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
发布时间:2014/12/11 13:50:56 作者:左明 点击率[411]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左氏;高等教育法

    【学科类别】文教卫生管理法

    【写作时间】2014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
     
        (1998年8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通过,1998年8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七号公布,自1999年1月1日起施行)
     
        目  录
     
        第一章 总 则
     
        第二章 高等教育基本制度
     
        第三章 高等学校的设立
     
        第四章 高等学校的组织和活动
     
        第五章 高等学校教师和其他教育工作者
     
        第六章 高等学校的学生
     
        第七章 高等教育投入和条件保障
     
        第八章 附 则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了发展高等教育事业,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促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根据宪法和教育法,制定本法。
     
        解读:我走进高校开始接受教育之后十年,走出高校开始参加工作之后六年,本法才诞生。我可能是太着急了,远远的走在了本法的前面。法律不可能发展什么除了法律之外的事业、促进什么除了法律之外的建设。即使是不实施某种战略,也需要制定本法。“根据宪法,制定本法。”血缘关系,交代的倒是蛮清晰的。
     
        第二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高等教育活动,适用本法。
     
        本法所称高等教育,是指在完成高级中等教育基础上实施的教育。
     
        解读:
     
        “从事高等教育活动”,语焉不详、不知所云。与第二款中的“实施的教育”,是何关系?
     
        中国的教育等级和学校等级,应该明确交代。否则,一旦追问什么是“高级中等教育”,就只能是循环界定了。
     
        第一款内容,纯属多余。
     
        第三条 国家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遵循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发展社会主义的高等教育事业。
     
        解读:
     
        以某种主义、某种思想、某种理论为指导,发展某种主义的高等教育事业,这在全世界范围内,绝对独树一帜,绝对中国特色,绝对奇葩异果!
     
        “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这与高等教育有何关系?
     
        请问:除了国家机关之外,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以什么为指导、遵循什么原则、发展什么主义的高等教育事业呀?
     
        第四条 高等教育必须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使受教育者成为德、智、体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解读:
     
        “国家的教育方针”,内容是什么呀?是不是就是后续的表述呀?
     
        “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完成之后,该为什么服务了呢?
     
        “生产劳动”,是指什么呀?
     
        如果受教育者没有建设社会主义事业(留学移民了,去建设资本主义事业了)或者没有成为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作为富二代成为资本家老爸的接班人)的话,那么是否就意味着高等教育失败了呢?是哪一个出了问题并需要做出改变:是接受高等教育的人的思想?还是国家的教育方针?
     
        第五条 高等教育的任务是培养具有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高级专门人才,发展科学技术文化,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解读:
     
        “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写的多好呀!可惜,与现实距离太遥远。照本宣科满堂灌,如何体现创新?死记硬背分数高,如何完成实践?
     
        “高级”,以什么为参照标准?
     
        “专门”,愚以为:鉴于在高中以前的各级教育都是“非人教育”--分数教育(可统称为:大学预科班)的客观事实,在本科阶段,应该强化基础素质和通识教育,淡化专业教育。当然,高职和高专自然是例外。
     
        没有创新,就不可能有发展。现实中所谓的发展,不过就是照葫芦画瓢,而且是一个瓢接着又一个瓢,产能过剩、数量惊人,那可是相当的壮观。
     
        第六条 国家根据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制定高等教育发展规划,举办高等学校,并采取多种形式积极发展高等教育事业。
     
        国家鼓励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及其他社会组织和公民等社会力量依法举办高等学校,参与和支持高等教育事业的改革和发展。
     
        解读:
     
        “高等学校”,应该名词解释。
     
        “高等教育发展规划”,这算什么东西?产生什么功效?起到什么作用?具有什么意义?
     
        “举办高等学校”,是国家的职责所在,这个可以有。但绝不意味着,国家垄断高校的设立。伴随着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会逐渐涌现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好的非国办高校或曰民办高校。
     
        一旦脱离国家就不能正常、健康生长的社会,是典型的病态社会。
     
        此处的“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及其他社会组织”,其性质当然应该是非国有的,可遗憾的是,有非国有的事业组织吗?由于法律规定办学不能营利、赢利、盈利,因此社会力量办学必然缺乏动力。基于此,“国家鼓励”就不能停留在口号上,而要拿出真东西来。
     
        第七条 国家按照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需要,根据不同类型、不同层次高等学校的实际,推进高等教育体制改革和高等教育教学改革,优化高等教育结构和资源配置,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和效益。
     
        解读:
     
        “体制改革”,也许需要劳驾国家;但“教学改革”,为什么也要依赖国家呢?
     
        所有的改革都是渐进的、缓慢的,与社会大多数人的物质生活条件和思维发展状况相适应的。在短期内超越哈佛、耶鲁的水平,只可能在个别先进人物身上个体实现,而绝不可能成为普遍的现实。
     
        这哪里是高等学校在办教育,分明就是国家自己亲自在办教育。公办高等学校是没有灵魂和人格的,只是国家实现目标的工具。
     
        就以大学排名为例。一所高校要想提升自己的名次,别的先不说,首先排在它前面的高校肯定就不愿意、不答应;其次,高校的婆婆(主办单位和主管机关)也未必认可、同意。那分明是一张分肥座次榜,提升名次,就意味着动了被挤掉者的奶酪,要不极力阻挠、誓死抗争那才叫活见鬼呢!
     
        第八条 国家根据少数民族的特点和需要,帮助和支持少数民族地区发展高等教育事业,为少数民族培养高级专门人才。
     
        解读:
     
        “少数民族地区”,是什么地区呀?在哪儿呀?我们村儿里就有两个人是少数民族,请问:我们村儿是少数民族地区吗?
     
        “为少数民族培养高级专门人才”,这话怎么听起来特别别扭呀?难道教育是为哪个或哪些民族服务的吗?
     
        第九条 公民依法享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
     
        国家采取措施,帮助少数民族学生和经济困难的学生接受高等教育。
     
        高等学校必须招收符合国家规定的录取标准的残疾学生入学,不得因其残疾而拒绝招收。
     
        解读:
     
        第一款的表述--莫名其妙!比画饼充饥、望梅止渴还要气人!
     
        采取什么“措施”?加分?
     
        如何“帮助”?给钱?
     
        “符合国家规定的录取标准”,请问:录取标准,到底是国家规定,还是学校决定?
     
        第十条 国家依法保障高等学校中的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和其他文化活动的自由。
     
        在高等学校中从事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和其他文化活动,应当遵守法律。
     
        解读:
     
        “高等学校中”,如何理解?如何界定?本人是一位在职高校教师,在自己的家中利用课余时间撰写本文是否在国家依法保障的某种自由之中?
     
        第二款规定,纯属废话!
     
        对比两款规定的行文和标点符号,第一款明显应改为:国家依法保障高等学校中的科学研究、文学艺术创作和其他文化活动的自由。
     
        第十一条 高等学校应当面向社会,依法自主办学,实行民主管理。
     
        解读:
     
        “面向社会”,如此表述,那是相当高深莫测。“面向”,是指学校大门的朝向吗?“社会”,是指全体社会公众吗?“面向社会”与“办学”和“管理”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吗?
     
