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与墨的个人空间

博客

太极拳申遗:“术高难申”抑或商业过度?

    最近的一场武林打斗,惨败的太极拳大师用一只不防滑的“鞋子”和武林高德“术高莫用”为自己作脚注。网络相关文章已很多,关于这场打斗以及太极江湖乱相,不必再说。但身处特别重视传统文化、强调文化自信今天,我不由得的由“术高莫用”联想到太极拳“欲哭无泪”“今年绝望”的“年年洛阳陌,花鸟弄归人”的漫漫申遗路,莫非也是“术高难申”?
 
    一
 
    检索相关新闻,果然多则媒体报道申遗失败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文本翻译不成功,还真是“术高难申”。2009年是太极拳申遗的一次绝好机会,媒体报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给太极拳申遗办回执时,就指出申报文本中关于太极拳产生、发展的英文定义不够准确,需要修改。申遗办工作人员也坦言太极拳申遗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申报文本的翻译问题。如《太极拳论》开篇说:“太极者,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动之则分,静之则合”;太极拳不仅仅包含着拳数套路、运动技法,还涵盖深刻哲学渊源,如“阴阳两仪”“四象万物”等丰富的思辨理念。据说2009年太极拳的申遗文本中描述,要求实践者做到“行云流水”“中正安舒”,却很难用英文准确描述;太极拳不同身法的“大架”“小架”,也翻译成了“衣服架子的大小之分”。申遗办工作人员认为太极文化玄奥而艰深难懂,用中文尚有许多词句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想要到国际上申遗就需要翻译成英文版本,要做到信、达、雅很难,要那些国外评委领略太极拳的神韵和风貌更是难上加难。因此抱怨既会打太极拳,又会写作,又会外语的人,一才难求。
 
    但媒体报道,从2001年开始,国际武术联合会把每年5月确定为“世界太极拳月”;到2015年太极拳已传播到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练习太极拳的人数超过3亿,太极拳凭借其蕴含的深厚文化、养生理念以及防身健体效果,得到了世界民众的认可。既然世界民众都认可了太极拳,为什么国外评委领略太极拳的神韵和风貌会这么难呢?目前国外研究中国文化、研究孔子、老子、太极的等大有人在,既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评委,多少应该懂点世界各地文化吧?中国之大,外语院系之多,外语人才之众总有练习太极拳的吧?网络如此之发达,还可以全球招标翻译文本。因此翻译成太极拳申遗难题只不够是“术高难申”的籍口托词而已。强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故弄高深玄奥,可能自身没有精通太极拳要旨,要不就是对太极拳文化不自信。
 
    二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指各族人民世代相传并视为其文化遗产组成部分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以及与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实物和场所,是各种历史文化与自然地理环境等相适应而形成的集合形态,被誉为是民族文化特征的“活化石”、典型地域标志和文化软实力,甚至视为走上世界的“名片”。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后文称《非遗法》)规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种类为(一)传统口头文学以及作为其载体的语言;(二)传统美术、书法、音乐、舞蹈、戏剧、曲艺和杂技;(三)传统技艺、医药和历法;(四)传统礼仪、节庆等民俗;(五)传统体育和游艺;(六)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太极拳可归于传统技艺或传统体育。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出现武侠热后,少林太极齐名,但在申遗上却不“齐命”,太极习者之众,其“突出普遍价值”的要素是具备的。我国《非遗法》第四条规定,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当注重其真实性、整体性和传承性,有利于增强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等。反观我国太极拳,作为传统武术已沦落为大众健身操,其格斗性基本丧失,而且自立门派,派系驳杂(有陈式、杨式、孙式、吴式、武式五大分支,加上其下还衍生的众多流派),纷争不断,商业化过度。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其真实性、整体性和传承性都存疑。如果太极拳大部分拳数套路都是当代借太极拳之名行商业化之实而创立创新的,那么这还叫非物质文化遗产吗?反观少林武术却没有沦为广场舞,作为文化遗产其真实性和纯洁性还在,我们也很少听到到少林寺去踢馆或约战的。
 
