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潇洁的个人空间

博客

劳动争议的仲裁时效

  劳动争议的仲裁时效一直给人乱糟糟的感觉,但其实只要理清了主线,就觉得仲裁时效的设置是伏脉千里了。
 
  仲裁时效规定在《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中:
 
  “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
 
  前款规定的仲裁时效,因当事人一方向对方当事人主张权利,或者向有关部门请求权利救济,或者对方当事人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仲裁时效期间重新计算。
 
  因不可抗力或者有其他正当理由,当事人不能在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申请仲裁的,仲裁时效中止。从中止时效的原因消除之日起,仲裁时效期间继续计算。
 
  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争议的,劳动者申请仲裁不受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的限制;但是,劳动关系终止的,应当自劳动关系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提出。”
 
  对仲裁时效的解读,分为两个层次:
 
  第一层次:关于给付之诉的时效:区分为一般时效和特殊时效。
 
  1、一般时效是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请看以下案例:
 
  某公司要求其公司原劳动者葛某就其工作失误给其公司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
 
  经审理查明:
 
  某公司主张葛某由于2012年至2013年期间的工作失职,导致其公司五项专利分两批被专利局撤回。
 
  某公司于2015年9月29日就该案向仲裁委提出书面仲裁申请。
 
  仲裁委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本案中,某公司应当自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一年内申请仲裁。某公司知道或应当知道其相关权利被侵害之日分别为2013年12月末以及在2012年至2013年期间、专利被撤回时,某公司于2015年9月29日向仲裁委提出关于经济损失的仲裁申请,某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就上述请求向葛某主张权利,或者向有关部门请求权利救济。故某公司的仲裁请求已经超过申请仲裁时效,仲裁委不予支持。
 
  2、特殊时效,自劳动关系解除或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提出。特指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的争议。这就是一般人理解的劳动报酬“无时效”,但这“无时效”其实是在一个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前的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劳动报酬,在解除或终止劳动合同一年内均可主张。这就是将某一段劳动关系中的劳动报酬作为了一个整体来计算仲裁时效。
 
  大家可以对比看一下,调解仲裁法实施前后的两个案例:
 
  案例一:
 
  马某要求某公司向其支付2002年3月至2006年4月期间加班费。
 
  经查:马某于2006年8月31日就该案向仲裁委提出书面仲裁申请。
 
  仲裁委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八十二条规定,“提出仲裁要求的一方应当自劳动争议发生之日起六十日内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书面申请”,因此本案中马海山提出的支付其2002年3月至2006年4月加班费的请求已经超过仲裁时效,仲裁委不予支持。
 
  提示:调解仲裁法适用前,关于劳动报酬的时效起算是按月起算,如马某2002年3月加班费的请求,应当在2002年4月15日支付,那么从4月16日开始起算时效,60日届满,即2002年6月14仲裁时效期限届满。此后就2002年3月加班费申请仲裁,即超过申请仲裁时效。
 
  案例二:
 
  樊某要求某公司向其支付 2013年11月1日至2014年3月31日期间工资差额、加班费等劳动报酬。
 
  经查:双方于2015年8月19日解除劳动合同,樊某于2015年8月24日向仲裁委提出书面仲裁申请。
 
  仲裁委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四款:“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争议的,劳动者申请仲裁不受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的限制;但是,劳动关系终止的,应当自劳动关系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提出。”本案中,双方于2015年8月19日解除劳动合同,樊某于2015年8月24日向仲裁委提出书面仲裁申请,故樊某关于工资差额、加班费等劳动报酬的仲裁请求并未超过申请仲裁的时效。
 
  提示:调解仲裁法适用后,关于劳动报酬的时效起算不再按月起算,而是一揽子处理时效。劳动关系期间所有的劳动报酬作为一个整体,从劳动合同终止或解除之日起,起算时效。
 
  第二个层次:劳动争议案件处理实践中,劳动关系确认之诉不受仲裁时效约束,这主要是出于两点考虑:
 
  首先,在一般时效中,即《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仲裁时效期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用人单位否认劳动关系一般是持续状态,劳动者权利受到侵害也是持续的状态,故时效的起算点总是随之推移。鉴于此,劳动关系确认之诉一般不受仲裁时效一年的限制。
 
  在特殊时效中,即《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四款:“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争议的,劳动者申请仲裁不受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的限制;但是,劳动关系终止的,应当自劳动关系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提出。”该款直接将适用范围确定为是劳动报酬的给付之诉,故劳动关系确认之诉当然不能适用这一条款。
 
  其次,劳动关系的确认是职工办理社会保险相关事务的前提,尤其是作为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和工伤保险待遇的依据。任何组织和个人对有关社会保险费征缴的违法行为,有权举报。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或者税务机关对举报应当及时调查,按照规定处理,并为举报人保密。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受劳动保障行政部门的委托,可以进行与社会保险费征缴有关的检查、调查工作。社保经办机构或劳动保障行政部门进行监督检查的前提,便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同时,法律并未明确规定社保经办机构或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应监督检查某段期间的社会保险缴纳情况,意味着,上述部门对用人单位任何期间缴纳社会保险的情况均有权利进行监督检查,任何组织和个人亦有权利对任何时期的社保征缴的违法行为进行举报。若确认劳动关系存在仲裁时效的限制,势必会影响劳动者对社会保险相关权利的享受。
 
  案例:
 
  李某要求确认其与某公司于2004年至2007年期间存在劳动关系,目的为欲要求某公司为其补缴社会保险。
 
  经查:李某于2016年5月10日向仲裁委提出书面仲裁申请。
 
  仲裁委对案件实体进行了审理,并确认双方于2004年至2007年间存在劳动关系,并未以仲裁时效为由驳回李某的请求。

阅读(56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