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发布时间:2014/12/12 14:30:59 作者:左明 点击率[683]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左氏;义务教育法

    【学科类别】文教卫生管理法

    【写作时间】2014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1986年4月12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2006年6月29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修订,2006年6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二号公布,自2006年9月1日起施行)
     
        目  录
     
        第一章 总则
     
        第二章 学生
     
        第三章 学校
     
        第四章 教师
     
        第五章 教育教学
     
        第六章 经费保障
     
        第七章 法律责任
     
        第八章 附则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了保障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保证义务教育的实施,提高全民族素质,根据宪法和教育法,制定本法。
     
        解读:
     
        本法通过之时,我已经(于1985年夏)完成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习生涯。
     
        “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忽而义务、忽而权利,能将义务与权利如此完美嫁接、结合,足以令人叹为观止!没错,接受义务教育,是受教育者的权利,而不是义务!!!
     
        必须为义务教育——正名!!!
     
        “根据宪法和教育法,制定本法。”这也算是一道奇景。本法与《教育法》皆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当属基本法律),在效力层级上似无主从关系。
     
        第二条 国家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制度。
     
        义务教育是国家统一实施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的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
     
        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
     
        国家建立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保证义务教育制度实施。
     
        解读:
     
        强烈建议,将本条规定修改为:
     
        义务教育是国家实施的面向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公民的全日制学校教育,从小学(共六个年级)一年级至初中(共三个年级)三年级,共计九个年级。
     
        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免收学费和杂费。
     
        义务教育是国家予以保障实施的公益性事业,是国家的单方义务。
     
        第三条 义务教育必须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实施素质教育,提高教育质量,使适龄儿童、少年在品德、智力、体质等方面全面发展,为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奠定基础。
     
        解读:
     
        “素质教育”,在现实中已经完全被考试教育所取代。
     
        为什么考试教育盛行?因为优质教育资源相对稀缺(即供不应求),于是考试便成为了相对便捷有效的筛选机制、选拔手段。之所以考试内容被限定在死记硬背的框架之内,是因为这个国家强调顺从而非创造。创造就意味着突破和重生,就意味着改变、推翻现有的利益格局。在等级森严的权力型社会,维持并延续现状,就是权力者最大的欲求。
     
        所有的现存制度,不过就是权力者维护自身利益的手段、工具罢了。
     
        第四条 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适龄儿童、少年,不分性别、民族、种族、家庭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并履行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
     
        解读:
     
        智力障碍者,除外。
     
        “平等接受义务教育”,谁与谁平等?城市的孩子与农村的孩子平等吗?名校与非名校平等吗?
     
        “履行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必须删除!!!
     
        第五条 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履行本法规定的各项职责,保障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
     
        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依法保证其按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
     
        依法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应当按照规定标准完成教育教学任务,保证教育教学质量。
     
        社会组织和个人应当为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创造良好的环境。
     
        解读:
     
        立法者,您可能是粗心了:乡镇一级政府是没有所属工作部门的。
     
        “法定监护人”,并非专业术语。应改为:监护人。
     
        “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依法保证其按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这是典型的病句。按照语法,其中的“其”字,应该指代“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而立法者意欲指代“适龄儿童、少年”,明显驴唇不对马嘴。语文水平不过关呀!应将“其”字改为:其子女或其他被监护人。
     
        至于能否“完成义务教育”,不仅学生的监护人保证不了,就是教师和校长也保证不了。
     
        此处“规定标准”条件下的“任务”也好,“质量”也罢,不过都是底线要求罢了。
     
        义务教育分明是国家义务,怎么可以“殃及池鱼”,将“创造良好的环境”之义务强加于“社会组织和个人”之上?实在是说不通呀!
     
        第六条 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合理配置教育资源,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改善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并采取措施,保障农村地区、民族地区实施义务教育,保障家庭经济困难的和残疾的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
     
        国家组织和鼓励经济发达地区支援经济欠发达地区实施义务教育。
     
        解读:
     
        教育公平,是一切其他公平的前提!也是极漫长、极艰难实现的公平!
     
        现阶段,可以提“优先发展教育”(效率价值取向),但不宜提“优先发展义务教育”(公平价值取向)。
     
        “合理配置”也好,“均衡发展”也罢,不怕慢、就怕站!没有谁会不切实际的空想穷乡僻壤的小学与首都北京的小学在短时间内可以相差无几,但人们有理由企盼国家在教育公平的方向上已经起步、已经上路。
     
        “改善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除了应该有计划、有步骤之外,更应该有措施、有行动。
     
        “家庭经济困难的”,其中的“的”字,多余。
     
        没有让老百姓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真金白银的投入,全是扯淡!
     
        “经济发达地区”,主体是谁呀?
     
        “发达”与“欠发达”,如何界分?
     
        “支援”,如何体现?
     
        第七条 义务教育实行国务院领导,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统筹规划实施,县级人民政府为主管理的体制。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具体负责义务教育实施工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其他有关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义务教育实施工作。
     
        解读:
     
        有没有搞错呀?到底是由谁、是谁在实施义务教育工作?当然是学校了!本法第五条第三款明确规定:“依法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应当按照规定标准完成教育教学任务,保证教育教学质量。”政府(也包括其所属工作部门),不要瞎捣乱、请勿胡帮忙、切莫乱插手、可别勤关怀,所谓的“领导”、“统筹规划实施”、“管理”,皆可化成一句话——请按时足额把经费拿来(并应逐步递增)。
     
        国家对义务教育的经费投入问题,如果没有明确、细致的规定,本法就是——逗你玩儿。
     
        第八条 人民政府教育督导机构对义务教育工作执行法律法规情况、教育教学质量以及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状况等进行督导,督导报告向社会公布。
     
        解读:
     
        “人民政府教育督导机构”,何方神圣?何许人也?
     
        如何“督”?如何“导”?
     
        “教育督导机构”居然可以“对义务教育工作执行法律法规情况”和“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状况”进行督导?我是不是头晕了或者眼花了?如此说来,“教育督导机构”肯定可以督导国务院了!理由如下、铁证如山,上述两项督导内容恰恰就都是国务院的职责所在:1、本法第五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履行本法规定的各项职责”;2、本法第六条又规定:“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合理配置教育资源,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可是问题又来了,既然是“人民政府教育督导机构”,就足以说明该机构应该隶属于政府,一个隶属于政府的机构怎么可能去督导中央人民政府呢?这明显是犯上呀?
     
        这个条款很幽默!不,是中国的立法者集体——很诙谐!
     