        “自主”,只可惜国家这个“婆婆”管的太严了。
     
        “民主”,只可惜校长这个“老大”太过霸道了。
     
        第十二条 国家鼓励高等学校之间、高等学校与科学研究机构以及企业事业组织之间开展协作,实行优势互补,提高教育资源的使用效益。
     
        国家鼓励和支持高等教育事业的国际交流与合作。
     
        解读:
     
        难道这些内容不在“自主办学”的范围之内吗?
     
        难道高等学校与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之间开展协作,是被禁止的吗?
     
        “开展协作”的前提是:闲来无事,百无聊赖。但愿不是:无事生非。
     
        “协作”、“ 交流”、“ 合作”,既然涉及“优势”、“资源”、“效益”,那一定是发财大大的!
     
        现在在北京,居然大肆鼓励高校教师在职、在岗、在位期间--亲自办公司,真是颠覆了我的老脑筋!!!还美其名曰: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
     
        作出这样的决策,难道就不怕老百姓戳脊梁骨:看这帮老师,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一边拿着国家发的全额工资,一边又利用工作时间,大挣外快,绝对爽歪歪。而且要命的是:偷偷儿干还觉着不过瘾,还非要大张旗鼓、大造声势,生怕天下人不全知道。这、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是什么混蛋领导拍的板呀?
     
        第十三条 国务院统一领导和管理全国高等教育事业。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统筹协调本行政区域内的高等教育事业,管理主要为地方培养人才和国务院授权管理的高等学校。
     
        解读:
     
        杀鸡非要使用宰牛刀。小样儿,由国务院亲自“伺候”,高等教育事业的规格、待遇不低呀?
     
        “为地方培养人才”,似应改为:为本地方培养人才。这样的表述,实在幽默:人才是有腿的,想去哪就去哪,谁能说清楚为哪儿培养人才呀?
     
        第十四条 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主管全国高等教育工作,管理由国务院确定的主要为全国培养人才的高等学校。国务院其他有关部门在国务院规定的职责范围内,负责有关的高等教育工作。
     
        解读:
     
        “统一领导和管理”与“主管”, 是何关系?
     
        “高等教育事业”与“高等教育工作”,是何关系?
     
        “为全国培养人才”,恐怕很多人才都跑到国外去了吧?
     
        请问:国务院其他有关部门的职责范围,可以由国务院来规定吗?应该由国务院来规定吗?国家机关职责法定(即职责由法律来规定),这一最最最基本的公法原则,在中国是不是只是一个笑话、一个传说?
     
        第二章 高等教育基本制度
     
        第十五条 高等教育包括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
     
        高等教育采用全日制和非全日制教育形式。
     
        国家支持采用广播、电视、函授及其他远程教育方式实施高等教育。
     
        解读:
     
        “非学历教育”和“非全日制教育”,都应该名词解释。 全日制学历教育和非全日制非学历教育,易于理解;而全日制非学历教育和非全日制学历教育,则出乎常识,本法应该作出进一步说明。 “采用广播、电视、函授及其他远程教育方式实施高等教育”的主体是谁呀?是任意高校,还是特定高校?
     
        第十六条 高等学历教育分为专科教育、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
     
        高等学历教育应当符合下列学业标准:
     
        (一)专科教育应当使学生掌握本专业必备的基础理论、专门知识,具有从事本专业实际工作的基本技能和初步能力;
     
        (二)本科教育应当使学生比较系统地掌握本学科、专业必需的基础理论、基本知识,掌握本专业必要的基本技能、方法和相关知识,具有从事本专业实际工作和研究工作的初步能力;
     
        (三)硕士研究生教育应当使学生掌握本学科坚实的基础理论、系统的专业知识,掌握相应的技能、方法和相关知识,具有从事本专业实际工作和科学研究工作的能力。博士研究生教育应当使学生掌握本学科坚实宽广的基础理论、系统深入的专业知识、相应的技能和方法,具有独立从事本学科创造性科学研究工作和实际工作的能力。
     
        解读:
     
        学历者,学习经历也。目前,学历与学籍相关,而学籍则与通过入学考试相联系。 本法关于“学业标准”(也不知道是否可以通俗的理解为:毕业标准?)的规定(专科层次除外),几乎与《学位条例》关于授予学位标准的规定--如出一辙、同形再现。不禁使人困惑:学业标准与学位标准,区别何在? 必须多说几句。 中国高等教育的体制是:严进宽出。原因是:教育资源相对匮乏,供不应求。体制重心在于招生考试,突出选拔性,凡成绩通过者即可视为“优秀者”。获得入学资格这一节点性成果不仅是进一步接受下一阶段教育的前提,更是整个教育体制的核心所在!十年所学为一考!至于在长期的教育教学过程中学生怎么学、学的怎么样,体制就不太关心了。某一个阶段学历教育的学习成果是由下一个阶段学历教育的入学考试来“检验”、“判定”的。而所谓的毕业,学生是不需要操心的,几乎就是“白给”的、“赠送”的。入学者与毕业者几乎完全一致。如果某学生不打算继续深造的话,其在这一阶段的学习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以一个普通高校法学专业的本科生为例。如果他(或她)不打算考研,那么整个四年几乎完全可以玩耍嬉戏、百无聊赖、昏昏欲睡、游手好闲、谈情说爱、不务正业而混过去,躺着即可毕业。几乎所有的课程考试都只需考前突击(一共也用不了几天)即可顺利过关。如果他(或她)打算考研,则肯定会为此而准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至少会去看教材、看论文、看专著、看案例、看法条、搜集并阅读各种有关信息资料。但遗憾的是,所有这些准备工作,都是为了一个字--背!因为研究生入学考试就是要考--背!是现行的评价标准逼迫学生必须要去--背!结果又怎样呢?只能是:生吞活剥、不求甚解、一知半解、似懂非懂。更具毁灭性的恶果就是:盲目崇信迷信各种权威,誓死维护捍卫等级观念,鄙夷独立、唾弃自由!终身为奴、乐此不疲! 因此,本条规定注定是--扯淡! 中国的教育,就是死记硬背式的入学考试教育!
     
