:史料,可能是过于丰富了(占据了绝大部分篇幅。陈述多而议论少,与其说这是绝大多数人文社会科学作品的常态,不如说是——通病),从而在相当程度上掩映了作者思想的精辟。论述还算透彻,语言也够洗练。至于卓异的风格,在下确实是不知所云。
 
  特别提醒读者诸君:该书就是或者就被认为是眼前一亮、吓人一跳的所谓的“世界学术名著”!!!
 
  左氏猜想:现代以来,由蒋氏统治中国与由毛氏统治中国、由国民党治理中国与由共产党治理中国,结果会相差很大吗?对此,我想坦陈一下个人的浅见。如果仅仅看一些表面现象的话,也许答案就会是肯定的。如果视野再开阔一些、思维再深邃一些,答案很可能就不一样了。近代以来,中国发展的主旋律不过就是从农业社会演进为工业社会罢了。在这个总基调的背景之下,到底是独裁、还是民主,还很重要吗?到底是专制、还是法治,还很重要吗?独裁者是谁,还很重要吗?不同执政党自我标榜的纲领和主义,还很重要吗?又有谁能够在根本上阻挡、改变中国走向现代化的步伐和趋势呢?毫无疑问:不论是阿猫,还是阿狗,结果都一样——都不能、都不可能。因此,这道题的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左氏困惑:如果在发展中国家里紧锣密鼓、如火如荼的开展政治生活是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在发达国家里为什么也会有人热衷于投身政治活动呢?普京死乞白赖去当总统,相当正常;而川普居然也不遗余力去争总统,那可就相当不正常了。小孩子撒尿和泥,相当正常;而成年人居然也撒尿和泥,那可就相当不正常了。对于普京,我无话可说;而对于川普,我只能投以鄙视。在美国如此成熟、健全的国家机制和社会体系之下,可以有无数良性的成功、成才之路,为什么居然还会有人愿意通过从政来实现自身价值呢?这是何等扭曲、变态的价值取向呀!
 
  结论:美国这个所谓的民主国家、自由世界,其实也真的没有好到哪里去。
 
  左氏坚持以为:如果一个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不能就理应歧视、藐视、蔑视、鄙视“必要之恶”——政治活动和政治人物这一重大问题达成普遍共识的话,那么这一定不是一个正常的良性社会。恰如:无论如何也不能认为吸食毒品者是身心健康的人。
 
  到目前为止,人类社会的绝大多数发展阶段和组成部分都呈现出政治活动相当热闹、政治人物绝顶风光的景象。与其说这是何其扭曲、变态的社会形态,不如说社会成员的外在个体差异过于巨大。社会成员普遍的个体崛起,必然会导致政治这种社会现象的日益衰落。这个过程会相当漫长。
 
  在人类认识世界和改造环境的漫长征程中,那些喧嚣的嘈杂有如翻滚的浪花,统统如过眼云烟一样都转瞬即逝了。你方唱罢我登场,一茬新人换旧人。制度,很重要吗?纲领,很重要吗?体系,很重要吗?主义,很重要吗?争来争去,很必要吗?是非曲直,有意义吗?所有的纷纷扰扰,很可能都是庸人自扰。
 
  外面的大千世界,已经相当纷繁混乱了。个人的精神世界,能否求得一方净土呢?可能只有每个个人的安详与从容,才会使这个世界归于宁静与和谐。
 
  整部人类发展史、文明史,其实就是思维巨匠的精彩表演史,而不是政治人物的横行霸道史,也不是经济人物的发家致富史,更不是文化人物的摇尾乞怜史。
 
  人类失去思想,世界将会怎样?不过就是多了一种禽兽的能够直立行走的近亲罢了。
 
  人类曾经走过权力本位时代,正在经历金钱本位时代,终将迈向智能本位时代。
 
  抛开利益而专注于挑战智识,恐怕也就只有这一件事情才能够引起我的极大兴趣。在互联网时代,某明利用互联网去传播自己与众不同的思想,而某云则是利用互联网去根本改变人们的购物习惯(有人则戏称:利用互联网忽悠败家娘们儿去非理性购物);某明向往的是无限的精神丰裕,而某云追求的则是无尽的物质富足(尽管其有可能会成为华人首富甚至是世界首富)。终有一日,社会成员会达成这样的共识:精神是高贵的,物质是低贱的。进而认为:某明是高贵的,某云是低贱的。
 
  正是因为某云是一位正人君子,所以才会成为我的评论对象。还有太多的显赫人物,因为人品原因,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我的评论对象。
 
  左明的人生目标相当明确:争取去作没有薪水的——副上帝!不为了别的,就为了能够立于云端将这大千世界看得通通透透、明明白白!
 
  我的目标与其说是思想极致、人类巅峰,倒不如说是自然造化只允许、只适合我去做这样的梦想。
 
  伟大的活动,验证伟大的人物。普氏撰写该书,堪称伟大。本人写作本文,也是意欲缔造伟大!
 
  左明,想把自己这个个人亲自镶嵌在历史的显耀位置上。
 
  在论述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的时候,有必要明确一下:个人对社会所产生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意义上的作用?愚以为:作用可以区分为物理作用与精神作用。权力和金钱,看得见、摸得着,可以被认为是物理作用;而思想和灵魂,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其文字载体却看得见、摸得着,则应该被认为是精神作用。显而易见:物理作用,有限而短暂;而精神作用,则无限而持久。
 
  下面谈一个激动人心的趣味话题,关于伟大人物的等级排序。
 
  伟大人物当然也可以、也应该区分高低上下,进而划分等级。鄙人将伟大人物分为三等三级:上等上级、上等中级、上等下级;中等上级、中等中级、中等下级;下等上级、下等中级和下等下级。现逐一阐释之:
 
  需要事先说明的是:伟大,肯定是一个相互比较的结果,没有或很难给出一个客观评判标准。但是,诸位都应该很清楚:在与他人进行比较的差异部分里,如果在质量上更高、在数量上更大,那么伟大的程度也就会相应提升。此外,跨越时空的比较,往往是受限的,甚至是困难的。
 
  伟大,很难被量化、被绝对化。
 
  第九等级——下等下级:通常表现为政治家。
 
  我十分欣赏这样的哲言:政治是——“必要之恶”。如果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政治人物的本质也就昭然若揭、大白天下了——非恶人莫属。
 
  政治的本质是——分配利益。
 
  政治有毒,善者莫入。
 
  左氏曰:所有的政治人物,无一例外都会或早或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作恶、作孽、作死,注定是政治人物的本色。政治人物的界分,不过就是作恶、作孽、作死的程度的多少的问题。
 
  在现实世界中,政治的常态表现就是以牺牲、掠夺公众利益来满足政治人物的个人私欲。
 
  中国古训: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万具白骨,所换来的不过就是在最高指挥官的军衔上添加一枚金星罢了。如果是改朝换代、建立新的政权呢?那么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惨绝人寰、人间地狱——那简直就是必须的!到底谁是政治斗争的赢家?除了参与政治斗争的获胜者之外,还有就是为数有限且誓死效忠的其追随者、拥趸者。到底谁是政治斗争的输家?除了参与政治斗争的失败者之外,所有的公众都是陪绑、都是炮灰、都是牺牲品、都是殉葬品。
 
  政治斗争,是一个人或几个人获胜、其他所有人都失败的游戏,其结果只能是灾难和浩劫。
 
  难道政治不可能为人民服务、为公众造福吗?非常遗憾,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对,不太可能。政治,根本就不是创造性的活动,那又怎么可能会增进整体福利呢?
 
