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科的个人空间

博客

《公司法》第16条第2款对公司担保行为的法律效力

  一、公报案例与裁判摘要
 
  中建材集团进出口公司诉北京大地恒通经贸有限公司、北京天元盛唐投资有限公司、天宝盛世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江苏银大科技有限公司、四川宜宾俄欧工程发展有限公司进出口代理合同纠纷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9年9月22日民事判决,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1年第2期(总第172期),第40—48页)
 
  裁判摘要: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该条第二款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但公司违反前述条款的规定,与他人订立担保合同的,不能简单认定合同无效。第一,该条款并未明确规定公司违反上述规定对外提供担保导致担保合同无效;第二,公司内部决议程序,不得约束第三人;第三,该条款并非效力性强制性的规定;第四,依据该条款认定担保合同无效,不利于维护合同的稳定和交易的安全。
 
  二、法律分析
 
  公司法第16条第2款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属公法性质的私法条款,体现的是公法对私法的适度干预,这种干预的目的是个体的私法行为必须在公法范围内活动,但对外没有法律效力,是《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但是该强制性规定不导致该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除外”的法意和目的。因此,私法效力和公法效力有区别,法律适用中应该区分:公法效力、公法条款是公序良俗优先、保护的是公序良俗,与公序良俗相悖必然导致私法行为无效,而私法效力、私法条款是意思自治优先、保护的是个体的私法行为,公法范围内的私法行为仍然有效,而强制性规定不全是公法条款、也包含私法条款。《<合同法>解释(二)》对于效力性强制性规范和管理性强制性规范的界分或区分,其实就是公法条款、公法效力和私法条款、私法效力的界分或区分。

阅读(17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