        第十七条 专科教育的基本修业年限为二至三年,本科教育的基本修业年限为四至五年,硕士研究生教育的基本修业年限为二至三年,博士研究生教育的基本修业年限为三至四年。非全日制高等学历教育的修业年限应当适当延长。高等学校根据实际需要,报主管的教育行政部门批准,可以对本学校的修业年限作出调整。
     
        解读:
     
       “基本修业年限”,应该规定最低年限和最高年限(如果有必要的话,否则应该尽量不设置最高年限)。而不应像本法这样--颇具弹性。 “应当适当延长”,应该明示最低修业年限。 最低修业年限是刚性的,是法定的,不容突破或变通。至于实际修业年限,则是由受教育者的自身情况所决定的。高校申请调整的只能是本校(一个或多个专业)的最低修业年限,而且只能等于或高于法定最低修业年限,不能低于。 民间有所谓的“跳级”(注意:不是蹦极),就是指聪颖过人的孩子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一般人需要较长时间才能完成的学业的一种奇异现象。不可否认,跳级者的确可以较早达到某种学业水平,但却不应承认其相应的学历,因为其根本就未曾经历相应的受教育过程。天才少年自然可以获得博士学位,但却不应获得博士学历(即毕业证书)。 话又说回来了,学历其实只是一种经历,与水准、水平没有必然联系。学位,才是学习的结果,才能证明水准、水平。是到了将学历与学位清晰区分的时候了。
     
        第十八条 高等教育由高等学校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实施。
     
        大学、独立设置的学院主要实施本科及本科以上教育。高等专科学校实施专科教育。经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批准,科学研究机构可以承担研究生教育的任务。
     
        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实施非学历高等教育。
     
        解读:
     
        “本科及本科以上”,应改为:本科以上。 “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大学”、“独立设置的学院”和 “科学研究机构”,都应该名词解释。 第一款和第三款都出现了“其他高等教育机构”,但所指却并不一致,即排除对象不一致:前者排除“高等学校”,而后者则排除第二款所述各主体。十分不妥。 难道高等学校就不能实施非学历高等教育了吗?如此表述明显不够严谨。 本条规定似乎忽视了民办大学的存在。
     
        第十九条 高级中等教育毕业或者具有同等学力的,经考试合格,由实施相应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录取,取得专科生或者本科生入学资格。
     
        本科毕业或者具有同等学力的,经考试合格,由实施相应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或者经批准承担研究生教育任务的科学研究机构录取,取得硕士研究生入学资格。
     
        硕士研究生毕业或者具有同等学力的,经考试合格,由实施相应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或者经批准承担研究生教育任务的科学研究机构录取,取得博士研究生入学资格。
     
        允许特定学科和专业的本科毕业生直接取得博士研究生入学资格,具体办法由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规定。 解读:“具有同等学力”,应该名词解释。 “考试合格”,睁眼说瞎话,纯属无稽之谈。什么是“合格”?多少分算“合格”?当然应改为:通过入学考试。 专科教育与本科教育,分明属于不同层次的教育阶段(参见本法第十六条之规定),为什么入学考试的内容居然是一致的呢(只是按照分数高低,分别录取)?为什么对考生资格的要求是一致的呢?按照这一款规定的逻辑,请问:高中毕业生为什么不能直接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呢? 必须替天下学子问一下:专科毕业能否直接报考研究生? “直接取得博士研究生入学资格”,这简直就是在大白天说梦话!当然应改为:直接报考博士研究生或直接取得博士研究生报考资格。这一例外情形,需要给出合理解释。此外,“本科毕业生”之后为什么没有同等学力者? 差点儿忘了问了:现在还有保送这回事儿吗?保送(即免试入学),明显与本条规定相抵触。
     
        第二十条 接受高等学历教育的学生,由所在高等学校或者经批准承担研究生教育任务的科学研究机构根据其修业年限、学业成绩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发给相应的学历证书或者其他学业证书。
     
        接受非学历高等教育的学生,由所在高等学校或者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发给相应的结业证书。结业证书应当载明修业年限和学业内容。
     
        解读:
     
        为了不致引起误会,“接受高等学历教育的学生”,似应改为:接受特定阶段、特定层次高等学历教育的学生。 “其他学业证书”,应该名词解释。 在现实中,“结业证书”已经相当泛滥。“修业年限”实在是不敢当,有的培训只有区区几十天、十几天、甚至几天,也敢发放“结业证书”。“结业证书”虽与“毕业证书”仅一字之差,但含金量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后者,可以换来饭碗;而前者,也就相当于一张--擦屁股纸。
     
        第二十一条 国家实行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经考试合格的,发给相应的学历证书或者其他学业证书。
     
        解读:
     
        “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应该名词解释。 “考试合格”,语焉不详。什么“考试”呀?是一科儿呀,还是几科儿呀? 谁发呀?不会是“国家”吧?
     
        第二十二条 国家实行学位制度。学位分为学士、硕士和博士。
     
        公民通过接受高等教育或者自学,其学业水平达到国家规定的学位标准,可以向学位授予单位申请授予相应的学位。
     
        解读:
     
        “自学”真的可以替代“接受高等教育”吗?“学位标准”,到底是“国家规定”,还是学校(即“学位授予单位”)规定?不同学校之间的同等学位是否等值?
     
        第二十三条 高等学校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应当根据社会需要和自身办学条件,承担实施继续教育的工作。
     
        解读:
     
       “应当”,似应改为:可以。“继续教育”,应该名词解释。谁是教育者?谁是接受教育者?教育什么?结果如何?
     
        第三章 高等学校的设立
     
        第二十四条 设立高等学校,应当符合国家高等教育发展规划,符合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不得以营利为目的。
     
        解读:
     
        怎么唯独没有提到高等学校设立者的利益呢?特别是民办高校(公办高校自不待言)的设立者,如果不能满足他们的利益,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设立高等学校呢? 这都是什么思维逻辑呀?
     
        第二十五条 设立高等学校,应当具备教育法规定的基本条件。
     
        大学或者独立设置的学院还应当具有较强的教学、科学研究力量,较高的教学、科学研究水平和相应规模,能够实施本科及本科以上教育。大学还必须设有三个以上国家规定的学科门类为主要学科。设立高等学校的具体标准由国务院制定。
     
        设立其他高等教育机构的具体标准,由国务院授权的有关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根据国务院规定的原则制定。
     
        解读:
     
        “国务院规定的原则”,何在?
     
        公司和个人独资企业的设立,尚有《公司法》和《个人独资企业法》为依据。而高校的设立,则只能依照国务院的规定,实在是等而下之、自愧不如呀!这也太贬低高校(有的高校号称副部级)的身份地位了吧?
     
        看不明白,这个国家,到底是一种什么思维逻辑呀?
     
        第二十六条 设立高等学校,应当根据其层次、类型、所设学科类别、规模、教学和科学研究水平,使用相应的名称。
     
        解读:
     
        “相应的名称”,请问:都有哪些种类呀?都有什么具体标准呀?
     
        让我们来解剖麻雀。北京大学,可谓闻名遐迩、如雷贯耳,请问:从其名称中如何能够体现出“其层次、类型、所设学科类别、规模、教学和科学研究水平”?
     
        中国高校的名称多以地名或地名加学科名为主体构成,实在贫乏无趣的相当可以。唯有清华、复旦之类,堪称上佳校名。
     
        第二十七条 申请设立高等学校的,应当向审批机关提交下列材料:
     
        (一)申办报告;
     
        (二)可行性论证材料;
     
        (三)章程;
     
        (四)审批机关依照本法规定要求提供的其他材料。
     
        解读:
     
        “申办报告”,废话连篇,有何必要?
     
        “可行性论证材料”,自己出具,有何意义?
     