        “督导报告向社会公布”,多长时间一次呀?不会是一个世纪(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吧?
     
        第九条 任何社会组织或者个人有权对违反本法的行为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检举或者控告。
     
        发生违反本法的重大事件,妨碍义务教育实施,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的,负有领导责任的人民政府或者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应当引咎辞职。
     
        解读:
     
        请问:如果有人要想检举或者控告国务院或者总理,应该向哪个国家机关提出呀?拜托立法者,请您给指一条明路。
     
        第二款规定,明显遗漏了政府其他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实不应该。
     
        “负有领导责任的人民政府或者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负责人”,如此表述,十分费解。负有领导责任的负责人,如何理解?1、难道普天之下不是所有的负责人都负有领导责任吗?有必要如此强调、反复吗?2、难道还有不负有领导责任的负责人吗?负有直接责任的负责人,这一表述可以成立;3、难道还有负有领导责任的非负责人吗?结论,“负有领导责任的”,明显多余,应删去。
     
        “引咎辞职”,应该改名词解释。
     
        但愿,那些为了首长的安全勇于牺牲的下级官僚在引咎辞职之后,不会继续异地做官,甚至平步青云。
     
        鉴于本法规定,至少在理论上,总理可能引咎辞职。
     
        第十条 对在义务教育实施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的社会组织和个人,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按照有关规定给予表彰、奖励。
     
        解读:
     
        本法第五条第三款规定:“依法实施义务教育的学校应当按照规定标准完成教育教学任务,保证教育教学质量。”本法第七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具体负责义务教育实施工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其他有关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义务教育实施工作。”如此看来,义务教育实施工作的主体应该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以及学校,怎么在本条中忽然又冒出来了“社会组织和个人”呢?好一个张冠李戴、偷梁换柱呀!
     
        第二章 学  生
     
        第十一条 凡年满六周岁的儿童,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送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条件不具备的地区的儿童,可以推迟到七周岁。
     
        适龄儿童、少年因身体状况需要延缓入学或者休学的,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提出申请,由当地乡镇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批准。
     
        解读:
     
        “条件不具备的地区的儿童,可以推迟到七周岁”,明显小学语文水平不及格。似应改为:条件不具备的地区,儿童入学可以推迟到七周岁。
     
        “条件不具备”与“推迟到七周岁”(其实就是晚一年),二者之间有何关联?令人费解。六岁入学与七岁入学相比较,多具备了什么条件?
     
        生活在北京市区里,到哪里去寻找“当地乡镇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呀?
     
        如果不申请,怎么办?如果不批准,怎么办?
     
        第十二条 适龄儿童、少年免试入学。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
     
        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在非户籍所在地工作或者居住的适龄儿童、少年,在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工作或者居住地接受义务教育的,当地人民政府应当为其提供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条件。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
     
        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军人子女接受义务教育予以保障。
     
        解读:
     
        “免试入学”,应明确:包括小学和初中,并禁止任何形式的分班、分级考试。
     
        在现实中,仅有户籍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产权房屋,甚至还要求是学生父母名下的产权房屋。
     
        土政策比法律更牛!!!
     
        “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在非户籍所在地工作或者居住的适龄儿童、少年,在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工作或者居住地接受义务教育的”,如此啰嗦重复,能否简化为:在户籍所在地以外的经常居住地接受义务教育的儿童、少年?
     
        “提供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条件”,明显与事实不符。特定地区、特定学校的办学条件肯定有限,根本就不可能无条件的接纳所有非本地户籍的志愿就读的适龄儿童、少年。
     
        立法者,您以为义务教育是开玩笑呐?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能够承担义务教育的义务了吗?像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外地人口蜂拥而入,没有极其强大的资金保障,如何能够对外来适龄儿童、少年“提供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条件”?
     
        说了不算,绝对不如不说。
     
        “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这一级地方国家机关有那么多的衙门,到底主体是谁呀?
     
        “在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工作或者居住地接受义务教育的,当地人民政府应当为其提供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条件”,如果这一规定能够落实,谁还去买学区房呀?
     
        “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军人子女接受义务教育予以保障”,难道言外之意是:对本行政区域内的非军人子女接受义务教育不予以保障?恐怕应改为: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军人子女接受义务教育优先予以保障。
     
        “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仅此一级吗?
     
        第十三条 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乡镇人民政府组织和督促适龄儿童、少年入学,帮助解决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困难,采取措施防止适龄儿童、少年辍学。
     
        居民委员会和村民委员会协助政府做好工作,督促适龄儿童、少年入学。
     
        解读:
     
        “组织和督促”,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也不怕风大把舌头给扇了。
     
        “帮助”的“措施”,无非就是掏钱呗!可是:救急救不了穷呀!
     
        仅仅免除学费和杂费,还远远不能解决贫困家庭子女可以无忧就学的问题!!!尚不能脱贫,所谓的全员义务教育就只能是——口号!
     
        帮谁,不如帮孩子!这话很实在。捐哪,不如捐教育!这话要打折扣,有些接受捐赠的机构(基金组织或学校)及其工作人员,不自重、不自爱,违背捐赠者意愿甚至违法处置捐赠资产。令天下爱心人士唏嘘不已!
     
        第十四条 禁止用人单位招用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经批准招收适龄儿童、少年进行文艺、体育等专业训练的社会组织,应当保证所招收的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自行实施义务教育的,应当经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批准。
     
        解读:
     
        “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表达明显欠妥。如果孩子聪颖过人,五年就学完了九年的义务教育课程(也就大约十一、二岁);如果某人过于愚钝,十五年尚未学完九年的义务教育课程(已经大约二十一、二岁了),以上情况如何处理?
     
        第一款,实在多余。
     
        “招收适龄儿童、少年进行文艺、体育等专业训练的”,难道仅限于“社会组织”吗?“八一”体工大队、军队艺术团体,这些能算“社会组织”吗?
     
        “社会组织”如何能够“自行实施义务教育”呢?真天书奇谈也!
     
        第三章 学  校
     
        第十五条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根据本行政区域内居住的适龄儿童、少年的数量和分布状况等因素,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制定、调整学校设置规划。新建居民区需要设置学校的,应当与居民区的建设同步进行。
     
        解读:
     
        “新建居民区需要设置学校的,应当与居民区的建设同步进行。”如何认定“需要”?又由谁来认定“需要”?纯属无聊的废话!
     
        设立公办学校,自然国家操心。而设立民办学校,还需要烦劳政府“规划”吗?
     