    据报道,少林寺2002年是以“少林功夫”申报“联合国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失败了。4年后将少林寺所在的整个嵩山各处遗迹打包,名为“嵩山历史建筑群”整体申遗,获得成功。可见非物质文化遗产虽可以是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但更看重与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实物和场所的结合,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经验。太极拳申遗连文本翻译都做不好,很可能与其申报思路有关,得不到地方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全力支持。为什么?从经济学角度看,因为太极拳申报的是传统文化表现形式,没有与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不可移动的实物和场所捆绑一起,即使申遗成功,难以普惠当地,对地方经济发展的边际回报率不高。因为太极拳可以全世界去传授,却不能把全世界的人引到太极拳发源地焦作市温县陈家沟来,有人的地方才会有经济活动。这可能是对地方政府社会各界激励不够,没有鼎立支持的原因,以致申遗工作如打太极般舒缓推移,连文本翻译都做不好的原因。据说太极拳系明末清初河南焦作温县陈家沟陈王庭受当地地形地貌启发而创。申遗办为什么不在此动脑筋做文章,把太极拳与当地相关的实物和场所融为一体申报呢?真是愧对太极拳的“阴阳两仪”、“四象万物”“行云流水”“天人合一”了。
 
    太极国际申遗遇冷,国内申遗确乱相伴着闹剧热闹异常,先是发源地之争一哄而起,文化部组织专家最后确定为焦作温县陈家沟。《非遗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相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其形式和内涵在两个以上地区均保持完整的,可以同时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于是门派杂陈流派众多的太极江湖,为进入名录谋得牌位掀起国内申遗争夺战,一时硝烟四起。特别是《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推荐项目名单》公示,涉及太极拳的申请共5项,“张三丰太极拳”位列其中。因福建省邵武的“张三丰太极拳”申遗再起波澜,以名门正派自居的门派大师召开新闻发布会,多角度揭批“张三丰太极拳”申遗不合理之处和“张三丰太极拳”入名录制造认知混乱,必将贻害无穷的后果。太极申遗乱相是太极江湖混乱的必然结果。太极江湖如此之乱,有专家认为,引入行业自治,由太极行业协会、学会去治理。但我国的传统治理模式“大政府”模式,公民社会发育还不够,即使协会、学会都还有官方背景,脐带没有彻底剪断。寄望于行业、协会治理,为太极正本清源,这是我国社会现代治理的方向,短期内恐难有扭转乾坤之效。
 
    面对国际上多国共有的同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我们应有相对应的优先考量策略。但《非遗法》规定制定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保护规划,应当对濒临消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予以重点保护。可是太极拳在商业、养生的包装下正方兴未艾蓬勃发展;我们在国际申遗竞争中真正要优先保护的是濒临消失的真正太极拳,而非健身操广场舞式太极拳,太极拳申遗的首要任务是正本清源,寻找她的前世真身。最近几年,每到“两会”期间就有代表呼吁加快推进太极拳申遗工作,要把太极申遗的申报优先排序,理由是防止被“抢注”,甚至还要求国家支持创办“太极文化大学”。目前我国各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排队,太极的排名居中。限于申报名额太极拳在国内竞争中都很难胜出。当然,这也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申报规则不当有关,无视大国、多民族、多人口的实际情况每次申报数量各国一致,追求申报的形式平等,却违反了内在的实质公平。但真正有内涵的文化遗产,我们也不必计较于一时是否国际申遗成功,只要我们整理好、保护好、传承好、传播好,一样能扬名立万于江湖、世界。
 
    三
 
    文化安全是国家整体安全观的重要内容,韩国“张三丰太极申遗”也给金大侠等文学工作者提了个醒,文学创作可天马行空,但遇到国家传统非物质文化遗产,下笔得慎重,不能逸兴横飞把国粹写成舶来品,贻人口实。《非遗法》第五条说,使用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当尊重其形式和内涵。禁止以歪曲、贬损等方式使用非物质文化遗产。审视太极申遗风波,鲁迅说,世上本无路,走得人多了便有路;但太极申遗却相反,世上本有路,傍着这条路走的人多了便没路。

阅读(121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