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才凤的个人空间

博客

读《法治昭通颂》有感

  昭通中院的黄代本老师叫我为他的《法治昭通颂》文章写一篇读后感。我感觉汗颜,因为我古文学习太差,虽然能够领略该文章气势一二,但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凭一己才学之疏浅,难以对这样气势宏大,古韵深厚的文章作出完美到位的解读。黄老师对我恩重如山,是对我卑微不才的写作给予过肯定和鼓励的第一位老师。多年来,我一直坚持不懈地匍匐在文字上,与他的赞赏和肯定是分不开的。所以,即便知道自己无法写出像样的读后感,还是硬着头皮答应老师写一篇。
 
  《法治昭通颂》开篇点旨立意,确立本文撰写之方向和写作之旨意。“天布星辰,地列山川。磅礴乌蒙,神奇昭通。出滇入川,地接川黔。”这几句标识出本文将是一篇颂物言志的“铭文”。“天布星辰,地列山川”这一句让我联想到盘古开天辟地之时,昭通这块土地就顺天时而蕴生。古老的河流,古老的山峦,古老的农耕,古老的歌谣似乎正从遥遥天际中如云雾一样倾泻下来缭绕着古老的红土地。天象和地理匹配,天空和大地辉映,乌蒙山象征的不仅仅是古老,更是传奇。它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南北通道的重要一隅,它特殊的人文环境使其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悠久的历史。这是一块“文射星斗,地灵人杰,奇峰藏秀”的土地;这是一块从古至今人才辈出的土地;这是一块承载着每个昭通人幸福和勤劳的土地;这是一块赋予每个昭通人无限温情和恩情的土地;这是一块让每一个居住在上面的人充满着自豪感和荣誉感的土地。这块土地叫“昭通”,具有昭明通达之意。
 
  黄老师博览群书,尤其对中国的古文化有很深的探究。如今,能用通篇的文言文写出如此气势宏大的文章的作家真不多见。读史让人明智,读史让人明鉴,读史可通古今,知纵横,明事理,辨真伪,读史可以让我们对文化的渊源有更深的了解。这篇文章以“昭通”的历史为背景,借助昭通的人文地理,弘扬昭通法治精神。昭通坐落在四川盆地向云贵高原抬升的过度地带,地处云、贵、川三省之交,与四川,贵州相接,位于云南之东北,金沙江下游沿岸,是古代兵家必争的要塞和重关,是著名“南丝绸之路”的要冲,具有“锁匙南滇,咽喉西蜀”的称誉。文中写到“金沙江千流共归,乌蒙山万岭分状。四时取则于辰斗,万物仰照于大明。”金沙江见证了历史文化之古迹,乌蒙山洒下杏花春雨般之诗意。从秦开五尺道以来,昭通就是“五尺道”的枢纽,随着中原文化南渐,昭通得风气之先,是云南最早接受中原文化影响的地区。远去的岂是鼓角铮鸣,暗淡的又岂是销烟弥漫。不说茶马古道之上银铃声响彻不断,光是昭通老房梁上的燕雀之声就足够你回味无穷。所谓的“汉筑南夷”,就是指汉武帝时改变汉初“闭蜀故徼”的封闭政策,重开“南夷道”在西南夷地区设置郡县,扩大中原与西南边远地区的文化交流,昭通首次纳入中央政权的管理之下。西汉时,昭通以“朱提”冠名,昭通鲁甸的乐马厂以盛产“朱提银”著称。元朝时,昭通称乌蒙,雍正时经改土归流,改乌蒙为昭通。昭通原来的土著居民是彝族和苗族,主要居住在金沙江流域,故昭通有蛮夷之地之称。后来,因用兵、屯田、战乱,汉民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南迁形成土著文化、移民文化、民族文化相互融合的昭通文化。前些年,我到南京去,看见南京老城区的房舍建筑造型与昭通旧城区老房舍的建筑风格很相似:如飞鹰展翅状的砖瓦屋檐结构以及木格子窗户均与北方的建筑风格颇相似。昭通古街云兴街上的木构房舍和上海的城隍庙、南京的夫子庙的房屋木制结构均有相似之处。昭通系南北通向的大通道,是外来汉民族与本地苗族和彝族等民族相互杂居之地。昭通语言归属于北方语系,有些地方方言与北方语言非常接近。从服饰、语言、建筑等文化中,我们得之,昭通与北方,与中原有着不可割裂的历史渊源。故文曰:“史万岁南征,袁滋摩崖,隋唐江山一统,见证四海宾服。”“中央恢弘远略,王朝定鼎。”《法治昭通颂》一文高度概括了昭通的历史,人文,地理,并赋予昭通的历史以及文化极高的地位。文章气势一倾而下,站立的高度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王泽广润,仁义与干戈并举;爱育苍生,德心与功业俱兴。”在肯定昭通历史,人文,地理的同时,作者对“地灵人杰”充满了信心和期待,对厚重文化底蕴孕育而生的“德心与功业”给予极高的肯定和赞赏。“天山一色六百里,烽烟弥漫数千年”,谁知冥冥之中,乌蒙山不是产生将军和功臣的地方?谁知冥冥之中,“德心与功业”就翘首滇东北,辉煌乌蒙之都。
 