        第十六条 学校建设,应当符合国家规定的办学标准,适应教育教学需要;应当符合国家规定的选址要求和建设标准,确保学生和教职工安全。
     
        解读:
     
        应该明确学校建设的主体和经费来源。
     
        乡村小学,惨不忍睹!
     
        这些规定,好似放屁!
     
        第十七条 县级人民政府根据需要设置寄宿制学校,保障居住分散的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接受义务教育。
     
        解读:
     
        “设置”,何解?是亲自实施,还是责令学校实施?
     
        为了上学,可怜的孩子们还要跋山涉水,因为他们交不起住宿费和伙食费。
     
        第十八条 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根据需要,在经济发达地区设置接收少数民族适龄儿童、少年的学校(班)。
     
        解读:
     
        “根据需要”,什么需要?谁的需要?
     
        “经济发达地区”,何谓发达?
     
        “经济发达地区”与“设置接收少数民族适龄儿童、少年的学校(班)”之间,有何关联关系?
     
        这简直就是——开国家玩笑!
     
        第十九条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根据需要设置相应的实施特殊教育的学校(班),对视力残疾、听力语言残疾和智力残疾的适龄儿童、少年实施义务教育。特殊教育学校(班)应当具备适应残疾儿童、少年学习、康复、生活特点的场所和设施。
     
        普通学校应当接收具有接受普通教育能力的残疾适龄儿童、少年随班就读,并为其学习、康复提供帮助。
     
        解读:
     
        “根据需要”,就是自由裁量。
     
        “视力残疾、听力语言残疾”与“智力残疾”(似乎应将“残疾”统一改为“障碍”),此二者似乎不宜并列。教育与智力密切相关,如果智力有障碍,那可就是真的“特殊教育”——另类教育了。
     
        美国著名的海伦·凯勒女士,是视力、听力和语言三重障碍者,但这丝毫也不能阻止其成为伟大的思想者,不仅接受了教育,而且还成为了著名的教育家。
     
        第二十条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根据需要,为具有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规定的严重不良行为的适龄少年设置专门的学校实施义务教育。
     
        解读:
     
        只有“适龄少年”,没有适龄儿童。
     
        “专门的学校”,是什么学校呀?
     
        真的是够体贴、够周到——一个都不能少。
     
        第二十一条 对未完成义务教育的未成年犯和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的未成年人应当进行义务教育,所需经费由人民政府予以保障。
     
        解读:
     
        “被采取强制性教育措施”,应该名词解释。既然都已经“强制性教育”了,为什么还要进行义务教育呢?
     
        在哪儿、由谁来实施义务教育?
     
        难道不是所有各种义务教育所需经费都是由各级政府予以保障的吗?
     
        义务教育,绝对是——一网打尽、一个不留。
     
        第二十二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应当促进学校均衡发展,缩小学校之间办学条件的差距,不得将学校分为重点学校和非重点学校。学校不得分设重点班和非重点班。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不得以任何名义改变或者变相改变公办学校的性质。
     
        解读:
     
        “促进学校均衡发展”,语意含混、不知所云:是每一个学校自身均衡呢?还是不同学校之间均衡呢?是地区分布均衡呢?还是办学水平均衡呢?
     
        “缩小学校之间办学条件的差距”,显然不能让好的变差,而只能是让差的变好。
     
        “不得将学校分为重点学校和非重点学校”,这不过就是自欺欺人罢了。学校的优劣,是客观存在的,也是人所共知的,无需贴标签。
     
        学校分设重点班和非重点班,恰恰符合、遵从了因材施教的基本教育规律。优劣杂处,是何居心?
     
        其实,决定学校质量的一个重要的外在条件是:学生的质量。在本质上,就是学生家庭和学生家长的素质。
     
        良好的同学(也就是良好的生源),是一所良好的学校的极其重要的指标。而这恰恰是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自己不能左右的。
     
        好学校塑造好学生,好学生也缔造好学校。
     
        “任何名义”,欠妥,似应改为:任何方式。
     
        化公为私,这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吗?
     
        第二十三条 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依法维护学校周边秩序,保护学生、教师、学校的合法权益,为学校提供安全保障。
     
        解读:
     
        国务院,也要亲自披挂上阵吗?总理大人,也要亲自上街执法吗?
     
        乡镇一级政府有所属工作部门吗?
     
        忽而“教职工”(参见本法第十六条之规定),忽而“教师”,似应协调一致。
     
        第二十四条 学校应当建立、健全安全制度和应急机制,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加强管理,及时消除隐患,预防发生事故。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定期对学校校舍安全进行检查;对需要维修、改造的,及时予以维修、改造。
     
        学校不得聘用曾经因故意犯罪被依法剥夺政治权利或者其他不适合从事义务教育工作的人担任工作人员。
     
        解读:
     
        难道对教师就不应该进行“安全教育”了吗?
     
        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明显应改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如此具体琐碎事务,不宜麻烦政府组成人员亲力亲为。
     
        仅仅检查“校舍”,以偏概全了吧?
     
        有太多的因故意犯罪而没有被依法剥夺政治权利的人。他们可以被聘用吗?与此同时,让我们再来“欣赏”一下《教师法》第十四条之规定:“受到剥夺政治权利或者故意犯罪受到有期徒刑以上刑事处罚的,不能取得教师资格。”我就纳闷儿了:既然都是中国的法律,怎么还能相互打架呢?这也太不给对方面子了吧?不对,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了!立法者,您别是自虐狂吧?
     
        “其他不适合从事义务教育工作的人”,太含糊其辞了吧?如何操作呀?
     
        “工作人员”,这是指谁呀?
     
        第二十五条 学校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收取费用,不得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
     
        解读:
     
        看来,遵守国家规定是可以收取费用的。
     
        如果学校不谋取利益的话,是否可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呢?
     
        应该明示国家规定的所有收费项目和依据。一切问题便可迎刃而解。
     
        第二十六条 学校实行校长负责制。校长应当符合国家规定的任职条件。校长由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依法聘任。
     
        解读:
     
        怎么把党委给丢了?
     
        为什么是“聘任”,而不是任命?校长与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到底是何关系?
     
        第二十七条 对违反学校管理制度的学生,学校应当予以批评教育,不得开除。
     
        解读:
     
        对无心学习、不愿学习、无法学习、不能学习,永远也考试不及格的学生,该如何处理?
     
        无法、不能淘汰害群之马吗?
     