        左氏请问:没有章程可以设立高校吗?本法制定者答曰:当然不可以。左明,你眼瞎了,没看见本条规定要求提交章程是设立高校的必要条件吗?左氏又请问:如何评价已经设立的高校几乎都没有章程这一客观事实?无人应答!或者答曰:无可奉告!
     
        “本法规定要求提供的其他材料”,到底是什么呀?您倒是给个明白话儿呀?
     
        第二十八条 高等学校的章程应当规定以下事项:
     
        (一)学校名称、校址;
     
        (二)办学宗旨;
     
        (三)办学规模;
     
        (四)学科门类的设置;
     
        (五)教育形式;
     
        (六)内部管理体制;
     
        (七)经费来源、财产和财务制度;
     
        (八)举办者与学校之间的权利、义务;
     
        (九)章程修改程序;
     
        (十)其他必须由章程规定的事项。
     
        解读:
     
        在“章程应当规定以下事项”中居然包含“其他必须由章程规定的事项”,明显是“循环论证”。
     
        但愿所有公立高校的章程不会不约而同、千篇一律,除了名称和地址之外,其余都一样。
     
        在近期,我会公布一个“左氏大学”章程。并投稿于北大法律信息网。
     
        第二十九条 设立高等学校由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其中设立实施专科教育的高等学校,经国务院授权,也可以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审批;设立其他高等教育机构,由国务院授权的有关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审批。对不符合规定条件审批设立的高等学校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有权予以撤销。
     
        审批高等学校的设立,应当聘请由专家组成的评议机构评议。
     
        高等学校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分立、合并、终止,变更名称、类别和其他重要事项,由原审批机关审批;章程的修改,应当报原审批机关核准。
     
        解读:
     
        “也可以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审批”,明显不妥:1、“也”字,多余;2、省级政府如何可能亲自审批设立实施专科教育的高等学校?实在是开玩笑。堂堂一级政府,其职责在于总揽全局、排兵布阵,怎能置身于细节事务之中?如此规定,明显不合法理和事理。恰如,不是由国务院亲自审批而是由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审批设立高等学校是一个道理。因此,理应改为:可以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审批。
     
        如此简单明了的事务,本法完全可以规范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为什么非要劳动国务院的大驾呢?“国务院授权”,这一表述就足以彰显--本法被国务院玩弄于掌股之间。法律,不过就是为行政服务的工具罢了。
     
        请问:如果不符合规定条件但却被审批通过而设立高等学校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的主体,恰恰就是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自己,那又该当如何呢?自己撤销自己吗?这很好!但仅仅撤销,就完事大吉了吗?此外,如果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自己可以撤销自己的审批结果,那么其他各审批机关为什么就不能自己撤销自己的审批结果呢?
     
        “专家组成的评议机构”,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常设,还是非常设?法人,还是非法人?国家机关乎?事业单位乎?社会团体乎?
     
        “评议”,有何法律效力?
     
        “变更名称、类别和其他重要事项,由原审批机关审批”,此话大有问题:假如“实施专科教育的高等学校”要晋升为“高等学校”(当属变更类别),“原审批机关”恐怕就没有资格予以审批了吧?
     
        “章程的修改,应当报原审批机关核准”,其中的“核准”二字用词欠妥,似应改为:备案审查。只有那些涉及具体的审批事项的章程修改内容,才应该报审批机关核准。
     
        第四章 高等学校的组织和活动  第三十条 高等学校自批准设立之日起取得法人资格。高等学校的校长为高等学校的法定代表人。   
     
        高等学校在民事活动中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责任。 
     
        解读:
     
        “法人资格”,什么性质的法人呀? “高等学校的校长为高等学校的法定代表人”,重复啰嗦。似应改为:高等学校的校长为法定代表人,或校长为高等学校的法定代表人。 校长,是当然的法定代表人吗?别忘了,在民办大学里,校长恐怕也就仅仅只是相当于一个“总经理”(即首席执行官)吧?首席决策者也可能成为法定代表人吧?《民办教育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民办学校的法定代表人由理事长、董事长或者校长担任。”这算不算--自己抽自己呀?立法者,请您们处理好相邻关系,不要总让外人看笑话。 高校的所有者和管理者,恐怕还是清爽的区分开来才好。如果连这样的基础问题都未发现、未明确,那么本法也只能被认为是在扯淡。 第二款内容是毫无意义的废话。  
     
        第三十一条 高等学校应当以培养人才为中心,开展教学、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保证教育教学质量达到国家规定的标准。 
     
        解读:
     
        “中心”,早已经让位于科学研究了。几乎所有的高校都在不务正业,将培养人才置于边缘境地,甚至敷衍塞责。而在虚假的科学研究和功利的社会服务方面,则是大干快上、快马加鞭。 中国没有真正的高校,只有冒牌儿的科研机构。 “国家规定的标准”,在哪里?请公布。各个学校倒是都有自己制定的标准,只是参差不齐、鱼龙混杂。 什么是教师的荣耀?1、著作等身吗?非也!那不过就是学者炫耀的资本;2、闻名遐迩吗?非也!那是针对社会活动家的评价标准;3、桃李满天下吗?非也!那也只能说明某位教师的教龄较长、教过的学生人数众多罢了。这只是事实判断,而非价值判断;4、评优获奖吗?亦非也!那只能证明某位教师得到了现有体制的认可。在下的答案是:能够长期的温暖的留存在众多接受其教育的学生的心中。 我崇敬这样的教师,我努力成为这样的教师。 
     
        第三十二条 高等学校根据社会需求、办学条件和国家核定的办学规模,制定招生方案,自主调节系科招生比例。 
        
        解读:
     
        既然已经明示了“根据社会需求、办学条件”,为什么还要强调“国家核定”呢? “办学规模”,绝对不能擅自做主,必须要由国家把关。这绝对是计划体制。不!这绝对是寻租体制。 
     
        第三十三条 高等学校依法自主设置和调整学科、专业。  
     
        解读:
     
        “自主”,开什么国家玩笑!高等学校设置和调整学科、专业是需要艰难的申请和严格的审批的。 
     
        第三十四条 高等学校根据教学需要,自主制定教学计划、选编教材、组织实施教学活动。 
     
        解读:
     
        “自主”,说的可是真轻巧呀。请问:可以不开设“马哲”、“毛邓三”这样的课程吗?  
     
        第三十五条 高等学校根据自身条件,自主开展科学研究、技术开发和社会服务。
     
       国家鼓励高等学校同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及其他社会组织在科学研究、技术开发和推广等方面进行多种形式的合作。   
        国家支持具备条件的高等学校成为国家科学研究基地。
     
        解读:
     
        “高等学校根据自身条件,自主开展科学研究、技术开发和社会服务”,主谓搭配不当,似应改为:高等学校根据自身条件,自主组织开展科学研究、技术开发和社会服务。 难道国家不鼓励高等学校同国家机关“进行多种形式的合作”吗?难怪中国的行政执法万人唾弃、中国的法律文本千疮百孔、中国的司法裁判漏洞百出,原来是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没有同高等学校进行多种形式的合作所致。 “国家科学研究基地”,应该名词解释。 
     
        第三十六条 高等学校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自主开展与境外高等学校之间的科学技术文化交流与合作。 
        
        解读:
     
        难道高等学校自主开展“科学技术文化”(似应改为:科学、技术、文化)交流与合作的对象,仅限于“境外高等学校”吗?这也太狭窄了吧? 
     
