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当的个人空间

博客

那一场“血腥”的撕逼大战

在高铁上手机信号不好,并且也电量不足,所以也就没有看到微信群里发生的事。

到了酒店,已是晚上九点多钟,放下行里,就明天的会议与有关人员进行了短暂的沟通之后,打开手机才发现,群里出了大事儿。有群友向我报告:有人在群里说话太不文明,已经破口大骂了,让我执行群规。

我也顾不得爬楼看他们为什么要骂?就先在群里宣布:“从这一刻起,谁的语言不文明立刻移送出群”。但他们的争执已达到了白热化程度,根本刹不住车。小C在我发出警告之后,再次问候了对方的父母,我只好立即把他移送出群。

我认识小C,是某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我们见过面,彼此印象不错,所以我才邀请他入群。现在我把他移送出群,总得有个说法儿才是。并且我刚把小C移送出群,就有另外一个律师与我私聊,要我公平公正地处理这件事。我告诉她:“今天时间太紧张了,待我明天‘爬楼’看看你们争执的全过程之后,再作处理。”

第二天,我查看了群里的聊天记录,发现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大约是昨天下午六点五十分时,群友小星在群里发了一个贴子:“大多数中国人连自己的利益在哪都不知道,不想知道,他们吃饭、赚钱、交配、繁殖,然后死去,就像丛林中的禽兽那样。

“如果你告诉他们另外的活法,告诉他们人应该有的权利与尊严,而这一切需要打破平静的生活,那他们是不屑一顾的,甚至认为你是神经病。

“他们的心态是有热闹看,就看看,没得看,继续吃饭,赚钱、交配,然后波澜不惊地死去。

“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一生的追求只是这些,甚至为了满足这些欲望不择手段。就是说大部分大陆人还活在动物的层面,还是低等动物,造成这个民族人种退化的根源在哪里?(转)”

有人开玩笑回复说:“在教育部”。

这时,一个女律师说:“小星,请你不要侮辱中国人,你可以说自己是动物,但你无权贬低中国人。你标注自己在法国,却对中国人大放厥词,请问你是哪国人?”并在群里﹫我:“言论自由也有底线,小星已是公然侮辱中国人。这个群的绝大多数人都是中国人,如果对此无动于衷才是耻辱。做为群主,不应对此不闻不问。”

这个时候,我还在高铁上。看到这位女律师的提醒,又看了小星前面的贴子,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太过份的。因为事实上许多中国人就是这个心态。去延安旅游过的人大约都听导游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新华社的一个记者来到陕北,看到一个学龄儿童在放羊,就问孩子为什么不上学?孩子说没钱上学。记者问他长大后干什么?他说放羊,娶媳妇。记者又问娶媳妇以后还干啥?他说生娃、放羊。记者去了这孩子家,发现家里没有女主人。记者掏出一百块钱给了孩子父亲,让他想办法让孩子上学。但孩子父亲用这一百块钱买了土豆种在地里。正巧那一年土豆丰收,父亲带着两个孩子去城里卖土豆。大儿子悄悄偷了一毛钱买回来两块糖,自己放起来一块,另一块与弟弟一分为二。弟弟吃了半块糖,才知道天低下居然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于是求父亲用卖土豆的钱缴学费上学。现在这个孩子有出息了,终于离开了这生他、养他的地方。

早有哲人说过,人与动物在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区别,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思想。但我以为这个说法并不准确,许多动物也是有思想的,区别在于动物的思想不能用文字表达出来,而人可以。基于这种考虑,我通过私聊告诉这位女律师:“我个人觉得他转的那个贴子说得有些道理,只是应该把‘大多数中国人’改为‘部分中国人’或‘极少数中国人’。对于某些人而言,说他们是禽兽已经是抬举他们了。事实上他们连禽兽都不如,比如那些冤案的故意制造者,比如明知嫌疑人无罪而丧心病狂地对其刑讯逼供,甚至为了某种目的故意判无罪者有罪或死刑者。没有经历过冤狱的人者,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理解冤狱制造者给蒙冤者及其家人所造成的伤害有多深!”

那位女律师回复说:“每个国家都有好有坏,哪个国家的坏人都一样,对于大多数人,无论哪个国家,都属于盲从和追随者,对此不能苛责,而现在有些人太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是真理的化身,对不同思想者缺乏包容和反思,这就是独裁。”

我很赞她的意见,只是在高铁上,手机又快没电了,就没有再与她聊下去。而这时群里除了就上述贴子的用词是否恰当有几句争论之外,也就平静了下来。

大约昨天晚上八点五十四分时,小C出现了,他在群里针对小星说了一句话:“小星是什么鸟人呢?我看你和动物差不多。”

这时,群友伯先生提醒小C:“你已经涉嫌侮辱人格啦!”

