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当的个人空间

博客

一个法官的24小时

  闹铃是振动式的,早上五点钟准时叫醒了他。他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起来,到厨房给儿子准备早餐,他要尽可能地让儿子多睡一分钟。
 
  十多分钟后饭做好,妻子也把儿子叫了起来。十五分钟后一家人吃过饭,他骑上电瓶车送儿子去学校,妻子则把厨房收拾利索之后去单位上班。
 
  好在县城不大,送儿子到学校之后,他就直接去了单位。他是这家基层法院的法官,每天头脑里装的都是案件。
 
  县法院的人手本来就不是很多,实行员额制之后就更显不足。一年人均三百多个案件,从理论上讲,几乎是无法完成的。没有助理,送达起诉状、进行证据交换、开庭、制作判决书都得亲自干。就是一天办完一件,扣除节假日,一年下来也无法完成任务。案头越积越多的案件已经明确的告诉他:节假日不属于自己。
 
  上午九点和十点半,要分别开两个庭,都是他与人民陪审员组成的合议庭。这人民陪审员倒也听话,绝对不会发表什么反对意见。他们来也就是点个卯,说白了他们也就是一个摆设,但毕竟解决了法院人手不足的问题。他们庭里加上庭长也只有四个人,一旦有出差任务,剩下的连合议庭都组成不了。
 
  当事人双方都请了律师,这让他有点儿省心。这几年把律师整的也差不多了,没有几个律师还敢在法庭上吹毛求疵。只是双方当事人互不相让,没有调解的余地,都把皮球踢给了法庭,这就意味着他必须加班制作判决书。就他正规法学院毕业的水平而言,写一份判决书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但他总想把判决书写得优秀一些,说理清楚,尽可能让当事人服判息诉。
 
  第二个庭开的就不那么轻松了。双方都找了关系,院长还有意无意地过问过一次。据说原告的一个什么亲戚是县纪委的副书记,而被告的一个表叔又是省里的一个领导。不过他可以不考虑这些,他一再提醒自己,不管他是什么天王老子,他只管严格依法判决,这样干到什么时候也不会出事的。
 
  在他三十岁那年,院里准备提拔他当副庭长,可就在最关键的时候,他干了一件“出格儿”的事。当时他手里有一件极为复杂的案件,许多领导都在插手,但他只管按自己的思路准备判决书,为此审委会两次开会研究,都没能按照他的意见通过。他知道这是院长的意思,于是就把全部案卷抱到院长办公室:“这案子我不办了,你爱找谁办就找谁办”。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领导想过提拔他的念头,他在心里把自己的仕途堵死了。
 
  尽管他时时刻刻严格依法办案,有时候还是会出错。他原来在刑庭工作了十几年,去年却把他调到了民三庭。对于民事案件,特别是涉及公司法类型的案件,几乎让他无处适从,太陌生了。他不明白院领导为什么要这样随意调换法官的工作岗位,这样调岗的后果几乎就像医院将皮肤科的医生调到内科的后果一样。隔行如隔山,什么都得从头学起,关键是没有时间学,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就是万般努力,也难免不出错案,今年上半年就有一个案件被发回重审。
 
  两个庭开完就十二点多了,他急忙赶到食堂吃饭,刚端起饭碗,就接到儿子班主任打来的电话。没什么过多的寒暄,人家直奔主题:上午第一场开庭的被告是他表弟,听说开庭的情况对被告不利,还请他多帮忙。
 
  儿子学习成绩很好,班主任对他儿子也是关爱有加。他知道每年过节许多学生家长都会给老师送钱、送卡什么的,但妻子几次给购物卡,班主任都婉拒了。班主任说得好:“我承认我收过一些学生家长的礼品,但对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家长的礼品我一概不收,我也知道教书育人,只是这个社会环境让我们不得不付出更多的辛苦。我只收虽然学习成绩差了些,但通过学生和老师的互动,还有进步希望的学生家长的礼品,因为这种互动需要我付出更多的努力。而对于学习成绩好和学习成绩极差、几乎不可救药的,这两类学生家长的礼品,我是一概不收的。”
 