  美国的川普,作为一个非常有钱的资本家居然直接跳到了台前——亲自出任总统。他的生活可能是简朴的,他的志向可能是远大的。他谢绝、婉拒了不菲的年薪(相对于普通人而言),他很可能不屑于贪污受贿、以权谋私,他承诺要拯救美国。但是,可能会被中国老百姓称之为清官、廉吏的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政治白痴!!!政治也好、权力也罢,能够给国民带来真正的福利吗?政治可以做到的,充其量也就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堤内损失堤外补、背着抱着一样沉。请问:外科手术能够治好罗锅儿吗?
 
  最佳的政治,也只能是零和游戏。其余的政治,就一定是内耗和减损。
 
  左氏曰:较少作恶的政治,就是良善的政治;没有作用的政治,就是最好的政治。
 
  让我们重温一下先哲对国家所给出的经典定义: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请读者诸君都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是哪一个阶级的成员呢?也许,这个问题并不难以回答。也许,各位的回答并不一致。也许,导致不同答案的原因并不是客观差异,而仅仅是个体的主观感受,甚至有可能是意识形态的教化结果(耳熟能详的口号不绝于耳:诸如工人阶级领导、无产阶级专政等等……)。下一个问题可能就比较难以回答了:到底谁是与自己所置身的阶级相对立的另一个阶级的成员呢?难道在今日之中国真的没有阶级压迫了吗?那么,我们还保留国家这种组织形式干什么呢?
 
  政治,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在相当漫长的未来还不会离开人们的生活。倒不是因为被压迫阶级需要政治,而实在是因为压迫阶级太酷爱政治了。
 
  看明白、搞清楚政治的本质,这是每一个被压迫阶级成员(压迫阶级的成员对此绝对是一清二楚、心知肚明)的历史使命!!!明了之后的对策,既不是造反、也不是革命,而是发展——深沉而缓慢的发展、而是创造——持续而不竭的创造。被压迫阶级成员在任何一种社会形态中,都注定是被压迫阶级成员,因为,你们、他们、我们共同的名字是——弱者!不被忽悠、不被哄骗、不死心塌地被利用、不心甘情愿被役使,这就已经是弱者的胜利了。
 
  政治,不可能解决政治自身所存在的问题!政治,不可能消亡政治!请不要对政治寄予不现实、不理智的期望。
 
  当个人的自利本性与权力的公共属性相结合的时候,以权谋私、公权私用,就必将成为所有政治人物无可避免、无法逃避的宿命。这其实也已经既不是秘密、也不是污点了(如果是公认的、公开的污点的话,那么这个行当就应该灭绝了)。最为关键的问题是:政治人物是否能够顺势而为、是否能够顺乎潮流、是否能够造福社会、是否能够增进公益。
 
  就是在这些关键问题上的正确选择和在此基础上作出的丰功伟绩,才可以使人区别出、辨识出伟大的政治家。相当遗憾:古今中外、古往今来能够顺利通过这一标准从而成为伟大政治家的人物,实属凤毛麟角、寥若晨星。
 
  最为伟大的政治家,最多也就是能够做到尽可能少的去作恶、作孽、作死!这就是对他们的最高评价。
 
  凡是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政治本质的人,就没有也无法真正理解人类社会。
 
  也许,那些高端人士并不是看不懂政治的本质,而是受不了政治的压迫。他们对政治不是盲从,而是屈从。他们明明知道政治家都是大号流氓,但却又都去梦想并争当政治家。他们不是输给了理智,而是臣服于——利益!!!
 
  利益,不辨是非、无论对错。
 
  不能挣脱利益纠缠的物种,注定是低级物种。
 
  政治家的最大局限性就在于:其影响力明显会受到时间的限制。少则几年、几月、甚至几日,多则不过数十载。万古不易的铁律:人走茶凉、人亡政息。政治资本、资产无法遗传、继承。政治家的功勋荣耀与政治家的政治生命(未必是生理生命)必然会同始共终。后人可以缅怀政治家的英名和往事,但却绝对无法感受到政治家所带来的福祉和利益。
 
  一个政治家就是再牛,最多只能影响世界几十年,其伟大的成色,也就可想而知了。
 
  环顾当今世界,除了朝鲜的“金三儿”之外,可能就再也没有哪一个政治人物可以如此说一不二、一言九鼎、牛气冲天、不可一世了。对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国家领导人也只能是自愧不如、甘拜下风了。
 
  政治,已经不可逆转的日趋没落了。
 
  第八等级——下等中级:通常表现为企业家。
 
  企业,是企图牟利的事业。企业家,就是企业的领袖。
 
  企业的本质是——创造财富。
 
  只是到了近代、现代和当代,才逐渐出现了规模庞大和能量巨大的企业,甚至已经出现了富可敌国的巨无霸型的超级企业。
 
  伟大的企业家,其实质就是以更加优质、高效的方式去组织生产、创造财富。
 
  企业家的行为目的就是谋取利益(有这样一句俏皮话:不想赚钱的企业家,是不道德的)。获得利益的方式不外两种:创造与分配。尽管企业家的获利方式应该是创造而不是分配。但是,企业家也难免会去打分配利益的主意,例如:偷税漏税(少缴税款就是获利)。另外,创造利益也可以区分为两种:正当与邪恶。并非所有企业家的经济活动、并非企业家的所有经济活动都会以正当的方式去获利。没有哪个企业家能够完全、彻底与坑、蒙、拐、骗、偷等种种恶行划清界限。与利益同行的企业家就注定无法清白,尽管他们会利用很多方法去漂白自己。
 
  追逐利益,并不可耻。但是,私而忘公、损人利己,就肯定不崇高、不伟大了。
 
  判断企业家伟大与否的标准,就是创造财富的多少与作奸犯科的多少。创造财富很多甚至极多而作奸犯科很少甚至极少的企业家,就可能伟大。
 
  如何正确理解企业的盈利结果与企业家的个人贡献之间的恰当关系?在这里,有可能会存在一个思维误区:凡是企业的盈利就都应该归功于企业家的个人贡献。当然应该否定这样的片面认识,而应该尽可能清晰剖析此二者之间的因果关系。
 
  所谓伟大的企业家,当然应该是指那些依靠个人的努力而为企业作出重大贡献的企业家。
 
  企业家之所以能够在排序中胜过政治家,就是因为企业家对社会的破坏作用远远不及政治家。换言之:在整体意义、根本意义上,作为创造财富的企业家对社会的积极作用要远胜于作为分配利益的政治家。
 
  愚以为:就是把在比尔·盖茨出道以后的历任美国总统都捆绑在一起,也抵不上比尔?盖茨的一根脚指头,他们只有仰望比尔?盖茨的资格。
 
  企业家的极致,是慈善家。
 
  第七等级——下等上级:通常表现为活动家。
 
  此处的活动,当然是指除了政治和经济以外,在其他领域里的活动。以前,曾经经常出现社会活动家这个名词,其实其中的“社会”二字的含义相当模糊、相当笼统,因此,也就有了相当强大的包容性和涵盖力。
 
