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当的个人空间

博客

生死两极限

  在李玉霄采写的《尘封40年的夹边沟事件》一文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在死神面前,人们开始了本能的挣扎求生,夹边沟生存条件极为惨烈,他们的自救更是令人瞠目结舌,……他们使劲儿搅动舌头,使得嘴里生出唾液来,把种子上的六六粉(一种粉状农药——笔者注)洗下来,再像鲸鱼吃鱼虾一样,把唾液从牙缝里挤出去,然后嚼碎麦粒咽下去……,人们的嘴都被农药杀得麻木了”.这是夹边沟的右派们在偷吃拌了农药的麦种。

  “……9个人一口气将160斤洋芋(土豆——笔者注)统统吃光……,返回途中,一名吴姓右派在颠簸之下,活活胀死。高吉义也上吐下泄,和他住在一起的来自甘肃省建工局的右派工程师牛天德整个晚上都在照看着他。第二天,高吉义醒来,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年近六旬的牛天德竟然将他的呕吐物和排泄物收集起来,在其中仔细地挑拣洋芋疙瘩吃。”这一段讲的是几个被派去运土豆的右派在途中偷吃土豆的后果。

  而在从维熙所写的《敖乃松的遗言》一文中,又有这样的文字:因给领导提了几条意见而被打成右派的敖乃松,因“重新做人”无望而在劳改队里自杀。“他是以一种超常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的——他用一根绳子捆着自己的脚,绳子的另一头拴在了水塘边的一棵树上,然后把头浸在水塘里,直到停止呼吸。”这种死亡手段的选择,需要的不仅是勇气,还要有义无反顾的坚毅。因为当死者感受到溺水的痛苦时,是可以改弦易辙回到生者的世界中来的,他只需要两手用力支撑着塘坡,身子缓缓向后松,就可以摆脱死亡。可是这位敖乃松,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硬是在水中浸死了自己。

  两天后,劳改队接到老乡的报告,当大家到水塘边打捞敖乃松时,发现了他的遗言。他告诉来找他的同类们不必下水去捞他,秋天水太凉,容易得病,只要把拴在树上的绳子往上一拉,就能把他拉上来。他到死时还替同类们着想。

  中国的右派们大多是有良知和些许傲气的知识分子,还有不少右派身上多少保留着独立的贵族习气。好在经过“反右”和“文革”,许多知识分子在面临生与死的洗礼之后,身上的这些习气已基本上被消灭了。

 

二维码,进入公众号,有更多有趣的故事等着您。

阅读(78 评论(0
我要评论
欢迎您

最新评论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corp.chinalawinfo.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