        第三十七条 高等学校根据实际需要和精简、效能的原则,自主确定教学、科学研究、行政职能部门等内部组织机构的设置和人员配备;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评聘教师和其他专业技术人员的职务,调整津贴及工资分配。 
     
        解读:
     
        如果真的能够“自主确定”“人员配备”的话,所谓的编制不就相当于放屁了吗? 在现实中,的确是学校领导一拍脑门儿,所谓的处长、院长、系主任就都可以--应运而生、无中生有了。 评聘职务,不仅人人过关,而且一年一度。这样一来,每一个人就都亲身感受到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当官才是硬道理、行贿便能通天下!当权者暗自窃喜、偷笑:这是谁想出来的妙计呀?高、高、高--实在高! “津贴及工资分配”,没有确定,何来“调整”呀?  
     
        第三十八条 高等学校对举办者提供的财产、国家财政性资助、受捐赠财产依法自主管理和使用。   
     
        高等学校不得将用于教学和科学研究活动的财产挪作他用。 
     
        解读:
     
        学费呢?怎么能被忽略呢? 仅仅是“管理和使用”吗?难道没有所有权吗?不能自主处分吗? 谁来自主处分呀?自然还是--校长们(含若干副职)。 自主,还真不含糊,关起校门来,学校的各项事务就全由学校领导做主了。公立高校,是否属于国家,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操控于校长。 连谁来做主、如何做主,都没有搞清楚、说明白,本法也就只能是扯淡了。 综合以上诸条可见,中国的高等学校,只有拉屎、放屁等等无关宏义事项是可以自主的,其余的都要由官府做主。 
     
        第三十九条 国家举办的高等学校实行中国共产党高等学校基层委员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中国共产党高等学校基层委员会按照中国共产党章程和有关规定,统一领导学校工作,支持校长独立负责地行使职权,其领导职责主要是:执行中国共产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领导学校的思想政治工作和德育工作,讨论决定学校内部组织机构的设置和内部组织机构负责人的人选,讨论决定学校的改革、发展和基本管理制度等重大事项,保证以培养人才为中心的各项任务的完成。   
     
        社会力量举办的高等学校的内部管理体制按照国家有关社会力量办学的规定确定。 
     
        解读:
     
        党委领导、校长负责。这一“天才”设计的体制实在有趣,人们不禁要问:难道领导者与负责者可以分离吗?难道领导者可以不负责吗? 请允许我忠实的引述《宪法》第八十六条之规定:“国务院实行总理负责制。各部、各委员会实行部长、主任负责制。”列位读者请看,堂堂中央人民政府及其所属工作部门的领导体制都没有规定“中国共产党基层委员会领导下”的内容,区区高校有必要如此别出心裁--“兴师动众”吗?反衬之下,国务院岂不颜面扫地、无地自容? 党委书记和校长,到底谁说了算呀?答曰:分而治之、利益均沾。 世界奇观--中国公立高校根本就没有决策机构,简直就是一个“没头脑”,活脱一个大怪物。中国共产党高等学校基层委员会在现实中扮演了高校决策机构的角色,不仅可以“讨论”,而且居然能够“决定”“学校内部组织机构的设置和内部组织机构负责人的人选”和“学校的改革、发展和基本管理制度等重大事项”。但很遗憾,既名不正、也言不顺。 没有决策机构的人类组织,不是怪胎,还能是什么? 中国共产党亲自主抓“思想政治工作和德育工作”,亏心不亏心、汗颜不汗颜?不计其数的贪官污吏、乱臣贼子可都是中国共产党的党员。 谢天谢地谢法律!社会力量举办的高等学校没有强制实行“中国共产党高等学校基层委员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 
     
        第四十条 高等学校的校长,由符合教育法规定的任职条件的公民担任。高等学校的校长、副校长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任免。
     
        解读:
     
        社会力量举办的高等学校的校长、副校长还需要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任免”吗?
     
        第四十一条 高等学校的校长全面负责本学校的教学、科学研究和其他行政管理工作,行使下列职权:
     
        (一)拟订发展规划,制定具体规章制度和年度工作计划并组织实施;
     
        (二)组织教学活动、科学研究和思想品德教育;
     
        (三)拟订内部组织机构的设置方案,推荐副校长人选,任免内部组织机构的负责人;
     
        (四)聘任与解聘教师以及内部其他工作人员,对学生进行学籍管理并实施奖励或者处分;
     
        (五)拟订和执行年度经费预算方案,保护和管理校产,维护学校的合法权益;
     
        (六)章程规定的其他职权。
     
        高等学校的校长主持校长办公会议或者校务会议,处理前款规定的有关事项。
     
        解读:
     
        “全面负责本学校”,其中的“全面”和“本”,画蛇添足,皆属多余。应改为:负责学校。
     
        “社会服务”(参见本法第三十一条之规定)这项工作,由谁负责呀?
     
        “其他行政管理工作”,实在搞笑。难道“教学、科学研究”都是行政管理工作吗?
     
        “拟定发展规划”,谁来批准呢?
     
        “制定具体规章制度”,这可能由校长亲自来完成吗?允许校长一人来决定吗?明显是在说梦话。
     
        “思想品德教育”到底算不算“教学活动”呀?二者可以并列吗?
     
        “聘任与解聘”,其中的“与”字,不妥。应改为:“或”,或使用顿号。
     
        “内部其他工作人员”,其中的“内部”二字,明显多余,应删去。
     
        “拟订”“年度经费预算方案”,谁来批准呀?
     
        章程规定的职权可以与本法规定的职权不一致吗?假如高校没有章程呢?
     
        学校不同于行政机关,不宜奉行首长负责制,而应推行民主决策制。校长,仅仅是“总勤务员”,主要职责就是执行决策,而不是作出决策。
     
        “校长办公会议或者校务会议”,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应该名词解释。上述职权到底是属于校长?还是属于校长办公会议或者校务会议?还是应该由它们二者共同行使?
     
        第四十二条 高等学校设立学术委员会,审议学科、专业的设置,教学、科学研究计划方案,评定教学、科学研究成果等有关学术事项。
     
        解读:
     
        所谓的“学术委员会”,不过就是校领导和中层干部联席会的别称罢了。
     
        高校里没有学术和自由,只有权力和地位。
     
        “教学、科学研究计划方案”,之前缺失动词。
     
        “评定教学、科学研究成果”,为什么要评定?标准何在?
     
        第四十三条 高等学校通过以教师为主体的教职工代表大会等组织形式,依法保障教职工参与民主管理和监督,维护教职工合法权益。
     
        解读:
     
        参与什么管理?管理什么?参与什么监督?监督什么?本法对如此重大问题,为什么惜墨如金呢?
     