  如公益人士、慈善人士等等的活动家之所以能够在排序中胜过政治家和企业家,就是因为活动家会较小、较少涉及个人私利,因此对社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就会更小、更少。
 
  第六等级——中等下级:通常表现为体能出众者。
 
  典型代表就是杰出的运动员。此处的运动项目,主要是指纯粹的体能竞技,无需或者很少借助于工具、器械,例如:跑、跳、投、举、游等等。
 
  这些运动项目通常会设有比较客观的可以计量的世界纪录。所有那些创造和打破世界纪录的运动员,其体能无疑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特别是在有了影像记录技术的时代之后,他们的竞技过程和飒爽英姿将长久为后人所崇敬。
 
  那还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知道巴西总统的人不是很多(也许,巴西国民也未必都知道——笔者注),但是,却很少有人会不知道“球王”——贝利(一个普通、平凡的巴西国民——笔者注)。
 
  如果让伟大的足球运动员与蹩脚的国家领导人去比较,那可就有点儿不厚道了。那么,如果让伟大的足球运动员与伟大的国家领导人去比较,那结果又会如何呢?也许,有人会瞬间抢答:后者可以“秒杀”前者,因为后者可以让亿万国民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对此观点,鄙人有话要说:1.请问:亿万国民的幸福生活是某个伟大的国家领导人恩赐的结果吗?愚以为:国家领导人完全有能力、有可能去破坏亿万国民的幸福生活,但却绝对没有能力、没有可能去创造亿万国民的幸福生活;2.即使是再伟大的国家领导人,也都会很快成为过眼云烟,而最伟大的足球运动员则完全不同,其所创造的奇迹将会长长久久(我就不使用“永远”一词了)的通过影像技术展现在无数后人的眼前,令无数后人拍案惊奇、为之赞叹。
 
  第五等级——中等中级:通常表现为形态优异者。
 
  典型代表就是俊男美女。
 
  箴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万事万物的美丽之中,人的美丽可能最为特殊、也最为突出。美丽之人(无论性别,但却通常表现为女性),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可谓是历历在案、不绝于史(也许就包括该书所提及的“蓬巴杜夫人”),无需我再多说。
 
  在通常情况下,美丽与优秀——伴生、同行。造物主之所以要赋予人类以性欲,其根本目的就是去实现物种的延续。强烈渴望与美丽的异性共同完成“造人”活动,是优生优育的自然选择。这,已经成为了人的本能。尽管,绝大多数的人类性行为早就已经与生育目的无关了。
 
  审美的本质,就是——择优。
 
  人类对于美的爱慕和追求,永不停歇、永无尽头。
 
  第四等级——中等上级:通常表现为身怀绝技者。
 
  典型代表就是掌握各种各样、林林总总、五花八门、难以尽述的奇绝技艺之人。
 
  信手拈来的经典事例:伟大的棋手(如本文之前提及的“棋王”——卡斯帕罗夫)。他们无以伦比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尽管,他们或早或晚都会败在人工智能的“手”下。他们以及他们的棋谱将载入史册,供无数后人去学习、去超越。
 
  能够让我心醉的至少还有:伟大的“斯诺克”桌球选手(如天才的“火箭”——奥沙利文)。
 
  崇敬、瞻仰他们,满足了人们对各种各样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向往之心。
 
  第三等级——上等下级:通常表现为文学家。
 
  文学家首先是表达者,其次也是思想者。他们以表达见长,但也会富于思想。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就是文学!
 
  要想看得远,请您向上爬。这就是大白话儿。
 
  其实,这句文学表达的思想意境相当简单、质朴,可以说是毫无新意、尽人皆知。仅仅就是因为表达新颖、奇绝,所以才能够传为佳话、千古流芳。这就是文学的价值所在。
 
  木心先生认为:莎士比亚是仅次于上帝的人。而我要说的则是:他可能很了解莎翁,但却完全不理解上帝,甚至根本就没有整明白上帝到底是什么情况、什么本质。成为顶级甚至超级文学家,这可是对上帝的极大误解和贬低。
 
  他们的作品,有可能会受到时空的局限,特别是具有时空背景的那些作品。
 
  第二等级——上等中级:通常表现为艺术家。
 
  他们是缔造人间之美的人。他们是美的创造者(无中生有),而不是美的呈现者(忠实再现),因此,摄影式绘画的价值就会因摄影技术的出现而被取代、被贬低。
 
  试举一例:同为音乐工作者,最为伟大的非作曲家莫属。因为,恰恰就是他们创造了无比美妙动听的旋律。只有旋律才是音乐之魂!相比较而言,作词者、演奏者、演唱者就相形见绌了。
 
  他们的作品,完全有可能会穿越时空。
 
  第一等级——上等上级:通常表现为科学家。
 
  有必要说明一下:此处的科学家不同于一般的科学工作者。他们不仅是从事科学工作的人,而且是取得了科学成就的人。所谓科学成就,不是指知道什么、学会什么,而是指否定什么、突破什么,不是指掌握已知的,而是指探寻未知的,最常见、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发现了规律。
 
  也许有人会问:什么是发现规律呢?请看一看本文,您就会知道、明白了。
 
  规律,是不能直接看到的。俗语:水往低处流。这是人人都能看到的(我无意冒犯盲人),但这却不是规律(只是规律的表现,但却不是规律本身——规律的实质)。规律,只能通过极其高超、复杂的思维活动才能发现。最佳例证:伟大的牛顿先生看到苹果落地,居然就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
 
  规律,又可区分为自然规律和人文社会规律。此二者并无高低上下之别(只是对象不同、并无难易之分)。鄙人愿意致力于发现人文社会规律,原因很简单:即使是把自然规律搞清楚了,但却没有整明白人文社会规律——不知道自己及其同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那该有多么尴尬呀!
 
  能够把宏观世界(如星系等)或者微观世界(如夸克等)解说清楚的人与能够把个人或者人类阐释明白的人,应该会各有各自的仰慕者。以人类自身的有限性而言,我本人会更加艳羡后者。
 
  人,既是主体,也是客体。把人的主体性与客体性完美结合在一起的科学就是人文社会科学。
 
  发现,是引领文明;学习,是跟进文明。
 
  号令天下,无法使人类进步;金山银山,也无法使人类进步;唯有科学发现,才能够使人类进步。
 
  是每一次、每一个科学发现,使全人类而不仅是发现者自己在自我进化的层面和意义上又前进了一步。人类的进步是由精神的进步来定义和丈量的,每一次、每一个科学发现,就是为这样的进步添砖加瓦。
 
  科学家的极致,是思想家。
 
  他们的作品可以穿越时空,可以与日月同辉!
 
  他们,也只有他们才是——人类的至尊!!!
 
  他们中的极致,才是——仅次于上帝的人!
 
  人类最为崇高的桂冠,只能戴在思想者高贵的头颅之上!
 
