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端洪的个人空间

“宪政热”解读 ——兴盛时期话宪政之一
发布时间:2004/3/23 8:41:00 作者:陈端洪 点击率[2522] 评论[0]

    【出处】《法制日报》

    【中文关键字】陈端洪

    【学科类别】中国宪法

    【写作时间】2002年


    今年是现行宪法颁布20周年。20年来,中国法治建设的辉煌成就,莫不与我们的宪法有着必然的联系,而未来中国的法治之路,我们也只能从宪法中寻找依据和走向。所以,这的确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情,谈到宪法就不能不涉及宪政,任何一项法律制度的建立与完善,或者法律观点的进步,归根结底还是人们对宪法与宪政的理解问题。
       “宪政”一词近年来颇受人们的青睐,使用率也颇高,但是显然对其中一些基本概念和原理还需要进一步梳理和廓清,北京大学法学院陈端洪副教授一直对宪政问题有比较独到的理解和体会,本版将陆续刊发几期由陈端洪副教授主持的宪政话题,希望他的见解能给广大读者以启迪和帮助。
      
       ———法制日报编者
      
      
      
      
       新世纪法学的一个新气象就是宪政热。宪法学者终于可以堂而皇之口颂宪政;法理、刑法、行政法、民法等专业的学者纷纷向宪政敞开了智慧的大门;法官喜逢“齐玉苓”,总算将宪法“司法化”了一回。中国宪政俨然有呼之欲出之势。
      
       一位前辈说过,现代宪法的出现是由于人们需要一次“重新开始”。重新开始的愿望在各国是不同的,有的是政体变迁,有的是政权更迭,有的是新的政治体的组建,有的是社会制度的整体或重大易换。愿望虽然各有差异,但有一点却相同:重新开始。
      
       中国人大概经历过两次重新开始———真正严肃的政治思考和政治选择。一次是战国至秦,这一次思考是独立的,痛苦的,成熟而坚定的,其结果是确立了真正的“主权”。从秦开始,中国是一个秩序严紧的政治体(well-orderedpolity),我个人认为因此也就是一个“完整建构”(well-constituted)的国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宪法概念的“组织”意义。而且这样的组建明显是建构理性主义的产物,虽然没有出现今天作为文本的“宪法”,但许多朝代的机关组织典章完备。这一套思想管了两千年。第二次重新开始是在晚清。面对外强的入侵,先进的知识分子泊来了“宪法”的观念。君主立宪失败,共和成立。民国之共和,主权遭危,无暇行“宪政”。中国人对于现代宪法的选择,不是自己独立而成熟的思考的结果。像其他许多国家一样,中国是西方“宪政帝国主义文化”的俘虏,由于主权危机,因此,宪法的观念虽然引入,宪政却遥不可期。从一开始,立宪就被视为“救亡之道,富国之本”,而主要不是通往自由之路的政治愿望。中国人的第二次政治思考是痛苦而屈辱的,仓促而不独立的。新中国的成立是这一次政治思考和选择的转折,社会主义———一种对立于自由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证明了它在中国的力量,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完全不同于西方自由宪政主义的宪法和宪法观。
      
       宪政的概念曾被作为资本主义的土语而贴上封条。新世纪的中国欣逢民族兴盛,宪政作为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重要内核而重显光彩。当前知识界的宪政热,是中国人第二次政治思考的小浪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热潮?从此前出现的另外三个概念的热潮中也许能得到某种启发:市场经济、法治、人权。知识分子触角的步步前伸证明了他们的知识热忱、勇气与能力。从知识体系的逻辑完整的角度看,没有宪政的概念是否会妨碍知识的进一步发展呢?是否会导致知识分子独立思考的危机呢?我想肯定是的。也许实际上有的学者在附庸风雅而不识宪政为何物,但我宁愿相信他们出于对知识的自觉意识。随意举例来说,民法与经济法的学科之争背后不就是一个公私观念之争吗?反革命罪名的取消不就是国家观念的变化吗?刑事诉讼程序的修改不就是一个对国家与公民关系的重新认识吗?更不用说行政诉讼和国家赔偿直接就代表了新的权力观念,已经用行政法的语言为宪政话语安了一个临时的家。法学的许多进步都是宪政观念的生长,如果宪政概念体系不能完整引入,法学者必然遭遇智力的障碍和话语的贫困。
      
       知识现象背后是否隐含着概念所代表的事物自身的内在联系呢?这需要规范的和经验的论证。让我们姑且假定联系的存在,从事物本身的关系出发,宪政的知识现象便同时具有了政治的意义,中国改革的轨迹也显影了。
      
       目前知识界的宪政对话包括了哪些话题?这些话题的讨论反映我们的智力发展到了何种水准?知识体系的发展可能会碰到什么障碍?关于流行的话题,网站上有分类,无须重复。关于现在的水准,我以为对于我们的无知、浅薄与混乱无可厚非,毕竟我们已经开始。这里我想着重说的是我们进步的障碍。我个人的体会告诉我,中国人理解宪政有两大障碍:一是形而上学的虚构;二是宪政的宗教观。先说形而上学的虚构。我们都知道宪法是公民的政治契约,为什么是一个契约?我们都说公民是目的,国家是政治手段,为什么?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去分析,这些说法都站不住。我们读霍布斯、洛克、卢梭、黑格尔,最需要形而上学的思考。再说宗教观。宪政从文化渊源上说就是犹太———基督教产物,其中最根本的就是对人的认识,包括人的价值、理性能力等等。前人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主张避开了宪政的宗教———文化基础,终归于事无补。儒学与宪政,能缔结良缘否?还望国人深思。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522)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