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从杰的个人空间

博客

最高院“突放大招”为哪般?——评最高法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补充规定

  2月28日上午,最高法突发文件《适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的补充规定》和配套通知,专门针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补充两款规定。
 
  专门针对司法解释具体条款,在时隔十多年后单独出台补充规定,这应该还是头一遭。不知,是否有见多识广的朋友,在总公司司法解释史上还曾见到类似情形?
 
  补充规定刚一公布,很多朋友表示很蒙圈。
 
  的确,突然发布针对司法解释具体条款的补充规定和配套通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总公司这戏唱的是哪一出?
 
  那么,咱就来唠唠这个事。
 
  最高法制定的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导致的“被负债”问题,日益为社会各界所关注。比如,夫妻离婚了,对方突然冒出了数百万的债务,依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对此债务毫不知情的配偶,需要连带承担偿还款责任,此即所谓的“被负债”。
 
  感情没了先不说,突然冒出几百万的债务要偿还,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这么重的债务突然压到身上,不少人终极一生恐怕也难以偿还,顿时就失去了生活的希望,打破了生活的安宁,关键是对此还毫不知情,你说冤不冤?
 
  为了反对24条导致的“被负债”问题,一些受害人组成了“反24条联盟”,共同呼吁废除或修正24条。以宜昌中院王礼仁为代表的法官,基于司法实践中因24条引发的“被负债”问题引发的感触,公开撰文反对24条,直陈24条之恶。
 
  由于24条所致问题的日益凸显,自然也引发了专家、学者以及新闻媒体的关注。2月22日,白岩松主持的央视《新闻1+1》栏目以“离婚了,还要替对方还债?”为题对24条所致的“被负债”问题进行了聚焦讨论。
 
  可以说,24条已引发了一定范围的关注和热议。但当事的一方——最高法的答复是24条无问题,态度坚决又强硬,引起不谙24条问题的一些人士鼓掌欢呼,并奔走相告、微信狂发。
 
  其实,承认自己的错误,往往并不不易。让贵为最高司法机关的总公司明确承认24条的不妥,恐怕也是比较困难的。但批评质疑的多了,媒体聚焦热议的频了,总公司也不可能总是无动于衷、熟视无睹,总得有所回应不是?
 
  这不,在全国“两会”即将到来之际,总公司针对24条突然出台了补充规定,同时还下发了配套通知。
 
  只是,在此敏感时刻突然发文,难免让人感觉此乃应时之作。
 
  可以预料,全国“两会”上会有一些记者和人大代表质疑和提问24条导致的“无辜被负债”和“婚姻不安全”问题。最高法突放此大招,显然可以更好地应对这一问题。
 
  想必回答套路式:最高法一向重视群众反映的问题,对于24条的质疑,不是规定本身的问题,而是司法适用理解出现了偏差。为了更好地维护群众群益,合理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回应群众关切,最高法专门出台了补充规定和配套通知,相信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等等云云。
 
  但问题总归是问题,无论你是否承认。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着重保护债权人利益,对于解决曾成为严重社会问题的夫妻合谋转移财产、损害债权人利益现象,发挥了积极作用,这不容否认。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实践中出现了新情况、新问题,配偶不知情的无辜“被负债”问题日益凸显,损害了配偶的合法权益,加大了婚姻的不安全性。这时,如何通过修法或出台新法,合理地平衡保护债权人利益和配偶利益,就显得十分必要和非常迫切。正所谓“世易时移,变法宜矣”。
 
  有鉴于此,总公司针对24条仅仅规定两种例外情形的不足,先后于给江苏高院和福建高院的答复中增加了两种例外情形:配偶能举证证明所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和一方未经配偶同意的担保债务,配偶不负担连带偿还责任。
 
  这在一定程度上增补了24条的例外情形,缓和了24条仅仅规定了两种例外情形的刚性。无疑对于解决现实问题,具有积极意义。
 
  但媒体和“被负债”者并没有就此罢休,仍然利用各种平台批评24条的错误,质疑24条违反婚姻法的精神。
 
  正是在此背景下,最高法出台了这个补充规定和配套通知。
 
  我们来看看主要内容:
 
  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基础上增加两款,分别作为该条第二款和第三款:
 
  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有人用六个字评价这个补充规定:宣示大于实质。
 
  不禁要问:如果有证据证明,一方举债为串通虚构的债务和违法犯罪所负债务,没有这个补充规定,难道法院就予以支持吗?
 