  综上,不难看出:下等三级都是——行动者,中等三级都是——表现者,上等三级都是——思想者。
 
  下等三级伟大人物对历史的作用被时空条件限制在非常有限的范围之内。
 
  中等三级伟大人物对历史的作用被时空条件限制的程度已经大大缓解了。
 
  上等三级伟大人物对历史的作用被时空条件限制的可能性已经很微弱了。
 
  人的本质,是——思想,而非——其他。
 
  高官是肮脏的,富豪是龌龊的。可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人都无限憧憬和终极向往高官和富豪呢?无他,唯品位、格调、情趣有限尔!在这个星球上,几乎所有的人也就只能够、只可以理解和把握以生理本能为支撑的低级趣味。
 
  人类文明基本的也是突出的表现就是以文字为载体而呈现的精神作品。当今世界与一万年以前的任何过往世界的差异,可谓是比比皆是、数不胜数。但是,最实质、最本质的差异就肇始于、就来源于文字作品。恰恰就是文字作品,使世界的面貌发生了根本改变。在这个星球上,到底什么最可贵、最珍稀?答案已经拨云见日、水落石出:伟大的文字作品!!!到底什么人物最可敬、最伟大?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不言自明:创造最多(多少的结果不难判断)且最好(好坏的标准较难确立,一个相对显而易见的判断标准:文字生命力的持续时间)文字作品之人!!!
 
  古今中外、古往今来,对于伟大的权力者(诸如:帝王、将相、总统、主席等等)而言,其所能够享受到的最高礼遇也不过就是——与之同时代的数量不等的被统治者的或自愿或被迫的跪拜罢了;对于伟大的财富者而言,其所能够享受到的最高礼遇也不过就是——与之同时代的数量不等的或直接或间接受到其恩泽的平凡人物的感激罢了;而对于伟大的思想者而言,其所能够、可以、应该享受到的无尚礼遇则是——在其生前和身后的所有时代的无法计数的感知者、感悟者发自内心、幸彻肺腑的无限崇敬!
 
  伟大,是否还需要经过道德评价?那就要取决于道德到底是什么了?那就要看到底是狭义的甚至是偏颇的道德,还是广义的甚至是宏大的道德了。
 
  伟大,是否还应该设置方向限定?在伟大面前,既没有意识形态的划分,也没有政治正确的判断。所有的伟大都是突如其来、意想不到的;所有的伟大都是打破既有、突破限制的。
 
  伟大的本质是创造价值和产生福利,从而使社会成员能够领受到价值和福利。
 
  伟大,应该永远是比较的结果和相对的概念。不论人类社会进化到什么阶段,伟大人物都注定是少数甚至是极少数,伟大人物的比例不可能大幅度提升。
 
  下面,让我们回转头颅,去看一下另一个方面:与伟大人物相伴相随、形影不离的平凡人物。
 
  再次重申:这个世界是属于全体社会成员——我们每一个人的,而绝不仅仅是属于伟大人物的。
 
  那么到底应该如何评价平凡人物在历史上的作用呢?一言以蔽之:没有了平凡,也就没有了伟大;因此,没有了平凡人物,自然也就没有了伟大人物。平凡人物在历史上起到的是无之不可、不可或缺的作用。毫无疑问:人类历史,是由伟大人物与平凡人物所共同创造的。
 
  平凡,就是伟大永远也摆脱不了的环境、背景。伟大,必定要、必然会受制于平凡。所有的伟大,只有、唯有作用于平凡,也才是有意义、有价值的。
 
  伟大人物与平凡人物的本质差异:前者具备后者所不具备的一些特质。
 
  至于伟大人物与平凡人物之间是否存在着利益冲突、情感纠葛?伟大人物是否会鄙视平凡人物?平凡人物是否会憎恨伟大人物?等等这些问题,都不是本文讨论的主题。
 
  让我们心平气和的接受这样的现实:人与人是不一样的。同时,也让我们客观理性的意识到这样的结论:在一定范围、一定程度上,自己有可能会改变自己。
 
  我们应该敬天(其实就是敬畏自然),但却完全可以不认命!!!
 
  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扪心自问:我们自己是否充分释放了潜能、是否充分展现了天赋呢?我们自己是否埋没了自己、是否束缚了自己呢?我们自己是否辜负了自然、是否有愧于上天呢?
 
  在人类社会发展方向尚未清晰的情况下,请不要轻言何谓“正能量”与“负能量”。
 
  身为本文作者的左明,至少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一个平凡人物。这应该是一个包括伟大人物和平凡人物在内的其他社会成员的基本共识。
 
  身为平凡人物的人们,在读完本文之后,会做何感想呢?首先,凡是能够阅读如本文这样比较严肃、不够娱乐的作品之人,就已经不是相当平凡的平凡人物了。然后,我有言相告:无论是伟大、还是平凡,都不是我们的个人意志所能够决定的。无论是伟大,还是平凡,都应该泰然处之。只有能够正确面对自身伟大之人,才是伟大的伟大;凡是可以理性正视自身平凡之人,不是平凡的平凡。
 
  身为伟大人物的人们,则很有可能根本就不屑于去阅读本文。
 
  只有崇尚伟大、但却不菲薄平凡,才可能会有——更多的伟大业绩和更少的平凡事迹。这,也许就是进化的具体表现吧。
 
  差异的程度,决定伟大的成色。如果没有看到差异,那么必然不会出现伟大。
 
  伟大的本质:不是满足需要,而是创造被需要!
 
  真正的伟大:是由伟大人物定义的,而不是由平凡人物认可的!
 
  一部人类发展史——人类的画卷、人类的戏剧,就是以伟大人物为中心、为主角而展开的历史。
 
  包括伟大人物和平凡人物,也许都应该向伟大人物——致以崇高的敬礼!!!
 
  向人类的杰出思想及其思想者,致以最崇高、最神圣的敬礼!!!!!!
 
  一切的伟大,都是自然的恩赐!!!!!!!!!
 
  在自然的面前,所有被称为、被视为伟大的人类成员或者人类现象,都只不过是微不足道、不足挂齿的平凡而已。
 
  其实,人类并不伟大,只是人类能够领略、感受通过自身而创造或者不通过自身而展现的奇迹。
 
  伟大与奇迹紧密相联!
 
  真正伟大,属于自然!
 
  发现自然,就是伟大!
 
  感悟伟大,也是伟大!
 
  追求伟大,也是伟大!
 
  向往伟大,也是伟大!
 
  ……
 
  阅读左氏,正在伟大!
 
  伟大,属于那些拥有伟大情怀之人。
 
  向具有伟大思想和伟大思想能力的普列汉诺夫先生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2019-02-18于幸福艺居寓所
 
  特别鸣谢:
 
  我所阅读的纸质版该书(另有一本用于珍藏的该书),来自于赵广开先生的赠与。
 
  2018年秋,完全是一个偶然的机缘,我请赵先生代买一批书籍(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全套第十五辑“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赵先生在不辞辛劳、尽心尽力为我服务之余,还多送了我两本书,其中之一就是——《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是“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第十二辑哲学类中的一本,定价:十五元)。
 
  俗语:放着河水不洗船。时间,总要打发,何不顺手拿起该书去领略一番。
 
  使我略感愧疚的是:凡是被我精读过后的书籍,都会留下饱经沧桑的痕迹。
 
  在此,再一次向赵广开先生致谢!
 
