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的个人空间

博客

九合一选举折射台湾政治理性回归

  台湾九合一选举开票结束,除了台北柯文哲与丁守中涉及选票争议仍需司法程序予以复核之外,国民党已取得多数县市执政地位,呈现“显著翻盘”态势。这次选举可视为台湾选民对蔡英文“全面离岸替代”政策的检讨与反思,民进党的离岸取向遭遇重大政治危机。如果民进党不能敏锐捕捉中期选举之政治信号与风向标意义,恐怕会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再次遭遇失利。
 
  离岸取向是为了进行全方位的台独准备,转型正义及去中国化是为了夯实民进党永续执政的基础。然而此次选举中,“韩国瑜”现象表明执政一方即便机关算尽,也可能无法左右选民意志。正确的选举策略和动员方式,尤其是政治判断上回归“九二共识”及两岸和平发展,是胜选关键,并不需要太多的经费投入和过度媒体操作。当人民过度愤怒及政治理性回归,民进党的全面执政、公权私用及台独取向,只能是减分项。台湾地方层次各县市普遍飘“蓝”,有助于两岸关系逐渐回暖,回归九二共识,触底反弹。
 
  此次选举及捆绑选举的多项公投有诸多看点,并可据此观察评估台湾政治未来走向:
 
  第一,民主选举的钟摆效应继续有效,不因民进党的多重打压而丧失效力。2016民进党全面执政以来,对主要政敌国民党进行了全方位的“法律专政”,导致国民党几乎处于“停摆”边缘,党务经费和党内士气均告危机。民进党本以为这一操作可保其永续执政,但选举政治不只是利益政治和权力政治,也是原则政治。如果人民通过实证体验和政治学习而回归理性,纯粹意识形态及权力政治的操作就可能失效,民主选举的钟摆效应会再次起作用。民主选举隐含了对执政党的“有限授权”,人民是永恒的政治主人和政府批评者。
 
  第二,两岸关系仍然构成台湾选举的中心议题,民进党离岸替代政策全面失败。民进党不忘“台独初心”,在2016全面执政后妄图“遗忘”九二共识,回避两岸关系,依靠美日寻求全面“台独”的地缘政治条件及岛内政治基础。蔡英文政府错误估计两岸关系重要性及大陆维护“主权”的政治意志和能力,错误估计美日“保卫台湾”的底线与可持续性,其“新南向政策”也错误估计台湾自身经济实力与地缘经济影响力。两岸关系离开“和平发展”主线,抛弃“九二共识”压舱石,导致民进党全面陷入执政困境和地缘政治困局。九合一选举结果宣判了民进党离岸替代政策的全面失败。人民不离岸,两岸一家亲,大陆绝对实力与开放包容政策的吸引力,对此次选举产生了客观而有力的影响。
 
  第三,传统政党体制与动员方式遭受结构性冲击,中间路线式“维持现状”及地方派系实力派崛起。此次选举的两大看点是“柯文哲”和“韩国瑜”,前者是无党派中间势力的典型代表,选情持续稳定,吸引青年世代支持,后者在国民党最薄弱的高雄选区及国民党中央欠缺有效支持的条件下高票当选。这似乎开启了台湾政治中一个“政治素人”的时代,从而超脱了传统蓝绿、统独及政党体制的约束。人民日益看低政党信用和作用,而将投票考量聚焦于具体个人之人格及政策组合,出现了选举政治的“非政党化”。除了“政治素人”的崛起,此次选举亦显示出台湾地方派系对各自“党中央”的某种造反态势,他们更加自主地进行选举动员和政治文宣,并有极大可能在选后实现对“党中央”的权力改组。
 
  第四,人民政治理性的回归成为重塑台湾政治的决定性力量。尽管选举逆转有政党传统动员及媒体造势的影响,但人民积极投票及表达真实政治意志才是选举变迁的决定性力量。此次人民投票有如下特点:其一,去意识形态化,对台独意识形态操作已出现显著的审美疲劳,不再纵容或幻想;其二,更加精准地关切利益及寻求两岸关系回暖,对“和平发展”甚至九二共识更加认同,构成对民进党执政当局较大压力;其三,维护传统价值观及显示一定的保守美德,比如在同性婚姻合法化及台独奥运正名议题上显示理性取向。人民政治理性回归使笔者对华人民主化及民主巩固的质量及可持续性产生了更大信心,也对台湾民主的典范意义及助力两岸和平发展和统一的正面作用产生积极期待。
 