小C认为小星也是“侮辱人格”,并把小星引发争论的贴子又发上来一次。

同时群友小洋也说:“小星侮辱了绝大部分中国人的人格”。

但伯先生说:“我赞同小星的某些观点,也誓死捍卫他说话的权利,但不能就此说他侮辱了中国人的人格。”

看到这里,我想到了柏杨先生《丑陋的中国人》,当然,日本也有人写了《丑陋的日本人》,据说美国人也有人写了《丑陋的美国人》,这样对自己民族劣根性的批判并非针对某一个个体,不存在侮辱某一个人人格的问题。但如果某一个非要对号入座,声称自己就是那个被侮辱的一部分,似乎让人觉得有些牵强的。

这时小C又说:“伯先生你也一样”。

伯先生又问小C:“你又凭啥说小星是鸟人?”

小洋说:“伯先生,别人骂你畜生,你也欣然接受?”

对于这种十分明显地挑衅,伯先生回复:“你又是什么鸟人?”

小C说:“历史没有假设,也不可能倒退,目前祖国虽然有许多不足,但绝大(多)数人还是安居乐业的。”

小C接着又说:“和畜生有什么好说的。”

这时群友张先生上来说:“是否可以说鲁迅先生侮辱过绝大多数中国人?”“写《中国人史纲》的柏杨也是”。

还有几个群友上来劝和:“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要上纲上线。”

张先生又把《美国人100年前就研究透了中国人》及《孟德斯鸠论中国:专制国家法同虚设》这两篇文章发了上来,并说“孟德斯鸠文章含沙射影,居心匿测,中国人是否应该起诉?”

而小C又来一句:“畜生就是畜生”。

这时群友朱律师看不下去了,直指小C:“实际上你就是一头只知吃饭拉屎的猪,别人说的是真话,你不认同,就骂人,自己无知,不思考,不是猪是啥?”

那位女律师对张先生说:“请不要混淆概念,侮辱和批评是不同的,不要把别人批评的文章拿来相提并论。”

小C又对朱律师骂开了:“你才也(是)畜生一个,你牛B”,“你就应射墙上”。

朱律师反击小C道:“这种只顾自己苟活着,而不想变革现实,吃子孙饭的猪!”

群友叶先生针对引发争论的贴子说:“其实他说的是大多数中国人,不管是大多数还是少数,虽然话说的刻薄点,也确实有这样的人,但我们群里多的是堂堂中国人啊,不用那么认真就好。”

朱律师说:“有些事情,不认真,就无法认定是非曲直。”

小C又在问候朱律师的父母:“你父母和你说的应该一样,你说你是从那冒出来的。”

朱律师没有理会小C,有群友对朱律师说:“咱们别跟不是人的畜生一般见识!”

那位女律师出来说:“谁也不是真理化身,别自以为自己秉持的思想百分之百的正确,把自己放上神坛。”

朱律师说:“对于不尊重他人的畜生,不能平等视之。”

小C回应朱律师:“你先教育你父母家人,再说别人。”

这时,已是晚上十点零六分,我打开手机看到他们在争吵,就发了一段话:“从这一刻起,谁的语言不文明,立刻移送出群。”

朱律师针对小C前面的话,再次回应:“我父母把我教育得如此优秀,不像你父母养了头没有独立思想的猪。”

小C回骂了一句:“养了个猪狗不如的”,又骂朱律师:“我怀疑你不是你爸养的。”

这时,我果断地先把小C移送出群,并宣布:“希望大家要文明发言,今天先把发表不文明语言的小C移送出群,其他人我再次审查聊天记录后再作决定,希望大家理解和支持!”

许多群友对此决定十分支持,此争议到此结束。

这之后,有人跟我私聊说:“群主,希望你秉公处理。”并发来小C与朱律师对话的截屏。我答应会公正处理的,并又与小C私聊,打算在他认识到自己的语言不文明之后,再把他再拉进群。只是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又重新看了一遍那天的聊天记录,觉得那位要求我公平处理的群友发来的截屏并不完整。事实上是小C先骂的人,并且骂人的深度和广度无其他群友所能及。我私下征求了几个群友的意见,大部分群友不希望把小C再拉进群,说他除了骂人,没有说出任何含有知识成份的话。倒是有一位群友十分大度:“群里少了这样的人反倒少了乐趣,我们的目标就是启蒙,让那些在山坡上只知放羊、娶妻、生子、再放羊的孩子,尝到民主与法制鲜果的味道,然后去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

其实,我是赞同群里引发争议的那个贴子所说的话的,但作为群主,为了群里的安定团结,我又不能在群里十分明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因为大家都明白我的观点之后,要么引发一些群友的反对,要么给这些与我观点不同的群友造成心理压力,觉得群主不会公平公正地处理他们之间的争纷。此时此刻,我更加理解党中央了,党中央对政治体制改革和推进民主与法制进步是有自己的想法儿的,但那些处于“低等动物”层次的人可能会极力反对。所以,有些改革不仅要放慢脚步,并且还不能大张旗鼓地宣传。从而也就出现说的和做的不尽同步的现像。就像我这个当群主的,既要为各位群友服务好、处理好各种争纷,让全体群友在和谐、公平、阳光的气氛中交流,又不能因为自己的政治观点,而歧视与自已政治观点不同的另外一些人。


作为中国人,我们生活的好不好,主要取决于咱们中国人自己的觉悟,怪不得别人。特别是怪不得境外敌对势力。


二维码,进入公众号,有更多有趣的故事等着您。


阅读(17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