  2019.3.21.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本文结语
 
  在大约两年前,鄙人曾经撰写一文——《平庸与卓绝——读〈群众、领袖与历史〉》(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该文与本文的主题近似、思想也是一脉相承,可以认为它们是“姊妹篇”。
 
  本文应该算是在该书面世一百二十年后的老调重弹、旧梦重温。如果没有能够完成突破、实现超越的话,那么也只能说明本人无能,而不能证明历史停滞。
 
  在精读该书之后,鄙人再次面对译者对其“思想之精辟,史料之丰富,论述之透彻,语言之洗练,以及风格之卓异”之评价,愚以为:似可商榷。我的个人感受是:史料,可能是过于丰富了(占据了绝大部分篇幅。陈述多而议论少,与其说这是绝大多数人文社会科学作品的常态,不如说是——通病),从而在相当程度上掩映了作者思想的精辟。论述还算透彻,语言也够洗练。至于卓异的风格,在下确实是不知所云。
 
  特别提醒读者诸君:该书就是或者就被认为是眼前一亮、吓人一跳的所谓的“世界学术名著”!!!
 
  左氏猜想:现代以来,由蒋氏统治中国与由毛氏统治中国、由国民党治理中国与由共产党治理中国,结果会相差很大吗?对此,我想坦陈一下个人的浅见。如果仅仅看一些表面现象的话,也许答案就会是肯定的。如果视野再开阔一些、思维再深邃一些,答案很可能就不一样了。近代以来,中国发展的主旋律不过就是从农业社会演进为工业社会罢了。在这个总基调的背景之下,到底是独裁、还是民主,还很重要吗?到底是专制、还是法治,还很重要吗?独裁者是谁,还很重要吗?不同执政党自我标榜的纲领和主义,还很重要吗?又有谁能够在根本上阻挡、改变中国走向现代化的步伐和趋势呢?毫无疑问:不论是阿猫,还是阿狗,结果都一样——都不能、都不可能。因此,这道题的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左氏困惑:如果在发展中国家里紧锣密鼓、如火如荼的开展政治生活是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在发达国家里为什么也会有人热衷于投身政治活动呢?普京死乞白赖去当总统,相当正常;而川普居然也不遗余力去争总统,那可就相当不正常了。小孩子撒尿和泥,相当正常;而成年人居然也撒尿和泥,那可就相当不正常了。对于普京,我无话可说;而对于川普,我只能投以鄙视。在美国如此成熟、健全的国家机制和社会体系之下,可以有无数良性的成功、成才之路,为什么居然还会有人愿意通过从政来实现自身价值呢?这是何等扭曲、变态的价值取向呀!
 
  结论:美国这个所谓的民主国家、自由世界,其实也真的没有好到哪里去。
 
  左氏坚持以为:如果一个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不能就理应歧视、藐视、蔑视、鄙视“必要之恶”——政治活动和政治人物这一重大问题达成普遍共识的话,那么这一定不是一个正常的良性社会。恰如:无论如何也不能认为吸食毒品者是身心健康的人。
 
  到目前为止,人类社会的绝大多数发展阶段和组成部分都呈现出政治活动相当热闹、政治人物绝顶风光的景象。与其说这是何其扭曲、变态的社会形态,不如说社会成员的外在个体差异过于巨大。社会成员普遍的个体崛起,必然会导致政治这种社会现象的日益衰落。这个过程会相当漫长。
 
  在人类认识世界和改造环境的漫长征程中,那些喧嚣的嘈杂有如翻滚的浪花,统统如过眼云烟一样都转瞬即逝了。你方唱罢我登场,一茬新人换旧人。制度,很重要吗?纲领,很重要吗?体系,很重要吗?主义,很重要吗?争来争去,很必要吗?是非曲直,有意义吗?所有的纷纷扰扰,很可能都是庸人自扰。
 
  外面的大千世界,已经相当纷繁混乱了。个人的精神世界,能否求得一方净土呢?可能只有每个个人的安详与从容,才会使这个世界归于宁静与和谐。
 
  整部人类发展史、文明史,其实就是思维巨匠的精彩表演史,而不是政治人物的横行霸道史,也不是经济人物的发家致富史,更不是文化人物的摇尾乞怜史。
 
  人类失去思想,世界将会怎样?不过就是多了一种禽兽的能够直立行走的近亲罢了。
 
  人类曾经走过权力本位时代,正在经历金钱本位时代,终将迈向智能本位时代。
 
  抛开利益而专注于挑战智识,恐怕也就只有这一件事情才能够引起我的极大兴趣。在互联网时代,某明利用互联网去传播自己与众不同的思想,而某云则是利用互联网去根本改变人们的购物习惯(有人则戏称:利用互联网忽悠败家娘们儿去非理性购物);某明向往的是无限的精神丰裕,而某云追求的则是无尽的物质富足(尽管其有可能会成为华人首富甚至是世界首富)。终有一日,社会成员会达成这样的共识:精神是高贵的,物质是低贱的。进而认为:某明是高贵的,某云是低贱的。
 
  正是因为某云是一位正人君子,所以才会成为我的评论对象。还有太多的显赫人物,因为人品原因,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我的评论对象。
 
  左明的人生目标相当明确:争取去作没有薪水的——副上帝!不为了别的,就为了能够立于云端将这大千世界看得通通透透、明明白白!
 
  我的目标与其说是思想极致、人类巅峰,倒不如说是自然造化只允许、只适合我去做这样的梦想。
 
  伟大的活动,验证伟大的人物。普氏撰写该书,堪称伟大。本人写作本文,也是意欲缔造伟大!
 
  左明,想把自己这个个人亲自镶嵌在历史的显耀位置上。
 
  在论述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的时候,有必要明确一下:个人对社会所产生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意义上的作用?愚以为:作用可以区分为物理作用与精神作用。权力和金钱,看得见、摸得着,可以被认为是物理作用;而思想和灵魂,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其文字载体却看得见、摸得着,则应该被认为是精神作用。显而易见:物理作用,有限而短暂;而精神作用,则无限而持久。
 
  下面谈一个激动人心的趣味话题,关于伟大人物的等级排序。
 
  伟大人物当然也可以、也应该区分高低上下,进而划分等级。鄙人将伟大人物分为三等三级:上等上级、上等中级、上等下级;中等上级、中等中级、中等下级;下等上级、下等中级和下等下级。现逐一阐释之:
 
  需要事先说明的是:伟大,肯定是一个相互比较的结果,没有或很难给出一个客观评判标准。但是,诸位都应该很清楚:在与他人进行比较的差异部分里,如果在质量上更高、在数量上更大,那么伟大的程度也就会相应提升。此外,跨越时空的比较,往往是受限的,甚至是困难的。
 
  伟大,很难被量化、被绝对化。
 
  第九等级——下等下级:通常表现为政治家。
 
  我十分欣赏这样的哲言:政治是——“必要之恶”。如果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政治人物的本质也就昭然若揭、大白天下了——非恶人莫属。
 
  政治的本质是——分配利益。
 
  政治有毒,善者莫入。
 
  左氏曰:所有的政治人物,无一例外都会或早或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作恶、作孽、作死,注定是政治人物的本色。政治人物的界分,不过就是作恶、作孽、作死的程度的多少的问题。
 
  在现实世界中,政治的常态表现就是以牺牲、掠夺公众利益来满足政治人物的个人私欲。
 
  中国古训: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万具白骨,所换来的不过就是在最高指挥官的军衔上添加一枚金星罢了。如果是改朝换代、建立新的政权呢?那么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惨绝人寰、人间地狱——那简直就是必须的!到底谁是政治斗争的赢家?除了参与政治斗争的获胜者之外,还有就是为数有限且誓死效忠的其追随者、拥趸者。到底谁是政治斗争的输家?除了参与政治斗争的失败者之外,所有的公众都是陪绑、都是炮灰、都是牺牲品、都是殉葬品。
 
  政治斗争,是一个人或几个人获胜、其他所有人都失败的游戏,其结果只能是灾难和浩劫。
 
  难道政治不可能为人民服务、为公众造福吗?非常遗憾,答案很可能是肯定的:对,不太可能。政治,根本就不是创造性的活动,那又怎么可能会增进整体福利呢?
 