        第四章 教  师
     
        第二十八条 教师享有法律规定的权利,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应当为人师表,忠诚于人民的教育事业。
     
        全社会应当尊重教师。
     
        解读:
     
        除了“法律规定”之外,教师还要履行太多其他的义务。
     
        “为人师表”,这四个字——重于泰山。绝大多数教师都达不到这一要求。每一个接受过学校教育的人都可以扪心自问:在自己的众多教师中,有没有堪称表率的?
     
        现在的教师能够教学生做事(能力和方法)已属不易了,更多的只是灌输、传授知识,几乎从不涉及如何做人,更不要说触及学生的灵魂了(反面教员倒可能会有)。
     
        绝大多数的学生对绝大多数的教师不是钦佩和崇敬,反而是鄙视和不屑。
     
        优秀的教师,自然会优秀。但千万不要去奢望所有的教师都会优秀。
     
        无论在什么时间和空间,优秀都是相对的,都是较少的。
     
        第二十九条 教师在教育教学中应当平等对待学生,关注学生的个体差异,因材施教,促进学生的充分发展。
     
        教师应当尊重学生的人格,不得歧视学生,不得对学生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不得侵犯学生合法权益。
     
        解读:
     
        个体差异客观存在,因材施教难以落实。如果一个(或多个)教师只面对一个学生(例如皇帝、皇子),自然可以因地制宜、因势利导,但与现实不符。“平等对待”与“因材施教”,恰恰格格不入、背道而驰。空谈因材施教,有害无利。
     
        如果教育结果是有客观标准去评价的话,那么就不应该去迁就学生、适应学生,而应该相反,使学生向标准看齐、达到标准(例如学习驾照)。
     
        教育是使受教育者受到积极影响的过程,而不是简单满足受教育者任意单方意愿的过程。
     
        第三十条 教师应当取得国家规定的教师资格。
     
        国家建立统一的义务教育教师职务制度。教师职务分为初级职务、中级职务和高级职务。
     
        解读:
     
        任何脱离现实情况约束的从业资格条件,都注定是虚假的、不能实现的、自欺欺人的。
     
        第三十一条 各级人民政府保障教师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险待遇,改善教师工作和生活条件;完善农村教师工资经费保障机制。
     
        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
     
        特殊教育教师享有特殊岗位补助津贴。在民族地区和边远贫困地区工作的教师享有艰苦贫困地区补助津贴。
     
        解读:
     
        难道“农村教师工资经费保障机制”不完善吗?那又何谈“各级人民政府保障教师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险待遇”呢?
     
        难道农村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吗?
     
        “当地”,是何地?是乡、县、市、省,还是国?
     
        言外之意:相同等级、相同工作量的在民族地区和边远贫困地区工作的教师的收入一定会高于不在民族地区和边远贫困地区工作的教师?也就是:在穷山恶水工作的教师的收入一定胜过在国际都会工作的教师?
     
        第三十二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加强教师培养工作,采取措施发展教师教育。
     
        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均衡配置本行政区域内学校师资力量,组织校长、教师的培训和流动,加强对薄弱学校的建设。
     
        解读:
     
        “教师培养”,是培养在职的教师呢?还是培养未来的教师呢?
     
        “教师教育”,算什么教育?谁是教育主体?
     
        第二款规定内容,为什么仅限于“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
     
        教师流动,谈何容易。我倒很想流动到北京大学或离家近的高校,无异于白日做梦。
     
        多说几句。对我而言,到北大任教之所以还有一线可能、还不会被我断然拒绝,主要原因不是其他(例如功名利禄),而是北大学子!北大的体制和机制绝对腐朽没落,但北大学子却有可能生机无限。可以预见,当我走进北大讲堂之时,也就是北大万人空巷之际,不要说站票,就是挂票,也早被抢购一空了。
     
        第三十三条 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鼓励和支持城市学校教师和高等学校毕业生到农村地区、民族地区从事义务教育工作。
     
        国家鼓励高等学校毕业生以志愿者的方式到农村地区、民族地区缺乏教师的学校任教。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依法认定其教师资格,其任教时间计入工龄。
     
        解读:
     
        怎么“鼓励和支持”?不会是颁发奖状和证书吧?那与放屁何异?
     
        何谓“志愿者”?应该名词解释。
     
        十分好奇:“缺乏教师的学校”,如何完成教学任务?
     
        请问:1、如果不认定教师资格,如何任教呀?2、在什么情况下,任教时间可以不计入工龄?
     
        请不要告诉我:认定教师资格和计算工龄就是国家的鼓励政策内容。
     
        第五章 教育教学
     
        第三十四条 教育教学工作应当符合教育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特点,面向全体学生,教书育人,将德育、智育、体育、美育等有机统一在教育教学活动中,注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能力、创新能力和实践能力,促进学生全面发展。
     
        解读:
     
        “教育规律”,到底是什么内容?又有几人知晓?更有几人遵循?
     
        教育的现状是:1、见书不见人,教书不育人;2、智育障目,不见其他;3、坚决扼杀、遏制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创新能力和实践能力。
     
        本法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第三十五条 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根据适龄儿童、少年身心发展的状况和实际情况,确定教学制度、教育教学内容和课程设置,改革考试制度,并改进高级中等学校招生办法,推进实施素质教育。
     
        学校和教师按照确定的教育教学内容和课程设置开展教育教学活动,保证达到国家规定的基本质量要求。
     
        国家鼓励学校和教师采用启发式教育等教育教学方法,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解读:
     
        难道每个学校的“教育教学内容和课程设置”,还都要烦劳教育部亲自确定吗?那么各个学校之间是否严格一致?是否没有适度的自主空间?
     
        “改革”也好,“改进”也罢,怎么个改法儿呢?改的方向、目标、标准,又是什么呢?是没完没了的改,还是到达目的之后就不改了?当前社会上有这样一种说法:改革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的确有气势、够豪迈,只是太荒谬了!朝令夕改,没有准谱,那还改个屁呀!改革不是发展、变化的同义语,针对同一事物,可以永远发展、变化,但却不可以永远改革。从春季招生变为秋季招生,是一种改革,但要不要一直改下去呢?把错的变为对的,是一种改革,但要不要把对的也要改革了呢?该改的要改,不该改的坚决不能改。不要动不动就说改革,全天候、全领域都要改革,小心别把自己的姓名和性别也改了。
     
        教师的教学自然应该达到国家规定的基本质量要求,但是学生的学习能否也达到国家规定的基本质量要求,恐怕就——因人而异了。
     
        “启发式教育”,应该名词解释。
     
        本人曾于2001年秋季学期,在自己的课堂上(法学专业本科生一年级新生的《宪法学》课程),尝试被学生称之为“苏格拉底教学法”(就教材内容进行双向问答),结果一败涂地。学生投诉不断,学校强令封杀。我曾与院系两级领导多次沟通,均无果。我就纳闷儿了:国家怎么就不能也鼓励鼓励我呢?
     
