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忠兴的个人空间

博客

合同纠纷案件诉讼时效裁判规则集成(含71部相关法规、40个参考案例、173个实务要点)第五部分

  【实务要点】
 
  1.时效是导致民事法律关系产生、变更、消灭的法律事实,属于法律事实中的事件,即自然事实。
 
  适用解析:时效,是指一定的事实状态经过一定的时间导致一定的民事法律后果的法律制度。一定的事实状态,是指对财产的占有或权利不行使的客观情况;一定的期间是指一定的事实状态不间断地持续进行的法定时间;一定的民事法律后果,是指时效完成而导致当事人取得权利或丧失权利的法律效果。时效是导致民事法律关系产生、变更、消灭的法律事实,由于时间的经过不取决于当事人的意志,因而时效属于法律事实中的事件,即自然事实。
 
  要点索引:见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868—869页。
 
  2.诉讼时效的客体应为请求权,支配权、抗辩权、形成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适用解析:民法上的权利以其作用方式为标准,可分为支配权、请求权、抗辩权及形成权。支配权、抗辩权、形成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请求权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支配权是指权利人得直接支配其标的物、单方面实现自己意思的权利。物权、人格权等权利均为支配权,均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形成权是指权利人依自己单方意思表示,使自己与他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发生变动的权利。抗辩权是指义务人对权利人行使权利得拒绝给付的权利。请求权是指权利人可以要求他人为一定行为或不为一定行为的权利。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39—41页。
 
  3.担保物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但担保人享有的追偿权应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适用解析:《物权法》第二百零二条规定了担保物权的存续期间,但该期间并非诉讼时效期间。尽管通说认为,担保物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但担保人享有的追偿权的性质为债权请求权,应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即规定,提供物的担保的第三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由于担保人在承担担保责任后才享有追偿权,故追偿权的诉讼时效期间应从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之日起开始计算。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40页。
 
  4.形成权应受期间的限制,但该期间并非诉讼时效期间。
 
  适用解析:形成权具有特定的相对方。从形成权具有特定的相对方角度分析,其积极行使与否影响交易秩序的稳定,因此,其应受期间的限制,但该期间并非诉讼时效期间。由于享有形成权的权利人可依据自己的行为使法律关系发生变动,对相对人利益影响甚巨,故法律设立了除斥期间制度对其行使进行限制,期间经过,实体权利消灭。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40页。
 
  5.名为请求权,实为形成权等的实体权利,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适用解析:在实体法中,存在被称为请求权,但实质为形成权等的实体权利,例如无效确认请求权、买受人减少价金请求权、定作人对于承揽人减少报酬请求权、共有物分割请求权、出典人的回赎权、离婚请求权等。上述权利由于本质并非为请求权,故不应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42页。
 
  6.确认身份关系请求权、确认合同无效请求权、撤销合同请求权、解除合同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适用解析:由于当事人在确认之诉、形成之诉中提出的确认身份关系请求权、确认合同无效请求权、撤销合同请求权、解除合同请求权等诉讼请求所对应的实体法上的权利并非请求权而系形成权等权利,故上述诉讼请求虽在广义上被称为请求权,但其实质并非作为诉讼时效客体的请求权,因此,不应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44页。
 
  7.作为诉讼时效客体的请求权为债权请求权。
 
  适用解析:实体法上的请求权以其基础权利的不同,又可分为债权请求权、物权请求权、人格权请求权、知识产权请求权等不同种类的请求权,因各请求权的性质不同,故其是否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也不同。作为诉讼时效客体的请求权为债权请求权。债权请求权以财产利益为内容, 不具支配性。如果权利人长期怠于行使权利,会使法律关系处于不确定状态,不利于维护社会交易秩序稳定,故债权请求权应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44页。
 
  8.返还原物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
 
  适用解析:返还原物请求权关系到物权人的根本利益,在标的物被他人侵占的情况下,如果物权人不享有返还原物请求权,则尽管其享有所有权,但由于其无法对该标的物进行支配、享有其利益,故该物权实为空洞权利,不能保障物权的合法行便。如果返还原物请求权适用诉讼时效制度,将造成极大的不公平,故不应适用诉讼时效。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59页。
 
  9.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属于强行性规定,当事人与此相悖的约定当然无效。
 
  适用解析:时效制度的设立,旨在结束权利义务关系的不确定状态,建立新的、确定化的社会关系。同时,促使当事人及时行使权利,以利于社会财富的充分运用和社会经济秩序的稳定,也有利于法院及时取证并正确处理民事纠纷。基于此,民法关于诉讼时效的规定属于强行性规定,当事人不得协议延长或缩短诉讼时效期间,时效利益也不得由当事人预先予以抛弃,当事人与此相悖的约定当然无效。
 