  他对这个班主任有些敬重,他知道在社会上但凡有一点权力的人都会利用起来为自己谋取私利的。哪怕仅仅是一个停车场的收费员,都可以让自己的熟人免费停车。当然也不是没有像他这样企图一尘不染的人,但他深知这样的人生存下去真的很难。按照许多人的工资标准,夫妻两人一辈子也攒不起买一套房子的钱,但大多数只拿工资的人不都有了自己的房子吗?据说全院只有他一个人工作近二十年了,还没有产权属于自己的房子。“2010年3月18日,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法院38岁的法官刘立明用一根绳子把自己悬挂在租住的房间内。”这是几年前他在一个朋友的博客上读到的文字,不知为什么他一直难以忘怀。
 
  午饭后,别人都想办法在办公室休息一会儿,他却翻开《公司法》的教程,如饥似渴的研读起来。
 
  下午两点上班,院里几天前就通知了要检查政治学习笔记,他知道这政治学习不但无用,甚至还有副作用。因为政治学习材料上的话与现实生活脱节太远,完全是两码事,学习心得又不能说真话,只好到网上找差不多的资料抄一下。好在领导也知道大家都在抄,检查笔记时也是睁个眼闭个眼,只要有那么多字数就行,没有哪个傻逼去读别人东抄西揍的心得笔记。
 
  扶贫工作成了重中之重,市里要求年底之前所有贫困户一律脱贫。可有些人几乎天生就是当二流子的料,他的帮扶对象离县城不远,光棍一个,好吃懒做。年初乡里拿钱给他买了两只羊,结果没过三天,他又把羊拉到街上卖了,买一箱二锅头和一大堆吃的。他每次去除了苦口婆心的跟他谈心,还自己掏钱给他买了一部手机,方便他随时跟自己联系。他觉得这扶贫跟信访一样,总是形成一个怪圈,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果坚持司法公正,让老百姓相信法律,哪里还会有什么上访?如果我们调整好农业政策,让从事农业生产者有钱可赚,农村就少了贫困人口。现在农民一年对一亩地的投入与产出基本持平,有时还会亏本,遇到天灾甚至会血本无归,谁还会种地?
 
  告别扶贫对象后他没有回家,而是到院里带回了几本卷宗,晚上他还要加班写判决书。
 
  吃过晚饭就有人敲门,透过门镜一看,原来是上午开庭的一个当事人。不用说是来送礼的,无论他如何坚持不开门,那人就在门口软磨硬泡,最后他几乎要发火了,那人才拎着东西悻悻的离开。
 
  晚上10点,他要去学校接儿子。现在警察越来越多,社会治安却越来越差,他不放心儿子在晚上10点半一个人回家。他更不明白这教育部是干什么的,让祖国的下一代从初中到高中玩命的学。从生理上每天睡眠时间不能少于八个小时的青少年,每天实际睡眠时间连五个小时都不能保证,这种教育制度简直就是杀人。
 
  从学校回来,儿子还要做作业,到了十二点儿子休息之后,他才能上床。可他依然睡不着觉,心里又想起儿子的班主任的那个电话。
 
  为了坚守法律信仰,自己牺牲了物质享受,弄得一家人到现在还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牺牲了自己的“前途”,“只讲法律,不懂政治”的他一直未能得到领导的重用;与他一同进法院的六个人大都是庭长、副庭长,有一个还当了副院长,只有他一个人到现在还没带上“长”,估计今后也不会带“长”了。他难道还要为此牺牲儿子的前程?当然,他即使不支持儿子班主任打电话的被告那一方,班主任也未必就会对儿子采取什么手段,但他总是在内心深处感到不安……
 
  想到这儿,他突然感到心里一阵绞痛,他真担心自己病了。上个月一个基层法庭的庭长猝死在岗位上,还有一个副庭长得了抑郁症,两个还不到退休年龄的法官干脆就躺倒不干了。这法治环境和工作压力,几乎会让所有有法律信仰者感到时窒息。
 
  他很想起来去医院,可他看着身边疲惫而沉睡的妻子,他还想再坚持一下……

阅读(45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