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左氏评析《陈宁诉庄河市公安局行政赔偿纠纷案》
发布时间:2007/10/26 11:46: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1196] 评论[0]

    【学科类别】行政诉讼法

    【写作时间】2007年


    一、问题:本案的案由? 

      题目表明的是:行政赔偿纠纷案。而案例中的表述是:“原告不服不予赔偿决定,提起行政诉讼。”行政赔偿纠纷到底应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还是行政诉讼?行政赔偿诉讼与行政诉讼到底是何关系?如果学艺不精的话,这个问题就可能会把人给难住。 

      现行理论没有能够针对上述问题给出合理答案。一般认为:行政赔偿诉讼是行政诉讼之一种。在一般教科书中,行政赔偿诉讼的内容是写在行政诉讼的框架之内的。殊不知:行政赔偿诉讼与行政诉讼有——天壤之别。行政赔偿诉讼是民事诉讼之一种,而绝非行政诉讼之一种。 

      我国现行的行政诉讼只被赋予了一种职能:判断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其审理的结果只能围绕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而展开。通俗地讲,通常仅限于:Yes or No(即合法或违法判断)。除此,便无所作为了。如果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则万事皆休。如果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合法,由于不合法而引发的应由被告所承担的所有各种法律责任,行政诉讼皆——无意过问。现有的:撤销之诉、变更之诉、重做之诉、履行之诉、确认违法之诉,都不涉及违法行政主体的法律责任问题。换句话说:违法行政主体的法律责任在现行的行政诉讼中——是空白!!! 

      行政赔偿诉讼,无疑是法律责任之诉,是在确认行政行为违法的前提下(通过行政诉讼),进一步追究违法行政主体相应的法律责任(仅限于赔偿责任)的一种与行政诉讼相衔接的民事诉讼。行政赔偿诉讼是确认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且造成损害之后的自然延伸,是在先的行政诉讼的关联诉讼。其本质是:国家(通过行政机关)作为侵权人的特殊民事诉讼。 

      “千古难题”终于解开了。遗憾的是:违法行政主体的其他法律责任仍处于空白状态! 

      二、诉因。 

      到底是诉“不予赔偿决定”,还是诉具体致损的违法的行政行为?这就必然牵引出“臭名昭著”的“先行处理程序”(即赔偿请求人在单独提出行政赔偿请求时必须首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先行处理程序”无异于“与虎谋皮”,这一点相对人是“很清楚的”。但法律却强迫相对人去“虎口拔牙”。)。一个具体的行政行为导致相对人损害,该相对人直觉想到的就是——抚平创伤——单独提起赔偿之诉。但赔偿的前提是确认该行政行为违法(这是目前所确认的归责原则),而相对人通常是不知道确认该行政行为违法是需要提起一个行政诉讼来完成的。因此,需要一个前置的行政诉讼,才有可能达到行政赔偿的“光辉彼岸”。本案中,如果需要提起行政诉讼的话,那也必然是诉具体致损的行政行为。若要诉“不予赔偿决定”,完全是——无用功。 

      都是“先行处理程序”——惹的祸。 

      三、原告偏颇:何时得出“当场死亡”这一结论? 

      如果在救险之前,则救险——无必要——无险可救,所有的损失也必然无必要。 

      如果在救险之后,则救险——有必要——生命必救,恰当的损失也必然有必要。 

      事实证明是后一种情况。 

      四、初审法院认证过程中的不妥: 

      1、“估价鉴定书,不能证明交通管理机关在履行职务中有违法行为。”当然不能证明,这也不是原告举证的证明目的。其证明目的仅仅是:证明车辆损失价值。法官歪曲其意。 

      2、“原告提供的被告的答辩,不具有合法性。”恐怕是——驴唇不对马嘴吧?应该是:不具有关联性,或证明目的不适当。 

      3、法官所采信的原告证据3,其表述的内容与原告的举证内容是——驴唇不对马嘴。 

      4、法官所采信的被告证据2,其表述的内容与被告的举证内容依旧是——驴唇不对马嘴。 

      五、警察的行为过程: 

      1、接到报警,迅速出警。 

      时效是判断警方是否依法、有效履行职责的重要标准。迟到的救助是无效的救助。延误出警即有可能构成违法。本案警方在这一点上——立于不败。 

      2、生死不明,立即抢救。 

      准确判断险情状态是采取有效行动的前提,否则只能“南辕北辙”。由于客观限制,警方无法直接准确判断驾驶员的生死状况,于是遵循人类的一般经验法则:不明从生(即推定存活)。本案警方在这一点上——无懈可击。 

      3、损害最小,从轻到重。 

      在财产的损害方面,“两害相权取其轻”,也是人类的共同理性。从警方先后所采取的层层递进式的不同救助方法可以得到印证。本案警方在这一点上——无可指责。 

      4、均衡得失,舍财保命。 

      在生命与财产之间不能两全的情况下,答案是唯一的。本案警方在这一点上——理直气壮。 

      5、别无他策,只能破门。 

      在有限的选择范围内,尽其最善,就是最高境界。本案警方在这一点上——可以无忧。 

      六、警方是否做到了上述各项,就可以——无虞矣?且慢! 

