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当的个人空间

博客

建群感悟

  自从老微信号被封之后,我在2016年建的那个法律信息交流群就无法进行群管理了。这似乎早有征兆,我在一年前就在群聊名称后面加了个括号“群友自治”,这下真的是“群友自治”了。
 
  在没有群管理的日子里,大家照样平静的发帖,许多群友和我一样,每天茶余饭后总忍不住到群里看一看,那里有新的法律信息和一些观赏性比较强的新闻、故事、幽默视频。到了节假日,我依然在群里发红包。
 
  然而,2018年9月30日晚上,群里出现一个群友在刷屏,大家都无法制止他,我这才临时决定重建法律信息交流群。
 
  我当即在群里做了说明,并立刻向一些微信好友发出邀请。新建的法律信息交流群很快就进入200多人,到了10月1日上午,人数已经将近400人。这时我开启了“群聊邀请确认”,并发出了群公约:
 
  本群是由专家、学者、法官、检察官、警官、律师、记者、自媒体人、企业高管和部分高素质文化人组成。是一个以法律信息为主的信息交流群。现将本群提倡和禁止的发帖内容公布于众:
 
  1、最新公布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和判例。
 
  2、与法律有关的并且已经得到官方确认的社会新闻。
 
  3、有一定深度的文化历史研究文献和幽默有趣的文化历史故事。
 
  4、严禁转发高度敏感和十分低俗的帖子。一经发现,即将发帖者移送出群。
 
  5、凡在本群者,都是高素质的文化人,都应该知道目前状况下的语言尺度。为了本群的安全,希望有公益心的群友协助群主管理本群,一旦发现有人在群里发布不良信息,请及时向群主反映,以便群主及时作出处理。
 
  对于意义不大,过分血腥或者是近乎于敏感和低俗的内容也请不要在本群里面发。同时严禁刷屏,对于那些故意刷屏者,一经发现,立即将其移送出群。
 
  6、每个人的世界观都不尽相同,对不同的观点可以进行辩论,但严禁人身攻击。大家在一个群里面就是一个家庭的亲人,如果你不能像对待自己家里的亲人一样对待本群的群友,群主将把你移送出群。
 
  希望本群能够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精神乐园。谢谢大家!
 
  就在这个时候,群里有人发了一段与国庆节的气氛格格不入的语音,一个群友发现后愤而退群,并通过私聊提醒我。我立即把这个群友移出群聊。但我也没有再邀请那位主动退群的群友入群,因为他在对各种不合时宜的思想意识“刀枪不入”的我们面前,显得太单纯了。
 
  10月1日中午,一个好友在入群之后,通过私聊提醒我:“在这个时候组织数百人的微信群,不是好事儿”。我知道这是朋友的逆耳忠言。我告诉他,我已有管理微信群的经验,并把我起草的群公约发给他看。毕竟我有那么多的微信好友,大家天南地北的聚在一块聊天,也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儿。
 
  因为是法律信息交流群,法律是这个群里面的主要话题,但法律说到底还是属于政治的范畴,在法律群里说话,就不可能不涉及政治。现在存在的问题是,有人想在群里无边界的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对于这种人,只好将他移出群聊;有人在发言时总爱谈论一些比较敏感的话题,于是我就通过私聊委婉的劝说他们。这些朋友倒也明智,在表达自己意思的时候也就不那么“明火执仗”了。
 
  其实,大家都是知识分子,谁也不傻,有些话你不说别人也会明白的。
 
  下午,一个朋友跟我聊起了建群的事,他说建群比建一个国家都难,建国你只需要拿起枪杆子推翻旧政府,起一个新年号就行了,只要有枪在手里面,哪个百姓敢不听你的?可这建群就不一样了,你建一个群,总得有人愿意投奔你才行,你没有一定的号召力,谁理你?如果是在一个国家里,只要你不给他们发护照,国民想跑都跑不出去,可在一个群里,群友随时都可以退群,系统连个提示都没有。
 
