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当的个人空间

博客

细思恐极的封号

  2018年8月11日下午,一个好友打来电话,说他的微信号被封了,现在又注册一个新的微信号,让我把他重新拉到我们的微信群里。我刚把他拉进群,就发现我自己的微信号也被“限制登录”。
 
  在此之前,我经常发现一些朋友废了老的微信号,启用新的微信号,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现在明白了,可能是他们原来的微信号因为各种原因被封了。
 
  我对自已微信号被封的原因颇为不解,于是我想打电话问一下腾讯的客服,我的微信号是为什么被封?以便我以后改正。但腾讯公开的人工客服电话:0755-83765566,我打了几十次,都是在一系列的提示音之后,最终被告知“系统繁忙,无法为你提供服务……”
 
  我在注册了新的微信号的同时,又按照“封号”提示发起申诉,据说是人工微信客服回复称:“你反馈的微信账号被限制问题,我们已经为你申请人工重新评估处理,请于24小时后自行留意该账户状态。”
 
  为此我心中一阵感动,以为这腾讯对它的“上帝”还是认真负责的。然而48个小时都过去了,我的老微信号依然被限制登录,如此反复申请N次,所有回复均完全相同。才知道这个人工微信客服是不存在的。
 
  由于老的微信号被封,许多朋友联系不上,许多微信群进不了,原来建立的具有查询数据功能的微信群,无法再使用。由此给个人的工作、社交和生活,都造成了巨大的影响。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这种封号很随意,并且几乎没有任何救济的渠道。腾讯对于微信用户而言,它就是主宰生杀予夺之权的国王,甚至比国王还要厉害,因为国王有时还可能会受制于自己治下的司法机关,而腾讯对用户的生杀予夺之权,几乎是没有任何制约的。
 
  在我为微信号解封所进行的各种努力的过程中,有人提示可以通过什么关系找腾讯内部的人解封,有人甚至打来电话说可以花钱解封。而对于微信号被封的原因,有人说是系统检索出了敏感词而误封,有人说是因为批评了某些权力者而被封,还有人说是因为朋友圈人数太多,影响力过大被封。总之,你的微信号在权力、金钱或恶意举报面前是没有何抵抗力的。“百度”一下就可以发现,恶意举报封号的招数多了去了,足以让你防不胜防。在这种只有大棒而没有胡罗卜的语言环境下,许多微信用户自然而然地就养成了跪着说话的习惯。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又有人发帖说某方面又出了一个大招,就是你每发一次朋友圈,只能有一部分人能看见,比如你的朋友因有一百人,你发了朋友圈之后只有50人能看到,至于哪 50人能看到,哪50人看不到,并不特定,只随机而定的。据说这种管理办法被称之为“限流和降权”。我想这可能又是谣言。只是最近公安部公布的“不法分子与运营商‘内鬼’勾结”,“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注册微信号来拍卖”用于犯罪,肯定是真的。注
 
  可能是白天大脑受了刺激,晚上就有些失眠,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如果中央政府在制定某些政策征求民意时,腾讯是否可以做手脚,把不符合它口味的意见过滤掉?这样一来,中央政府岂不就体察不到真实民意了吗?
 
  一个微信用户如果得罪了某个人,而这个人又与腾讯有些关系,或他本身就是腾讯公司内部的人,他不就可以随意把他看不顺眼者的微信号给封了吗?比如腾讯现在就可以把我的这篇文章给删了,或干脆再把我的这个新号给封了,我依然无处寻求救济。作为一个微信用户,我们都是任腾讯随意宰割羊。对于一个没有任何制约的权力,我们只有祈求他的良知了。
 
  许多高官和名人也在用微信,他们在使用微信时难免会泄露自己的许多隐私,腾讯会不会利用自己的技术手段获取他们的隐私之后去要挟他们,从而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傀儡,进而控制整个国家?
 
  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腾讯会不会故意制造一些谣言去传播,他们一边装模作样的去删贴,一方面又不断的变换方式继续传播,谎称“黄四郎死了……”
 
  当黄四郎真的用枪对着我的时候,我突然醒了,刚才的胡思乱想原来只是一场梦。
 
  但愿这也仅仅是一场梦……

阅读(62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