      前面已经论述警方在失火以前的各种行为均正当且合理。但还要接着继续分析。 

      致损是事实,但是致损并非赔偿的唯一要件。违法致损才须赔偿。 

      警方在救险过程中存在违法吗?至少可能。 

      失火者,过失引起火势也。1、火势是否必然引起?是否引火无奈?起火的原因可能是气焊切割产生的火花与事故车辆泄漏汽油所致。假如事故车辆汽油泄漏,警方发现没有?如果没有发现合乎情理吗?符合一般人的一般判断标准吗?如果发现,采取有效措施抑制扩大泄漏并且切断泄漏汽油与火花的联系了吗?如果这样的要求不合理,请说明理由。如果这样的措施不可行,请说明理由。2、火势是否必然不能扑灭?是否灭火不力?“采取了安全防范措施”是指什么?“火势较大”到底有多大?“事先准备的消防器材无法将火扑灭”,为什么?是不是事先准备的消防器材的数量和种类不符合正常要求?如果事先准备的消防器材的数量和种类符合正常要求,是否可以扑灭火势?在现有条件下虽然做到了最佳选择,但是,现有条件本身——是否无懈可击? 

      如果正如原告所言:“警方处理事故的措施不当,引起财产损失。”则理应赔偿。这里的措施不仅仅是指抢救过程中的行为,也必然包括抢救之前的必要的、恰当的、“看不见的”——准备行为。 

      警方的救险活动是由一系列具体行为所构成的。笼统地说“概括的”救险行为违法,恐难成立。但是具体到救险过程中的某个环节,还是可以质疑的。完整的救险行为是行政法律行为,而其中的诸多构成环节行为则属于——事实行为。如:气焊切割、携带灭火器材、灭火等等行为。 

      七、本案的焦点:救险过程中的事实行为合法性的判断。 

      事先准备的消防器材的数量和种类是否符合正常要求,是一个关键问题。前提:是否有相应的规范要求?救险是一项特殊的工作,显然不能没有相应的规范要求。由于险情各异、程度不同,不可能要求警方应该顺利救助任何情况。但是,由于长期的反复积累与总结,总可以归纳出一般险情的一般情况,并且应该针对一般情况做出一般要求,制定一般规范。这样的规范虽仅具内部约束效力,理应在内部明示,但如与公众利益相关,也应向社会公开。以此作为判断行为恰当与否的标准。如果不符合正常要求,则属违反内部的操作规程,就可以“上升”为——违法。 

      当然,在返回交警队取回足够的消防器材再“无风险”的实施抢救与即刻毁损车辆进行抢救之间,警方明智的选择了后者,因为:时间就是生命,生命高于一切!但是,明智的选择不能掩盖准备不足的责任。 

      本案属于一般险情,可谓“司空见惯”。当其他方法无法打开车门之时,气焊切割属于一般抢险措施,可能失火属于一般常识可以预见,一辆轿车的储油量大致是确定的,事先准备的消防器材的数量和种类应该具有相应的匹配性。试想:既然连气焊切割机都应该随身携带,那么携带恰当数量和种类的灭火消防器材又有何不可呢? 

      在事实和法律的支撑下,如果能够排除上述各种“合理怀疑”,警方才真正处于不败之地。可惜:本案警方未能接受本应来自于原告的这些——重重挑战,赢的太轻松了。 

      综上: 

      本案还不够“离奇”,假如驾驶员被成功解救生还,依旧提起赔偿诉讼,主张警方造成不必要之损失,那才叫——惊心动魄。假如是好心之人见义勇为,造成车辆损毁这一结果,原告依然提起赔偿诉讼,那才叫——不可思议。良好的行为动机——不是遮蔽违法责任的天然借口。这也许是对所有国民的一次生动的、深刻的关于自己行为所应承担的责任的教育。 

      再假如,警方在救险过程中“不慎”将被救之人烧死,该当如何?解答这一问题的思路与本案一样:并非只要造成烧死的后果,警方就违法无疑。恰如救死扶伤的医疗救助行为一样,并非每一次医疗救助行为都会——妙手回春,病人也有致死致伤的可能,但只要医护行为本身并无过错,并无违规操作,医院将——免责。同理,除非烧死被救之人是出于违规操作,出于本不该发生的情况,警方是无需承担责任的。 

      救险不是儿戏,属高度危险、高度责任之行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轻松为之的。法律对特殊机关赋予特殊使命,给予特殊条件、工具、便利去完成特殊任务。这样的重托不容辜负!这样的工作必须详尽、细致予以规范!!其目的不是“捆绑”住救险人员的手脚,而是尽最大可能避免那些明显、重大的疏漏行为所造成的不必要的损害。 

      在良好行为动机这一耀眼光环的映衬下,一些“小小不言”的行为瑕疵往往被不恰当的忽略不计了。 

      事实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应放弃违法归责原则,而应适用——损害结果归责原则。 

      不可不为,不可乱为,这就是所有公务员的所有公务行为的——存在状态。 

      2007.5.15.于幸福艺居寓所 

      

    【注释】
    案例来源:《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3年第3期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1196)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