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明的个人空间

读《困境与出路》后有感
发布时间:2007/10/10 15:07:00 作者:左明 点击率[861] 评论[0]

    【学科类别】行政管理法

    【写作时间】2007年


    很明显,简易程序本身不能改变案件数量与法官数量之间的紧张关系。当然,由合议制改为独任制,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缓解的作用。 

      “合而不议”、“陪而不审”,也肯定不是普通程序本身——惹的祸。毕竟在理论上,审判长与审判员之间不是领导与服从关系。在对案件的影响力上,他们是平等的。徒有其名的合议制,才会导致司法资源浪费(在其位不谋其政),办案质量降低(本来就是三个“臭皮匠”,还不能合力成为一个诸葛亮)。 

      行政诉讼原告与被告之间的矛盾是难以调和的。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的判断结果——只能明确,不能含混。所有可能“调解”的案件,一定是被告行为违法。因为只有违法,才可能使被告低下“高贵的头”。但强大的被告又不甘心于自己的彻底失败,必然想方设法阻挠原告走向全面胜利的脚步。于是,“私了”出现了。原告在被告(有时是通过法院)的强大压迫之下,被迫“见好就收”,只能“忍痛割爱”,不得已放弃一些原本通过诉讼可以争取到的利益,“含泪”撤诉。试问:这样的“交易”可以在阳光下进行吗?可以“正名”吗?能够“扶正”吗? 

      现实是:法院要仰赖诉讼费——过活。这样的法院——可以关门了! 

      行政审判司法环境——恶劣至极,令人发指。法院之外存在的问题,远远超过法院本身存在的问题。 

      残酷的现实是:有没有行政诉讼,对中国的发展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何谓“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其判断标准是什么?这恐怕就是一道难题。所有受理的案件都必须先经过这一审查程序(才能区分适用简易程序或一般程序),这本身就是一项浩大且结果不确定的工作。与其一贯“合而不议”,还不如干脆一刀切:所有的初审案件一律采用独任制审理。这也省却了新增的因甄别案件的复杂与否而耗费的资源。法官,可能就是法院最宝贵和稀缺的资源。对这一资源的合理配置,可能会明显提高工作效率。当然:如果法官数量与案件数量之间并没有如该文作者所言的窘迫关系(另有传言:行政庭门可罗雀),上述改革的必要性就值得商榷。 

      现有的诉讼程序冗长、拖沓,是普遍问题,还是局部问题?是整体改造,还是有针对性的改造?如果区别对待,区分标准又将成为关键问题。该文未能就此提出建议,殊为遗憾。 

      很明显,“法院违法逾期不判的问题”,是简易程序所解决不了的。该文举出了一个对“20元罚款”提起的诉讼,颇令人深思?如果一个可能违法的20元罚款的行政处罚落在我的头上,我将如何?毫不隐讳:交上20元罚款之后,置之不理——让罚单与罚款人见鬼去吧。是我漠视自己的合法权利吗?是我缺乏法律意识吗?是我没有法律专业知识吗?均非也,我有,我全有。我除了拥有上述的所有,我还拥有——智慧和理智。我除了珍惜属于我的上述的所有,我还珍惜——我的时间、金钱和自由。这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取舍判断,只需一秒钟。也许有人会抨击我:包庇、纵容违法行政行为。这么大的帽子我可担待不起。这里倒有一句至理名言与大家分享:“容忍微小的不正义,是人类社会共同生活所必不可少的美德。”(此语出自:喜子:《反思与重构:完善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诉权视角》,《中国法学》2004年第1期)。锱铢必较,很可能带来的不是和谐有序,而是灾难。不能疏解可以疏解的压力,比压力本身更可怕。如果为20元罚款所形成的案件设置“快速通道”,法院离菜市场——就不远了。假冒伪劣商品,主要不是因为强有力的打击而退出历史舞台的,整体的经济发展,必然使之遁于无形。 

      “青春豆儿”看似皮肤病,实则可能是内分泌失调。有几个中国法学人懂得医学的道理呢?  

      2007.9.19.于幸福艺居寓所 

      

    【注释】
    注:《困境与出路》
    作者:崔勇
    载于:《行政法学研究》2004年第1期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北大法律信息网

0
分享到:
阅读(861)评论(0
北大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北大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北大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