  要点索引:见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869—870页;另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65—66页。
 
  10.因当事人约定变更履行期限而导致延长或者缩短诉讼时效期间的,不属于非法变相变更诉讼时效期间。
 
  适用解析:履行期限与诉讼时效期间不同。履行期限是权利人的权利能够通过义务人履行的方式得以实现的合理预期。而诉讼时效期间是法院保护权利人请求权的期间。无论履行期限如何变更,均不能导致诉讼时效期间这一法定期间的变更,只不过由于基于诉讼时效期间起算点以及诉讼时效期间中断的规定,变更履行期限可导致诉讼时效期间较之未变更履行期限之前而被延长或者缩短,但这并不属于当事人协议变更诉讼时效期间。当事人协议变更诉讼时效期间是指当事人直接约定延长或者缩短诉讼时效期间。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66—67页。
 
  11.当事人约定排除适用诉讼时效制度的,应当认定该约定无效。
 
  适用解析:诉讼时效制度的立法目的是为了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具有强行性,必须适用,因此,该制度不允许当事人约定排除适用。而且,举重以明轻,既然当事人约定缩短或者延长诉讼时效期间的约定尚且属于无效,那么,排除其适用的约定也当然应被认定无效。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68页。
 
  12.当事人关于应在一定期间起诉的约定无效。
 
  适用解析:诉讼时效期间是法院保护当事人权利的期间,该期间并非在诉讼程序中才存在,即使未进入诉讼程序,该期间仍然存在。当事人关于应在一定期间起诉的约定实质是对起诉期间的约定,而非诉讼时效期间的约定。由于民事诉权为当事人的法定权利,不允许当事人自主约定排除或者限制,除非法律有特殊规定,因此,上述约定无效。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68页。
 
  14.当事人关于诉讼时效中断、中止事由的约定是否有效,应视是否符合法律规定的事由而定。
 
  适用解析:诉讼时效中断、中止制度均属法定的诉讼时效障碍制度,法律规定了法定的诉讼时效中断、中止事由。因此,如果当事人约定的诉讼时效中断、中止事由符合法律的规定,则应认定有效;不符合法律规定,则不能认定有效。此外,当事人约定排除诉讼时效中断、中止事由适用的,也属违反法定性的行为,应认定无效。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68—69页。
 
  15.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后,权利人丧失的不是实体权利和程序意义上的诉权,而只是胜诉权即实体意义上的诉权。
 
  适用解析:诉讼时效属于消灭时效,其效力是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后,权利人即丧失了获得诉讼救济的权利,从而使自己的权利失去了法律的保护。此时,权利人虽有程序意义上的诉权,但即使提起诉讼,也因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而不能胜诉,即失去了实体意义上的诉权。可见,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并不消灭实体权利。权利人丧失胜诉权,但其权利的受领保护力仍存在,实体权利本身并不消灭,只是由于失去了国家的强制力保护而变成了自然权利。义务人如自愿履行义务,权利人仍有权受领。义务人履行义务后,不得以不知时效届满为由要求返还。
 
  要点索引:见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870—871页。
 
  16.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后,当事人放弃时效利益的,属于一般弃权行为,其意愿应受法律保护。
 
  适用解析:诉讼时效属于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诉讼时效必须由国家法律作出规定,要求民事主体一体遵行,当事人不得约定变更法定的时效期间或者预先约定放弃时效利益。但是,在时效完成后,当事人放弃时效利益的行为,属于一般弃权行为,其意愿应受法律保护。
 
  要点索引:见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871页。
 
  17.除斥期间无需当事人提出主张,人民法院可依职权主动适用,但诉讼时效非依义务人主张,人民法院不得主动适用。
 
  适用解析:除斥期间又称预定期间,即法律规定的某种实质权利的存续期间,期间届满后,权利归于消灭。除斥期间与诉讼时效很相似,但除斥期间届满后,实体权利即消灭,而诉讼时效届满后,实体权利并未消灭,且二者适用条件不同,除斥期间自权利成立之时起算,为不变期间,不能中止、中断、延长,除斥期间届满而发生实体权利消灭的法律后果,无需当事人提出主张,人民法院可依职权主动适用有关规定;但诉讼时效自权利人能行使请求权之日起算,为可变更期间,可以中止、中断、延长,诉讼时效完成后,实体权利并未消灭,债务人自动履行时仍受法律保护,因此非依义务人主张,法院不得主动适用。
 
  要点索引:见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871—872页。
 
  18.当事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人民法院不应主动查明诉讼时效事实。
 
  适用解析:在当事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情形下,法院虽未主动援引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但对诉讼时效事实主动进行查明并在裁判文书中进行表述的,这种作法与法院不应主动援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审理和裁判原则相悖。因此,当事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人民法院不应主动查明诉讼时效事实。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78—79页。
 