  第五,公投法制的成熟化及台湾传统价值的回归。笔者关注到此次“公投绑选举”的多项议题不仅与台湾民生利益相关,也涉及基本的伦理价值观和台独问题。台湾地区之前曾出现大法官解释追随美式“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现象,民法典出现修正压力,但此次公投明确否决了这一选项,仍将“同性关系”作为“非婚姻关系”类别加以宽容处理。这显示出台湾对传统家庭价值观及异性婚姻观的坚守,对同性关系的宽容对待被限定于“非婚姻”层次。这是一种较为合理化的人民政治决断。“同性婚姻合法化”易于引发激烈的社会价值观冲突,在美国国内也存在严重的宪制争议,甚至可能出现判决上的逆转,民进党盲目追随美式法制前沿而罔顾台湾传统价值观是一种政治失策。公投法制成熟的另一个表现是否决了东京奥运正名公投。民进党希望利用这一公投议题操作“台湾国际化”,但这破坏了两岸及国际社会关于台湾参与国际赛事的默契与共识,势必导致台湾国际空间进一步受限。正名公投受挫,表明台湾人民并不愿意追随民进党的台独议程。
 
  第六,两岸交流预期会出现县市层级的“预热”,为2020选举准备条件并进一步释放两岸和平发展实质性红利。民进党执政两年多留下了太多的“两岸发展赤字”,直接损害了台湾民众的根本利益。人民在此次选举中用选票进行了直接的政治惩罚。新当选的国民党籍县市长以及包括柯文哲在内的中间势力,相信为了政绩及兑现选举承诺,会在两岸和平发展上采取更加积极主动的策略,而大陆亦会热情回应。由于民进党中期选举失利,“离岸替代”的政治资本逐步流失,因此缺乏政治底气和执行力来阻遏两岸回暖,否则会引发人民更大的政治愤怒。“九二共识”会首先在地方县市层次获得确认,比如韩国瑜已明确背书这一政治原则。国民党县市长不会惧怕回归“九二共识”的打压风险,因为有人民的政治支持。柯文哲之类的中间势力也会谨慎跟进,“两岸一家亲”会成为其连接两岸的政治符码。为了2020选举,各方政治势力势必出现对“两岸关系重建”方向上的政治竞争,以弥补民进党执政赤字,向人民展示真正的“维持现状”能力及利益改进的兑现能力。
 
  第七,台湾牌经历内部政治调整后在中美贸易战及更全面博弈中的战略性价值有所下降。九合一选举结果显示台湾人民不愿意盲目追随民进党而成为中美对抗的“棋子”。他们清楚地认识到,中美是唯一的谈判对手,其他一切都是参数,尤其台湾只是中美棋局上的美方“棋子”,很可能成为“弃子”。台湾人民要自主命运,因此通过选票对“棋子”命运说不,一定程度上“去棋子化”,也适当缓和了大陆与美国综合博弈中的压力。“台湾牌”因台湾人民的理性自觉而出现价值下降趋势,相信美方也会评估及不得不接受台湾人民的这一自主而理性的选择。
 
  第八,和平发展可期,实质统一仍然困难重重。九合一选举是台湾政治内部的结构再平衡,是对民进党台独取向的政治批判,是台湾人民整体性的政治理性回归。然而,这种回归不代表台湾人民已经愿意实质跨越“两岸”政治鸿沟与制度的实质性差异,而是以回到接近马英九时代之“和平发展”状态为基本想象和预期。从“和平发展”到“实质统一”,明确写入了中共十九大报告,成为大陆核心政治目标之一,但这不等于国民党县市长及其选民做好了向“实质统一”过渡的准备。即便未来国民党有机会再次执政,全面回归“九二共识”,但是在岛内政治格局、中美政治博弈及东亚地缘政治平衡的多重张力下,也不容易即刻取得宪制性突破。因此,实质统一之路仍然困难重重,但“急独”毕竟已被否决,这就是重大进步。
 
  总之,九合一选举实现了台湾内部蓝绿的钟摆式再平衡,但各自党中央的掌控力下降,政治素人及地方派系的主导权和话语优势上升,两岸关系回归“和平发展”路线的契机显著呈现。未来,2020选举将出现新一轮的话语范式调整和权力结构重组,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的传统政治路线及权力架构都将被结构性重组。这些政治变化需要引起大陆对台智库与政策部门的高度重视和严谨研判,更要注意到回归“九二共识”后朝向“实质统一”的多层次策略与制度设计,更加认真对待及讨论“一国两制”台湾模式的基础性原则及宪制框架。

阅读(30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