        第三十六条 学校应当把德育放在首位,寓德育于教育教学之中,开展与学生年龄相适应的社会实践活动,形成学校、家庭、社会相互配合的思想道德教育体系,促进学生养成良好的思想品德和行为习惯。
     
        解读:
     
        “德育”在哪里?是否寓于(翻译成大白话儿就是:隐藏于)教育教学之中?就不得而知了。必须承认德育与智育的差异,智育可以言传,德育只能身教。捉摸不定、无法把握的德育,在无法实际操控、衡量、考核的情况下,似乎不应该成为学校教育的刚性内容。有德之人未必有才,无德之人未必无才,德与才,是可以分离的。影响品德的因素不要太多,育德,已经远远超出了学校的能力范围。
     
        生长在大量的贪官和奸商家里的学生,经常、反复“见习”与自己年龄不相适应的社会实践活动,耳濡目染、潜移默化,逐渐养成的思想品德和行为习惯,也就可想而知了。
     
        与家庭和社会相比较,学校对学生思想道德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当然可以说梦话,但必须坦然承认:那只是梦话。千万不要误导他人:误把梦境当现实。
     
        第三十七条 学校应当保证学生的课外活动时间,组织开展文化娱乐等课外活动。社会公共文化体育设施应当为学校开展课外活动提供便利。
     
        解读:
     
        “课外活动时间”,每天是多少?
     
        “组织开展文化娱乐等课外活动”,频率怎样?
     
        “设施”,如何“提供便利”呀?晕菜了吧?
     
        学生能否独立于学校之外自己(或者有监护人的陪伴)开展课外活动而得到“社会公共文化体育设施”的所有人或使用人提供的便利?
     
        第三十八条 教科书根据国家教育方针和课程标准编写,内容力求精简,精选必备的基础知识、基本技能,经济实用,保证质量。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教科书审查人员,不得参与或者变相参与教科书的编写工作。
     
        解读:
     
        “课程标准”,在哪里?是什么?
     
        “经济实用”,措辞明显不妥。“实用”应改为:适用。
     
        “教科书的编写工作”,很困惑:难道这其中还有大大的油水可捞吗?
     
        多问一句:义务教育阶段的教科书(数量惊人且常年反复),有明确的作者吗?出版者应该享有版权吗?入选作品的著作权人应该享有印数稿酬吗?
     
        但愿,国家不但自己没有收取学费,也不要让教科书的出版商变相“打劫”。
     
        干脆,义务到底,一概(包含书本费)免费!学校不能从学生那里得到一分钱。
     
        第三十九条 国家实行教科书审定制度。教科书的审定办法由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规定。
     
        未经审定的教科书,不得出版、选用。
     
        解读:
     
        “选用”,言外之意,选项多多?
     
        第四十条 教科书由国务院价格行政部门会同出版行政部门按照微利原则确定基准价。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价格行政部门会同出版行政部门按照基准价确定零售价。
     
        解读:
     
        各级政府“价格行政部门”,早已驾鹤西去了吧?
     
        “按照基准价确定零售价”,言外之意: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零售价可以不同。那么教科书后的定价(即码洋),该是哪一个数字呀?难不成分省印刷吗?
     
        出版者和发行者的各项成本,自然应该得到保证,但不应有净利润。
     
        第四十一条 国家鼓励教科书循环使用。
     
        解读:
     
        如何“鼓励”?
     
        能否不购买新的而使用旧的教科书?
     
        拜托国家不要经常更换教科书内容?
     
        讲一段我的亲身经历。在大学本科毕业前夕(1992年的春夏之交),面临离校“搬家”问题。我最大的“资产”就是——书。其中就包括每一门课程的教科书(数量有几十本),这些书可是我亲自(我不愿意丧失自主选择权,因此放弃了由学校统一购买的教科书。关于版本,我有自信优于其他同学)在学校里的书店里一本一本原价购买的(对于清贫的我而言,此项开支不菲)。该如何处置?全数“收藏”吗?这些书我都仔细阅读过,有一定感情。但我阅读时的痛苦体验使我犹豫了,我真的很“鄙视”这些教科书。它们的内容没有资格被我保存(除非作为“文物”收藏)。只能是全部处理掉。当废品贱卖,又心有不甘。于是决定有偿转让给一年级的学弟们(当时还没有出现校园内毕业季的“跳蚤市场”)。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做买卖”,心中十分忐忑,因为我的脸皮儿实在是太薄了(真正的原因是:历练太少):贸然造访、推销商品,如果被拒绝了,那该有多难堪呀?也许是经济的原因(人穷,有的事不得不去做,尽管十分不情愿),终于使我鼓足勇气在某一天的晚自习之后(即使在毕业前夕,其他同学的娱乐时光,我也没有放弃自己教育自己的机会)敲开了学弟们的某个宿舍的门。厚着脸皮自我介绍并说明来意后,尴尬的局面并未发生,居然有一位学弟回应了我的邀约。我兴奋地把书包里的书全都倒在了他的床上,开始比较耐心细致的进行推销。此时又有其他一些人围了过来,紧张的空气顿时化解了。结果就是:书包空了,裤兜儿鼓了(至今,我还从来不曾使用过钱包儿)。最终以二手书的价格(介于新书码洋与废品收购价之间,其中有一部分书就友情奉送了)全部成交。走在月色下,感觉自己又成长了。
     
        第六章 经费保障
     
        第四十二条 国家将义务教育全面纳入财政保障范围,义务教育经费由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依照本法规定予以保障。
     
        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将义务教育经费纳入财政预算,按照教职工编制标准、工资标准和学校建设标准、学生人均公用经费标准等,及时足额拨付义务教育经费,确保学校的正常运转和校舍安全,确保教职工工资按照规定发放。
     
        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用于实施义务教育财政拨款的增长比例应当高于财政经常性收入的增长比例,保证按照在校学生人数平均的义务教育费用逐步增长,保证教职工工资和学生人均公用经费逐步增长。
     
        解读:
     
        乡镇一级政府,自己都没有独立的税收权,不能自我造血,尚需上级政府拨款维持运转。是否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存疑。是否应该继续存在?存疑。
     
        如何确定“教职工编制”?
     