  19.当事人一方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人民法院不应对诉讼时效问题进行释明。
 
  适用解析:释明权制度设定的意旨在于法官通过行使释明权,帮助较弱的一方提出主张和证据,避免因当事人实力不均而造成实质不公平。义务人不行使诉讼时效抗辩权,并不会使当事人之间的诉讼结构失衡、义务人的诉讼能力也未因此而减弱,法官不行使释明权,义务人也未因其不行使诉讼时效抗辩权、实际履行义务而导致其利益受到实质损害,反而符合诚实信用的债务履行原则。而且,由于诉讼时效抗辩权关涉权利人的权利是否可受法院保护、债务人是否必须履行清偿债务责任问题,因此,如果债务人未提交任何关于其诉讼时效抗辩权的证据,也无任何相关抗辩,则法院不应主动释明,否则,将有违行使释明权所应遵循的法院中立原则,也不利于当事人之间的权益平衡以及当事人的权利实现,有损公平原则。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79—81页。
 
  20.所谓“当事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应当限定为义务人根本没有提出诉讼时效抗辩权的意思表示。
 
  适用解析:所谓“当事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是指义务人根本没有提出诉讼时效抗辩权的意思表示。如果义务人有该意思表示,只是表述不够充分、准确、明晰,比如提出“权利人主张权利时间过长、义务人无需承相清偿义务的”,则应认定其有提出诉讼时效抗辩的意思表示,人民法院应通过询问等方式确定其是否是提出诉讼时效抗辩。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81页。
 
  21.法院发给当事人的诉讼风险提示书中有关注意诉讼时效风险的提示,如果并非是针对个案的特殊提示,则不属于法院行使释明权。
 
  适用解析:法院给当事人发放诉讼风险提示书含有告知义务人享有诉讼时效抗辩权的内容,应属提醒的释明方式。如果其系针对个案的特殊提示,则可以认为是法院行使择明权,但如果其系法院出于保护所有当事人利益的考虑为普及法律知识而发放的诉讼材料,则不应属于法院就个案行使释明权。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81—82页。
 
  22.凡是没有特殊时效规定的民事法律关系,都应适用普通诉讼时效的规定。
 
  适用解析:普通诉讼时效,也称一般诉讼时效,是由民事基本法统一规定的在一般情况下普遍适用的诉讼时效。普通诉讼时效不是针对某一类民事法律关系的特殊情况规定的。《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这就是我国民事基本法关于普通诉讼时效的规定。凡是没有特殊时效规定的民事法律关系,都应适用普通诉讼时效的规定。
 
  要点索引:见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872页。
 
  23.特殊诉讼时效不具有普遍性,只适用于法律规定的特殊民事法律关系。
 
  适用解析:特殊诉讼时效是由民事基本法或特别法就某些民事法律关系所规定的短于或长于普通诉讼时效期间的时效。我国现行民事法律、法规中关于特殊诉讼时效的规定大致分三类:(1)短期诉讼时效。即诉讼时效期间不足普通诉讼时效期间的时效。例如,《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者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在时效期间内或者时效期间届满后,被认定为负有责任的人向第三人提起追偿请求的,时效期间为九十日,自追偿请求人解决原赔偿请求之日起或者收到受理对其本人提起诉讼的法院的起诉状副本之日起计算。”(2)长期诉讼时效。即诉讼时效期间在普通诉讼时效期间 至20 年之间(不含本数)的诉讼时效。例如,《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九条规定,“因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和技术进出口合同争议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期限为四年,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计算。”(3)最长诉讼时效。《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这一规定中确立的20 年时效期间,即为最长诉讼时效。总之,特殊诉讼时效不具有普遍性,只适用于法律规定的特殊民事法律关系。
 
  要点索引:见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条文释义(上)》,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第872—873页。
 
  24.诉讼时效期间是否届满,不影响法院对案件的受理。
 
  适用解析:法院不应主动援引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不仅意味着法院在进入实体审理阶段不应主动审查诉讼时效问题,也意味着在受理案件的程序审阶段,法院也不应主动审查诉讼时效问题。而且,由于诉讼时效问题是实体法问题,故不管诉讼时效期间是否经过,均不影响法院受理案件。受理后,在义务人提出抗辩的情形下,法院查明诉讼时效期间届满的,应实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82页。
 
  25.法院不应主动援引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原则,适用于民事诉讼的各个阶段。
 
  适用解析:法院不应主动援引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是符合诉讼时效制度立法目的、诉讼时效效力以及民法和民事诉讼法基本原则的一项规定,在任何民事诉讼阶段法院均不应当主动援引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无论是一审阶段、二审阶段还是发回重审以及再审阶段均如此。
 
  要点索引:见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二庭编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83页。

阅读(15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