        也许压根儿就是--逗你玩儿。
     
        第四十四条 高等学校的办学水平、教育质量,接受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督和由其组织的评估。
     
        解读:
     
        “高等学校的办学水平、教育质量”,自然应该由学生和社会来评价,怎么可能由教育行政部门来组织评估呢?
     
        “全聚德”烤鸭、“东来顺”涮肉、“狗不理”包子的水平和质量,需要官府来组织评估吗?
     
        第五章 高等学校教师和其他教育工作者  第四十五条 高等学校的教师及其他教育工作者享有法律规定的权利,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忠诚于人民的教育事业。 解读:私立大学,也是“人民的教育事业”吗?  
     
        第四十六条 高等学校实行教师资格制度。中国公民凡遵守宪法和法律,热爱教育事业,具有良好的思想品德,具备研究生或者大学本科毕业学历,有相应的教育教学能力,经认定合格,可以取得高等学校教师资格。不具备研究生或者大学本科毕业学历的公民,学有所长,通过国家教师资格考试,经认定合格,也可以取得高等学校教师资格。
     
        解读:
     
        “遵守宪法和法律”,何解?是否为:一直遵守,未曾违反?问题来了:1、公民可能违反《宪法》吗?2、是指任何法律均不曾违反吗?是否包括诸如:《合同法》、《物权法》、《婚姻法》、《继承法》、《收养法》等等法律在内?
     
        “热爱教育事业”,如何体现?
     
        “具有良好的思想品德”,如何证明?
     
        “具备研究生或者大学本科毕业学历”,欠妥。学历者,学习经历也;学位者,学习成果也。似应改为:拥有学士以上学位。应该重能力,而淡学位。
     
        “有相应的教育教学能力”,如果还没有取得高等学校教师资格,自然就不可能有相应的教育教学经历,如何可能具有相应的教育教学能力呢?似应改为:具有能够胜任相应的教育教学工作的能力。
     
        “认定合格”,主体是谁呀?
     
        “国家教师资格考试”,这是什么玩意儿?谁命题呀?应该名词解释。
     
        第四十七条 高等学校实行教师职务制度。高等学校教师职务根据学校所承担的教学、科学研究等任务的需要设置。教师职务设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
     
        高等学校的教师取得前款规定的职务应当具备下列基本条件:
     
        (一)取得高等学校教师资格;
     
        (二)系统地掌握本学科的基础理论;
     
        (三)具备相应职务的教育教学能力和科学研究能力;
     
        (四)承担相应职务的课程和规定课时的教学任务。
     
        教授、副教授除应当具备以上基本任职条件外,还应当对本学科具有系统而坚实的基础理论和比较丰富的教学、科学研究经验,教学成绩显著,论文或者著作达到较高水平或者有突出的教学、科学研究成果。
     
        高等学校教师职务的具体任职条件由国务院规定。
     
        解读:
     
        看来,由来已久的职称这一称谓该作古了。
     
        “学校所承担的教学、科学研究等任务”,表达欠妥。似应改为:学校所开展的教学、科学研究等工作,或者:学校教师所承担的教学、科学研究等任务。
     
        “系统地掌握本学科的基础理论”,也不作程度区分,这怎么成为了四个等级职务的相同标准呢?
     
        “具备相应职务的教育教学能力和科学研究能力”,开什么玩笑,特定职务能力的客观标准是什么?根本就没有。现实则恰好是颠倒过来:只要具有了相应的职务,也就自然而然“具备”了相应的能力。
     
        “承担相应职务的课程”,笑话,课程与职务怎么会有对应关系呢?例如,为本科生开设的行政法学这门课程,教授可以承担,讲师也可以承担嘛。
     
        “规定课时的教学任务”,这可就更与教师职务无关了。在现实中,职务高了,反而课时少了。
     
        “系统而坚实”、“比较丰富”、“成绩显著”、“较高水平”和“突出”,好听到是蛮好听,只可惜,没有客观标准,都是主观判断。在现实中,有的学校确实有所谓的客观标准,不外乎就是数量(除了学术作品之外,还要求一定数量的科研经费。当然是多者为荣)和质量(体现为课题、期刊和出版社的档次和级别),确实是有型有款、像模像样。但也仅仅就是中说(吹吹牛、扯扯淡)、中听(真唬人、真吓人),实在是既不中看(定睛一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更不中用(皆属精神垃圾)。
     
        全社会都肮脏,学校可能独善其身吗?
     
        第三款规定,将教授与副教授置于相同境地,不作区分,实属不当。
     
        “国务院规定”,何在?
     
        第四十八条 高等学校实行教师聘任制。教师经评定具备任职条件的,由高等学校按照教师职务的职责、条件和任期聘任。
     
        高等学校的教师的聘任,应当遵循双方平等自愿的原则,由高等学校校长与受聘教师签订聘任合同。
     
        解读:
     
        谁来“评定”?根据是什么?
     
        “教师职务的职责、条件和任期”,是什么内容?根据在哪里?
     
        “评定”与“聘任”,到底是啥关系?是评聘分离?还是评聘合一?
     
        到底是校长聘任,还是高等学校聘任?在法律上,聘任主体是谁呀?在此场合,有必要出现“高等学校校长”吗?
     
        第四十九条 高等学校的管理人员,实行教育职员制度。高等学校的教学辅助人员及其他专业技术人员,实行专业技术职务聘任制度。
     
        解读:
     
        “教育职员制度”,应该名词解释。
     
        “教学辅助人员”,应该名词解释。
     
        第五十条 国家保护高等学校教师及其他教育工作者的合法权益,采取措施改善高等学校教师及其他教育工作者的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
     
        解读:
     
        “其他教育工作者” ,应该名词解释。校医院的医生护士、图书馆的图书管理员、食堂的厨师和卖饭的、后勤的维修工等等,他们这些人都算吗?
     
        如何保护?
     
        如何改善?
     
        不能明确,还不如不说。
     
        第五十一条 高等学校应当为教师参加培训、开展科学研究和进行学术交流提供便利条件。
     
        高等学校应当对教师、管理人员和教学辅助人员及其他专业技术人员的思想政治表现、职业道德、业务水平和工作实绩进行考核,考核结果作为聘任或者解聘、晋升、奖励或者处分的依据。
     
        解读:
     
        本人十分想知道:如何“提供便利条件”?
     
        各种所谓的“培训”和“学术交流”活动,经常安排在每个学期的授课期间,让我们教师如何参加?
     
        第五十二条 高等学校的教师、管理人员和教学辅助人员及其他专业技术人员,应当以教学和培养人才为中心做好本职工作。
     
        解读:
     
        纯属毫无意义的废话。
     
        客观的现实是:高校的教职员工都以自我利益最大化为中心从事各种活动。
     
        对教师而言,教学绝对是副业,绝对敷衍塞责(不上课肯定不行)。因为在教学中无法直接获得利益。如果有人争着多上课,那一定是在追求课时费。
     
        不过话还要说回来,普天之下又有几个学生愿意上课呀?
     