        “工资标准和学校建设标准、学生人均公用经费标准等”,均应公示。
     
        “学生人均公用经费”,其中“公用”二字,难以望文生义,应该名词解释。
     
        “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用于实施义务教育财政拨款的增长比例应当高于财政经常性收入的增长比例”,不尽合理,实无必要。请问:谁能打保票财政经常性收入永远增长?不会下降?如果财政收入下降,教育经费可能持续不断增长吗?应改为: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用于实施义务教育的经费应当与财政收入确定合理的比例关系并同比增减。
     
        虽然吹牛无需上税,但是制定无法实现的法律规定之人却应该被追责。
     
        忽而“人数平均”,忽而“人均”,实在不妥。
     
        第四十三条 学校的学生人均公用经费基本标准由国务院财政部门会同教育行政部门制定,并根据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适时调整。制定、调整学生人均公用经费基本标准,应当满足教育教学基本需要。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实际情况,制定不低于国家标准的学校学生人均公用经费标准。
     
        特殊教育学校(班)学生人均公用经费标准应当高于普通学校学生人均公用经费标准。
     
        解读:
     
        “满足教育教学基本需要”,又是什么标准呀?难道除了“满足”之外,还有富余吗?
     
        看来,“国家标准”也就是最低标准。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经济发展水平极不平衡,是否应该相应的客观的体现在学生人均公用经费标准上面呀?简单的规定“不低于”,合适吗?
     
        第四十四条 义务教育经费投入实行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根据职责共同负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负责统筹落实的体制。农村义务教育所需经费,由各级人民政府根据国务院的规定分项目、按比例分担。
     
        各级人民政府对家庭经济困难的适龄儿童、少年免费提供教科书并补助寄宿生生活费。
     
        义务教育经费保障的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解读:
     
        “各级人民政府根据国务院的规定”,如此表述,好像“国务院”不属于“各级人民政府”一样。
     
        请问:难道城市义务教育所需经费,不是“由各级人民政府根据国务院的规定分项目、按比例分担”的吗?
     
        “家庭经济困难”,也应该有客观标准。
     
        第四十五条 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在财政预算中将义务教育经费单列。
     
        县级人民政府编制预算,除向农村地区学校和薄弱学校倾斜外,应当均衡安排义务教育经费。
     
        解读:
     
        请问:国务院“在财政预算中”是否也应该“将义务教育经费单列”呀?如果是不应该,那又是为什么呢?别忘了,本法上一条明确规定:“义务教育经费投入实行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根据职责共同负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负责统筹落实的体制。”
     
        “倾斜”也好,“均衡”也罢,为什么仅限于“县级人民政府编制预算”?这又是何道理?
     
        第四十六条 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范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加大一般性转移支付规模和规范义务教育专项转移支付,支持和引导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增加对义务教育的投入。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确保将上级人民政府的义务教育转移支付资金按照规定用于义务教育。
     
        解读:
     
        “各级人民政府增加对义务教育的投入”,怎么可以是“支持和引导”呢?分明应该是——确保呀!
     
        第四十七条 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根据实际需要,设立专项资金,扶持农村地区、民族地区实施义务教育。
     
        解读:
     
        “专项资金”,应该名词解释。明确内涵及标准。
     
        第四十八条 国家鼓励社会组织和个人向义务教育捐赠,鼓励按照国家有关基金会管理的规定设立义务教育基金。
     
        解读:
     
        这明显是玩笑!胡闹!!怎么可以转嫁国家义务?!
     
        “义务教育”,应该拒绝任何“捐赠”。
     
        义务教育经费由国家唯一垄断提供,任何他人不得染指。
     
        民办教育,不应被称为、被纳入义务教育范畴。
     
        义务教育,不是指某个或某些特定的教育阶段(例如:小学 + 初中),而是指由国家承担全部教育经费、免除学生全部学杂费并全额出资亲自(通过具体的行政机关)举办的教育形态。
     
        第四十九条 义务教育经费严格按照预算规定用于义务教育;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占、挪用义务教育经费,不得向学校非法收取或者摊派费用。
     
        解读:
     
        “侵占、挪用义务教育经费”以及“非法收取或者摊派费用”的主体只能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和学校里的“蛀虫”,而不可能是任意的“组织和个人”。
     
        “不得向学校非法收取或者摊派费用”,这一规定十分蹊跷。十分费解的是,怎么可以遗漏:不得向学生非法收取或者摊派费用呢?
     
        第五十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建立健全义务教育经费的审计监督和统计公告制度。
     
        解读:
     
        “公告”何在?普通公众,如何查阅?
     
        第七章 法律责任
     
        第五十一条 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违反本法第六章的规定,未履行对义务教育经费保障职责的,由国务院或者上级地方人民政府责令限期改正;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解读:
     
        怎么唯独把国务院给弄丢了???难道国务院不是本法第六章所规定的对义务教育经费保障履行职责的义务主体吗???难道国务院违反本法第六章的相关规定(本法第四十二条明确规定:“国家将义务教育全面纳入财政保障范围,义务教育经费由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依照本法规定予以保障。”),可以安之若素、安然无恙吗???
     
        如此公然在基本法律中践踏《宪法》所确定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项至高无上的法治原则,本法违宪无疑!!!
     
        如果有朝一日在中国的法律中明确规定国务院和总理的法律责任,中国就步入法治国家的行列了。
     
        问题来了:谁来追究国务院和总理的法律责任?除非能够提起行政诉讼(恐怕也只能由最高人民法院来初审,当然同时也就是终审),否则,在理论上,只能是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应该常设)来追究国务院的行政权法律责任(关于这一新颖名词的含义,请参阅拙作《行政法律责任与行政权法律责任研究》,发表于北大法律信息网),追究总理的行政处分责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尊——天神,还要能够降妖驱魔才好。因此,《宪法》也必须作出相应的修改。
     
        很遗憾,现在中国的当政者还没有这样的勇气和智慧。
     
        第五十二条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上级人民政府责令限期改正;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一)未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制定、调整学校的设置规划的;
     
        (二)学校建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办学标准、选址要求和建设标准的;
     
        (三)未定期对学校校舍安全进行检查,并及时维修、改造的;
     
        (四)未依照本法规定均衡安排义务教育经费的。
     
        解读:
     
        在本法中,根本就未明确“学校建设”的主体(参见本法第十六条之规定),直接追究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责任,实在突兀。
     
        第五十三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或者其教育行政部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上级人民政府或者其教育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通报批评;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一)将学校分为重点学校和非重点学校的;
     
        (二)改变或者变相改变公办学校性质的。
     
        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或者乡镇人民政府未采取措施组织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或者防止辍学的,依照前款规定追究法律责任。
     
        解读: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自然包括国务院。倒要请问立法者:国务院的上级人民政府是谁呀?明显应改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立法者,请自己好好看一看自己上一条的表述。这明显是心不在焉、视同儿戏的节奏呀!
     