  不禁要问:对于串通虚构的债务和违法之债专门发个补充规定,只是重申强调了法院不予支持的态度,有何实质性意义?
 
  难怪有网友评价:这是最高法被批的急了,被骂的狠了,又恰临两会,发个文件,敷衍一下,以示重视民意的姿态。
 
  难怪有网友质疑:发这么个无关痛痒的规定,请问,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难怪有网友嘲讽:最高法,你的另一个名字叫:逗你玩。
 
  其实24条的问题,关键在于举证责任和债务推定。
 
  出台这么个补充规定,只是顾左右而言他,并没有触及问题的根本,仍然不能解决为人所诟病的“被负债”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由谁举证,增补的两款规定——串通虚构的债务和非法之债由谁来举证呢?对于一方举债不知情的配偶从来不知有此举债,既然全然不知情,让其如何来举证证明呢?
 
  而且,即使没有这个补充规定,如果能举证证明属于串通债务或非法债务,法院也不可能予以认定。从这个意义来讲,这个补充规定实质性意义不大,不过重申了一下常识而已。这就难怪为人所讥讽奚落了。
 
  不得不承认,补充规定增加的两款规定没有新意和心意,更谈不上诚意。只是,当前质疑24条的人多了、声音大了,全国两会又要来了,总公司有压力,不得不有所回应和有所作为,所以,可以说,补充规定的应时意味,大于解决问题的诚意。
 
  这是因为,仅就补充规定的两款除外规定而言,如果能举证证明属于串通虚构之债或者非法之债,即使没有这个补充规定,也不会有法官将此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当无疑义。既如此,又何需专门发文强调?
 
  换个角度来看,即使有了这个补充规定,但24条第一款规定的债务推定和举证责任依然没有变化,根本也解决不了夫妻共债推定导致的无辜“被负债”问题。因为实践中,不知情的配偶往往难以举证属于串通虚构之债和非法之债。
 
  所以,补充规定增补两款的实质性意义不大,只是仅具有宣示意义而已,只是表明了最高法收紧夫妻共债认定的态度。但实际上还会因为举证责任和债务推定问题的没有改变,仍然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为人所诟病的“被负债”问题。因为24条规定的举证责任和债务推定才是问题的根源。
 
  其实,解决之道很简单,只要改为“共债共签”和“日常家事代理”即可。
 
  所谓“共债共签”,就是要求主张一方举债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在借款时应当要求配偶签字,没有签字的,由债权人举证用于了家庭共同生活,或者属于日常家事代理范围。否则,配偶不承担偿还责任。相反,既然共同签字,就有了共同举债或者共同担保的意愿,认定为共同债务,合情合理。
 
  所谓“日常家事代理”,是指在日常家事范围内,一般为小额债务,依据表见代理规则,一方为家庭生活需要举债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比如,为子女生活、教育费,日常的生活开销以及房屋装修费等小额债务而单方举债,可认定为共同债务。但大额举债至少要通知配偶知情或者签字。否则,配偶不承担共同还款责任。这是因为,既然债权人大额借贷而不通知配偶或者未委要求配偶签字,说明其主观上没有要配偶共同承担还款或者要求配偶负责的期待,既然如此,便不能要求配偶承担责任。
 
  这样通过“共债共签”和“日常家事代理”,让配偶承担的责任,由无限连带责任变为有限连带责任,由漫无边际的不可控责任变为可知合理的家事性责任。退一步讲,变为有限责任和家事性责任后,即使存在客观举证不能等原因,致使夫妻共同债务认定出现事实性失误,也不至于造成配偶承担的责任成为毫无边界的难以承受之重。
 
  最后,我要说,总公司发布这个补充规定和配套通知,尽管有上述不足,但客观评价,仍然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至少证明24条仅规定两种例外远远不能应对司法实践的复杂性,至少说明法官今后不能再简单粗暴的适用24条下判。因为,配套通知强调了法官的调查职责和审慎意识,要求法官对于夫妻单方举债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要更为审慎和注意。也许,这正是补充规定和配套通知的意义所在。

阅读(187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