        敢情是:师生双方均无所谓。
     
        学校里的其他各种人员,也就可想而知了。
     
        第六章 高等学校的学生  
     
        第五十三条 高等学校的学生应当遵守法律、法规,遵守学生行为规范和学校的各项管理制度,尊敬师长,刻苦学习,增强体质,树立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具有良好的思想品德,掌握较高的科学文化知识和专业技能。   
     
        高等学校学生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解读:
     
        “学生行为规范”,在哪里?是什么? 现代法治的一项精髓:规则的效力来自于被约束者的认可。换一种通俗的说法:我们制定的规则,我们遵守;你们制定的规则,我们没有遵守的义务。在中国,法律是谁制定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就很好嘛!因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近三千人)是全体国民选举产生的(先抛开选举的实质不谈,至少在形式上是说得通的),他们的意志就代表了全体国民的意志。他们制定法律就相当于全体国民在制定法律。因此,每一个国民(自然包括那些没有选举资格的国民。虽然可能有少数代表投的是反对票,其所代表的选民可能不同意法律的内容。这就涉及民主制度本身以及多数人对少数人的统治等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在此恕不展开讨论)都有遵守法律的义务。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的法律,其效力就大打折扣了!因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虽然来自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但只有区区一百余人,他们的意志能否比较充分的代表全体国民的意志,大可疑问! 行政法规,是谁制定的?国务院。根据《宪法》和《国务院组织法》规定,国务院只是由区区几十个政府高官组成的(《国务院组织法》第二条规定:“国务院由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各部部长、各委员会主任、审计长、秘书长组成。”),与民意已经--毫不相关了!国民是否应该遵守由少数长官制定的行政法规,遂成为问题! 地方法规,是谁制定的?副省级以上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与法律同理。 行政规章,是谁制定的?部门规章,是由副部级以上国务院所属工作部门或直属机构制定的;地方规章,是由副省级以上地方政府制定的。与行政法规同理。 综上,在今日中国,只有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和副省级以上地方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地方法规,是符合现代法治精神的,具有形式上的合理性。其余所有其他“玩意儿”(也包括由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所谓的司法解释。至于中央军事委员会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纯属怪胎,是没有资格进入我的视野的),恐怕就都只能被定性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红头文件了,与法律、与法治--相去甚远! 在高等学校里,校规校纪,是谁制定的?显然是他们--校长们(“制定具体规章制度”,参见本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肉食者谋之”,而非我们--教师和学生。校长的意志能否代表教师和学生的意志?绝对不可能(校长又不是由教师和学生选举产生的)!于是,教师和学生是否应该遵守这样的校规校纪,遂成为问题! 光明的出路:所有涉及教师和学生利益的校规校纪(条件允许的话,将扩展至所有的校规校纪),在其制定主体和制定程序中,都应该注入代表教师利益的教职工代表大会和代表学生利益的学生会的因素。 失去民意的强迫即暴政。 “尊敬师长,刻苦学习,增强体质,树立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具有良好的思想品德,掌握较高的科学文化知识和专业技能。”请问:这些内容与法律何干? 口号式立法。 
     
        第五十四条 高等学校的学生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缴纳学费。   
     
        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可以申请补助或者减免学费。 
     
        解读:
     
        何谓“补助”?如何“减免”?谁来“补助”?谁来“减免”?  
     
        第五十五条 国家设立奖学金,并鼓励高等学校、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以及其他社会组织和个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设立各种形式的奖学金,对品学兼优的学生、国家规定的专业的学生以及到国家规定的地区工作的学生给予奖励。   
     
        国家设立高等学校学生勤工助学基金和贷学金,并鼓励高等学校、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以及其他社会组织和个人设立各种形式的助学金,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提供帮助。   
     
        获得贷学金及助学金的学生,应当履行相应的义务。 
     
        解读:
     
        奖学金,显然应该针对品学兼优的学生。至于对“国家规定的专业的学生以及到国家规定的地区工作的学生”而言,自然也可以“给予奖励”,但已经与奖学金无关了。因为奖励的原因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这已经不是奖励“学的好”,而是奖励“学的苦”和“干的苦”。更可怕的是,如果“国家规定的专业的学生”干非所学或者“到国家规定的地区工作的学生”半途而废的话,真是不知其可。“勤工助学基金和贷学金”,应该分别名词解释。“勤工助学基金”与“助学金”,是否同义?“贷学金及助学金”,似应改为:贷学金或助学金。  
     
        第五十六条 高等学校的学生在课余时间可以参加社会服务和勤工助学活动,但不得影响学业任务的完成。   
     
        高等学校应当对学生的社会服务和勤工助学活动给予鼓励和支持,并进行引导和管理。 
     
        解读:
     
        难道“参加社会服务”不就是“勤工助学活动”的具体表现形式吗? “参加社会服务和勤工助学活动”,当属学生的个人行为、个人事务,学校断无“管理”的理由。 
     
        第五十七条 高等学校的学生,可以在校内组织学生团体。学生团体在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活动,服从学校的领导和管理。 
     
        解读:
     
        学生会,应该成为以维护学生利益为基本宗旨的法定的常设组织。 学生团体,自由成立、独立自主,断然没有“服从学校的领导和管理”的道理。  
     
        第五十八条 高等学校的学生思想品德合格,在规定的修业年限内学完规定的课程,成绩合格或者修满相应的学分,准予毕业。 
     
        解读:
     
        “思想品德合格”,真是天方夜谭! “规定的修业年限”,不应过于死板。 “成绩合格”与“修满相应的学分”之间,不是并列关系,怎么可以用“或者”连接。要知道:只有成绩合格才能得到相应的学分,只有修满学分,才有可能毕业。  
     
        第五十九条 高等学校应当为毕业生、结业生提供就业指导和服务。   
     
        国家鼓励高等学校毕业生到边远、艰苦地区工作。 
     
        解读:“结业生”,应该名词解释。 仅有“鼓励”二字,不好使呀!   
     
        第七章 高等教育投入和条件保障  
     
        第六十条 国家建立以财政拨款为主、其他多种渠道筹措高等教育经费为辅的体制,使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同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平相适应。   
     
        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依照教育法的规定,保证国家举办的高等教育的经费逐步增长。
     
        国家鼓励企业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及其他社会组织和个人向高等教育投入。
     
        解读:
     
        第一款,显然是只针对公立高校而言的。
     
        “国家举办的高等教育”,似应改为:国家举办的高等学校。
     
        “投入”,什么呀?
     
        第六十一条 高等学校的举办者应当保证稳定的办学经费来源,不得抽回其投入的办学资金。
     
        解读:
     
        能否转让“投入的办学资金”?
     
        第六十二条 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会同国务院其他有关部门根据在校学生年人均教育成本,规定高等学校年经费开支标准和筹措的基本原则;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制订本行政区域内高等学校年经费开支标准和筹措办法,作为举办者和高等学校筹措办学经费的基本依据。
     
        解读:
     
        “教育成本”,如何核定?
     