        看来,也许可以追究国务院和总理的违法责任,只是不知道由谁来追究?老鼠们一致认为:在猫的脖子上挂一个铃铛是一个不错的防范办法。可是难题随之而来:谁去挂呢?
     
        “通报批评”,这种东西最好规范一下,不要像发情的动物一样,想来一下、就来一下。
     
        国家在教育领域里实行“211”、“985”之类的工程,是国家意愿,而非学校意愿(当然入选者也乐于接受,一些未入选者还极力、拼命争上恐下),于是人们困惑:到底是学校办学,还是国家办学?是学校的水平高,还是国家的水平高?学校在国家的面前,是否有独立意志?敢不敢、能不能说:不?北大与哈佛之间,到底是学校与学校的竞争,还是国家与学校的竞争?下棋比赛的时候,能不能有人支招?尽管支招之人是下棋之人他爹。
     
        一对结发夫妻,如果生养了多个子女,好不好意思、做不做得到——顾此失彼、厚此薄彼?
     
        “改变或者变相改变公办学校性质”,这得是多么大的胸怀和能量才能完成的壮举呀?仅仅追究违法者“限期改正、通报批评”和“行政处分”这样“毛毛雨”般的责任,匹配吗?这不是在侮辱违法者的“人格”吗?
     
        第二款规定,实在荒谬!1、上学又不是抓壮丁,怎可强迫?2、是否“采取措施”与是否产生实际效果,还相去甚远;3、“或者”二字,给在这两个官府之间毫无愧色的顺利开展相互扯皮、推诿责任的工作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借口。最后,这一规定绝对相当于——放屁!
     
        第五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上级人民政府或者上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财政部门、价格行政部门和审计机关根据职责分工责令限期改正;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一)侵占、挪用义务教育经费的;
     
        (二)向学校非法收取或者摊派费用的。
     
        解读:
     
        “教育行政部门、财政部门、价格行政部门和审计机关”,忽而“行政部门”,忽而“部门”,忽而又“机关”.既然是列队展示,就应该军容齐整,怎可参差不齐?
     
        当今中国,在法律条文的表述中连行政机关的官称都不是固定的、法定的,真一大奇观也!
     
        就怕是“贼喊捉贼”,违法者恰恰就是“上级”自己,那可怎么办呀?
     
        请各位注意一个细节,本条使用的是“处分”,而不是像前两条那样使用的是“行政处分”。后者是一个严谨明确的法律概念,且有相应的制度安排作为支撑;而前者,我们就不知所云了:“处分”是何含义?“处分”的依据何在?还“依法给予”,请问:依什么法呀?
     
        如果本条规定所针对的违法者有可能不是国家机关或其工作人员的话,的确不应给予“行政处分”,但是又应如何给予“处分”呢?具体有哪些形式呢?
     
        立法者,您可不应该胡乱发放空头支票呀,因为根本就无法兑现呀!
     
        第五十五条 学校或者教师在义务教育工作中违反教育法、教师法规定的,依照教育法、教师法的有关规定处罚。
     
        解读:
     
        废话,多余。
     
        第五十六条 学校违反国家规定收取费用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责令退还所收费用;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学校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给予通报批评;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教科书审查人员参与或者变相参与教科书编写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或者其教育行政部门根据职责权限责令限期改正,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
     
        解读:
     
        “学校违反国家规定收取费用的”,应改为:学校违反国家规定向学生收取费用的。
     
        “学校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的”,请注意,学校很有可能只是“牵线人”,甚至是软硬兼施的“威胁利诱者”,而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则另有其人。学校是暗中获益,而非公开获益,进而使问题隐蔽化、复杂化,有可能还会牵出商业贿赂等问题。
     
        “教科书审查人员”到底是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如果不是,为什么能够被“给予行政处分”?
     
        我十分想知道:某些人(甚至级别较高)挖空心思要去参与编写义务教育阶段的教科书,是能得名呀?还是能得利呀?到底能得多大的名、多大的利呀?
     
        难道“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教科书审查人员”不“参与或者变相参与教科书编写”,就不能从中非法获利了吗?立法者,您也太低估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了吧?
     
        第五十七条 学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一)拒绝接收具有接受普通教育能力的残疾适龄儿童、少年随班就读的;
     
        (二)分设重点班和非重点班的;
     
        (三)违反本法规定开除学生的;
     
        (四)选用未经审定的教科书的。
     
        解读:
     
        请问:能否不违反本法规定而开除学生。
     
        第五十八条 适龄儿童、少年的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无正当理由未依照本法规定送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接受义务教育的,由当地乡镇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给予批评教育,责令限期改正。
     
        解读:
     
        “法定监护人”,应改为:监护人。
     
        “正当理由”,应该名词解释。
     
        执法(根据本条规定)的前提是,要全面清晰掌握辖区内全部(有户籍和无户籍)适龄儿童、少年入学与否的信息。这本身就是天方夜谭!
     
        第五十九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予以处罚:
     
        (一)胁迫或者诱骗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失学、辍学的;
     
        (二)非法招用应当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的;
     
        (三)出版未经依法审定的教科书的。
     
        解读:
     
        第二项内容,有可能会有劳动领域有关立法来规范;第三项内容,有可能会有出版领域有关立法来规范;而颇感费解的是:第一项内容,除了本法之外,还会有什么“有关法律、行政法规”来规范进而“处罚”呢?
     
        困惑:“未经审定的教科书”,到底是不能“选用”(参见本法第五十七条之规定)呢?还是不能“出版”呢?
     
        第六十条 违反本法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解读:
     
        天大的笑话!!!“违反本法规定”,怎么可能“构成犯罪”呢?地球人都知道:只有违反《刑法》规定,才有可能构成犯罪呀!
     
        第八章 附  则
     
        第六十一条 对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不收杂费的实施步骤,由国务院规定。
     
        解读:
     
        开什么玩笑,“不收杂费”难道还需要什么“实施步骤”吗?难道还需要“由国务院规定”吗?如此严肃重大事项,可不能拿老白姓开涮呀!
     
