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社团治理与司法》后有感
发布时间:2013/3/1 14:32:34 作者:左明 点击率[250] 评论[0]

    【出处】本网首发

    【中文关键字】社团自治权;国家权力;司法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10年


      不无遗憾的是:该文并未对“社团”一词做明晰的界定。估计不会是通常的社会团体的简称。该文曰:“从宪法上看,社团与国家是两个平等的权威和实体,社团自治权和国家权力具有宪法上的平等性。”由此观之,其所谓的社团好像是社会组织或者干脆就是社会的代名词。

      法院这家“店铺”是由谁开的?当然是国家。司法这桩“买卖”是干什么的?自然是以法律为准绳去判断是非曲直。法院的司法,是否可以解决这世间的一切纷纷扰扰?当然不可以。法律的尺度决定司法的疆域,法律的盲区也就是司法的禁区。(只要)有纠纷,(就去)找法院,这一“口号”显然难以成立。

      该文曰:“司法是独立于国家之外,在社团与国家间的独立仲裁人。”司法分明是隶属于国家之内,怎么可能“独立于国家之外”?司法分明是以法律为依归,法律分明是国家制定的,进而司法也就必然受制于国家。既然受制于争执的当事一方,又何来“独立仲裁人”呢?

      国家机关是国家这一社会组织中的绝对强势主体,所谓的国家,其具体的表现就是国家机关。国家机关是国家的代理人,但是所有的国家机关又都具有独立法律人格,这样就与普通代理人的双重人格(代理人人格与自己人格)相混同,好像国家机关自然而然也应具有自己的独立意志、独立人格似的。

      规则的有效性在终极意义上来自于被约束者的认可。强加的规则,不具有天然正当性、有效性。之所以百姓(或曰:劳苦大众)不认为法律是经过自己同意或认可的,那实在是因为百姓还真的没有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人。

      法律既约束普通社会公众(内容真的很多),也约束国家(内容其实很少)。只有在法律范围内且在上述两类法律的交集中的社会与国家之间的争议,司法才有用武之地。司法者的身上,深深的打着国家的烙印,当国家成为争执的一方当事人的时候,司法者的屁股想要坐正实在不容易呀。

      还有太多的争议不归法律管:缺了八辈儿德、丧尽天良、寡廉鲜耻、臭不要脸、蛮不讲理,等等。人心不会--自有公道在,天理也不--必然在人间。具体的争议,必然会有具体的结果,是非胜败(势均力敌、相持不下,也是一种结果)最终还是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对比。力大者胜,道尽了一切法则的精髓。

      在既定范围内的一套相对完善、合理的规则体系,的确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起到“替代”甚至“屏蔽”法律的实际效果。例如在棋艺比赛中,某个棋种的规则和竞赛规程,如果设计周到、细致,是很少会发生争议的。即使出现了罕见的争议,也是可以在现有的规则体系内得到解决的。如果非要闹到法院去,那一定是现有的规则体系出现漏洞或者执行过程出问题了。社团内部是否有健全的纠纷解决机制,并不是排除司法救济的判断条件。因为,任何纠纷解决机制本身都不能解决规则漏洞和执行不力的问题。

      司法介入社团的表述是不恰当的,正确的表述应该是:社团诉诸司法。切记:司法是被动的。问题的关键是:司法面对这样的诉求是否敞开大门?是否能够应付自如?

      自治与他治相对称,独裁与民主相对称。自治与独裁并无必然相关或不相关关系。

      司法是国家的组成部分,而不是社会的组成部分(尽管社会也会存在类似于司法的纠纷解决机制),更不是介于国家和社会之间的独立存在。

      竞争性选择的缺失,并非社团权力失范的原因。在一个地区,有一个足协就足够了,大可不必山头林立、各立中央。需要追问的是:社团是如何产生的?体现的是国家的强加意志,还是成员的自由意志?假冒的社团,不是社团,而是政府的狗腿子。一个不能被成员推翻的社团,不是真社团。

      亚泰足球俱乐部诉中国足协不服处罚案,两审法院均以“属于行业内部管理,不在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受理条件”为由裁定不予受理。好馊、好臭的两碗闭门羹。中国的法院还不知何为司法。1、该案为什么一定要属于行政诉讼?2、不在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内,是否等于不在诉讼范围内?3、行业内部管理是否天然排斥司法审查?4、中国足协行使权力的行为是否无法无天?中国的法官还不会回答上述问题。更精确的表述:中国的法律(背后是中国的立法者)还没有对上述问题给出明确的答案。目前以至未来一定时期,中国的法官还只具有“萧规曹随”的意识和能力,还不具有以法律精神、价值、原则引领、指导司法实践的意识和能力。他们还都只是法律条文的--奴隶(并无贬义,至少比强奸法律要好得多)。

      让人们留下“在中国,没有说理的地方”的印象,可能比贪赃枉法更可怕,可能是中国司法最大的失败。无处说理,是初始意义上的公正未实现,是绝对的;贪赃枉法,是结果意义上的公正未实现,是相对的(至少还有不贪赃枉法的理论可能)。

      2010.6.16.于幸福艺居寓所


    【作者简介】左明,北京农学院文法学院法学系讲师。

    【参考文献】

    {1}石红心,《社团治理与司法》,《行政法论丛》第七卷,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50)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