  “訇然一声天地开,天光云影壮我怀;宏图绘就开笑靥,不尽江流拍岸来”,美轮美奂的语言让变幻无穷的乌蒙山云雾在我胸中飘扬激荡,我内心滕然升起一股强烈的自豪感。我突然感觉昭通比“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总相宜”的西湖美,也比“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更广阔,更伟岸。一个地方的出名总是与这个地方产生的名人和文化有着不可割裂的关联,文化对这个地方的出名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人们往往更容易因名人和名文记住一个地方。我相信,黄老师的这篇《法治昭通颂》会让很多人记住昭通这个地方。
 
  “格天下之礼器,做社稷之木铎。于苍天不说晨昏,于厚土不论方圆。法海汪洋,深探彻底之源,义山峭峻,直下绝顶之高。”法是什么?法是礼器之格,社稷之木铎。法如何?以苍天为证,以大地为绳。“于苍天不说晨昏,于厚土不论方圆”就是说“法”以苍天立证,以大地为绳,法铸苍天,魂断厚土,凭日月可鉴,借厚土可承,“法”位之高,之重,除苍天与厚土外,再无其他可比拟的了。以天下之器为容,以社稷之木为规,以苍天为公,以大地为母来解读和诠释“法”概念中所含的“法哲学”,让“法”置于自然科学和社会哲学之中。“法”就像波涛汹涌之海洋,其深如源头,又像峭峻之山,其高如绝顶。其文在揭示“法”本质的同时,充分展现法威之严,法威之重,法威之定,法威之恒。其文对“法”的阐论立意之高,之深,之广,实属难见。阅读其文,让我们更深入、细致,更形象、具体地理解“法”为何物,也让学法者多元化,多角度,多维度地认知什么是“法”。“是以公断如昭昭日月,扬乌蒙清风;立身唯廉明克己,效朱提古训。”公断之法必定明如昭昭日月,昭明通达的地方拂吹的必定是清清秀风。修身,立本,克己,奉公,乃是千年朱提之古训,我们每一个昭通人都要牢牢谨记于心中。
 
  “法安天下,德润人心。国之重托,民之期待”,法治之道乃是天下太平之根本。立德立心,不负国望,顺应民意,不辜家托,乃是中华文化之根本。“落日群山,万马奔腾;茫茫大地,中天月明”。驰骋在中华大地上,仰望乌蒙山的巍峨,险峻。夕阳降落于群山之间,万马奔腾在苍茫大地之上,冉冉升空的一轮新月,那是法之明昭,法之威廉。“金沙千条水,乌蒙万重山,者点水无多,此间尘不染。”金沙千条水千秋而饮,乌蒙万重山万世而踏。人世间,让我们饮用的水并不多,在短短的人生之中,作为一名“法者”,我们不应被红尘所污染,而应两袖清风,留一生清白于人间,这是“古训”,也是“法本”,更是我们的“德心”。
 
  乌蒙山上烟雾缭绕,金江湖畔明月照人。把生命融于天地之间,自然之隅,你会感觉人生如此之大气,如此之超脱。读过这篇文章的人都会感觉作者的视野如此高远、开阔,对待人生的态度如此逍遥,豪迈。作者以乌蒙山之俊秀,金沙江水之清澈,佐以豁达的情怀,淳朴的民风,勾勒出纵横昭通大地之上的“法”之轮廓和轨迹,以豪言壮志之势吟唱了一曲非凡的“昭通法治”颂歌。其文豁达通明,古韵横生,一气呵成,气势惊人,是一篇极其难得的佳文。
 
2018年9月12日完稿于鲁

阅读(11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