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评析《汇兴公司诉浦江海关行政赔偿案》
发布时间:2007/12/8 13:04: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917] 评论[0]

    【学科类别】法律教育

    【写作时间】2007年


    终于有了案件受理日期。 

      一、探讨:本案中的经济账,是否应该这样来计算。 

      售价 — 进价 = 毛利润(通常为正值,但不绝对)。 

      进价是多少?当属商业秘密。不过,进价是既定的,已经发生的,但是只有汇兴公司自己知道,购买草坪的人是不知道的。 

      售价是多少?在实际成交之前,这是一个——未知数(买卖双方均不知道)。售价是不是卖方单方面的定价?除了垄断者之外,当然不是。其实就连汇兴公司自己也不知道每一笔业务最终的售价是多少。销售对象不同,其他条件不同,售价也可能不同,这一点已经被案件事实所证明。 

      售价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双方——均可接受。针对不同购买者而言,售价是可以“浮动”的,是可高可低的。这与商店里明码标价的售货方式不同。商店的销售模式是——“守株待兔”。即等待能够接受卖价的买家自己找上门来而成交(明码标价就是要约)。虽然卖价看上去是由卖方单方确定的,但是如果违背供求关系的话,必然会出现“有价无市”的局面。商店的销售模式帮助卖家“过滤掉了”不符合条件的买家的无谓询价乃至磋商的烦扰。大大的简便了交易过程,特别适合普通商品的规模销售。自由市场中的买家与卖家就可以讨价还价。自由市场只是提供了交易的场所,而没有固定某种交易模式。本案原告的销售模式是“主动出击”,逐一去寻找买家。逐一与目标客户进行磋商,分别确定售价。可能会劳而无功,谈判失败。也可能喜出望外,获得超额利润。这是一种复杂的、未经简化的交易模式,交易成本较高,利润通常也会较高。 

      无论哪种销售模式,针对一个特定的购买者而言,售价一定是“固定”的,是不会可高可低的。 

      售价既定,进价既定,毛利润也就既定。 

      二、税款与成本。 

      毛利润 — 成本 = 净利润(通常为正值,但不绝对)。 

      无疑,税款是构成成本的组成部分。税款的多少是卖方所不能控制的。税款高,成本就高。税款低,成本就低。税款的高与低可以导致成本的大与小。于是,成本的高与低可以导致净利润的大与小。在本案中,如果税款增加,必然导致净利润减少。 

      有没有可能税款增加而净利润不减少呢?按照原告的逻辑,如果在售出草坪之前增加税款,则增加的税款可以“顺加”到售价中去,进而转嫁给买方。这种想法可能实现吗?答案是否定的。售价与商品的成本是没有直接因果关系的。成本高不必然导致售价高。否则的话利润将是稳定的、不变的。那就没有亏本的买卖了!售价是买卖双方达成的共识:一方面,卖方当然希望越高越好,可是比成交价再高一点,买方不接受;另一方面,买方当然希望越低越好,可是比成交价再低一点,卖方不接受。买方关心和计较的只是售价,而不去过问(也不可能知道)卖方的进价和利润。卖方显然不能以成本高为理由单方面提高售价。所以,卖方不可能随意加价(加入增加的税款)。如果可以随意加价的话,即使没有增加的税款(或者任意虚构过高成本),卖方也可寻找任意理由(或干脆没有任何理由)加价,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结论:增加的税款只能导致净利润的减少,而不必然导致售价的增加。净利润的减少只能由汇兴公司自己承担,而不可能转嫁给众多买方。原告以增加税款而导致期待利益不能实现因而利益受损的诉请,不能成立。 

      三、原告自相矛盾。 

      原告主张:“海关征税在先,我公司根据海关的征税情况核定成本在后。”明显与事实不符:海关征税时间是2001年11月13日。而汇兴公司有三笔业务是在这一时间之前完成的,分别为:2001年9月20日,2001年9月26日,2001年9月30日。 

      根据税款确定售价成本不假,也有可能是“确定出售人工草坪价格的重要因素”(卖方当然可以“漫天要价”,买方也可以“就地还钱”),但却不能——决定售价本身。由于有三笔业务是在征税之前完成的,所以原告关于税款决定售价的主张——难圆其说。 

      四、本案被告是适用法律错误还是事实认定不清? 

