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鲁迅先生年谱》
发布时间:2015/2/27 14:25:43 作者:左明 点击率[259]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鲁迅;年谱

    【学科类别】其他

    【写作时间】2015年


        该文作者:许寿裳,写于民国二十六年五月。

        鲁迅先生六岁(说明:所有年龄皆为虚岁)入私塾(相当于现在的小学),感情丰富、机智灵活,可谓早慧。十二岁入三味书屋(相当于现在的中学),喜爱绘画、反感礼教。母亲家在乡下,得以走进农村、亲近自然。十三岁祖父下狱、父亲抱病,家道中落。三年后,父亲去世,家境益艰。十八岁考入水师学堂,十九岁改入路矿学堂(相当于现在的大学本科)。并不温习功课,便可名列前茅,绝对聪颖过人。课余好读译本新书(尤其是小说),间或外出游玩。二十一岁毕业。

        出身富裕家庭,衣食无忧。得到完整系统的早期教育,得以顺利进入高等学府。有爱好,能坚持。天资聪颖、智能过人,绝非等闲之辈。

        二十二岁派赴日本留学,入东京弘文学院。课余喜读哲学和文艺之书,尤其关注人性和国民性问题。次年,初试锋芒,为《浙江潮》杂志撰稿。次年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后肄业。二十六岁回家与朱女士结婚,旋即回日本研究文艺,终止学医。曾拟创办文艺杂志,因经费不足放弃。二十八岁师从章太炎先生,入“光复会”,开始翻译域外小说。

        海外留学,大开眼界。开始日益凸显兴趣爱好,能够进行独立思考。展示了较强的文字表达功力。已经能够自主选择人生道路,不盲从、不功利。拜名师、入组织,具有较强的社会适应能力。学习外语能力极强。

        二十九岁归国,任浙江两级师范学堂教员。次年任绍兴中学教员兼监学。次年绍兴光复,任绍兴师范学校校长。完成第一篇小说《怀旧》。

        从教从文,将事业与职业有机结合。

        民国元年(即一九一二年,刚过而立之年),应教育总长(即今日之教育部长)蔡元培先生之招,在南京任教育部部员(不知是何级别)。能够得到部长的赏识,绝非等闲之辈。在今日,谁要是能够结识部长(正职),就足以大大的炫耀一番。五月抵北京,任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为什么没有注明处的名称?难道没有处的设置吗?)。八月,被任命为教育部佥事(级别相当于科级与处级之间)。公务之余,长期热衷于编校古籍、研究佛经等文化事业,舒适闲适、优哉游哉。三十八岁,开始创作,以鲁迅为笔名发表白话小说《狂人日记》,载于《新青年》,抨击家族与礼教之弊,为文学革命、思想革命之急先锋。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三十九岁,第一次购买不动产——公用库八道湾宅院,与母亲及两个弟弟同住。四十岁,兼任北京大学和北京高等师范学校讲师。四十三岁,又兼任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和世界语专门学校讲师。四十五岁,被教育总长章士钊违法免职。又兼任中国大学讲师和黎明中学教员。次年,恢复教育部佥事之职。“三·一八”惨案后,短暂离寓避难。

        为官入仕,但志不在此。对自己的兴趣爱好坚持不懈,终于厚积薄发,崭露头角。年近四旬,开始全面发力,步入文字创作的轨道,渐入佳境。通过兼职教学活动,进一步夯实基础并能不断扩大影响。

        一九二六年八月,离北京赴厦门,任厦门大学文科教授。年底因不满于学校,辞职。次年一月,任中山大学文学系主任兼教育主任。四月,因营救被捕学生无效,辞职。

        弃官从教,但事与愿违,只能算是短期过渡。

        十月,抵上海,与许广平女士同居。十二月,受大学院院长蔡元培先生之聘,任特约著作员。四十九岁,得一子,名海婴。一九三零年,参加“自由大同盟”和“左翼作家联盟”,浙江省党部以“反动文人”之名通缉。“自由大同盟”被严压,短暂离寓避难。曾因过劳发病。一九三一年,柔石被捕,短暂离寓避难。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九日遇战事,短暂离寓避难。次年,应蔡元培先生邀请加入“民权保障同盟会”,被举为执行委员。二月二十七日,蔡元培函邀赴宋庆龄宅,欢迎萧伯纳。五月十三日,至德国领事馆,为“法西斯蒂”暴行递抗议书。六月二十日,杨铨被刺,有传言将祸及鲁迅先生,鲁迅先生不顾、不避。一九三四年,因熟识被捕,短暂离寓避难。十二月,大病。一九三六年一月,肩肋大痛。三月,骤患气喘。五月,再次病起,医云胃疾,发热不止。史沫特莱女士引美国邓医生来诊断,病甚危。六月,渐愈,稍能坐立。八月,痰中见血。十月,体重八十八磅。十八日,发病,气喘不止。十九日,五时二十五分逝世。

        人生高潮,文章与其他事业全面丰收。只可叹:学医之人却英年早逝,不亦悲乎?