  对朋友的建国理论,我有不同意见:你说的那个建国概念不对,拿枪杆子推翻旧政府建立新政权那只是建政,国家是早就存在的。现在就是有些人弄不清这个概念,把我党建政多少年说成是建国多少年。对于这个问题,毛泽东主席早在1943年就批判过:最近国民党出了一本书,蒋介石著的,名叫《中国之命运》,他在这本书中说没有国民党就没有中国,不知他是从哪里考证出来的,各位有看过历史书和小说的都知道,三国、水浒、封神榜、红楼梦里都没有国民党,还不照样有中国,依我看没有任何政党,照样有中国。
 
  朋友并不理会我的反驳,但他的口气已经改变。他说:用枪杆子打下来的政权治国很容易,谁不听话就用枪杆子说话;用选票选出来的权力,治理起来就很困难,对内、对外都在看人家的眼色行事。这就是我们国家的政权坚如磐石的原因,任凭美帝国主义如何嚣张,撼山易,撼中国难。
 
  我不由得对我的朋友另眼相看了。他却自顾自的跟我继续白话:这治群就不一样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家在你的群里总得有一点好处才行,没有好处人家跟你玩个啥,就像有些人总是向国外跑一样,因为国外的社会福利好,财富稳定,你挣的钱,你的土地和财产到啥时候都是你的,而在有些国家,你的财产今天是你的,明天就不知道变成谁的了。
 
  我感觉这个朋友的思维有些凌乱,也就不跟他聊了。这时群里又出现一个群友在刷屏,我立即把他移出群聊。
 
  我发出邀请的朋友,有些入群了,有些还没有入群。我知道其中的一些朋友不愿意入群,比如就有朋友就明确的告诉我,他不加入任何群聊;而有些愿意入群者,可能还没有看到我发出的邀请。
 
  10月4日上午9点,眼看群要满了,于是我给我认识的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发出邀请:“我很想把你拉到我新建的大群里面去,但希望你能做到多看少说,注意语言的尺度。其实你对许多问题的看法都是十分精准的,属于那种高智商、高品位的朋友,但偶有说话不够理性”(我曾经为此把他从我以前的那个群里面移出群聊)。但他一直没有回复,也没看到他入群。直到晚上7点多钟他才回复:“谢谢老师抬爱,我今天一直在掰玉米棒,才回来屯完”。并发来仓库里屯放着许多玉米棒的图片。
 
  我的这个朋友是一个地道的农民,他告诉我:亩产丰收了,不过年年都是“多收三五斗”的行情。
 
  对他的丰收,我表示了祝贺,并说:“以你的才情,当初如果考上大学,现在一定是一个很有见地的大学问家。”
 
  他回复说:“当初踏错路,又没恒心,终不成器,能做一个小良民即可。可惜老作战风车的事,以后处事想往苞丁解牛的方向努力,能养家糊口为好,就怕过不了嫉恶如仇这关”
 
  我知道他在当地一直被恶霸欺负,土地被强占,补偿安置的事一直未能处理好,有几次他差点要走上明经国的路,我和几个网友都十分挂念和支持他,但也帮不上什么忙。这种事儿大家都懂的,就不多说了吧。
 
  转眼间群已满500,我的几个朋友都因迟到而未能入群。我只好让他们等候,希望有不愿意在群里混的朋友早日“移民”,给我的几个朋友腾出空额来。
 
  晚上7:40,我在群里发了“庆祝群满500”的红包。心想这当群主和当国主真的不一样,当国主可以随意征收老百姓的钱财,而当群主只能无私的奉献,还得看群友们愿意不愿意跟你玩儿。
 
  就在我准备休息的当儿,群里的一个群友通过私聊告诉我:“加入您这个群,受益良多,您管理一个500人的群确实不易,还得时不时地发红包。”接着他给我发过来一个红包。
 
  我回复说:“谢谢您的理解和支持,谢谢您的红包”。我原以为他给我发的红包不过是几块钱或者是十几块钱。结果打开一看,居然是100元的大红包。
 
  我告诉他:真的没有想到您会发一个那么大的红包给我。
 
  他说:“不必客气,我入群收获很多,感谢你”。
 
  我说:“也好,我正在写一篇关于建群感悟的文章,你的红包正好给我的这篇文章增加了一些素材。”

阅读(32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