        “经费开支标准”,是各单项标准,还是总额标准?
     
        “筹措”,应该明示具体方式。收学费,光明正大,大可不必遮遮掩掩、含糊其辞,反而使人产生与捐赠相混淆的感觉。收取学费的标准,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很多高校根本就既不由所在行政区域教育行政部门举办,也不归其管理,那么,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有什么资格会同有关部门制订“本行政区域内”高等学校年经费开支标准和筹措办法?
     
        不同种类、属性的高等学校的不同管理体制,本法应该交代清楚。
     
        第六十三条 国家对高等学校进口图书资料、教学科研设备以及校办产业实行优惠政策。高等学校所办产业或者转让知识产权以及其他科学技术成果获得的收益,用于高等学校办学。
     
        解读:
     
        “优惠”,几何?
     
        “校办产业”,应该脱钩了,应该退出历史舞台了。高等学校不是小社会,更不是微型政府,功能是单一而纯净的,应该逐步剔除各种杂质。
     
        “获得的收益,用于高等学校办学”,大家伙能相信吗?学校的上述收益,用于办学,合乎情理吗?“校办产业”难道是为了补充办学经费而来到这个世界的吗?
     
        第六十四条 高等学校收取的学费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管理和使用,其他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挪用。
     
        解读:
     
        “国家有关规定”,应明示。
     
        “管理和使用”“收取的学费”,搭配不当,好像高等学校不拥有“学费”的所有权一样。
     
        “其他任何组织和个人”,开玩笑!难道高等学校自己就可以挪用了?其中的“其他”二字,绝对多余。
     
        第六十五条 高等学校应当依法建立、健全财务管理制度,合理使用、严格管理教育经费,提高教育投资效益。
     
        高等学校的财务活动应当依法接受监督。
     
        解读:
     
        “教育投资”,拨款、出资、学费、捐赠等等,哪一项算是投资?
     
        拨款,是国家的单方义务,不求回报。
     
        出资,是民间资本的投入,不让营利。
     
        学费,是学生提升人生价值的投资,这一观点不无道理。但与学校无关、与学校的举办者无关。
     
        捐赠,是捐赠者人生价值的一种实现方式。如果公开的话,完全有可能--直接得名、间接得利。
     
        第八章 附  则  第六十六条 对高等教育活动中违反教育法规定的,依照教育法的有关规定给予处罚。
     
        解读:
     
        违法主体是谁呀?处罚主体又是谁呀?
     
        请问:违法本法,该当如何呀?不会没事儿吧?但是本法却十分罕见地缺失了“法律责任”这一组成部分--普通法律的标准配置。
     
        第六十七条 中国境外个人符合国家规定的条件并办理有关手续后,可以进入中国境内高等学校学习、研究、进行学术交流或者任教,其合法权益受国家保护。
     
        解读:
     
        “中国境外”,不必要的重复。肯定不会有这样的表述:中国国外。理应改为:境外。“中国境内”,同理。
     
        “境外个人”,表达极其模糊、极不严谨。什么判断标准?国籍乎(但经常居住地有可能在境内)?经常居住地乎(但有可能是非中国国籍)?
     
        符合什么条件?办理什么手续?
     
        第六十八条 本法所称高等学校是指大学、独立设置的学院和高等专科学校,其中包括高等职业学校和成人高等学校。
     
        本法所称其他高等教育机构是指除高等学校和经批准承担研究生教育任务的科学研究机构以外的从事高等教育活动的组织。
     
        本法有关高等学校的规定适用于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和经批准承担研究生教育任务的科学研究机构,但是对高等学校专门适用的规定除外。
     
        解读:
     
        第一款,“其中包括”,明显不妥。应改为:此外还包括。
     
        第二款,“从事高等教育活动的组织”,还需要继续名词解释。
     
        第六十九条 本法自1999年1月1日起施行。
     
        解读:
     
        抱歉,无话可说。
     
        结语:
     
        高等教育只是目前中国诸多荒唐现象之一种,并不比其他领域更加荒唐。
     
        本人曾经是一名公务员,为了不甘同流、免受刺激,主动躲到了高校里。进来以后才深刻领悟了一个早就知道但却不会运用的朴素道理:敢情天下乌鸦都是一个颜色的。公立高校,不是衙门,酷似衙门。学校里的领导与机关里的领导简直就是--如出一辙、毫无二致(后来才知道,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此二者是可以根据相应的级别进行交流的)。想升官儿的不少,盼发财的真多,没有几个教师真心教学,也没有几个学生真心学习。教师搞科研成了工作重心,论文、著作、教材、科研课题和各种经费可真是不少,现在政策又允许甚至鼓励(教师一边教学一边创业已经上了央视《新闻联播》的头条)教师开公司、当老板。如此这般,谁能说不热闹?谁敢说不繁荣?再看学生,只要不出乱子、交足学费,即可顺利拿到文凭。由于没有正确、恰当的教学机制,学生处于圈(音juan,第四声;而非音quan,第一声)内的散养状态,有的人是无拘无束却不知所措,有的人是死啃书本却不得要领。
     
        现有体制马达轰鸣、飞速运转,好像也满面红光、步态从容。是不是有问题、有疾病呢?这个问题恐怕也要辩证来看,别说是好是坏,只看是否合适。
     
        适合即好,不适合即坏。
     
        2014.12.10.于幸福艺居寓所
     
        后记:
     
        作为一位高校教师,唯一使我感到庆幸的是:有了较多的可自由支配时间。于是我就静下心来,仔细端详这大千世界。是某个高校、领导、教师、学生出问题了吗?非也!这是一个共同体,相互依赖、依存的利益共同体。每一个个体的身上,都深深地打着其他人的烙印。因为每一个个体既不独立、也不自由,因此亿人一面,你和他之间没有本质区别。既然大家都一样,那还谁说谁呀?相互看起来,都很顺眼;相互处起来,都很和谐。中国最大的矛盾就是--层级矛盾。所谓的顺眼和和谐,都是针对同层而言的。层级是盘剥和掠夺的基础和保障,必须誓死捍卫,在这一点上,除了最下层,又是高度一致认同。而最下层(也可被称为无产阶级),从任何方面来看,都是没有资格和能力去改变现状的。历史上所谓的历次农民起义,一定有一个大地主做领袖,或至少也要有一个渴望并且能够成为大地主的农民做领袖。
     
        革命行动或深邃思想,都是不能根本改变世界面貌的。如果大家就是觉得这样好,那就是很好、蛮好、满好。如果是多数人安于现状,那就不可能产生变化。如果大家不认为这是问题,这就不是问题。
     
        社会是由人构成的,所有的是非曲直都是由人基于自我利益来判断的。至于是否符合天理,恐怕很少有人去关心。
     
        既然选择了标新立异、与众不同,就要付出孤芳自赏、曲高和寡的代价。


    【作者简介】左明,北京农学院文法学院法学系讲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41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