  美国的川普,作为一个非常有钱的资本家居然直接跳到了台前——亲自出任总统。他的生活可能是简朴的,他的志向可能是远大的。他谢绝、婉拒了不菲的年薪(相对于普通人而言),他很可能不屑于贪污受贿、以权谋私,他承诺要拯救美国。但是,可能会被中国老百姓称之为清官、廉吏的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政治白痴!!!政治也好、权力也罢,能够给国民带来真正的福利吗?政治可以做到的,充其量也就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堤内损失堤外补、背着抱着一样沉。请问:外科手术能够治好罗锅儿吗?
 
  最佳的政治,也只能是零和游戏。其余的政治,就一定是内耗和减损。
 
  左氏曰:较少作恶的政治,就是良善的政治;没有作用的政治,就是最好的政治。
 
  让我们重温一下先哲对国家所给出的经典定义: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工具。请读者诸君都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是哪一个阶级的成员呢?也许,这个问题并不难以回答。也许,各位的回答并不一致。也许,导致不同答案的原因并不是客观差异,而仅仅是个体的主观感受,甚至有可能是意识形态的教化结果(耳熟能详的口号不绝于耳:诸如工人阶级领导、无产阶级专政等等……)。下一个问题可能就比较难以回答了:到底谁是与自己所置身的阶级相对立的另一个阶级的成员呢?难道在今日之中国真的没有阶级压迫了吗?那么,我们还保留国家这种组织形式干什么呢?
 
  政治,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在相当漫长的未来还不会离开人们的生活。倒不是因为被压迫阶级需要政治,而实在是因为压迫阶级太酷爱政治了。
 
  看明白、搞清楚政治的本质,这是每一个被压迫阶级成员(压迫阶级的成员对此绝对是一清二楚、心知肚明)的历史使命!!!明了之后的对策,既不是造反、也不是革命,而是发展——深沉而缓慢的发展、而是创造——持续而不竭的创造。被压迫阶级成员在任何一种社会形态中,都注定是被压迫阶级成员,因为,你们、他们、我们共同的名字是——弱者!不被忽悠、不被哄骗、不死心塌地被利用、不心甘情愿被役使,这就已经是弱者的胜利了。
 
  政治,不可能解决政治自身所存在的问题!政治,不可能消亡政治!请不要对政治寄予不现实、不理智的期望。
 
  当个人的自利本性与权力的公共属性相结合的时候,以权谋私、公权私用,就必将成为所有政治人物无可避免、无法逃避的宿命。这其实也已经既不是秘密、也不是污点了(如果是公认的、公开的污点的话,那么这个行当就应该灭绝了)。最为关键的问题是:政治人物是否能够顺势而为、是否能够顺乎潮流、是否能够造福社会、是否能够增进公益。
 
  就是在这些关键问题上的正确选择和在此基础上作出的丰功伟绩,才可以使人区别出、辨识出伟大的政治家。相当遗憾:古今中外、古往今来能够顺利通过这一标准从而成为伟大政治家的人物,实属凤毛麟角、寥若晨星。
 
  最为伟大的政治家,最多也就是能够做到尽可能少的去作恶、作孽、作死!这就是对他们的最高评价。
 
  凡是看不清楚、想不明白政治本质的人,就没有也无法真正理解人类社会。
 
  也许,那些高端人士并不是看不懂政治的本质,而是受不了政治的压迫。他们对政治不是盲从,而是屈从。他们明明知道政治家都是大号流氓,但却又都去梦想并争当政治家。他们不是输给了理智,而是臣服于——利益!!!
 
  利益,不辨是非、无论对错。
 
  不能挣脱利益纠缠的物种,注定是低级物种。
 
  政治家的最大局限性就在于:其影响力明显会受到时间的限制。少则几年、几月、甚至几日,多则不过数十载。万古不易的铁律:人走茶凉、人亡政息。政治资本、资产无法遗传、继承。政治家的功勋荣耀与政治家的政治生命(未必是生理生命)必然会同始共终。后人可以缅怀政治家的英名和往事,但却绝对无法感受到政治家所带来的福祉和利益。
 
  一个政治家就是再牛,最多只能影响世界几十年,其伟大的成色,也就可想而知了。
 
  环顾当今世界,除了朝鲜的“金三儿”之外,可能就再也没有哪一个政治人物可以如此说一不二、一言九鼎、牛气冲天、不可一世了。对此,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国家领导人也只能是自愧不如、甘拜下风了。
 
  政治,已经不可逆转的日趋没落了。
 
  第八等级——下等中级:通常表现为企业家。
 
  企业,是企图牟利的事业。企业家,就是企业的领袖。
 
  企业的本质是——创造财富。
 
  只是到了近代、现代和当代,才逐渐出现了规模庞大和能量巨大的企业,甚至已经出现了富可敌国的巨无霸型的超级企业。
 
  伟大的企业家,其实质就是以更加优质、高效的方式去组织生产、创造财富。
 
  企业家的行为目的就是谋取利益(有这样一句俏皮话:不想赚钱的企业家,是不道德的)。获得利益的方式不外两种:创造与分配。尽管企业家的获利方式应该是创造而不是分配。但是,企业家也难免会去打分配利益的主意,例如:偷税漏税(少缴税款就是获利)。另外,创造利益也可以区分为两种:正当与邪恶。并非所有企业家的经济活动、并非企业家的所有经济活动都会以正当的方式去获利。没有哪个企业家能够完全、彻底与坑、蒙、拐、骗、偷等种种恶行划清界限。与利益同行的企业家就注定无法清白,尽管他们会利用很多方法去漂白自己。
 
  追逐利益,并不可耻。但是,私而忘公、损人利己,就肯定不崇高、不伟大了。
 
  判断企业家伟大与否的标准,就是创造财富的多少与作奸犯科的多少。创造财富很多甚至极多而作奸犯科很少甚至极少的企业家,就可能伟大。
 
  如何正确理解企业的盈利结果与企业家的个人贡献之间的恰当关系?在这里,有可能会存在一个思维误区:凡是企业的盈利就都应该归功于企业家的个人贡献。当然应该否定这样的片面认识,而应该尽可能清晰剖析此二者之间的因果关系。
 
  所谓伟大的企业家,当然应该是指那些依靠个人的努力而为企业作出重大贡献的企业家。
 
  企业家之所以能够在排序中胜过政治家,就是因为企业家对社会的破坏作用远远不及政治家。换言之:在整体意义、根本意义上,作为创造财富的企业家对社会的积极作用要远胜于作为分配利益的政治家。
 