        我的点滴感悟:

        1、积极入世、游刃有余。鲁迅先生绝非消极避世、与世隔绝的学究书生。人事交际、朋友过从、信札往来、受邀演讲,各种社会活动不绝如缕。亦官亦文、轻官重文,正是这样的人生经历、职业选择得以奠定其胸襟、格局。深谙传统又洞悉世事,立足国学又兼采西学(日本其实也是学习西方),遂使鲁迅先生能高瞻远瞩、批判现实。

        2、地位优越、收入可观。铺垫一下,关于我国不同时期(当然是民国以后,清朝以前就算了吧)币值(即购买力)的换算,在下有一个简单明快的公式:经过多少年,即乘以多少倍。举例如下:1915年的一百元,即相当于一百年后2015年的一万元。1965年的一百元,即相当于五十年后2015年的五千元。以此类推,虽不中、不远矣。

        鲁迅先生在教育部任职前后长达约十四年之久,期间还多兼教职。虽不能说显耀富贵,但却远远胜过常人,月收入相当于今日的数万元。之后,“辞去”公职,“晋升”教授,收入更不待言。居上海后,任特约著作员,加之积极参加各种政治、文化活动,自然有名有利、名利双收。以鲁迅先生的地位和成就而言,金钱从来就不成其为一个问题。在民国期间,综合考虑绝对数量和相对数量等多种因素,公务员和教师学者的相对待遇水平,还是相当合情合理的。教授月薪三百元,而图书管理员月薪八元,还是符合价值规律的。鲁迅先生在日记中所分散记载的购书账目,足以令在下垂涎欲滴、羞愧难当。作为普通高校的讲师,我的收入(月均约五千元)也就能够购买小书摊上五元一本的破旧图书(正规书店里一本不错的新书,大约要五十元左右)。我计划每月购书支出约五百元,超过饮食开支(每天平均约十二元,折合两美元),名列我的消费榜的榜首。

        3、环境压迫、处境艰难。涉足政治国事,难免引火烧身。数次逃灾避难,可见一斑。发表于当时的文字,今日观之,其开放自由尺度也足以令我辈后人艳羡不已。

        4、著作颇丰、译文亦富。创作,这无疑是最高级别的思维活动。真正体现一个文人、学者的核心价值的指标就是:创作的质量和数量。在大约三十年间,鲁迅先生共完成了大约二百五十余万字的著作。按照现在流行的大三十二开本纸张书籍来计算,累计厚度也就大约二十五厘米。勉强刚到小腿肚子,与等身相去甚远。在质量面前,数量是微不足道的。只要质量足够高,一本书,甚至一篇文章,就可以流芳千古、名垂青史。在社会科学领域(而非文学领域),一个人的一生如果能够有一百万字以上的佳作,即可视为高产。翻译,这只能算是中下级别的思维活动。鲁迅先生能够翻译英文、日文和俄文等数种外语,令人赞叹。

        此外,鲁迅先生还勤于纂辑古书、钞录古碑、编辑刊物、校订稿件等等工作。这些都只能算是学术的外围活动。

        鲁迅先生把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了翻译和编辑等工作之中。《鲁迅全集》共约六百万余万字,其中相当多数属于此类。也许我们不能幼稚的提问:您为什么不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来从事创作呢?也许鲁迅先生的答案是:这是我的兴趣和爱好所在,也是我能够更好创作的条件和保证。只有傻子才会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连自己都认为不值的事情上。

        永远也不要试图去告诫别人应该怎样去做,因为每个人都是自主的且自我利益的,没有谁会坑自己、害自己,他认准的道路别人是不应干涉的。是好还是坏,是吃亏还是占便宜,在事后他自己会有判断,进而会有感悟、会进行反思和矫正。每个人的选择和行为都一定是追求自我利益最大化的,至于最终的结果,肯定有笑也有哭,不可能都是明智的,都是正确的。但是切记:所有的不明智之人都不是可以经明智之人的告诫而可以改变的。个人如此,国家、社会亦然。智者:你怎么那么傻呀?怎么偏偏要跳火坑呀?愚者:嗨,我还以为是温泉呢!我要知道是火坑,我肯定不会跳的。我才不是糊涂蛋呢!他要是能够清楚辨明火坑和温泉,他就真的不是糊涂蛋了!

        愚,不可治。

        写作,是鲁迅先生的功成名就之本。如果没有过硬的作品,最多也就是一个“小混混儿”——即使凭借早期的优异学业和傲人学历(不折不扣的“海龟”),也可混迹中间阶级。我无意也无力(我与鲁迅先生并非同行)对鲁迅先生作出盖棺定论,只是想表达:鲁迅先生是当之无愧的伟大思想家(老舍先生堪称杰出的文学家)。鲁迅先生的思想深邃、深刻、深沉,一针见血、入木三分,不因时光流逝而淡化、淡漠、淡忘。具有不可置疑的时空穿透力。文字表达也同样出神入化,简练、精当,“硬硬的还在”(出自《药》),堪称经典。有比较才有鉴别,鲁迅先生绝对算是百年一遇的思想大师。

        鲁迅先生有一句名言:“哪里有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工夫都用在工作上的。”几十年前,初次闻听此言,我这个小伙伴儿有点儿发呆:咖啡是什么?多少钱一杯?我是用嘴对着水龙头喝自来水长大的,跟我讲咖啡,我晕!在物质生活上,年近半百的我几近于“赤贫”,但我却一直神往多姿多彩的精神世界,与古今中外的思想大师神交已久。

        不需要出身好、血统棒——借势登高,也不需要拉关系、走后门——甘为人奴,一支笔和一张纸,加上一个智慧大脑,就可以成龙成凤、缔造传奇。看似轻巧,实则艰难。天下文章无数,同时也是垃圾遍地。善于思索和表达,就是最大的世间珍宝。

        思想奇迹,永世不灭!

        2015.2.26.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左明,北京农学院文法学院法学系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59)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