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与墨的个人空间

对教育竞争恐怖均衡下“沅江弑师案”的反思
发布时间:2017/11/17 22:27:43 作者:何伦波;朱与墨 点击率[54]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教育竞争;恐怖均衡;沅江弑师案

    【学科类别】刑事诉讼法

    【写作时间】2017年


      11月12日,湖南沅江某中学发生的弑师案(以下简称“沅江弑师案”)再次震惊社会,并迅速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与热议。

      “沅江弑师案”震动社会的不仅仅是猛刺26刀的手段残忍,致死的严重后果,还与其背后的“弑师”“高考”“应试教育”“好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等社会持续关注热议的话题有关。在“沅江弑师案”的评论中,有人提醒应当关注学生心理健康,有人批判中国的功利教育,有人警示父母除了关心学生的成绩,更应关心学生的性格养成、人际交往等方面,以上这些或许都是引发学生弑师悲剧的原因,但笔者认为这些都不是根本原因。我们用“剧场效应”来分析此次事件,或许会发现其根本原因应归结于教育的恶性竞争恐怖均衡的结果。

      卢梭最早使用剧场效应症时,指出当时的巴黎被戏剧化,本身成了一座大剧场,市民既观剧,亦被动演剧,在不自觉状态中被彻底异化,抛出了自我,生活于别处。用经济学理论来表述分析就是,如果剧院里前排一个人个矮为观戏效果最好,站起来观戏不肯坐下,他身后被他站起来影响观戏的人也不得不站起来,结果大家都站着观戏,导致出现恐怖均衡的“剧场效应”现象。本来可以坐着舒适观戏,结果却都站着看完一部戏,观戏的效用没有增加,但大家付出的成本却增加了,因站着受累观戏其愉悦收益大大降低了。个人追求利益最大化而不考虑他人利益的行为,导致了群体悲剧的上演,个人理性导致集体非理性。这是“剧场效应”下导致出现“双输”“多输”甚至“全输”的“无序”局面或者说“单赢”的“恶序”局面。

      当下被社会吐槽和抨击的中国式“延长上课时间”“补习班”“课外作业”“超级中学”,正是“剧场效应”在中国教育中的生动体现。到了高中,学生就没有了双休,特别是高三只有周日休半天的喘气机会,补课在时间维度的极限中达到恐怖均衡。家长、学校谁也不敢主动退出恐怖均衡。正如有学者所指出:当下中国教育从未建立过“良序”,一直在各种“坏序”中沦陷,然后终于无可挽回的坠入了“无序”的深渊。时下“剧场效应”正在中国教育泛滥成灾,中国教育正在被恶性失序绑架,且在每况愈下中加速坠落,“沅江弑师案”的惨剧正是在中国教育这样的恶性竞争中上演的。

      “沅江弑师案”中的罗某、鲍某都是这样的“超级中学”中的“重点班”中的一员,在“剧场社会”中,罗某和鲍某均没有错,鲍某多布置作业为的是提升学生的成绩,追求自己教学成绩利益的最大化;而罗某拒绝作业,为的是自己休息时间的最大化,他们都没有错,可是最后却酿出惨剧,成了“剧场效应”下中国教育恶性竞争的“输家”、牺牲品。

      如何破解这种“剧场效应”下的中国教育的恶性竞争,成为当下中国教育改革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解决个案,靠的个人的改良;解决社会问题,最终靠的是制度。笔者在对上述“沅江弑师案”惨剧进行思考后,觉得唯有改变现有教育制度,才能阻止“沅江弑师案”这样的社会悲剧再次发生。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办人民满意教育”“要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这意味着,我国在继小学教育、初中教育义务化后,高中教育也将义务化。

      那么如何破解目前中国教育的恶性竞争,很好地落实高中教育的义务化,办出人民满意的教育呢?

      第一、进行高校招生录取指标分配制度改革,实行“指标到市”。当前,国家为了保持教育均衡,我国的高校招生录取指标是按省区分配名额,省区内不再细分,也正是这种指标分配方式所维持的教育均横引发了中国高中教育在各省内恶性竞争,一省优质教育资源和生源都集中在省会城市。建议进行高考指标分配制度改革,将高考指标分配到地级市,促进省级区域内教育公平,保障各市、地学生高等学校入学机会的稳定,让应试教育畸形发展的超级中学回归正常,让“掐尖”问题得到有效解决,促进各县市高中教育发展,形成百花齐放、各具特色的教育发展格局。曾经有过高考“指标到市”的工作经验,实践证明效果良好,在省会城市没有出现超级中学、价格狂飙的学区房等现象。竞争在一个市范围内进行,这样分散和缩少竞争范围可以降低高考竞争激烈程度,缓解和打破补课的恐怖均衡困局。

      第二、全面取消重点中小学,强化学校特色教育建设。目前公办中小学的重点学校评比命名等分级政策加剧了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合理。评比排名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教育经费的倾斜,原本就稀有的优质教育资源,经过这样的政策倾斜,变得越来越集中,致使“重点学校”在硬件设备、教师资源等方面比非重点学校更加优化。正基于此,一直以来,“重点学校”成了学生和家长判断一所学校优劣的重要标准,引发了学生家长对“重点学校”的竞相追逐,陷入“剧场效应”不能自拔。笔者建议,在实施高中教育义务化的过程中,要全面取消重点中小学的评选,全省中小学统一进行硬件达标建设,强化学校的特色课程建设,打造特色教育,努力把每一个公办中小学校办成既具有良好教学资源与环境、极具特色、又均衡发展的学校。我国《义务教育法》对义务教育阶段取消重点学校进行了规定,当高中教育义务化后,也当依法对重点高中称号进行取消。当前,上海、重庆、浙江等省市出台了取消重点中小学的办法,河南拟立法取消“重点学校”,这都将为我国实施全面取消重点中小学积累宝贵经验。

      第三、教师微机派位,学生就近入学。当前,小学的就近入学机制,微机派学位在很多省市进行了实施,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但择校热没得到根治,并出现了热炒学区房的副产品。实行高中教育义务化后,应当出台“小升初”、“初升高”免试就进入学规定,破解当前的“择校热”乱象。这里的“就近”是指以县一级为单位,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可以根据县域内所拥有的教育资源,对生源区进行划片,学生按划片入学。学生入学后,县域(城区)内统一微机派位初一高一教师,实行三年一轮制,三年满再轮派。学生微机派位分班,三年不调班。用这样的方式解决同一所学校内所谓的“重点班”问题,实现机会均等,教育资源配置均衡。教师微机派位是美国公立学校的教师配置经验,能釜底抽薪,解决当前择校和学区房乱象。

      第四、改革教师学校的考核制度。高中教育义务化后,改革当前教师考核制度不合理部分,特别是应当取消用“高考录取率”对高中教师进行考核,改为用学生辍学率,高中毕业率,治安处罚、犯罪率对教师进行考核。互联网大数据时代,对学校(含大学)的评价可以依据学生创新能力(发明专利申报数)和对社会贡献(纳税额)来评价学校的人才质量。

      以上是笔者对“沅江弑师案”惨剧的反思以及中国教育制度改革的思考,望各位方家指教。


    【作者简介】

    朱与墨,男,汉族,湖南郴州人,法学硕士,经济学博士生,硕士生导师,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副教授,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民商、经济法学,法经济学,制度经济学等;何伦波,男,汉族,湖南郴州人,法学学士,法官助理,单位为湖南省永兴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5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