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论行政诉讼中公民死亡后的原告资格转移问题》
发布时间:2007/10/10 15:14: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214] 评论[0]

    【学科类别】行政法学

    【写作时间】2007年


    读《论行政诉讼中公民死亡后的原告资格转移问题》
      后有感
      左 明
      注:《论行政诉讼中公民死亡后的原告资格转移问题》
      作者:方世荣 梁洪霞
      载于:《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学院学报)2004年第3期
      
      设立原告资格转移制度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监督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依法行使职权,确保原告死亡后,违法的具体行为也能得到纠正。”除了公诉或公益诉讼之外(其实,公益诉讼就是公诉的同义词),所有的诉讼的目的都是唯一的:保护应该保护的原告的利益。行政诉讼也不例外。原告资格直接关乎诉讼目的的实现,其目的指向必然与诉讼目的吻合。原告起诉几乎从来不会以纠正行政机关的违法行政行为为目的,请不要把这样的“重担”强加给原告。至于法律对行政诉讼核心目的以外的扩展规定,当属附带效应,可谓之——狗尾续貂。
      基本问题:原告资格转移到底是保护谁的利益?
      一种观点认为:保护原始原告的利益。可是问题随之而来:原始原告的利益由承继原告主张,明显违背诉讼保护原告利益这一最基本的诉讼原则。很简单:一个人没有任何道理也必然没有权利为了另一个人的利益提起诉讼。法定代理人制度可能是例外,但是该项制度是把法定代理人相当于被代理人本人来理解的。最为根本的原因是:原始原告已经死亡。其自己的所有权利必然因其主体资格的消灭而归于消灭,当然也包括诉权。
      另一种观点认为:保护原始原告和承继原告的利益。如果上一种观点不能成立,这种观点也必然不能成立。
      第三种观点认为:保护承继原告的利益。这应该是唯一正确的答案。众人皆知:死人是没有任何权利的。但是:人在死亡的一刹那,有些权利却是可以依法发生转移的,转移给其他主体,而不是“转化为死者的身后权利”。这与权利始于出生、终于死亡的法理是完全吻合的。那些权利可以转移呢?很显然:只有那些可以与权利人人身分离的权利。人身权必然与死者不能分离,而只有财产权才可以转移。诉权当属人身权。诉权不可能转移,也就是承继原告不可能“替”原始原告进行诉讼。承继原告所形成的诉讼,恰恰是主张自己依法从原始原告那里转移或可能转移的权利,而不可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死者的人身权肯定是随死者而消灭了。但是,死者生前所形成的人身权在其死后可能受到侵害,这种侵害行为的性质已经不是针对某个特定的法律主体的侵权行为,而是对公序良俗或法律秩序的破坏。是一种违法但非侵权的行为。例如:“侵犯孔子著作权”的人,不应被认定是侵权行为,也不可能找到恰当的权利保护人、主张人。唯一合理的答案:这是一种对国家法律秩序的挑战,国家自己必须担负起制止和制裁的责任。该文所列举的《捷克民法典》和《匈牙利民法典》的有关立法例,均是不明就里,糊涂立法的反面教材。人的身后权是不存在的,但是对死者生前权利的尊重的确是“社会文明进步的一个尺度”。
      该文作者可能又搞错了:“有效防止侵害死者权利的违法具体行政行为存在”。显然是张冠李戴。原告资格转移问题的提出,主要是基于具体行政行为对生者权利造成侵害而受害人在提起诉讼前不幸死亡这样一种情况而言的。直接针对死者而做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十分罕见的(例如:在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过程中对已经死亡人员的责任认定)。
      “死者在死亡以后才享有的权利”?“包括身后名誉权、身后荣誉权等。”如果说一个死者享有一百万元的财产权利,大家一定会笑出声音来——那不是胡说嘛。即使死者在生前可能享有这一百万元的财产权利,那么在其死亡的一刹那,就不再享有了。死者享有权利——只能是胡说。有人可能会反驳:对死者授予烈士称号。的确,人不死是不可能称之为烈士。但问题是:烈士称号是不是死者所享有的权利?肯定不是!授予烈士称号是对死者生前事迹的褒扬。虽然荣誉称号与死者具有严格对应关系,但是死者本人是什么也得不到的。这是对世人的一种昭示、教育、示范行为。如果有物质奖励的话,也要追溯至其生前,进而由其继承人继承。如果没有继承人,还要收归国有。权利必须要有主体来承载,仅有人的姓名是承载不了的。
      如果具体行政行为“牵连侵害”了承继原告的权利,那么,就不存在什么承继原告了,而是普通原告或共同原告。
      “原始原告死亡后,承继原告可因其死亡获得利益。”这就是设立原告资格转移制度的唯一正当理由。底线:承继原告是为自己打官司,而不是为原始原告打官司。这种诉讼的特征:1、行政行为(或不作为)指向、针对原始原告。2、原始原告与承继原告具有法定的牵连关系。3、不提起行政诉讼,承继原告不足以实现其与原始原告因牵连关系所产生的权利。
      如果行政行为在侵犯原始原告权利的同时也侵犯了所谓的承继原告的权利,那么,所谓的承继原告就不是真正的承继原告,而是普通原告或共同原告,享有独立的不以原始原告死亡为条件的诉权。因此该文所列举的因保护承继原告身份权(其实侵犯的只是原始原告的权利,身份权只是承继原告身份成立的原因而不是保护的对象)和名誉权(可以直接成为普通原告或共同原告)的几种情形而形成的资格转移是不能成立的。
      该文所谓的“公法债权”人和“私法债权”人可以成为承继原告的主张,似有不妥。有任意扩大承继原告范围之嫌。这些人完全可以向真正的基于继承权而成为承继原告的人主张债权,而无须代位求偿。只有当原始原告没有继承人或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时候,他们的直接求偿权才能成立。即使如此,这些人也不宜称为承继原告。只是由于极其特殊或偶然的原因使原本不搭界的诉讼联系在一起了。这样的原告没有承继原始原告的任何权利,而是主张自己独立的权利,因此与承继原告毫无关系。
      按照该文作者的逻辑,如果原始原告的财产无人继承而归于国家,那么国家可不可以成为承继原告呢?
      2007.9.16.于幸福艺居寓所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214)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