  愚以为:就是把在比尔·盖茨出道以后的历任美国总统都捆绑在一起,也抵不上比尔?盖茨的一根脚指头,他们只有仰望比尔?盖茨的资格。
 
  企业家的极致,是慈善家。
 
  第七等级——下等上级:通常表现为活动家。
 
  此处的活动,当然是指除了政治和经济以外,在其他领域里的活动。以前,曾经经常出现社会活动家这个名词,其实其中的“社会”二字的含义相当模糊、相当笼统,因此,也就有了相当强大的包容性和涵盖力。
 
  如公益人士、慈善人士等等的活动家之所以能够在排序中胜过政治家和企业家,就是因为活动家会较小、较少涉及个人私利,因此对社会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就会更小、更少。
 
  第六等级——中等下级:通常表现为体能出众者。
 
  典型代表就是杰出的运动员。此处的运动项目,主要是指纯粹的体能竞技,无需或者很少借助于工具、器械,例如:跑、跳、投、举、游等等。
 
  这些运动项目通常会设有比较客观的可以计量的世界纪录。所有那些创造和打破世界纪录的运动员,其体能无疑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特别是在有了影像记录技术的时代之后,他们的竞技过程和飒爽英姿将长久为后人所崇敬。
 
  那还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知道巴西总统的人不是很多(也许,巴西国民也未必都知道——笔者注),但是,却很少有人会不知道“球王”——贝利(一个普通、平凡的巴西国民——笔者注)。
 
  如果让伟大的足球运动员与蹩脚的国家领导人去比较,那可就有点儿不厚道了。那么,如果让伟大的足球运动员与伟大的国家领导人去比较,那结果又会如何呢?也许,有人会瞬间抢答:后者可以“秒杀”前者,因为后者可以让亿万国民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对此观点,鄙人有话要说:1.请问:亿万国民的幸福生活是某个伟大的国家领导人恩赐的结果吗?愚以为:国家领导人完全有能力、有可能去破坏亿万国民的幸福生活,但却绝对没有能力、没有可能去创造亿万国民的幸福生活;2.即使是再伟大的国家领导人,也都会很快成为过眼云烟,而最伟大的足球运动员则完全不同,其所创造的奇迹将会长长久久(我就不使用“永远”一词了)的通过影像技术展现在无数后人的眼前,令无数后人拍案惊奇、为之赞叹。
 
  第五等级——中等中级:通常表现为形态优异者。
 
  典型代表就是俊男美女。
 
  箴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万事万物的美丽之中,人的美丽可能最为特殊、也最为突出。美丽之人(无论性别,但却通常表现为女性),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可谓是历历在案、不绝于史(也许就包括该书所提及的“蓬巴杜夫人”),无需我再多说。
 
  在通常情况下,美丽与优秀——伴生、同行。造物主之所以要赋予人类以性欲,其根本目的就是去实现物种的延续。强烈渴望与美丽的异性共同完成“造人”活动,是优生优育的自然选择。这,已经成为了人的本能。尽管,绝大多数的人类性行为早就已经与生育目的无关了。
 
  审美的本质,就是——择优。
 
  人类对于美的爱慕和追求,永不停歇、永无尽头。
 
  第四等级——中等上级:通常表现为身怀绝技者。
 
  典型代表就是掌握各种各样、林林总总、五花八门、难以尽述的奇绝技艺之人。
 
  信手拈来的经典事例:伟大的棋手(如本文之前提及的“棋王”——卡斯帕罗夫)。他们无以伦比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尽管,他们或早或晚都会败在人工智能的“手”下。他们以及他们的棋谱将载入史册,供无数后人去学习、去超越。
 
  能够让我心醉的至少还有:伟大的“斯诺克”桌球选手(如天才的“火箭”——奥沙利文)。
 
  崇敬、瞻仰他们,满足了人们对各种各样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向往之心。
 
  第三等级——上等下级:通常表现为文学家。
 
  文学家首先是表达者,其次也是思想者。他们以表达见长,但也会富于思想。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就是文学!
 
  要想看得远,请您向上爬。这就是大白话儿。
 
  其实,这句文学表达的思想意境相当简单、质朴,可以说是毫无新意、尽人皆知。仅仅就是因为表达新颖、奇绝,所以才能够传为佳话、千古流芳。这就是文学的价值所在。
 
  木心先生认为:莎士比亚是仅次于上帝的人。而我要说的则是:他可能很了解莎翁,但却完全不理解上帝,甚至根本就没有整明白上帝到底是什么情况、什么本质。成为顶级甚至超级文学家,这可是对上帝的极大误解和贬低。
 
  他们的作品,有可能会受到时空的局限,特别是具有时空背景的那些作品。
 
  第二等级——上等中级:通常表现为艺术家。
 
  他们是缔造人间之美的人。他们是美的创造者(无中生有),而不是美的呈现者(忠实再现),因此,摄影式绘画的价值就会因摄影技术的出现而被取代、被贬低。
 
  试举一例:同为音乐工作者,最为伟大的非作曲家莫属。因为,恰恰就是他们创造了无比美妙动听的旋律。只有旋律才是音乐之魂!相比较而言,作词者、演奏者、演唱者就相形见绌了。
 
  他们的作品,完全有可能会穿越时空。
 
  第一等级——上等上级:通常表现为科学家。
 
  有必要说明一下:此处的科学家不同于一般的科学工作者。他们不仅是从事科学工作的人,而且是取得了科学成就的人。所谓科学成就,不是指知道什么、学会什么,而是指否定什么、突破什么,不是指掌握已知的,而是指探寻未知的,最常见、最典型的表现就是——发现了规律。
 
  也许有人会问:什么是发现规律呢?请看一看本文,您就会知道、明白了。
 
  规律,是不能直接看到的。俗语:水往低处流。这是人人都能看到的(我无意冒犯盲人),但这却不是规律(只是规律的表现,但却不是规律本身——规律的实质)。规律,只能通过极其高超、复杂的思维活动才能发现。最佳例证:伟大的牛顿先生看到苹果落地,居然就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
 
  规律,又可区分为自然规律和人文社会规律。此二者并无高低上下之别(只是对象不同、并无难易之分)。鄙人愿意致力于发现人文社会规律,原因很简单:即使是把自然规律搞清楚了,但却没有整明白人文社会规律——不知道自己及其同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那该有多么尴尬呀!
 
  能够把宏观世界(如星系等)或者微观世界(如夸克等)解说清楚的人与能够把个人或者人类阐释明白的人,应该会各有各自的仰慕者。以人类自身的有限性而言,我本人会更加艳羡后者。
 
  人,既是主体,也是客体。把人的主体性与客体性完美结合在一起的科学就是人文社会科学。
 
  发现,是引领文明;学习,是跟进文明。
 
  号令天下,无法使人类进步;金山银山,也无法使人类进步;唯有科学发现,才能够使人类进步。
 
  是每一次、每一个科学发现,使全人类而不仅是发现者自己在自我进化的层面和意义上又前进了一步。人类的进步是由精神的进步来定义和丈量的,每一次、每一个科学发现,就是为这样的进步添砖加瓦。
 
  科学家的极致,是思想家。
 
  他们的作品可以穿越时空,可以与日月同辉!
 
  他们,也只有他们才是——人类的至尊!!!
 
  他们中的极致,才是——仅次于上帝的人!
 
  人类最为崇高的桂冠,只能戴在思想者高贵的头颅之上!
 