      初次征税行为,也许是因事实认定不清导致适用法律错误。总之,不论上述两种情况的那一种(或两种),被告都构成行为违法。 

      五、探讨:信赖保护。 

      同一海关针对同一通关人的同一批商品就同一税种能否征收两次税款?通常情况下,显然只征收一次。但是由于在先的征税行为有误,能否再补征?表面看来,当然可以。在先的行为有误,当然要更正错误,有错必纠嘛。 

      问题就出在有错必纠上。更改意味着变动,变动与安定成为矛盾。追求正确与追求安定均具有合理性,都是人们的欲求。但是当二者发生冲突之时,必须做出抉择。安定是法律以及法律行为的基本属性,而正确却不是。法律所能提供的是秩序,而不是真理!在法律的天平上,秩序重于正确!于是有了信赖保护原则,有了行政行为的确定力理论。 

      有错就改(更改的结果:自己有错却要让他人受损。如果更改自己的错误行为从而使自己受损或他人受益,倒是可以接受。),在通常情况下是与法律的秩序价值相冲突的。因此所有基于正确性追求而背离安定性取向的法律制度设计,很可能有问题(最典型的莫过于审判监督制度)。但安定性并不绝对,有少数例外,如重大公益等。本案中的补征税款显然不在例外之列。行政机关要对自己的错误行为(在先的征税行为)承担责任,直至付出代价。而不能打着“有错就改”的旗号,随意改变已经生效的行为,从而使自己的错误——一笔勾销,自己应承担的责任——烟消云散。 

      有错不改,除非出错方能够为自己的错误付出相应的代价! 

      适用信赖保护原则的一个先决条件:善意相对人。本案中,原告的代理报关人申报商品编号有误,是否存在过错,有待查证。这一结论直接关乎能否适用信赖保护原则这一根本性问题。 

      《海关法》中规定:少征、漏征应当补征。但未区分导致少征、漏征的原因。立法者显然将信赖保护原则——置之度外、置于脑后。明显表达了国家利益优先的倾向性。 

      六、赔偿什么? 

      原告并未要求赔偿补缴的税款,而是要求赔偿因补缴税款而造成的利润损失。巧合的是,补缴税款的数额等于利润损失的数额。所以被告关于原告以补缴的税款(法定的义务)作为损失违背赔偿法法理而不予赔偿的抗辩是不能成立的。 

      七、被告错误的推理。 

      被告关于“补征的税额平摊在所有进口的人工草坪上,与每平方米的销售单价浮动额相比是微乎其微的。”的观点,恰恰——有利于原告,正是因为如此细微的价格差异才是很容易实现的,买方是不易察觉继而不太在乎的。正所谓“润物细无声”。整个儿一个——反托儿。 

      八、笔误: 

      将“人工草坪”误写为“人工草”,达五处之多。将“关税”误写为“关款”。 

      类似的问题在其前、其后的案例中也时有发生,大大降低了《最高人民法院公报》的严肃性。试问:《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所公布的法律文件是否也错漏百出?无他(没有技术难度),唯责任心尔。 

      鉴于篇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在今后的案例评析中,本人不再涉及此事。 

      九、问题:本案的诉讼标的? 

      是原征税行为,还是补征税行为?答案很简单:是原征税行为。可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到底是原征税行为,还是补征税行为?答案也很简单:还是原征税行为。终审法官在判词中表述:“如果汇兴公司认为浦江海关的补征税行为造成了其直接损失,就应对自己的赔偿主张负举证责任。”显然是搞混了。 

      但是,原征税行为明明是让原告“受益”的行为,何来损失?仅有原征税行为,原告的损失的确无从体现。但是基于原征税行为的补征税行为使原告损失明显化。其实原告“讨厌”的是补征税行为,而“喜欢”的是原征税行为。 

      原告的矛头应该直指——补征税行为,应以其违反信赖保护原则而起诉。但是有《海关法》给补征税行为——撑腰,肯定告不倒。 

      又是法律出了问题。我们有的是洋洋大观的法律条文,然而法律中恰恰缺失——法律精神! 

      不是原告“病急了乱投医”,而是行政机关“出尔反尔、反复无常”。一事不再罚原则,已经得到了确认。一物不两征原则(对同一货物不得征收两次以上相同属性的税款),也应确立。 

      十、原告是否不当得利? 

      原告是否因少缴税款而获得不当利益?不当得利应以得利人明知或应知得利为限。本案原告是否明知或应知得利,不得而知。 

      2007.6.28.于幸福艺居寓所 

      

    【注释】
    案例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4年第1期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917)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