        让我也来开个玩笑(内容出自某年春晚小品《小时工》,表演者:赵本山、宋丹丹)。问:要想把大象关进冰箱,“实施步骤”是什么?答:要分三步走,1、打开冰箱门;2、把大象请进去;3、关上冰箱门。
     
        好家伙,真吓了我一身冷汗,定睛一看,真得面南作揖,好在还不是:对接受义务教育的适龄儿童、少年不收学费的实施步骤,由国务院规定。
     
        第六十二条 社会组织或者个人依法举办的民办学校实施义务教育的,依照民办教育促进法有关规定执行;民办教育促进法未作规定的,适用本法。
     
        解读:
     
        着实搞笑!义务教育分明是国家的义务和责任,民办学校怎可僭越、染指?
     
        第六十三条 本法自2006年9月1日起施行。
     
        解读:
     
        开什么国家玩笑?本法早在1986年4月12日就已经由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了,难道要等待二十年后才施行吗?
     
        立法者,您还没睡醒呢吧?
     
        结语:
     
        义务教育,连义务主体、义务内容都没有搞清楚、说明白,本法实在是枉来人间。
     
        本法真正的适用对象,就是那些身处贫困偏远地区农村里的苦孩子们。他们最需要温暖、最需要关爱,也最需要物质、最需要教育。国库里白花花的银子,最应该花在他们的身上。
     
        直接把大把的钞票送到他们的手上吗?未必是上策。要防止出现穷人乍富的局面。可以想象,出现下面的景象实属正常:他们的父母开始喝酒耍钱,孩子们开始游手好闲。饱食终日、无所事事,还上学干嘛呀?那不是缺心眼儿吗!
     
        国库里的钱必须有规划、有节奏、按比例投入到义务教育事业之中。穷人(并无贬义、恶意),不能得到现金(绝对贫困需要直接经济帮扶除外),只能得到以资金支持的教育。中国目前的苦孩子可能数以亿计,政府应该做到使他们接受义务教育而无需支付任何费用(例如:书本费、寄宿生的食宿费等)。
     
        对,不能钞票扶贫,只能教育脱贫。拯救人,从拯救灵魂开始。没有被教育洗礼的民族,与蛮夷无异。
     
        教育公平,是其他一切公平的前提!义务教育的本质是——扶贫。不要在不恰当的场合错误的强调公平。对穷孩子必须做到单向无偿的净投入,这样的投入不具有均等性,更不是普惠的。特别的爱只献给特别的人!
     
        这部法律将肩负着根本改善中国人口素质的最伟大也最沉重的历史使命!
     
        苦孩子、穷教育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没有落实到位的义务教育,就没有美好灿烂的中国未来!
     
        义务教育的义务人天经地义是国家,而绝非国民!在《宪法》中,应该明确但没有明确国家的基本义务,本法在这一点上开了一个好头。但遗憾的是,居然莫名其妙的回避了针对国务院和总理的法律责任追究。改革开放取得了丰硕成果,如果在义务教育领域有能力尽到却没有尽到相应的义务,这样的政府不具有合法性!国民们不能接受!
     
        在一个民主法治国家里,谁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国家元首吗?政府首脑吗?议会领袖?执政党党魁吗?军事统帅吗?首席大法官吗?都不是!!!只有国民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因为上述各位显要人物都不是国家或权力的主人,只是仆人而已,只有国民才是国家和权力的主人。
     
        教育对人的提升,是人提升其他一切的前提!人类社会进步,从教育开始!受教育制约!由教育决定!教育是最缓慢、最间接,也是最持久、最真实的社会变革推动力!
     
        不懂教育的价值和意义,就不懂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就只能是糊涂人生!!
     
        2014.12.10.于幸福艺居寓所
     
        后记:
     
        目前,几乎所有的适龄儿童、少年都会走进学校。只有两种例外:1、特别窘困之人,温饱尚未解决,饥寒交迫如何上学?悲惨至此,不说也罢;2、特别潇洒之人,不是不能上学,而是不愿上学;不是不愿学习,而是不愿以现在学校里的那种方式去学习。他们(包括孩子和家长)不仅想要反抗、抵制,而且有能力进行反抗、抵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几年前被官方残酷封杀的上海“孟母堂”私塾。他们是这个时代的精英!
     
        关于丁俊晖,必须多说几句。他(及其家人)也是放弃了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从而获得成功的最杰出的代表!丁俊晖(近日登顶世界斯诺克职业球员排名榜首)是当代中国最伟大的运动员(没有之一)!为什么这样说?他是唯一一个与国家无关自我锻造的世界冠军(网球运动员李娜不是)!他是唯一一个用行动证明不依赖国家依旧可以做到最好的中国人!个体的中国人不逊于任何其他个体的外国人!
     
        丁俊晖的成功具有十足的成色:不凭血缘、不靠关系、没有投机、无法取巧,有的就是响当当的硬实力!
     
        让狗屁举国体制见鬼去吧!丁俊晖不仅是天才,而且是一个具有独立人格和自由精神的天才!是一个不做奴才的天才!
     
        丁俊晖,最令人敬佩的当代中国人!在他的面前,国家主席和中国首富都相形见绌、黯然失色!!!丁俊晖,才是当之无愧的全民榜样和楷模!!!
     
        放眼世界,丁俊晖的成就显然不能算是奇迹。但是相对于近十四亿中国人而言,他已经是最好的了!丁俊晖的价值在于:他是当代中国第一个突破国家体制取得成功之人!他的胜利是普通中国人的胜利!是我们每一个人可以期待的胜利!
     
        国家所有,其本质就是领导人所有。国家体制,其本质就是领导人说了算体制。
     
        没有强大的广泛的不臣服于国家的个体的国民,必没有强大的国家!对,我们需要的是强大的国家,而不是强大的不受约束的领导人!
     
        请允许我:向实力致敬!向天赋致敬!向独立致敬!向自由致敬!
     
        感情用事之后,还必须回到现实:像中国目前这样的愚昧落后状况,实行宪政,纯属扯淡!只能是误国误民、害国害民!对待愚昧落后的国家和国民,也只能实行——训政!同胞们,不是我不爱你们,这才是真爱你们!!
     
        没错,人治,在特定的时空条件下,就是——善治!
     
        这,就是——实事求是!
     
        所有的思想,都是意欲指明方向;所有的行动,都必须要脚踏实地。


    【作者简介】左明,单位为北京农学院文法学院法学系。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683)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