  综上,不难看出:下等三级都是——行动者,中等三级都是——表现者,上等三级都是——思想者。
 
  下等三级伟大人物对历史的作用被时空条件限制在非常有限的范围之内。
 
  中等三级伟大人物对历史的作用被时空条件限制的程度已经大大缓解了。
 
  上等三级伟大人物对历史的作用被时空条件限制的可能性已经很微弱了。
 
  人的本质,是——思想,而非——其他。
 
  高官是肮脏的,富豪是龌龊的。可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人都无限憧憬和终极向往高官和富豪呢?无他,唯品位、格调、情趣有限尔!在这个星球上,几乎所有的人也就只能够、只可以理解和把握以生理本能为支撑的低级趣味。
 
  人类文明基本的也是突出的表现就是以文字为载体而呈现的精神作品。当今世界与一万年以前的任何过往世界的差异,可谓是比比皆是、数不胜数。但是,最实质、最本质的差异就肇始于、就来源于文字作品。恰恰就是文字作品,使世界的面貌发生了根本改变。在这个星球上,到底什么最可贵、最珍稀?答案已经拨云见日、水落石出:伟大的文字作品!!!到底什么人物最可敬、最伟大?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不言自明:创造最多(多少的结果不难判断)且最好(好坏的标准较难确立,一个相对显而易见的判断标准:文字生命力的持续时间)文字作品之人!!!
 
  古今中外、古往今来,对于伟大的权力者(诸如:帝王、将相、总统、主席等等)而言,其所能够享受到的最高礼遇也不过就是——与之同时代的数量不等的被统治者的或自愿或被迫的跪拜罢了;对于伟大的财富者而言,其所能够享受到的最高礼遇也不过就是——与之同时代的数量不等的或直接或间接受到其恩泽的平凡人物的感激罢了;而对于伟大的思想者而言,其所能够、可以、应该享受到的无尚礼遇则是——在其生前和身后的所有时代的无法计数的感知者、感悟者发自内心、幸彻肺腑的无限崇敬!
 
  伟大,是否还需要经过道德评价?那就要取决于道德到底是什么了?那就要看到底是狭义的甚至是偏颇的道德,还是广义的甚至是宏大的道德了。
 
  伟大,是否还应该设置方向限定?在伟大面前,既没有意识形态的划分,也没有政治正确的判断。所有的伟大都是突如其来、意想不到的;所有的伟大都是打破既有、突破限制的。
 
  伟大的本质是创造价值和产生福利,从而使社会成员能够领受到价值和福利。
 
  伟大,应该永远是比较的结果和相对的概念。不论人类社会进化到什么阶段,伟大人物都注定是少数甚至是极少数,伟大人物的比例不可能大幅度提升。
 
  下面,让我们回转头颅,去看一下另一个方面:与伟大人物相伴相随、形影不离的平凡人物。
 
  再次重申:这个世界是属于全体社会成员——我们每一个人的,而绝不仅仅是属于伟大人物的。
 
  那么到底应该如何评价平凡人物在历史上的作用呢?一言以蔽之:没有了平凡,也就没有了伟大;因此,没有了平凡人物,自然也就没有了伟大人物。平凡人物在历史上起到的是无之不可、不可或缺的作用。毫无疑问:人类历史,是由伟大人物与平凡人物所共同创造的。
 
  平凡,就是伟大永远也摆脱不了的环境、背景。伟大,必定要、必然会受制于平凡。所有的伟大,只有、唯有作用于平凡,也才是有意义、有价值的。
 
  伟大人物与平凡人物的本质差异:前者具备后者所不具备的一些特质。
 
  至于伟大人物与平凡人物之间是否存在着利益冲突、情感纠葛?伟大人物是否会鄙视平凡人物?平凡人物是否会憎恨伟大人物?等等这些问题,都不是本文讨论的主题。
 
  让我们心平气和的接受这样的现实:人与人是不一样的。同时,也让我们客观理性的意识到这样的结论:在一定范围、一定程度上,自己有可能会改变自己。
 
  我们应该敬天(其实就是敬畏自然),但却完全可以不认命!!!
 
  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扪心自问:我们自己是否充分释放了潜能、是否充分展现了天赋呢?我们自己是否埋没了自己、是否束缚了自己呢?我们自己是否辜负了自然、是否有愧于上天呢?
 
  在人类社会发展方向尚未清晰的情况下,请不要轻言何谓“正能量”与“负能量”。
 
  身为本文作者的左明,至少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一个平凡人物。这应该是一个包括伟大人物和平凡人物在内的其他社会成员的基本共识。
 
  身为平凡人物的人们,在读完本文之后,会做何感想呢?首先,凡是能够阅读如本文这样比较严肃、不够娱乐的作品之人,就已经不是相当平凡的平凡人物了。然后,我有言相告:无论是伟大、还是平凡,都不是我们的个人意志所能够决定的。无论是伟大,还是平凡,都应该泰然处之。只有能够正确面对自身伟大之人,才是伟大的伟大;凡是可以理性正视自身平凡之人,不是平凡的平凡。
 
  身为伟大人物的人们,则很有可能根本就不屑于去阅读本文。
 
  只有崇尚伟大、但却不菲薄平凡,才可能会有——更多的伟大业绩和更少的平凡事迹。这,也许就是进化的具体表现吧。
 
  差异的程度,决定伟大的成色。如果没有看到差异,那么必然不会出现伟大。
 
  伟大的本质:不是满足需要,而是创造被需要!
 
  真正的伟大:是由伟大人物定义的,而不是由平凡人物认可的!
 
  一部人类发展史——人类的画卷、人类的戏剧,就是以伟大人物为中心、为主角而展开的历史。
 
  包括伟大人物和平凡人物,也许都应该向伟大人物——致以崇高的敬礼!!!
 
  向人类的杰出思想及其思想者,致以最崇高、最神圣的敬礼!!!!!!
 
  一切的伟大,都是自然的恩赐!!!!!!!!!
 
  在自然的面前,所有被称为、被视为伟大的人类成员或者人类现象,都只不过是微不足道、不足挂齿的平凡而已。
 
  其实,人类并不伟大,只是人类能够领略、感受通过自身而创造或者不通过自身而展现的奇迹。
 
  伟大与奇迹紧密相联!
 
  真正伟大,属于自然!
 
  发现自然,就是伟大!
 
  感悟伟大,也是伟大!
 
  追求伟大,也是伟大!
 
  向往伟大,也是伟大!
 
  ……
 
  阅读左氏,正在伟大!
 
  伟大,属于那些拥有伟大情怀之人。
 
  向具有伟大思想和伟大思想能力的普列汉诺夫先生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2019-02-18于幸福艺居寓所
 
  特别鸣谢:
 
  我所阅读的纸质版该书(另有一本用于珍藏的该书),来自于赵广开先生的赠与。
 
  2018年秋,完全是一个偶然的机缘,我请赵先生代买一批书籍(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全套第十五辑“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赵先生在不辞辛劳、尽心尽力为我服务之余,还多送了我两本书,其中之一就是——《论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问题》(是“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第十二辑哲学类中的一本,定价:十五元)。
 
  俗语:放着河水不洗船。时间,总要打发,何不顺手拿起该书去领略一番。
 
  使我略感愧疚的是:凡是被我精读过后的书籍,都会留下饱经沧桑的痕迹。
 
  在此,再一次向赵广开先生致谢!
 
  2019.3.21.于首都师范大学本部教师公寓

阅读(54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